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弱水三千
    九为数之极,九阳血脉,阳之极也。

    这一血脉无疑蕴含着人体最大的潜能,拥有最适合修行的体质,能很敏感地感受到天地自然法则,无论十二经脉和奇经八脉,都要比别人通阔,甚至还能开发更多的不为世人所知的隐脉,而后者更是许多人闻所未所的事情。

    拥有这种血脉之人,只要修习的功法合适,会起到事半而功以十倍甚至更多的效果。

    这就是钟魁修行短短五年以来,就可以跻身高手之列的原因所在。

    然而这一血脉也不是完美无缺的,过犹不及,比如它至刚至强,也需阴阳调和,否则过刚而易折。

    一般拥有这一血脉的男子,在身体还未真正长成之时,切记不能近女色,否则便会身泄功散,损失根本。虽然不至于成为废人,但伤其根本,将来在修行上很难再进一步。

    况且少年戒之于色,如果心境不够稳固,极易沉迷,道心动摇。

    钟魁正处于天人交战的状态,他所吃的大量蛇肉、蛇胆,吃的很欢实,这果实是大补之物,令他鼻孔喷血,双眼通红,浑身燥热。

    秦若寒惊愕地看着钟魁“面若桃花”的样子,忽然明悟,因为她也吃了不少蛇肉,一股燥热也向她内心身处袭来,渴望被爱抚。

    虽然内心中仍有一片清明,秦若寒本能地抗拒着,柔软热烈的身子,却不由自主地往钟魁靠近,这让她感到恐惧。

    将她拥在怀中,那一张冰清玉洁的脸庞,此时亦多了几分媚惑之色,让人爱怜,心底里有一个声音怂恿着钟魁,将她揉碎在自己的怀中。

    触手可及之处,俱是一片**妙处,令钟魁几欲把持不住。他粗暴地扯动着秦若寒的衣服,往哪最妙峰处抚去。

    突然,肩头一阵疼痛,原来秦若寒在迷失之前,狠狠地咬在自己的肩头上。

    这将钟魁的意识从云中拉回到人间,他暗道惭愧,道心差点崩溃,否则悔之晚矣。

    他猛地推开秦若寒,纵身跳进了地下河中。

    河水冰冷刺骨,这让钟魁感到一丝清明透爽。地下河奔流不息,水流极大,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全身潜入地下河中,顺着河流往下游奔去。

    在这片辽阔的喀斯特地质结构中,地下河冲刷成了一条极长的溶洞,并形成了无数深邃的支洞。

    不知奔流了多久,按照流速,钟魁估计它至少已经流淌了一百公里以上,还远未到达终点,这个地下河长度恐怕要上世界记录名单了。

    那地下河通行无阻,忽然遇到坚硬的巨大花岗岩山体,极速下切,形成一个巨大的漏斗漩涡,往地底深处涌去。

    这个漩涡至少有五十米的深度,钟魁就站在漩涡的底部,在无尽的黑暗中,不仅要抵抗着水力自上而下的巨大冲击力,还要抵抗巨大的旋转撕扯的力量。

    钟魁摧动体内庞大的真元力量,破军之拳,毫无保留地挥洒而出。

    以攻对攻,两股强大的力量撞击着,无穷水花激荡而出,竟恍似打断了激流的旋转。

    仿佛按下了暂停键,激烈然后以更猛列的姿态向钟魁冲了过来,钟魁瞬间击出四拳,却被激流狠狠地撞在石壁之上,浑身欲裂。

    痛快!

    钟魁呐喊着又冲向漩涡的中央,一次又一次地发起挑战,自然之力也发挥到了极致。

    也不知他被击退了多少次,遍体鳞伤,身体疲惫,却是越战越勇,越战越是精神,体内原本的燥冲动与**早就消失一干二净。

    因为他发现了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

    水至柔,抽刀断水水更流,绵绵不绝,又无孔不入。击之无创,刺之不伤,斩之不断,焚之不燃。

    水至刚,弱水三千威可割石,浩浩荡荡,聚可为一潭秋月,跌可为瀑啸而下,无坚不摧。

    水有形又无形,可为雨、为霜、为雪、为冰,又可为气、为云、为雾,可藏于地下,滋润万物生灵,又可遨游九天,布露天下苍生。

    它仁爱,滋润万物,布泽天下;它卑微,甘于下流,川流不息;它高尚,洗旧除垢,无怨无悔;它勇敢,礁石巨崖,一往无前;它坚韧,水滴石穿,以柔克刚。

    钟魁顿悟。

    水这种最常见的东西,几乎无处不在,然而它却是天底下最重要的东西,就如同空气和食物,生命之源。

    君子不器,达者不争,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

    水,不争于人前,也不显达于其它万物,也不拘泥于形式和手段,然而它却堂堂正正,浩浩荡荡,连绵不绝。

    破军之拳,阳刚至极,有我无敌,然而失于细腻,弱于变通。它是从战场诞生,强则强矣,优点很突出,缺点也很突出,无法对付最狡猾的对手,施展时也不能最大限度地合理使用力量,这种拳法最适合以强胜强地比拼,是一种拼命的拳法。

    而水则给钟魁以启发,心中有所思,结合钟魁所掌握的对自然之力的理解,他还借鉴了当初看到赵信扬曾施展的紫阳绝技“紫阳推手”,甚至还参考薛氏“鲲鹏九变”中的某些对力量的使用技巧,创造出了一种门新绝技,被他命名为:

    弱水三千。

    弱水三千,而我只取一瓢饮。

    这是一个很温柔很好听的名字。

    然而这既是一种拳法,也可以是一种掌法,前者如激流瀑布,无坚不摧,后者则如一弯溪水,绵绵不绝,以柔克刚。

    庞大的水流,从上而下冲下,强大的力量被钟魁巧妙地牵引到一边,然后被一股神奇的力量卷起,甚至改变地方向,从深陷的地底下,轰然向上,直冲溶洞项部。

    钟魁连续不断地变换姿态,而那水流也持续不断地被他卷起,宛如一条水做的巨龙,犹如实质,在溶洞内遨游,每每撞到洞壁,发出轰然声响,甚至在石壁上留下深坑。

    钟魁玩的兴起,直到精疲力竭,躺在岸边休息,这才想起他把秦若寒和那只凤凰弄“丢”了。

    这段地下河,忽隐忽现,有时候会钻入地下,形成暗河,然后没过多久又出现在另一条悠长的地下溶洞中,又时不时地会分出分支,流入未知的远方。

    如果逆流而上,钟魁不敢保证一定会回到他跟秦若寒及那只凤凰暂居的天坑。

    想来秦若寒暂居的地方,极其隐秘,即便有人找到那里,她只要不犯浑,也可以如自己一样,躲到地下河深处,里面有无数的可供落脚的溶洞。

    其实是钟魁不好意思回去面对秦若寒,差点变成狼人,兽性大发。

    他瞧了瞧自己肩头上的伤口,暗道这个丫头真够狠的。不过,那手感真的很让人怀念。

    想到此处,钟魁觉得自己好像又要兽性大发,索性再一次跳下地下河,让河流带着自己前行。

    钟魁艺高人胆大,无论是下潜深度,还是在水下憋气时间,都不是常人所能想像的,身为高阶修士,他的全身毛孔,在水中似乎都能自由地呼吸水中的氧气。

    唯一让影响他在水下活动的,则是热量的散失。即便如此,他的九阳血脉体质,也远比寻常修士,更能抵抗寒冷。

    又顺水漂流了至少二十个小时,钟魁终于看到了前面的亮光。

    这里已经远离凤凰山区域,到了原始森林的边缘地带,如果不是亲身经历,钟魁不敢想像那地下河的长度竟是如此的长。

    ……

    天坑之中,秦若寒早已经恢复了清明。

    她食用的蛇肉不多,并没有给她带来太多的困扰,原地修行了三个周天,她感觉自己此前所受的伤已经彻底好了,而且感觉自己丹田中的真气数量更加深厚,似乎离晋级一大境界并不远了。

    只是想到曾被一个男人搂在怀中,而且还被触摸到害羞之处,哪怕这个人秦若寒对他很有好感,甚至蒙其大恩,秦若寒脸上也似火烧一般。

    她将自己脱的光光的,将自己虽然还不成熟,但已经很完美傲人的身子全部隐藏在冰冷的水中,洗刷着恼人的遗迹。

    可又害怕钟魁突然去而复返,秦若寒草草地洗干净身子,然后将自己捂的严严实实。

    左等又等,秦若寒并未等到钟魁的到来,心底里忽然有一些失望,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在她心底引起一点涟漪。

    可惜只知道他姓钟。

    好在那只凤凰终于从漫长的修行中恢复了过来,秦若寒能感知它欢呼雀跃的心情,这只凤凰的实力又高了不止一成。

    那条巨蟒果实是个宝物,食之可以极大地提升实力。

    凤凰自己就吃了大半,剩下的钟魁吃了不少,秦若寒也吃了一些,然后两人都受了影响,仍然剩下不止百来斤的蛇肉。

    忽然想到钟魁曾说过,要把剩下的蛇肉制成肉干带回家,秦若寒亲自动手,将蛇肉制成肉干,看到这成堆的劳动成果,秦若寒觉得到自己的行为有些可笑。

    斯人已去,不知音信,这些肉干又送给谁呢?

    那只凤凰则不管秦若寒的心思,吃了几块肉干后,用头拱着秦若寒,催促着秦若寒跳上自己背脊上。

    秦若寒不明所以,仍然跳了上去,那凤凰却载着她一头扎进了地下河。

    在地下河中潜行了不久,眼前突然一亮,秦若寒发现凤凰带着自己来了一处秘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