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追凤(四)
    ,!

    这真是一位老怪物。

    至少此人是见过师兄令狐易的,而且很可能曾在师兄手底下受到过深刻教训,一千年了,都对此耿耿于怀。

    只是从其话语间,这老怪物为了延长寿元,也曾如师兄那般使用某种秘法沉睡,但他这种秘法,折损了其大部分功力,颇有些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悔恨。

    联想这老怪物会鲲鹏九变这种绝技,恐怕是当今薛氏家族的祖宗级人物。这就解释了江湖中关于薛氏的一些传说,也解释了这二十年来薛氏为何会崛起的那么瞩目,而在二十年之前名声则不显的原因。

    更让薛老怪难以接受的是,连令狐易的不知多少代的徒孙,都能跟他一争雌雄,这让他倍感羞辱。他不知道钟魁是令狐易亲手教的。

    如果是他全盛之时,收拾一个江湖后进,哪里这么费功夫?

    长生真是个好东西,它拥有一种迷人的魔力,让人沉迷其中,无数人为之倾倒而求索,到头来往往却得不偿失。古往今来,能有人有坦然面对死亡?越是那些风流人物,还有那些帝王将相们,更是向往长生不老。

    令狐易这等英雄人物办不到,更不说眼前这位薛老怪。

    这同时也解释了,薛氏为什么会对别人的传承那么感兴趣,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嘛,薛氏希望从此中总结出一条捷径。薛玉为何会独辟蹊径,他拿兽类和人类做一些试验,希望找出一条现代“科学之路”。

    目前看来,在长生之路上,薛氏仍很迷茫,尽管他们获得了一些成果,比如将野兽“培养”成战力堪比修士的士兵。

    薛老怪的表情忽然有些萧索,他的寿元不多了,他多活了一千年,但绝大多数时间,也只是在某个又冷又静的可怕的地方沉睡而已,这种活死人的日子,还有什么乐趣可谈?

    这也是他冒险亲自出面,来到这凤凰山的原因。他相信上古先贤,一定是化羽登仙而去了,也可能会留下什么长生的线索,然而他什么也没有看到,直到看到那只凤凰。

    凤凰只存于上古时代,被称为神兽。他相信凤凰之血一定会挽救自己的性命,所有阻挡自己的人,都要去死!

    想到此处,薛老怪的表情变的狰狞起来,他将钟魁看作了他一生中所有负面情绪和不幸遭遇的主人。

    薛老怪立刻就像化作一头恶魔,向钟魁发起猛烈地攻击,要钟魁撕成碎片。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鲲鹏九变的绝技,一如其来历典故,汪洋肆意,浩瀚无穷,狂暴无匹。

    钟魁曾见过薛云亲自出手,面对两大高手,以一敌二而不落下风,甚至游刃有余,当时钟魁虽未踏入筑基境,但自忖如果自己与薛云交手,至少不会落败。

    现在钟魁已经踏入筑基境,实力自不可同日而语,跟发狂的薛老怪比起来,则如汪洋中的一叶扁舟,被压制的几无反击之力。

    罡气四溢,无数的拳影掌影,叠加在一起,将山石崩碎,将巨木推倒,偌大的竹林里,伏下无数根毛竹。

    钟魁仗着真元雄厚和年轻耐揍,硬挨了三掌,鲜血也吐了数口,那薛老怪也是气喘如牛,脸色苍白,头上的玉簪早就不知去向,披头散发,十分狼狈。

    老怪虽然场面呈压倒性的优势,仍然无法令钟魁屈服,反而极伤根基。

    钟魁踉跄地俯身,右手中多了五颗小石子,身子继续向前仆倒,百忙之中,却回头望月,右手一扬,五颗石子从不同方位,以不同路线,往薛老怪飞去。

    有直线,有斜线,有抛物线,有弧线,甚至有一颗石子后发先至,突然诡异地绕到了薛老怪的后背。

    这是钟魁刚修行时,从金氏派出的杀手手中获得的刀技,他活学活用,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以他如今筑基境的修为,施展这门绝技,更是令人防不胜防。

    薛老怪方才一直与钟魁拳脚到肉地相互对攻,蓦地被钟魁这一手乱出牌弄的有些错愕,激战中,他追的太过靠近,慌忙中他躲开四颗石头的攻击,却躲不开那一颗绕到身后的石头。

    小小石头,令薛老怪受到了不小的伤害,直接嵌入了他后背。重入江湖,老怪的境界下降的厉害,身体的强度也直线下降,鲜血染红了他大半个后背,看上去十分凄惨。

    趁你病,要你命。

    钟魁此时已经握住了一截断竹,如握一柄宝剑。

    剑花一挑,一剑犹如天外飞仙,明明只是一截断竹而已,剑芒犹如实质,毫无凝滞,直直地向薛老怪刺去。

    薛老怪神情一呆,这一剑分明隐含了所谓剑意,已经登堂入室,足以自称一家,让他有惊艳之慨。

    真正高明的剑客,无所谓名剑神器,摘花飞叶皆可杀人。钟魁显然离这种境界还差十万八千里,但这竹剑并不是他自己的赤血宝剑,使出的也不是自己曾娴熟的伏魔剑法中任何一招,而是他那天观剑时的偶尔所得。

    如果有人真的要去考证,恐怕也从那玉壁上找不出来这一招。因为这是钟魁自己的创新,完全是属于他自己的独创。

    薛老怪这一呆,为此付出代价,心中有所警觉,却避无可避,竹剑虽未刺中要害,但也狠狠地刺入他的腹中。

    疼痛让他狂暴起来,不顾腹痛,甚至顶着竹剑,向前狠狠地一掌击向钟魁的胸口。

    这一重击也令钟魁难以闪挪,他的身子被这一掌击飞了起来,口中挥洒热血,又撞断了崖边一株粗大的松树,余势不见丝毫减弱,直接飞下了悬崖,向万丈深渊坠去。

    突然,一声高亢明亮的凤鸣传来。

    幽谷的上方,一只五彩凤凰穿过升腾的薄雾间的空隙,滑翔而来,在上午的阳光照耀之下,灿烂绚丽,煞是好看。

    那凤凰见钟魁的身影直坠而下,快速变向,用宽大平坦的龙文龟背,将钟魁稳稳地接住。

    而坐在凤背上的,正是一脸紧张的秦若寒。

    钟魁又吐了一大口鲜血,惨笑道:“嗯,这个座骑很拉风!”

    秦若寒被逗笑了,紧张之情一扫而空,而身下的凤凰则不满地晃了晃,差点将钟魁掀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