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少年和酒
    “好酒,真是好酒啊……”云飞雪酩酊大醉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

    院子内的枫叶伴随着秋日的凉意萧萧落下,夕阳染红半壁天空倒挂远方山巅之上,此情与景却是让快要成一滩烂泥的云飞雪破坏的干干净净。

    浓烈的酒味充斥在整个院子的每一个角落之内,枫树下石桌旁边五个空荡荡的酒罐子格外的显眼。

    不过饶是喝的快要吐字不清了,云飞雪好似依旧觉得不太过瘾。

    “小翠,在干什么呢你,还不赶紧给你公子拿酒来!”云飞雪抖了抖手中已经滴酒不剩的空罐子大叫道。

    小翠没来,门口倒是有一名身着靓丽裙裳的少女缓缓踱步而来,看到云飞雪这个样子她非但没有半点不屑之色,眼中反倒是充斥了一种莫名的兴奋。

    “小翠不在,让我小灵儿服侍公子您可好?”少女步履如莲,语气妩媚,眼中充满魅惑之态,乍一看就似青楼名妓在勾引着客人们来投怀送抱。

    事实上,这样的姿态很难有几个男人能把持的住,水灵的脸蛋就如剥了壳的熟鸡蛋,灵动的眼神连人的魂儿都能勾出来,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难以抵挡这媚眼如丝红唇如水的诱惑。

    云飞雪那醉醺醺的模样早就亮了,眼睛直勾勾的奔向了小灵儿那饱满如山的胸脯之上,那一步一颤的颠簸让他恨不得直接从原地疯狂的扑上去。

    也不知是酒水还是他的口水,总之,云飞雪的嘴角有着亮晶晶的液体滑落而下,面对走到跟前的小灵儿,他疯狂的一把将其揽到怀中。

    “灵儿妹妹,几天不见,又想我了吧!”云飞雪一身酒气,右手大力在小灵儿的腰上捏了一把使得这美人儿又是一阵扭捏。

    而云飞雪这模样,就活脱脱一个无所事事贪酒好色的二世祖。

    “那是呢,公子几天没去青花楼,小妹妹……都快想死你了……”灵儿在云飞雪怀中一副任由他摆布的姿态,看得好不令人心动。

    “嘿嘿,那你可来的正是时候,快快随公子进屋!”云飞雪酒醉的模样似乎因为灵儿的到来清醒了几分,他一步起身然后双手将小灵儿抱起,然后飞速没入了身后的屋子之内,只要不是傻子估计都会知道他们是要进去干什么。

    云飞雪和小灵儿似乎都并未注意到,就在他们进屋的瞬间,暗中似有叹息和不屑的声音同时传来,虽然没有看到人在哪里,但这个院子,似乎并不止云飞雪一个人在此。

    房屋大门一闭,云飞雪那双醉眼朦胧污秽不堪的眼神忽然陡变,这一刻,他似突然变成了一头苏醒的雄狮,凌厉的双目如刀锋深藏眼底。

    那双眼睛早已如一潭活水清澈见底,只是这水底似埋伏着一头绝世凶兽在等待苏醒。

    他俊朗的面容加上那种无形的气质就似刀刻的轮廓一样,双手背负身后傲立世间,尽管他身材并不高大,可那种气场却带着十足的压迫力让人无法直视于他。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r />

    怀中的小灵儿早已从他身上下来,和云飞雪年纪差不多大小的少女忽然单膝跪地双手抱拳。

    “暗影六拜见公子!”小灵儿那妩媚的身段和扭捏的姿态也早已消失不见,此刻的她就好似一把能够随时取人性命的剑刃,只是这剑刃却朝云飞雪低下了头。

    “什么事需你主动冒险来找我?”云飞雪语气冰冷,那眼神哪还有半点喝醉的模样。

    “属下来此有两件事禀报,其一,十二监视的目标开始行动了!”小灵儿一直低着头,现在的似乎她已不敢和云飞雪对视。

    “十二监视的目标似乎是章将军吧,他怎么了?”云飞雪问道。

    “昨夜章将军和东夷族的人接头开始了交易,他们会在五天后的城外青竹林接头!”小灵儿恭敬的说道。

    “三年了,你们终于要忍不住了吗?!”云飞雪的语气似有一种深入骨髓的恨,一种誓要让人粉身碎骨的痛,提及到此他的目光也越发冰冷了起来。

    “第二件事呢?”云飞雪干脆的问道。..

    “这第二件事……”小灵儿的面色忽然一变,变得有些怪异起来,她顿了顿接着说道:“是十二顺带从皇宫内传来的消息,皇帝……皇帝他……”

    “皇帝怎么了?”云飞雪眉头微皱,小灵儿这个模样的时候可并不多,莫非事情异常的严重不成?

    “是这样的,皇帝他亲自做媒,要把文太师最小的那个孙女许配给你,估计这两天文太师和她的小孙女文青青就会到府上来吧,意思应该是让你们提前熟悉熟悉感情!”小灵儿目光有些复杂的说道。

    “什么?”云飞雪顿时懵了。

    自己在这潜龙城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二世祖,一个贪酒*的纨绔子弟,这样的名声几乎已经从五六年前就流传开了。

    云飞雪不明白皇帝这是在玩哪一出,文太师的孙女他曾经也是见过一面的,不论才华还是姿色都是一等一的存在,皇帝为啥要做一桩这种完全不对等的媒?

    “好了公子……属下的消息已经传达到了,属下……就先告退了……”小灵儿说完便欲离开房间,不过云飞雪却是叫住了她。

    “咱们进来才多长时间,你现在出去不怕引起怀疑吗?”云飞雪冷声道。

    “对……对不起公子,还请公子责罚……”小灵儿低着头,脸上不知不觉有着一抹潮红出现,她当然明白云飞雪话里的意思是什么,正是因为明白,她才会感觉更加的娇羞。

    云飞雪没有多说什么,此刻他的思想有些凌乱,不过这种凌乱也仅仅只持续了几分钟而已,他最在意的还是小灵儿带来的第一个消息,章元霸和东夷族的交易。

    云家隶属藏龙国,云飞雪的父亲云飞跃因战功累累被赐予一方土地成就一方诸侯。

    三年前,云飞雪的父亲云飞跃和他大哥云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飞山秘密奉命护送一样东西前往铸剑山庄,随同一起的还有八名武功盖世的军中大将。

    尽管任务秘密进行,但消息还是被泄露,十名强者途中被截杀,护送的东西也被抢走直至今日没有任何发现。

    但让云飞雪无法接受的是,护送的十名强者,八个人都活下来了,唯独自己的父亲和大哥身死。

    三年来,云飞雪不断秘密调查此事,终究是确定了这八个人中的两个,其中便有这个章将军,还有剩下的六个人没有丝毫眉目,但这已经够了,只要这两个人有任何异动,云飞雪就一定能揪住线索查到真相。

    “公子,这个消息……我们要不要禀报皇帝,毕竟云将军乃……”

    小灵儿话没说完云飞雪便已将其打断:“不行,你以为皇帝就能脱得了干系吗?我父亲功高震主深得民心,对王权有莫大威胁,不能排除此事没有皇帝参与在内,父亲的好友多次请柬询问另外八个护送者究竟是谁,皇帝以各种理由推诿,不能排除他没有包庇之心,在没有完全确认之前绝不能让任何人知晓,记住,是任何人!”

    云飞雪看似糊涂,实则精明,这或许是云飞跃当年走的最正确的一步棋,他的两个儿子都是天资聪慧,所以云飞跃让他们一明一暗,云飞雪无所事事的这个名声正是慢慢由此而来。

    自从父亲和大哥走后,云飞雪就察觉到暗中有不少眼睛在隔三天岔五的盯着自己,盯着云家唯一的血脉,似乎只要自己稍有动作就会遭受灭顶之灾,或许正是他的这个名声才保住了他的性命。

    “那……那这么说来,暗中这些监视你的人,有可能……还有皇帝派下来的……”小灵儿不可思议的盯着云飞雪道。

    “现在一切都是猜测,无凭无据只是妄断,但是章元霸这里是一个突破口,五天之后我亲自前往他们的交易地点,这次机会绝不容错过!”云飞雪目光冰冷,三年的时间这八个人没有任何异动,如今风声过去他们以为世人早已遗忘了这件事,早已没人再去关心云飞跃父子究竟是因何而死。

    没人知晓,有人从来没有忘记过这件事,有个人从没有放弃调查三年前云飞跃父子到底经历了什么。

    “父亲,大哥,只要我活着一天,你们就绝不会白白而死!”云飞雪目光坚定如铁,他负手如苍松而立,年少的他承受这个年纪本不该承受的东西,但他别无选择,他也不会去做任何的选择。

    天已黑,小灵儿早已离去,云飞雪在床上盘膝而坐,痛苦深藏眼底,半晌过后眼中杀机如箭射般飚射而出。

    身上气势更是在刹那之间陡然暴涨,这霸道的气息哪有半点孱弱的模样,口鼻吞吐之间不断形成完美的内气周天循环,云飞雪的天赋或许在这潜龙城的年轻一辈以内难以找到对手,只因他不想提前暴露自己,所以一直都在压制自己的修炼速度。

    “看了这么长时间不累吗,出来吧!”忽然,修炼之中的云飞雪陡然睁眼,他目光平淡看着黑暗的房间,似乎早已知晓有人在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