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凤凰山的后续影响
    ,!

    天越来越热,钟魁按部就班地做着好学生。

    要读大学,当然要上第一流的,不知道雷浩京曾经的承诺还算不算数。不管怎样,钟魁还是比较用功的,至少成绩不能太差,凭真本事高考,钟魁还真不敢保证自己能考上燕大。

    就在钟魁考虑是不是应该适当提醒下雷浩京,让燕大的后门开点缝的时候,忽然听到消息说,燕大要在西秦省,面向应届高考生,定向招生文博类专业学生若干,包括考古、古代建筑学、博物馆学、考古科技、文化遗产与文物保护等专业方向。

    为什么要特别在西秦省招生,燕大给出的理由是,这里是周、秦、汉、唐几大王朝的大本营,厚重的黄土地或开创,或改革,或完善,形成了一系列关键文明、文化和制度,构成华夏文明绵延不断的文化基因。

    在全国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的地区来源来讲,西秦省拥有的数量排第一,而八百里秦川,十万古墓,已经被发现的地下文物则也当仁不让地排前列,贡献了众多的重量级国宝,每年十大考古发现评比中,西秦省入选次数又最多。

    燕大的牌子当然很响亮,国内最顶尖的大学。但具体到考古学,那就只能单独拎出来讲。

    即便燕大在考古方面执国内牛耳,考古相关专业也是国内院校中最早开设,师资力量最雄厚,但它的考古专业一直屈尊于历史系羽翼之下。这个专业本来就是冷门,多年来招生状况也一直拖燕大的后腿,哪怕它是燕大。

    直到今年,燕大忽然宣布,它要跟国家文物局合作办学,以考古学专业及相关教研室为依托,投入巨资,成立文博学院。

    这就是扩招的节奏,招收人数比以往要多十倍以上。仿佛是约好的一样,国内其它院校也纷纷开展类似的招生活动,一夜之间,与考古有关的学科或专业成了热门,而且都是要求高考生提前报名,然后面试,最后再看高考成绩,而且只录取第一志愿。

    高中教师们纷纷表示看不懂了。

    什么时候,连考古都成了热门?

    钟魁也报了名,很快他便获得了面试资格。等他到了面试的地方,钟魁才发现参加面试的人其实并不多。

    不是燕大的条件太苛刻,而是因为那些自忖能考入燕大的人,成绩都是极好的,他们当然会选其它吃香的专业,有时会宁愿选择那些水平稍次学校的最热门专业。至于那些看中燕大这个名牌的,想随便找个专业混日子的人,学习成绩通常又不太行。

    成绩又好,且愿意以第一志愿报考燕大文博学院的,都是真爱!

    面试的地方在镐城的一所职业学校内,面试官有三位,其中坐在中间主位的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戴着一黑色宽边眼镜。看上去是主面试官,旁边两位看上去像是助手。

    “钟魁同学,你为什么要报考我们燕大文博学院?”老者开门见山地问。

    “老师,如果您仔细察看我的学历,会发现我曾在香江做过三年的交换生。”钟魁道,“我曾参观过香江拍卖行的拍卖现场,也曾看到过很多我们华夏的文物,被贴上标签,以价论值,我猜这些文物,以前是被侵略者掠走的,有些则应该属于近些年盗掘然后走私去的。”

    钟魁的话让这老者忽然来了精神,终于来了一个不一样的,其他面试者,大多都说是如何如何热爱历史文化,泛泛空论,千篇一律。

    “唔,商人喜欢给任何物品标价,而对我们考古工作者来说,历史是无价的。”老者叹道,“有人把考古工作者跟盗墓者混为一谈,说什么,考古是有执照的盗墓!殊不知那些盗墓者的疯狂盗掘,掩盖了太多历史真相。譬如一堆古简,在盗墓者眼中毫无价值,会被当成垃圾随意扔掉,暴露于空气中,然后迅速氧化,也许那堆古简会改变我们的文化史,记载着不一样的东西,去伪存真,相互印证,尚书不就是如此吗?那么你想学考古,就是为了保护历史文化?还是想学鉴宝?”

    面对老者的吐糟,钟魁表现的很恭敬,恰当地露出高中生人畜无害的羞意:

    “保护历史文化什么的,我还不够格,但是还可以帮老师们搭个下手什么的。”

    老者还没说什么,身边两位助手则笑了起来,这位高三学生,说话像个老江湖,听着舒服。

    “可我看了一下你以前的成绩,高一、高二都是空白,高三也就是上个月内部摸底考试,成绩好像并不太突出啊。”老者说道。

    “不还有三个月冲刺吗?”钟魁道。

    老者不置可否。事实上,身为一名教授,他也有不些不明白,以前燕大考古系也只是学术圈内有名,但是出了这个圈子,谁认识谁啊?现在突然升格为文博学院,又获得大笔资金,人人涨薪水,以前真没有过这样的好事。

    譬如夏、商、周断代史这一超级工程被重新提上日程,政府破天荒地投入专项资金,直接用于研究,特别是共和元年以前历史的研究,有太多的项目需要立项。

    到处都需要人,但学生不好招啊,燕大又不肯放下姿态,降低投档分数线。

    “你就不怕将来找不到工作?”老者问。

    “在我的家乡,太乙山,那里有许多道观,当然现在大多数是重修的仿古建筑,那里不在乎多一个古迹保护员。前些年建设时,还挖出一块唐代的石碑,证明现在天师庙里那株古银杏树,是李世民亲手栽植的。”钟魁笑道。

    “呵呵,你倒是很特别,名字跟钟天师也像的。”老者笑了。

    “老师猜对了,我们村大多姓钟,自称是钟天师的后裔。”钟魁道,“三位老师如果感兴趣,我可以一尽地主之谊。”

    老者乐了,大笔一挥,道:“你倒是会说话。好了,回去准备高考吧,不妨告诉你,只要你的高考成绩不要太差,我就录了你!”

    “谢谢老师!”钟魁连忙起身致谢,他以为面试才刚开始呢。

    这就是冷门专业在招生方面的不同,有太多人不屑一顾,而有表示意向的,大多也只是想混个文凭而已,钟魁则是真的感兴趣。

    他来到这个世界,无论是天师庙,洛河古墓,还是凤凰山,一番奇遇,无不是跟盗墓、探险、遗迹有关。

    出了面试考场,钟魁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行走着。

    走着走着,他忽然发现自己来到了镐城有名的古玩街,当初钟魁的第一桶金就是在这里换得的。

    那家名叫百博园的店还在,钟魁记得那老板名叫钱大维,时隔六七年,钱老板头上谢顶,已经完全认不出钟魁了,少年人变化太大。

    当初钟魁卖给钱大维的两块明代金锭,让钱大维在收藏圈里叙了一把,现在那两块金锭成了他店内的镇店之宝,为店面吸引了不少人气。

    跟锦毛鼠这个曾经的倒斗专家混久了,还有吕诚志这位知识渊博的道长,钟魁如今在鉴宝方面的知识已经算不错了,捡个漏,那是很少遇上的。

    自从有了李玉儿那块黑色奇石的经验,钟魁现在养成了一个习惯,见到一件古器,尤其是玉石之类的,他都要试试。

    显然天上掉馅饼的事,只存在于传说中。

    几个店员,用防贼的眼神,看着钟魁东摸摸西摸摸,要不是钟魁能够准确地说出每一块玉石的种类和大概价值,品评一下雕工,甚至还指出一处店员标记错误的一件玉器,他们一定会把他轰出去。

    “小兄弟也是做这行的?不会吧,看你年纪还在读书吧?”遇到了行家,钱大维不由得以礼相待,笑着道,“那一定是家学渊源喽,耳濡目染!”

    “嗯,家中是有人精通这方面的,多少学了点。”钟魁道,“我记得钱老板这店开了有七八年了吧?”

    “何止,到今年八月,正好十年,混口饭吃。”钱大维谦虚地说道。

    这店里人来人往的,成交量还是不错的,只是大多是几百元到一千元左右的玉镯吊坠,也偶有几位有钱人买上一二件几千块的。这些玉首饰,都算不上古玩,而是现代制品。

    “我看你这生意还不错,我进店一伙功夫,卖了七八件了吧。”钟魁道,“我可听说,钱老板的生意在省城里还是排上前列的。”

    “那也只是勉强赚点钱。”钱大维道,“现在这门生意不好做了,自开春以来,政府三天两头地突然来检查,每一件古玩都要有来历,否则一律没收。真是不胜其扰。”

    “那倒斗的,可就成了严打对象了。”钟魁道。钱大维特别看了钟魁一眼:

    “小兄弟,你不会是政府调查员吧?实话实说,那来历不明的古玩,我早就不收了,因为这两个月光是我认识的,被警察抓走了十多位了,有两个还是社会名流,照样抓!”

    钟魁露出惊讶的表情:“看来风向变了,何至于此?”

    “可不是吗?”钱大维已经将钟魁的出身定位于盗墓世家一类,这样的人,他见过太多,“知道那块‘战国行气铭’吗?”

    “年前卖四百万的那块?”钟魁当然记得,当时老崔准备拍下来孝敬自己,没想到最后让薛家做了冤大头。

    “对,听说政府出面回购,你猜花了多少钱?八百万!”钱大维的表情很是夸张,表示很不理解。

    钱大维只是从一个文物商人的角度谈论此事,那块玉铭,最多值五十万。但钟魁已经察觉到整个国家也在发生重大的变化,凤凰山的后续影响,正在持续发酵。

    那“战国行气铭”的玉质,说实话并不太好,说它值五十万,还是看在它历史足够悠久的份上,但那段字迹清晰的文字,讲述的是炼气士行气方法,这在政府看来,实在太有研究价值了。

    出了钱大维的百博园,钟魁走在街市上,古玩街的尽头是一座城隍庙。

    在钟魁的记忆中,这座城隍庙曾经破败不堪,如今却是很风光。

    有身着法衣的道士正在庙前做法事,狂热的信众将现场围的水泄不通,甚至还有警察在维持秩序。

    在一片喧嚣之中,诵经祈福之声充斥着天地之间,在这车水马龙的闹市之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而与城隍庙一墙之隔的一家佛寺,却显得特别孤寂和破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