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凤血剑
    ,!

    哈哈!

    一阵阴森的狂笑声从身后传来,薛玉终于忍不住走了出来。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终于笑到了最后,不仅有望夺得一把绝世好剑,还亲眼看到死敌惨死当场。

    更重要的是,他打量秦若寒,更像是在看一块绝世珍宝。

    “秦小姐,这剑你想要吗?”薛玉道。

    “前辈在此,晚辈怎敢夺人所好呢?”秦若寒明白自己实力有限,又亲眼看到姚升的惨死,早就把眼前唾手可得的宝剑视作邪剑。

    “呵呵!”薛玉背着手,慢慢地踱过去,然后站定,作势弯腰去拿,忽然抬头道,“小姑娘,你很聪明,想看我如姚老匹夫一般下场?”

    “前辈说笑了!”

    秦若寒暗恼,虽然不明白姚升和他的仆人是怎么一回事,惨死当场,她是打算“借”剑杀人,却被薛玉轻易识破了。

    然而,薛玉仍然将那把剑握在了手中,一脸严肃地打量着这把剑。

    剑身狭长,重量偏轻,握上去像是极适合女子使用,通全墨绿,非金非石,稍显暗淡,剑身上雕刻着简单却又极其古朴的花纹,看上去像是一只抽像的禽鸟图案,飘飘欲飞。贪婪的神色在他的眼中一闪而过。

    薛玉喃喃道:“凤血、凤血,名不虚传!古人诚不我欺也!”

    “前辈,什么意思,难道这把剑名叫凤血剑?”秦若寒问。

    “不错,你可知何为凤血?”薛玉道。

    “请前辈指教?”秦若寒道。

    “呵呵?”薛玉笑道,“你家长辈没有跟你讲过,你身上的血与常人的不同?”

    “前辈怎么知道,是了,你跟踪我?”秦若寒想到自己在追踪凤凰的路上,不小心被木刺割破皮肤的情形,脸色变了。

    “只是凑巧看到而已。”薛玉道,蓦然道,“难道你是真的不知道你体内血脉的秉赋?”

    见秦若寒脸色有异,薛玉不由得叹道:

    “吾辈当今修士的实力跟那些先贤真是没法比了,就连见识也少的可怜,连你们秦家的子孙也成了井底之蛙。敲,我偶然得到战国时一位不知名的炼气士的笔记,上面对修士的血脉有过详细的记载。”

    “请前辈指教!”秦若寒与其说是真的想知道,还不如说是拖延时间,让自己身上的伤调息的好一点。

    “最普通最常见的,也就是仅仅是优于那些不能修行的凡夫俗子,可以修行的血脉,称之为‘原真’之体。而那些经脉比普通人更宽广更通达的,则被称为‘归真’之体。如果说原真之体,七窍通了一窍,那么归真之体则是七窍通了三窍,已经是很不错的一类血脉了。”

    “那何为‘纯真’之体呢?”

    “纯真,顾名思议,真诚至纯,纯阳或纯阴是也。七窍至少通了五窍,拥有这种血脉或体质之人,吸纳真气的速度是拥有原真之体的修士五倍以上,修行速度自然也快了五倍,如果选对与自身血脉相契合的功法,则更是如虎添翼,趋于至臻。

    这样的人已经是很稀有了,堪称凤毛麟角,又可以称作是‘先天之体’。婴孩在娘胎里,被称作先天之体,待十月之期,降落人世,既食人间五谷,又染人间污垢,离那无尘无垢的世界越来越远,所以我们修士修行的过程,也可说是炼化自身,去污去垢,力争达到先天之境的过程。

    拥有纯阳或纯阴之境血脉之人,一出生便是先天之境,羡煞吾辈!当今江湖之中,依我看,那紫阳观的赵信扬,应该是纯真之身,看他修行路子,应该是走阴柔的路子!”

    薛玉说到这时,笑道:

    “那最高阶的,则是真龙真凤,在男为龙,在女则为凤,称为‘龙凤’之体。这样的人,在上古则被视为神兽龙凤的转世。这样的人除了自身经脉的强大的之外,吸纳真元速度则是普通修士的十倍以上,另外这样人的体内还能发现一些隐脉,事半而功则以十倍甚至二十倍计。这样的人,只要能够安安静静地修行,不至于被人提前干掉,则成为天下第一人也不是梦!”

    听到这里,秦若寒道:“你的意思是说,我身具真凤血脉?前辈今晚为我科普这么多,到底意欲何为?”

    薛玉扬了扬手中宝剑,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把剑名叫凤血之剑,只有拥有真凤血脉的人,譬如你,只要将你的血滴到这把剑上,就能拥有它。你看姚老匹夫死的这么惨,就是自不量力的结果,被其反噬,吸干了真元,还能不死?”

    秦若寒心中一动,暗道这把凤血剑真是邪性,她不相信薛玉有这么好心,遂试探道:

    “前辈的意思,是把这把宝剑送给我喽?”

    呵呵,薛玉干笑了两声,无比阴沉:

    “今晚我说这么多,就是想向你借一点血,此为大补之药!另外我会找个风水宝地,造个屋子,将你安置在那里,好吃好喝的,天材地宝,每天供着,每当我需要你的血时,希望姑娘不要拒绝。你,便是我的宝库!”

    秦若寒闻言,只觉得毛骨悚然。

    她挥舞着手中凤龠剑,寒光烁烁,斥道:“前辈凤血剑在手,就不怕此剑反噬吗?”

    “忘了跟你说,只要不以真元或真元操控此剑,此剑就是一把稍为锋利点的剑而已。”薛玉摇摇头,有恃无恐,“你手中凤龠剑虽然不是凡品,但你我实力摆在那里,我依旧可以碾压你。”

    又道:“不如束手就擒吧,万一伤着了你,浪费了你的血,就不划算了。再说,万一我要是收不住手,要了你的性命,本老人家就太亏了!况且这数十年来,我用各种兽类和人类做实验,就是要找出一个可以突破人类体质极限的途径,而现在有了你,我就可以试试别的路子。”

    被对方吃定了,秦若寒一时踌躇,紧咬贝齿,忽然挥剑,不退反进,瞬间数十道剑影在身前编织起一道凛冽的光幕,那光幕仍维持在两人之间并不溃散,所谓剑光留影,便是如此。

    薛玉正暗赞此女真不愧拥有真凤血脉,只见眩目光影之中忽然一剑突进,暗藏着一记杀招,眨眼间便到了他的喉间。

    十分突然和隐蔽。

    不见薛玉如何动作,手中的凤血剑轻轻地一托,这道杀招便烟消云散,举重若轻,一招便知二人实力上的高下。

    秦若寒并不气馁,手中凤龠反转,这一剑她是化自那凤凰山下玉壁上的一招剑意,加入了自己的理解,施展起来却又像是练了十数年。

    剑气逼人,她的才气远比她的血脉更是让人惊叹。

    叮的一声,凤血剑又一次轻易地化解她这必杀一剑,这凤血剑的材质本身便是宝物,极为坚韧,否则硬碰硬,根本就不堪两剑交击所产生的巨大力量的一击。

    可以想像,如果以薛玉的实力,运用真元操控这把凤血剑,其威力将不可想像。

    即便不可动用真元力量,薛玉仍稳操胜券。

    秦若寒十分顽强,明知道逃不掉,性格中不服输的念头就一直支撑着她,就是死也要让对方付出一点代价。

    凤龠剑在她的手中,发挥到了她所能表现的极致,剑光闪烁,庞大的剑气和掀起的力量,硬是让薛玉退了一步。若是薛玉太过掉以轻心,恐怕得大意失荆州,落得个非死即伤的下场。

    “找死!”见秦若寒不肯服输,接连抢攻,薛玉冷哼一声。

    凤血剑自上而下,剑身要比寻常宝剑要细长,在秦若寒看来,则如布下天罗地网,不仅封住了自己的所有气机,更是力若万钧,她咬牙硬接了这一剑。

    气血翻腾,双腿因受重力而深陷在湖边松软的沙滩之中,她终于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

    夜色中,她的脸色煞白,气息已经紊乱不堪,险些控制不住经脉中翻滚的真气。

    薛玉见她硬挨了这一件,明显也是大感意外,不由赞道:

    “啧啧,真是良材美质,假以时日,你必将成为江湖中的绝顶高手。可惜了,终究是你的运气太差,遇上了我老人家,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吧,瞧你都吐了这么多真凤之血,真是浪费啊。”

    “秦家的子孙,从不服输!”秦若寒猛吸了一口气,凤龠剑再一次挥出。

    剑影之中,繁花似锦,秦若寒再一次倒飞出去,腹中多了一道口子。她卧在地上,艰难地抬起头来,脸上却挂着笑意。

    薛玉有些愣然,不由得将目光投向自己手中的凤血剑,立刻恍然道:

    “你是故意的,让这凤血剑饮下你的真凤之血!”

    凤血剑剑尖刚从她的腹部划过,当然会沾上了她的血,那五彩凤血立刻消失不见,像是被剑身吞下一般。

    蓦地,凤血剑发出一声清悦的啸声,似乎是在欢呼,然后剧烈地振动着,想要脱离薛玉的控制。

    薛玉死死地握着凤血剑,不让它脱手而飞,一人一剑斗着法。只可惜,秦若寒身受重伤,她有心想乘机逃走,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感觉到凤血剑的力量在增长,薛玉却不敢动用真元直接灌入剑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凤血剑逃出自己的控制,向夜空中飞去,然后像是乳燕归巢一般,飞到了秦若寒的眼前。

    秦若寒却连动手的力气都无。

    “哈哈,真是峰回路转啊。”薛玉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小姑娘,你就认命吧。”

    秦若寒秀颦微皱,暗道自己这回真是时运不济,复兴秦氏的愿望总算恐怕再也无法实现了,不甘、忧愁、愤怒还有一股没来由的解脱之慨,萦绕在心头。

    哎,黑暗中传来一声叹息,不啻于一声惊雷在薛玉的耳边响起。

    “是谁?”薛玉连忙将秦若寒丢在一边的凤龠剑握在手中。

    钟魁从黑暗中走了过来。

    “是你小子?”薛玉稳了稳心神,他白天时是见过钟魁,并不把他当一回来,“是来送死吗?”

    秦若寒的眼中的喜色一闪而过,虽知道钟魁的实力深藏不露,比自己实力高的多,但又担心他根本不是薛老怪的动手,一面之缘而已,本就有惠于己,这下又白白多送了一条性命。

    “抱歉,秦师姐,我来晚了。”钟魁颇有些不好意思,“这山太大,我多绕了点路。”

    钟魁是认真的,军队空降时,雷老头硬是拉着他跟他说道说道,好不容易摆脱了雷老头,秦若寒不见了。

    秦若寒却觉得这位便宜师弟的脑回路格外清奇,都这个时候了,还道个屁歉。

    只听钟魁道:“秦师姐,你且躺着休息一下,看我如何打发这个老怪物。”

    “不自量力!”

    钟魁抬起一脚,脚尖挑起湖沙,一颗颗干净细沙如同万千颗子弹向薛玉飞去。

    雕虫小技耳,薛玉不屑地想着,他挥起凤龠剑,剑光回旋,编织成一面圆形的屏障,护住全身上下。

    然而他的脸色忽地变了,细沙仍然从屏障中钻了出来,毫不客气迎面飞来,大骇之下,他猛地极调真元,又抬起左臂,努力护住面部,却露了上半身。

    无数的沙子钻入到他的皮肤,咬入他的肉中,也是他实力强悍,没有再让这些沙子深入内腑。饶是如此,这无数的伤口,让他浑身伤痛。

    更让他感到骇然的是,他自信在江湖中就算不是绝顶高手,虽然这次很是大意,但也很难有人能够如此轻易地伤得了他。

    江湖中什么时候出现这样的年轻高手?

    钟魁的身影忽然从原地消失了,待他重新出现时,已经抵达薛玉的面前,一拳轰出,自然之力中夹杂着龙象之威。

    势不可挡!犹如排山倒海般的力量,让人兴叹!

    薛玉的身子被击飞而出,在半空中他连吐几口鲜血,却借着这股强大的力量,加速逃跑。

    这个老家伙,倒是光棍!

    看着薛玉落荒而逃的背影,钟魁摇了摇头,他担心秦若寒没人照顾,眼下山里还有很多修士四处乱窜,而军队搜索队伍也越来越近了,不敢去追,任凭薛玉逃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