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致命诱惑
    衣服都是崭新的。

    钟魁上次给自己买的一套内衣,当然是男人穿的,连标签都没来得及拆。除了内衣,钟魁还带来一套比较中性的运动外套,穿在赵雪身上,因她个头高挑,身材丰满,这外套也只稍显大了点。

    “饿了吧?”钟魁问。

    赵雪说自己可以吃下一头牛。

    “牛没有,夜宵还是有的。”钟魁笑道。

    夜色中,两人并肩前行,穿过巍峨厚重的天师庙,来到村前的街市里。夜色已经深了,村里面还有三三两两的游客坐在私家小饭店里,边吃边吹牛。

    钟大壮的饭店还没打烊,他开的店通常要营业到很晚,开店的不怕客人多,就怕客人一瓶酒一盘花生米能喝一整个通宵。

    此刻,客人都吃差不多了,钟大壮正坐在柜台后面盘点着一天的收入,而饭店的的后面就是他开的客栈,他老婆在管。

    前面吃饭,后面住店,这几年他也赚了不少钱。

    “哟,稀客啊!”抬头瞧见钟魁和赵雪进来,钟大壮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腆着越来越肥硕的肚子。

    “你该减肥了。”钟魁毫不客气地拍了拍他的肚子。

    “这是富态,懂?”钟大壮笑道。

    他的眼神在钟魁和赵雪两人之间来回移动,表情很是玩味,尤其是赵雪穿着这身外套,钟大壮不止一次见过钟魁穿过,因为上面写着“太乙一中”四个字,是校服。

    钟魁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比钟大壮矮了不止一头,却让对方有种被居高临下的错觉:

    “赶紧上点宵夜,赵大编辑一天没吃饭了。”

    哦?你们真够拼的!钟大壮不由得想歪了。

    “二位稍坐,我去后厨看看,马上就好。”钟大壮连忙道。

    明知道钟大壮想歪了,钟魁不想解释,否则真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赵雪此时倒是没有多想,找了个地方坐下。

    钟大壮的饭店,就叫钟氏土菜馆,上下两层,当初装修的时候就很下本钱,不是豪华奢侈,而是土色土香的那种,一派农家田园的风格,这跟店名是极相称的。

    大半来这里的客人,是冲着这店极好的用餐环境而进来,价格还算合理,当然这家店的菜品的味道也绝对对得起价格。

    钟老板亲自监督,原本准备打烊回去睡觉的厨子们不敢怠慢,很快便上了五菜一汤。

    钟魁指着面前一盘黑色的东西:

    “这是什么?野味?”

    “你应该多吃点,很补的!”钟大壮给了他一个很特别的眼神,“也只有兄弟你来了,才有的!”

    钟魁秒懂,欲哭无泪,这真不是他想要的啊,他真想把钟大壮按在地上,用他肥壮的脑袋使劲地擦地板。

    钟大壮的话并没有避讳赵雪,赵雪脸红红的,虽然因为饿坏了而大快朵颐,那一盘特别的菜,她动都没动。

    “生意不错啊,都这么晚了,还有客人。”钟魁环顾四周,一楼大厅里还有几位散客,过道那头的一个包厢里也有客人在嚷着要回客栈睡觉的说话声。

    “还行吧。”钟大壮笑道,“不过有利就有弊,现在虽赚钱了,但我感觉我这是给钱打工。你看现在都几点了,我还守在这里,你要是不来,我就安排好明天的事情,然后回去睡觉,一直睡到上午十点,又开始新的一天,你说我能不胖吗?”

    “这倒也是!”钟魁点头道。

    “赵记者,赵大编辑,我跟你透露一个你一定很感兴趣的消息。”钟大壮忽然对赵雪道。

    “什么消息?”赵雪跟他也不算陌生。

    “李玉儿,知道吗?”钟大壮神秘地说道,“我老婆最喜欢听她唱的歌!”

    “她怎么了?跟你有什么关系?”赵雪问。

    钟大壮指了指后面客栈的方向:

    “她就住在咱店里,一个人,我老婆看了她身份证,没错就是她!”

    “李玉儿也许只是艺名,真名并不一定叫这个。娱乐圈里,没听说有她要来这里的消息,商业活动?”

    “如假包换,我骗你有什么好处?”钟大壮反问道。

    赵雪瞟了一眼钟魁,见钟魁面上毫无意外的神色,便知道李玉儿来这里恐怕是来找钟魁的。

    “哦,李玉儿,年前在省城我倒是见过她,小魁当时也在场。”赵雪道。

    “哦,小魁,你连大明星都认识。”钟大壮伸出大拇指,“三爷说的没错,咱村里,就你最有出息。”

    “什么大明星,不就是个三线小明星吗?”赵雪的话充满鄙夷,这让钟魁忍不住打量了她一眼,咱雪姐以前不这样啊?

    “呵呵,这是在说我吗?”

    一个娇媚的声音在门口响起,钟魁看到李玉儿从外面进来。她穿着一件半长的风衣,露出下面穿着牛仔裤的大长腿,戴着一副口罩。

    那李玉儿取下口罩,施施然坐到了赵雪旁边:

    “赵编辑,年前一聚,没想到在这里又见面了,咱们真是有缘。”

    “巧了,我昨天在单位开会,还想着要给李小姐做个专访呢,希望借助李小姐的超一流名气,给咱杂志社带来点人气。”赵雪也笑着说。

    “好说好说,我们做艺人的,真是不敢得罪你们做媒体的,万一要是有什么负面消息甚至造谣,可能星途就毁了。”李玉儿道。

    “这倒是有的,但我相信大部分艺人的职业素养都是值得赞赏,比如李小姐,虽然年纪不大,目前在娱乐界就很红,但听说你平时也很低调,不喜欢太高的曝光度,是娱乐界的一朵安静的白莲花。原本我是不信的,可今天在这里看到你,我是信了。”赵雪道。

    “什么李小姐不李小姐的,太生份了。我比你年纪小,你就叫我玉儿,我就厚颜叫你一声赵姐。”李玉儿道。

    “那敢情好,嗯,我也终于有一个做明星的妹妹!”赵雪喜道。

    真是姐妹情深,钟大壮看的目瞪口呆,连忙让开位置,缩回自己的柜台,继续去盘点自己的账目去了。

    “这件衣服不错。”李玉儿仿佛是故意看了一眼赵雪的外套,又看了一眼钟魁,“哪买的?”

    “你也觉得很不错?”赵雪脸色变了一变,有些羞恼,咬牙道,“这跟我很搭!”

    李玉儿见赵雪动了气,不再拿这话刺她,冲着钟大壮道:“老板,上菜、上酒!”

    “好咧,马上!”钟大壮伸着脖子应了一声,却没有动弹。

    “李小姐是歌星,喝酒对嗓子不好吧?”钟魁这时插话说道。

    “我只是想敬钟魁同学一杯,感谢钟魁同学替我保管了一段时间我的私人物品。”李玉儿道。

    “什么物品?”钟魁装糊涂。

    “你不是故意的吧?那块黑色石头,我花了二十万!”李玉儿一想起这个,就忍不尊冒三丈。

    当初那块黑色奇石,明明是她花了大钱买到手的,却被钟魁横刀夺爱。

    “息怒、息怒。”钟魁笑道,一指自己的脑袋,“我这人记性不大好,你一说,我这不就想起来了嘛。我很好奇,我看那石头也不是什么宝石,你为什么花那么多钱买它?”

    李玉儿心里恨的牙痒痒的,说实话,她也不敢确定那块石头是不是跟师门典籍中记载的一样,唯一她敢确定的,自己面前的这位相貌清秀的高中生,是一位高人。

    曾经为了夺回那块石头,她化妆夜夺,本以为十拿九稳,不料马失前蹄,看走了眼,结果是自己养了将近两个月伤。

    真是人不可貌相。

    “既然如此,钟同学请把石头还给我吧。”李玉儿道,“我就是喜欢收集石头,有错吗?”

    “当然没错,就像有些人喜欢收集无用的香烟盒一样,个人所好罢了。”钟魁笑道,“只是我好像把它弄丢了。”

    “什么?”李玉儿腾地站了起来。

    “不要激动,不要激动,肯定还在我家里,明天我找找看,一定原璧归赵!”钟魁道。

    李玉儿气呼呼地坐下,腮帮子鼓鼓的,配合她清纯精致的面孔,颇为可爱,似乎天生就很难让人真正生气。

    她知道自己如果主动道歉,承认当初不应该采取武力夺取,或许钟魁今天就不么拿捏自己,但她一看到钟魁,不知怎的就要火冒三丈,偏偏她还不敢太过火。

    而钟魁也猜到那夜的黑衣人,有九成以上的可能就是眼前的李玉儿,但他并没有想揭穿这个真相的想法。

    那块奇石确实是一件宝物,自己也从中得到了自然之力,受益极大,而且是无心插柳的那一种,只是还未来得及探索奇石内部其它空间。

    想到这个,钟魁还得感谢人家。

    君子不夺人所爱。

    钟魁忽然想起,曾在空间里看到一位名叫萨守坚的也曾留过墨宝,这位萨守坚不是别人,正是天山派的祖师。

    李玉儿也是来自天山省,很可能就是天山派传人。

    看来这块奇石应该跟天山派有关,甚至极可能曾经一度为天山派所有,只是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流失在外,所以李玉儿偶然遇到,则抱着有错过没放过的心态,志在必得。

    “我吃饱了!”赵雪擦了擦嘴。

    “好,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钟魁点点头,又冲着钟大壮道,“安排一个房间,别告诉我没有房间了?”

    “有,怎么会没有呢?只剩一间大床房,床够大!”钟大壮道,挤眉弄眼,很猥琐。

    大床房?床大好啊,钟魁笑着拍了拍钟大壮的后背,钟大壮脸上的表情凝固了,身子剧烈地抖动着,像是在跳舞,口眼歪斜。

    “老板,你怎么了?”伙计们慌了。

    钟大壮的非正常状况也只持续了十几秒钟,就恢复正常,汗流浃背,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知道自己今天得罪了小人,嗯,真是好心没好报啊!

    到了后面客栈,钟魁找到大壮老婆,登记入住,安排好赵雪住下再出来,见李玉儿还俏生生地站在楼梯口,像是在专门等自己。

    此刻她已经脱下自己的风衣,精致清纯的面孔下,是天鹅般的优美的细脖子,上身仅穿着浅黄色带蕾丝边的打底衫,突显出她那鼓鼓的胸脯,细细的腰肢,再配合她那双修长纤细的大长腿,极富诱惑力。

    真看不出来,她很有料。

    钟魁道:

    “那块石头我明天还给你!”

    “什么石头不石头的,我能否请你来我房间坐坐?”李玉儿邀请道。

    “这不大方便吧?”

    “呵呵,你怕我吃了你?还是怕你会吃了我?人家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李玉儿的言语充满**,这跟她在公众诚的玉女形象完全不相符。

    钟魁将这理解为她为了那块石头,宁愿牺牲色相,致命诱惑,

    只是她这番主动,太过做作,也不知道她本来就不擅此道,还是故意露怯。

    没这个必要啊,钟魁都替她自己感到难堪,难道我钟魁承诺的事,就这么没公信力吗?值得你这个雏儿想出牺牲色相这招?

    “呵呵,再见!”

    钟魁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下楼去了。

    见钟魁的背影消失,李玉儿深呼了一口气,暗道,他要真留下来,本姑娘该怎么办呢?打不过他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