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邪剑
    ,!

    全副武装的空降士兵迅速地集结。

    由于地形的限制,军队不敢直接在凤凰山区域大规模空投,只能选择往相对平坦的外围森林中进行空投。

    毕竟这里不是平原地带,轻型坦克和轻型装甲车都没有运来,那种个头较小的班用全地形车倒是有一些,但在茂密的森林中,到处是高大的乔木、溪流、沟壑,任何车辆都寸步难行。

    不空投重装备,虽然可以加快空投速度,但落地的士兵在茂密的森林中,只好徒步,耗费了大量的时间集结,等空降军指挥官将第一支首先集结完成的特种营派出时,夜色早已经降临。

    只有少数恋栈不去的修士迎面碰上这支特种营,因遭反抗,黑暗中士兵立即使用迫击炮等猛火力攻击,倒霉蛋们不是被击毙,就是受伤就擒,遭到逮捕,只有个别人成功逃离。

    不是所有的修士都可以躲避密集子弹攒射的,也不是所有修士都可以预知危险并且拥有绝超的轻身技法的。

    当第二天白天各种型号的直升机集结到这里的时候,军队的力量又成倍地增长。一些装备热成像仪的直升机,可以轻易地透过密林,发现隐藏在其中的目标。

    然而,绝大多数逃入原始森林中的修士,返家的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他们既要提防空中的直升飞机,更要当心地面上无数的关卡。从这一夜起,直到春节后的正月十五,长达大半个月内,这片近四千多平方公里的林区上演了无数的猫捉老鼠的游戏。

    原始森林的外围,数十万军队正在星夜驰来的路上,目前还只有原些驻守在此的少量军队,所以在政府下定决心之前,这个包围圈并不紧密。这个时间差,就导致了第三天夜里,相当多数量的修士成功逃脱。

    而稍后一波修士则面临着二十万军队的重重阻隔,成功逃脱的,无一不是将这事当成以后吹牛的资本。

    当军队和修士还未发生第一次正面冲突的时候,秦若寒已经走进了凤凰山脉的深处。

    冥冥中,自有一种神秘的宿命感,促使着秦若寒往前行去。

    她的动作很是轻盈,但论轻身功夫,在江湖中恐怕也能跻身前列,高山和幽谷也阻挡不了她的脚步。如果钟魁在此的话,恐怕会认为她的轻功不比自己的乾坤步差。

    这是一种源自血脉中的力量,让她发挥出最大的潜力。自从白天第一眼看到那只凤凰,秦若寒就感觉到自己血脉一直在热烈地涌动着强劲的力量。

    从小她就知道自己血脉的与众不同,那是幼年时练剑是不小心将自己的手腕割伤,虽然疼痛也流了不少血,但伤口愈合的极快,超出常理。

    更加奇怪的是,那血液由鲜红迅速变成五彩之色,然后会恢复它原本的颜色,变成与常人无异。

    所以从那时起,她在国外生活和求学,与母亲相依为命,就避免一切需要抽血的体检。她的母亲出身昆仑派,是柳青的亲姐姐,见识相当广泛,对此奇异现象也是相当不解,出于慎重的考虑,这个秘密就在她们母女间被好好地隐藏,就连秦若寒的生身父亲也不知道。

    或许那个人也知道一些?秦若寒想到的是钟魁,她记得自己面对那只百鸟之王时,差一点就挡不住了神鸟的威势,关键时候是钟魁替她挡住了。

    她现在才猛然想起,那位同龄人经脉中的真气无比磅礴,远超她的想像。

    自记事起,她就很自信,因为她不仅天资聪慧,而且家学渊源,又不愁物质保障,因背负着家族的兴盛期望,她也一直很努力,但跟那人相比,自己似乎很差劲?

    事实上令秦若寒震撼的不仅如此,观剑时,钟魁的点拨,如醍醐灌顶,让她迅速从迷雾中寻找到明灯,受益非浅,而他却风清云淡,颇有点感慨万千的样子。

    瞧他的神情,又似乎隐约有些悲戚之意。这种复杂的情绪怎么会同时出现在一个年轻人的身上。

    雷教授,不,雷爷爷,秦若寒知道这个人物,跟自己家族瓜葛甚多,虽然自己母亲对他的观感并不好,但雷爷爷这个身份是不可能作假的,而这位钟师弟又是哪个家族的年轻高手?

    秦若寒走到一个岔路口,这里有一棵巨大的松树,古树虬枝,远远看上去像是一座墨绿色的宝塔。

    巨松的下面是个三岔路口,一条是秦若寒来的方向,然后一左一右分成两条路。这里之所以被称为路,因为在茅草之下是两条用青石铺就的路,这让这里的地表跟四周明显不同,看来在上古时代这里是先贤们常走的路。

    一不小心,秦若寒被路边伸出的木刺割伤了裸露在外的左手手背,她瞥了一眼伤口,见五彩血珠浮在皮肤表面,然后顺着光滑的皮肤滚落到树叶上。她一向很坚强,不惮于受伤,绝不会如普通少女那般娇气。

    往哪走?

    秦若寒瞧了瞧天色,太阳已经落下,只留西边的一点余余辉,她闭上眼睛,去感受那种来自生命的力量。

    往左走,秦若寒迅速做出了判断,她甚至不知道这种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就在秦若寒离开不久,一个身影出现在她曾经停留的位置。

    正是薛玉。

    他奇异地发现,几只小松鼠正在品尝秦若寒曾经流下的血液,为此还生死相搏。薛玉单手一挥,发出一道劲气,那几只小松鼠仓皇逃窜。

    仔细地观察着叶片上浅浅的血迹,认真地嗅了嗅,薛玉双目中露出火热之色: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看来这里是我薛玉的鸿运之地!”

    夜色降临,秦若寒来到一汪湖水之旁。

    没有星光,但湖边飞舞着一种类似萤火虫的昆虫。之所以说是类似,因为这种自带荧光的昆虫远比寻常萤火虫要大得的多,亮光也亮的多,而且有的还可以在水中自由自在的划水。

    这满天满地的虫光,配合湖边树影摩挲,营造出一个梦幻般的夜景。

    好美啊,秦若寒情不自禁地赞叹着,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会露出属于年轻姑娘的属性。

    秦若寒的赞叹只维持不到三秒,因为她看到湖边的巨树上栖息着一只巨禽——凤凰。

    那凤凰正歪着头看着她,见她看来,向她点点头。秦若寒怀疑这是错觉。

    凤凰忽然跃起,振翅湖水中央湖面滑翔而去,等接近湖面,它巨大的双翼猛烈地扇动着,掀起强劲的气流。

    湖面剧烈地晃动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越转越快,将湖底的泥沙全都裹挟起来,赫然一把剑从湖底跃出,在夜色中发出耀眼的寒光,夺人心魄。

    也许是在湖底沉睡了万年之久,这把宝剑如挣脱了牢笼,无风自吟,发出一阵悦耳的剑吟。伴随这一声吟唱,一股剑气迎面扑来。

    秦若寒猱身极速躲避,那道剑气在湖边犁出一道深深的沟壑,威力如斯!

    剑气过后,这把上古宝剑剑身光芒一闪而过,恢复了它的本色,如同用墨玉雕刻而成,正静静地立在湖边,等待它的主人召唤。

    秦若寒惊呆了,稍愣一下,轻点脚下,娇躯一纵,飞身去拿这把剑。

    蓦地,斜刺里一道黑影如闪电般地飞奔过来,此人实力高卓,一手取剑,另一手向秦若寒胸口拍了过来。

    急变之下,秦若寒匆忙接了这一掌,在双掌接触的一刹那间,秦若寒连续变招,每一招都无比的精巧,又极具匠心,甚至还化用了观剑时的一点心得,然而她心中却是一沉。

    那黑影轻咦了一声,似乎对秦若寒的临危机变很是意外。半空中,两人凌空过了七招,又迅速地分开。

    啊,秦若寒的身子如脱线的风筝,倒飞过去,竟比来时还要快。一瞬间,秦若寒经脉受创,强忍着呕血的**,秦若寒站立如松,拔出凤龠,怒斥道:

    “姚前辈,暗算非君子所为!”

    来人正是姚升,他嘿嘿笑道:“我从来就不是什么君子,我自认为是真小人,你能奈我何?哈哈。”

    秦若寒愕然,就连那只凤凰也拟人化的目瞪口呆。

    手中的剑,通体碧绿如玉,非金非石,剑身上雕刻着简单却又极其古朴的花纹。握在手中,姚升有股毫无理由的自信,觉得此时的自己无比强大。

    他当然并不敢掉以轻心,尤其是在凤凰的眼鼻子底下,紧握手中剑,姚升严阵以待,下意识地挥动了几下,似是壮胆。

    然而凤凰盯着他手中之剑,不禁向后退了几步,似是极为忌惮他手中宝剑。

    “呵呵,我明白了,这把宝剑应是上古神器,连凤凰都感到害怕,或许它曾经的主人,曾用此剑宰杀过不少上古神兽。现在,它归我了!”

    “小姑娘,你是不是很愤怒啊?”姚升看向秦若寒。

    自忖不是姚升的对手,秦若寒回答的很谨慎:“这是公平竞争而已,没有什么愤不愤怒的,若是换成是我,我也会出手的。”

    “好,很好,不卑不亢,是秦家的种!你既然都这样说了,我老人家也不为难你,看在秦盟主当年曾手下留情的情份上,你走吧!”姚升很是意外。

    秦若寒紧咬贝齿,心有不甘。

    “传说中,都说上古神兽实力不凡,就是不知道你的血肉滋味如何,那一定是大补之物!”

    那姚升却手持宝剑,竟冲着那只一直逡巡不去的凤凰挥去。

    这是一把绝世好剑,真气灌注在剑体之中,通体璀璨,一道似有似无的剑芒脱剑而出,袭向凤凰。

    凤凰显然惧怕宝剑的神威,早在姚升发动攻击之前,就振翅飞走,却不肯离去,躲到湖的另一边。

    “好剑,好剑,这绝对是一把上古神器。”姚升喃喃赞叹,“只可惜,我现在还不能完全掌握这把剑,它的战力我恐怕只能发挥一成,实在太可惜了。不过不要紧,我得找个僻静之所,好好地研究它。”

    他忽然立定在那里,像是着了定身戏法,然后浑身夸张地抖动着,面部肌肉扭曲:

    “不,这不……不可能!”

    身子抖动地更加剧烈,在秦若寒看来,姚升如同鬼上身,跳大戏,他试图扔开手中宝剑,那宝剑却紧紧地粘在他手中,让他有有奈何不得。

    “贱人,还不过来帮忙!”危急关头,姚升大喝道。

    秦若寒以为他在骂自己,然而一个黑影立刻飞奔了过来,正是姚升的忠仆。这忠仆秦若寒白天曾见过,是一个木讷但实力不俗的高手,曾在迷雾森林中袭杀了不少同道。

    那忠仆二话不说,伸手便去拿剑,然后秦若寒眼睁睁地看到这两个老男人跳起了贴面舞的情景。

    时间在飞逝,这一主一仆的怪异舞姿,动作幅度越来越慢,最后两人萎靡地倒下。

    借着飞舞的虫光,秦若寒看到这两人死的很痛苦,像是被抽干了所有的气血,变成两具干尸。

    而那把宝剑或者说邪剑,此时似乎更明亮了一些。

    秦若寒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捡起这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