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凤凰谷流血事件
    凤凰这个畜生,可不是好对付的

    它居然懂得隐藏自己的气息,并且能躲过钟魁强大的神识,这或许是它的特殊技能之一。

    那些处于食物链顶端的,都是天生的捕猎能手,本能地隐藏杀机,然后发出致命偷袭一击,更不必说这种神兽级别的。

    如果这凤凰对自己不利,后果不堪设想,钟魁恼羞成怒,龙象之威蓦然暴起,一股强大的罡气压力四溢。

    钟魁九阳之体,如果说秦若寒是真凤,那么他就是真龙,这同样是源于血脉的力量,他修行的功法又是至刚至强的路数,两者完美契合。

    龙者,神兽之中的皇者,号令天下,统御八方,正是对凤凰这种地位稍低的神兽有着天然的威压之势。

    凤凰感受到威胁,本能地摆出防御的姿态,一对凤眼盯着钟魁,拟人化的眼神中,似乎有些迷茫,因为钟魁散发的气息让它既感到某种亲切感,同时来自古老的记忆和血脉的联系,又让它感到敬畏和不安。

    一人一凤对峙着。

    钟魁并不害怕,虽然明白凤凰的强大,但有先前那位神秘老者的前车之鉴,他自信能够自保。他不知道这只强大的凤凰是原本就一直生活在这个秘境之中,还是因为天地发生变化,才从沉睡中苏醒过来,他相信是前者的可能性极小。

    “小凤,退下!”一声清冷的娇喝传来。

    凤凰闻言,犹豫了一下,放弃与钟魁的对峙,走到秦若寒的身边,趴在地上,亲昵地将头抵在她的怀中,乖的如同一条哈叭狗。

    秦若寒将自己手中的烤鱼递到凤凰面前,凤凰一口就将烤鱼吞下。

    “你叫它什么?”钟魁目瞪口呆。

    “小凤?我刚给它取的名字!”秦若寒道。

    这个名字起的很贴切,但不知道的,以为在叫小猫小狗。

    “我的意思是,你们俩怎么混的这么熟了?”钟魁不怀好意地问,他捡起方才被凤凰抢走,但又因为对峙而丢到地上的烤鱼,见上面布满凤凰的口水,不动声色地扔还给凤凰。

    “我也不知道,反正它就是听我的,我也似乎能懂它想表达什么,比如现在……”秦若寒摇摇头。

    “不准随便吃别人给的东西,知道吗?”秦若寒神补了一句,就像一位年轻母亲在教育自己的孩子,这个世界很乱,用食物诱骗并拐带孝的坏蛋有很多。

    钟魁尴尬地笑了笑,摸了摸自己鼻子,不以为意。

    不过,能够得到一只凤凰做为自己的“宠物”,真是令人羡慕啊。这种可以当成座骑的神兽,可比什么超豪华跑车私人飞机什么的,更拉风一万倍。

    真凤血脉果然跟凤凰这种神兽有着天然的亲近感。

    重伤初愈,身体急需进补,除了那只烤鱼,钟魁已经吃了不少东西,但感觉肚子还没吃饱。

    他走出溶洞,来到天坑底部茂密的树林中,时间不大,很快就带回来一条刚死翘翘的巨大蟒蛇。

    这种色彩斑斓的蟒蛇,钟魁敢说当今世界没有任何一本生物学的书籍上有过记载,因为它长了三颗脑袋,宛如三颗巨大的灯笼。

    看到钟魁拖着一条长相怪异且外表凶恶无比大蟒蛇回来,秦若寒略显惊讶,她的眼神似在说,这蛇会不会有毒,可不能乱吃。

    从体型看,这是条蟒蛇。绝大多数蟒蛇是没毒的,捕食时,它们通常依靠缠绕猎物发力,压迫猎物心脏,使其窒息而死。

    但这里的物种,却是难说,牙齿没有毒,并不代表血肉里没有毒。

    然而,那只凤凰却是急不可耐地凑了过来,钟魁甚至看到它流了一地的哈喇子,所以钟魁认真地表示,这蛇有可能大补。

    “天上飞龙,地上小龙。借把剑使使?”钟魁问。

    秦若寒将自己的折叠成一把匕首模样的凤龠剑扔了过来,出乎钟魁意料,这种剑握在手中,份量并不轻。钟魁很好奇那把新得到的上古凤血剑,秦若寒究竟把它藏在哪里。

    这条巨蟒,有七米之巨,体重至少也有五百斤,可以直接绞杀绝大多数野兽,蛇皮上附着一层角质,坚韧无比,但它很不幸遇到了钟魁,钟魁是直接震碎它的心脏而得手的。

    钟魁有过处理蛇类的经验,这巨蟒的蟒皮十分坚韧,以凤龠剑的锋利程度,居然费了很大功夫,才从颈部割开,然后从头至尾,一剥到底,以钟魁的实力,都感觉颇费气力。

    显然这副蟒皮是个宝贝,至少可以防刺,钟魁又将蟒蛇的三颗头颅里的十几颗蛇牙敲下,每颗蛇牙都可以当成匕首使。

    蛇筋是个好东西,虽然目前没什么鸟用,但在古代可是制作强弓的最佳材料,古代许多名弓都是用蛟蛇的筋作弦。

    至于蛇血,钟魁想了想,还是没有喝,因为闻着太过恶心,倒是便宜了凤凰。其实他是抱着让凤凰来试毒的目的,这个心思可不敢说出来。

    那凤凰食量极大,它喝了了个痛快,也只勉强填了个小半饱,然后死盯着蛇肉看。钟魁受不了它贪婪的眼神,只留下有半个足球般大的蛇胆和一些蛇肉,其它的全赏给了凤凰,然后认真观察凤凰的反应。

    凤凰狼吞虎咽地吃着蛇肉,像是饿鬼投胎,瞧它腹下变的浑圆,让钟魁担心它会将自己撑死。

    相传凤凰可以责重生,如果涅槃不成,也最多是升级失败,如果是吃撑吃死的,那就成了大笑话。

    蛇胆是个宝贝,但处理不好,比如生吃,会令你毒发身亡,提前升入天堂。钟魁直接将蛇胆切成小块,用几根竹签串起,烤串!

    当然他不忘先扔一串给凤凰。

    那凤凰吃饱喝足,卧在溶洞一边,瞧它姿态,法相庄严,似在进行修行,忽然发出一声怪叫声,将钟、秦二人吓了一跳。

    只见这凤凰羽毛立起,脑袋红涨,身体在剧烈地颤抖着,看上去像是到了关键时刻。

    这蟒蛇果然大补。

    秦若寒满脸担忧之色,却帮不了什么忙,扭头见钟魁正在美滋滋地烤着蛇胆和蛇肉,还哼着小曲,气不打一处来。

    她已经反应过来,明知道钟魁的伎俩,但也没有立场冲钟魁发火,深呼吸了几口气,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负面情绪。

    “你吃吗?很好吃哦!”钟魁这时才放心开动,口中塞满食物,不忘递给她另一串烤肉。

    没想到这烤蛇肉吃起来,味道极佳,一点膻味都没有,香气四溢,钟魁仅仅是加了一点盐而已。

    钟魁砸吧着嘴,他能够体察到腹中一股热流上涌,浑身舒坦,从来没有一种食物能够给他这种极好的感觉。

    这不是饥饿时得到食物的满足感,而是一种自内而外全身心的舒坦。

    凤凰山作为上古的遗迹,曾经是一片广阔的洞天福地,富含天地自然之灵气,也因此而孕育出无数天材地宝,而偿佯其间的野兽,吸灵气,食灵草,饮灵泉之水,其肉自然也富含灵气,鲜美异常。

    要是有一座巨大的冰库就好了。钟魁得陇望蜀。

    秦若寒本来就吃饱了,尤其是看到钟魁方才处理蟒蛇尸首时的恶心情景,让她觉得宁可饿死,也不会去尝试蛇肉。

    可见到钟魁这副惬意无比,给座金山也不换的欠揍表情,她也心动了,尤其是烤肉的香味不断地刺激着她的嗅觉,使她的味蕾自然而然地分泌着唾液,这是人类的本能反应。

    “好吃吧?”钟魁见秦若寒慢条斯理地吃了一口,问道。

    “还好!”秦若寒起初还矜持地点点头,不知不觉中加快了进食的速度,或许察觉中有些不妥,叉开话题,“嗯,怎么还有辣味?”

    “我刚才在外面捕蛇时,看到有一只小鸟在吃一种红色的草籽,我尝了尝,就是这个辣味,正好派上用场。”钟魁一边吃着,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百忙之中,还伸出大拇指,道,“真好吃啊!”

    秦若寒暗笑,不知道他是说这蛇肉好吃,还是在自夸自己的烧烤本领,恐怕是自夸的多一点。

    不过,这蛇肉真的很好很好吃!

    呃,秦若寒忽然打了个饱嗝,脸立刻红了。作为一位淑女,或者冷傲的女神,这是她自记事起,从未在外人面前发生过这种失礼尴尬的事情。

    我怎么吃的这么多啊?秦若寒这才蓦然发现自己脚下已经扔了一堆竹签,全是自己的战果。

    她用余光打量着钟魁,神色一变,突然惊道:

    “钟师弟,你怎么流鼻血了?”

    “什么?”钟魁浑然不知,仍吃的正欢,烤肉大半进了他的肚子,他还念念不忘,提醒着自己剩下的蛇肉千万不要浪费了,可以制成肉干,新年与家人团聚的机会错过了,迟到的年货总得带点吧?

    “你流鼻血了!”秦若寒再一次确认。

    钟魁这才恍然察觉,自己胃中已经如火般炙热,一股股庞大的热力正在向自己全身经脉涌去。

    不经意间,他瞅了一眼秦若寒,见她面若桃花,眸若星辰,清纯之中却拥有一股只属于年轻女人的风情,含苞欲放,这让他内心深处有股最原始的冲动,不停地摧残着他的欲念。

    “啊,你往外喷血了!”秦若寒惊呼着。

    鼻腔中血流如注,凤凰谷流血事件大爆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