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鞭尸一万次
    吕远山与白晓天的争斗,以前者的完败而告终,毕竟实力上差距太大。

    一个虽然智商比较高,家学渊源,也才刚刚摸到点门道,另一个虽然笨点,但笨鸟先飞,已经正式成为修士,而且更勤奋。

    等两人消停了,吴明察言观色,发现自己在这里是多余的人。他满怀谦卑地告辞下山去了,他明白自己终究是个新来的外人,心里则打定了主意,将来如果还待在这里,一定要守好自己本份。

    这里的人物,他都惹不起啊,幸亏他以前没有太拿当自己当领导,随便指手画脚。当然如果能攀上高枝,顺势弄到点好处,那就最好不过了。

    “这小子今天是吃错药了?”白晓天很是不解,又对吕诚志道,“道长,你看这院墙,还有这树被毁,都要算在你侄孙身上,跟我没关系。”

    那吕远山从一片瓦砾堆中站起来,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看上去十分狼狈,但并无大碍,他神采飞扬地冲着雷云道:

    “雷居士,好厉害的参茶,我感觉我可以杀死一头巨龙!”

    龙是没有的,有他也杀不死。凤倒是有一只。

    先前他将一盏参茶一饮而尽,说到底还是他修为太浅,无法消受,不能迅速消化其中的元力,就像是兴奋剂,以致气血突涨,给自己以实力突然暴涨的错觉,想发泄一下暴涨的力量。

    他真实的实力并没有暴涨,但这参茶无疑被证明是个好东西。普通人控制好份量,毫无疑问,常饮既可以治疗一些慢性病,又可以起到固本培元延年益寿之效,而对修士来说却是一种极佳的修行辅助药材。

    这参茶还一样好处是,它既不像别的天材地宝,要么是必须趁新鲜成熟时采摘服用,讲究时效性,要么就是要经过特别的炼制,需要太多的专业知识。

    参茶则可以如普通茶叶那样采摘、晾晒、炒制和保存,而且同样可以天天饮用,实在是居家、旅行和修行最佳伴侣。

    “这种产自凤凰山的参茶,家父只分到了半斤,我也只得到了二两,这还是我占了工作性质的便宜。”雷云承认道。

    “我记得凤凰山这种参茶,好像有不少。只是那时候大家就像那下山的猴子,捡了西瓜,丢了芝麻,没有人太在意茶叶。”钟魁道,“雷爷爷好歹也是权贵啊,而雷叔您,也是实力派人物,怎么就分这么一点?”。

    “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凤凰山被你们这些家伙乱采乱挖,好东西都被你们糟蹋了,还卖乖?不要忘了,当时我也在场,也只有茶叶这种不起眼东西留的最多,我猜大概是你们都不愿意花太多时间去采摘而已。”雷云道,“即便如此,政府更关注地是如何移植推广,而不像你们这样,只管破坏,不管建设。”

    “有进展吗?”

    政府想到的是可持续发展,而不是涸泽而渔,这倒是个好迹象,至于雷云的抱怨钟魁则自动忽略了。

    “据我所知,这不太容易,开春时农林专家们采用短穗扦插和茶籽直播两种方法,在选取的几个地方同时栽培,但都没有活下来。所以现在重要的是保护原产地,看看明年的药效如何,大家最关心的药效是否有衰减,然后再寻找人工移值的办法。”雷云道。

    “拿到我们太乙山来种啊,这里是风水宝地,一定能活。”钟魁道。

    当初师兄之所以选择在太乙深山中隐居,除了是因为这里是钟天师最后仙逝的地方,其中一个原因也是因为这里灵气并未枯竭。在眼下天地灵气快速恢复的时候,太乙山灵气复苏的十分明显。

    所以钟魁认为,太乙山可供灵药生长的条件不错,当然这也要看实验。

    “你知道现在最好的资源是什么?”雷云问。

    钟魁听这口气,心中一动,道:“权贵们不是都忙着圈地吧?”

    雷云点点头。

    钟魁和吕诚志二人交换下眼神,都意识到太乙山相对来说,毕竟地处偏僻,比不上燕京城内的消息灵通,他们对外界的一些信息不能做到及时掌握,而这一方净土早晚会有人找上门来。

    凤凰山发现的那些珍贵的修行药材,对天地灵气的浓度极为敏感,目前人工栽培也无法离开这些天然的条件。所以,那些被认为有可能灵气充足的地方,都被各个势力盯上了。

    一个人修行的资质是先天注定的,在这一点上人人平等,但权贵们即便自己不能修行,也希望自己呼吸到的空气比别人好,吃的食物也是从富含灵气的土壤长成,越是不能修行,他们越是希望能活的更久一些。

    一切修行的资源,包括能修行的人,天材地宝,提供修行灵药的土地,自古传承下来的修行之法等等,一夜之间,成了最重要的东西。

    一个兴盛的家族能否长久不衰,今后或许要看能否培养出更多的修士。

    “据我所知,咱太乙山方圆三百里之内都属于旅游公司的承包经营范围,期限是三十年。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吕远山插话道。

    “不能这么想当然,那些人为了利益,是什么都能做出来的。长生难道不比金银更重要吗?”白晓天摇头道。

    钟魁看着雷云道:“事情总会有转圜的余地,不是吗?”

    他早已将太乙山视作自己的自留地,尤其是灵气复苏的时代。雷云听得出钟魁话中所隐含的不容外人染指的意思,道:

    “正是因为大家都盯着,所以还没有人敢真正有出格行为。枪打出头鸟,正是这个意思。在国家最高层面还未拿出真正方案之前,各方都只能悄悄地进行前期的准备活动,比如有人会出一个令你们无法拒绝的价格,来获得太乙山所谓旅游开发的权力,一旦政府放开,他们就拥有了先天优势。”

    “我是缺钱的样子吗?”钟魁反问。

    “你别冲着我表达不满啊,我只是举个例子。我相信如果你公开你的身份,没有人敢来这里找麻烦。”雷云耸耸肩。

    吕诚志若有所悟。只听钟魁说道:

    “那是以后的事情,但如果真有人不长眼,我可不会忍让。”

    “好吧,这事以后再说。”雷云道,“我今天来这里,其实是想问你一件事。七天前,你是否去过镐城?”

    钟魁脱口而出:“没!”

    “你的班主任说,你请假去镐城参加了一场燕京大学举办的考前面试?”雷云显然有备而来。

    钟魁拍着脑门,装傻:

    “哦,对,瞧我这记性,七天前我是去过镐城。雷叔,你看我一个高三毕业班学生,马上要高考了,学习任务紧,脑子都不够使了,我得回家补补。”

    “七天前,镐城东竺寺发生了一次神秘事件,我们怀疑一处秘境崩溃。现场勘察表明,有两个不明人物是怀疑对象。”

    “那又怎样,我恰好那一天曾经路过那里,你不能因为我是修士,而且你所认识的修士,我可能离的最近,就认为跟我有关吧?”钟魁道。

    “你别急着撇清啊,我们调动所有的信息,进行拉网式搜查,可惜一无所获,附近少量的治安监控,重要位置要么是没装,要么就是坏了没钱修,要么是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发现。

    但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最后在附近的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内部监控中,发现两个比较显著的人物,他们用餐完毕,在酒店地下停车场上了一辆越野车,恰好车牌跟你的车长的一模一样。”雷云像是抓住了钟魁的小辫子,“那个人是谁?作为一位公民,配合国家机关进行调查,应该是义务吧?”

    哎,还是太高调了,我为什么要去高档酒店?钟魁暗恼。

    “如果我说,那人是我捡到的,你信不信?”

    雷云不为所动,笑道:

    “你让我见一见,胜过千言万语。”

    “那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吧,只要我能办到。”

    “这事又没造成什么不良影响,又没伤害到任何一个人,东竺寺秘境已经报废了,没什么价值。所以,这事你给压着?”钟魁道,“要么我贿赂一下你?”

    “你贿赂别人,也这样理直气壮和光明正大?”雷云哭笑不得。吕诚志这时说道:

    “雷贤侄,此事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深究的好,那人我也见过,其遭遇令人同情。”

    见吕诚志也这么说,雷云更加好奇,笑道:“还是让我先见一见吧。”

    见钟魁点头,吕诚志示意吕远山带路。

    望月观背后即是悬崖,白晓天以前经常盘坐在悬崖边上的一块巨大平坦的大青石上修行。

    朱允炆已经在那里坐了很久,他望着山下云海,目光空洞。

    “他在这坐很久了?”钟魁问。

    “快三天三夜了。”吕远山答道,“开头几天,他躲在屋里看书,没日没夜的,尤其是关于明朝的,然后就是又看了几天电视,连电视都被他砸了。再然后,他就坐在这里了。我和白大哥怕他想不开,天天轮流守着呢,怎么劝都不行。”

    “朱……嗯,朱前辈……”吕诚志想了想道,“他原本久在那秘境之中,虽有皇者之气护身,毕竟阴怨之气浸染太久,一旦逃离牢圄,身体反而不能及时适应,再加上他了解了世间变幻,过去种种嗔、怨、愤、恨之执念,全无寄托着力之处,如过眼云烟,心理受创,郁郁难解,导致他有些走火入魔之状。”

    “他叫朱允炆,大明朝的第二任皇帝。”钟魁回头对雷云介绍道。

    “不是开玩笑吧?”雷云讶道,不过有薛家老祖的先例存在,他倒不认为这是异想天开,看钟魁等人认真的神色,便知这真的不是开玩笑。

    钟魁走上前,蹲在朱允炆的身边,故意道:

    “要不咱去燕京,悄悄地把朱棣的陵墓给挖了,然后鞭尸一万次,给您老出出气?”

    “胡说!”听了这话,朱允炆立刻还魂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