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有凤来仪
    ,!

    钟魁说的话,看似玄妙,又极生动。

    看花不似花,至于秦若寒能领悟多少,只能看她个人领悟力怎么样了,他不能代替别人思考。

    这属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事物,同样的一道剑意,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理解,甚至有截然相反的理解。

    但不管如何,自出机杼总比东施效颦要高明得多,只有在剑意上深深地打下自己的烙印,才算是真正的理解。

    钟魁也在观摩剑意,他至少已经看清了其中的三百一十五道剑意,这还不算那些疑似同一人留下的相同剑意,如果让别人知道,恐怕都得羞愧至死。他之所以能够看到的更多,完全是建立在他更高的起点之上。

    钟魁自修行以来,主要精力还是用在修习龙象伏魔功,这是他的本法,他一切武技的根基所在。世人往往贪多而不精,囫囵吞枣,不求甚解,而钟魁的基础打的特别牢固。

    师门传下的那把赤血剑,被他视为珍宝,不是因为它削铁如泥,也不是它具有一种斩天灭地的邪性,而因为这比龙象伏魔功更代表师门的传承,成了一种象征。

    师门的剑法钟魁知道的不少,老实说他还没来得及深入研究,师兄当年代师传艺时就不注重武技或招式,因为师兄总是将招式看成是死物,这成了师兄的口头禅,教导他时总是说着一些玄而又玄的话。

    钟魁当时虽然听着似懂非懂,但他知道这是一位世外高人的毕生所得,堪为瑰宝,恨不得往钟魁的脑子灌,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甚至他都不用动笔,因为有摄像机可以保存记忆!

    这些年随着他的龙象伏魔功的日益精深,个人境界也进入了筑基境,以前许多不懂的东西,豁然开朗,师兄当年说过的话如今在他心头忆起时,又是一番云淡风清的景象。

    由此及人,钟魁非常想念师兄,面露悲戚之色。

    此时,在离凤凰山不足五百公里的地方,一处军方基地。

    这是一座并不太起眼的小型空军备用机场,依山而建,外面的跑道上停着几架老式的教练机,看上去有些没落的样子。

    机场跑道的尽头直通到山体,当地的老百姓知道,那座并不高大的山内部被掏空,用来储藏诸如航空煤油等战备物资。

    然而他们知道的只是表象,山体不仅被掏空,而且还向下面挖了近百米,这里其实是军方的一处极其重要的指挥基地,拥有最现代化的各种设施。

    它存在的意义是,一旦首都指挥系统被敌方占领或者摧毁,这里就能立刻变成能够指挥全**事力量的大脑之一。

    此刻,这座地下指挥中心里,坐满了军官,就连在门口站岗的也至省是少尉级别的。

    偌大的指挥中心,众人十分安静,这突显得排气扇发出的嗡嗡声有些刺耳。

    一面巨大电子显示屏的对面,是一张宽大的会议室,最重要的位置坐着的是一个老人。

    老人头发已经花白,年纪已经不小了,精神矍铄。他有一张标准的国字脸,不怒自威,身上穿着的老式军装,稍显旧了,但被熨烫的十分笔挺,上面没有任何显示他职级的标识,然而在场的高级军官们都紧张地气不敢出,唯恐惹怒了他。

    这位老人名叫李望山,华夏军方大佬之一,尽管他已经从军队离开,并且担任文官已经好些年——因为他的身后代表着军队,戎马一生,所以他是华夏最有权力的人之一。

    李望山当然很生气,因为他是后知后觉,等到了事件成为公开的秘密,他才知晓军队损失了不少人手。看来,有人认为自己老了,应该早点荣养去。

    沉默多时,李望山忽远忽然开口了:

    “修行并不是秘密,能来到这个指挥中心的人,都清楚这一点,将来会更多的普通民众知道。说的冠冕堂皇一点,修行就是人类挑战身体极限的过程。或许有人问,为什么建国时,政府为什么不大力发展这种修行?不是不想做,而是做不到!修士在我们看来,不过是跳的更高更远,力气更大一些,政府也曾想集中资源栽培一些人,但成果聊胜于无,譬如公安九处。”

    “一方面是因为修行因人而异,摸到门槛的人并非就比那些失败的人更聪明一些,秦盟主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天才,然而秦家有史可查的历史中,只有他练成了;另一方面据说是因为天地自然的缘故,所谓灵气不足,可谓是先天不足。也曾经有位故人教会我一些修行之法,但我能做到的也只是精力比常人更旺盛些而已,而且是坚持几十年的结果……”

    “以前我们认为,囿于功法传承的缺失和天地灵气的稀缺,还有江湖人士的门户之见,这世上修行之人并不算多,政府并不认为有必要重视这一点,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如果一颗子弹解决不了,那就一枚导弹。战争年代,我们干掉的那些江湖败类还少吗?”

    “然而侠以武犯禁,如果今后有更多的普通人能够自行修行,从而拥有强大的个人实力,甚至会出现大家都知道的秦盟主这样的高手,这将会是国家的不安定因素之一……即便允许,也是要在政府的注视之下……”

    老人滔滔不绝,既是对昔日的追忆,也对可预见的未来做出自己的判断,代表着华夏最高权力中心的态度,然而当他看到一名上校兴奋地走了过来,就及时停止了长篇大论。

    “报告首长,跟猎鹰联系上了!”

    会议室里响起一片嗡嗡声,李望山沉声命道:

    “马上接进来!”

    “是!”上校朝着另一边的低级通讯军官做了个手势。

    面前的红色保密电话响了,李望山按了免提:

    “是猎鹰吗?有没有伤亡?”

    “报告首长,我是雷云。”那头传来雷云的声音。

    “报告你那里的情况,马上!”李望山闻言一愣,心头一沉。

    猎鹰是军中一支精锐特种部队指挥官的代号,然而听到的是雷云的声音,李望山暗道猎鹰既便不是全军覆没,也是死伤惨重,否则没有经过猎鹰的请求,即便是雷云也没有资格通过这条专用路线跟他通上话。

    “猎鹰只剩下十五人,我已经接管指挥,现在我们正位于北纬……东经……,这里出现了一座山脉,修士们把这里称做凤凰山,因为我们都亲眼见到了一只凤凰n的!这里的通讯曾被截断长达七天,电子设备无故出现故障,现在似乎已经恢复,可以安全实施空降……”雷云的声音似乎很是兴奋,“请求上级立即派大军将这里包围,否则这里所有的宝贝都会被洗劫一空!”

    会议室内,那面巨大的电子屏幕上已经出现了卫星图象,目标锁定住凤凰山。

    这个年代的军事卫星虽然还不足以显示细节,但也直观地让会议室里所有人赞叹这个凭空出现的山脉是如此的庞大,冬季里,它郁郁葱葱的色彩跟四周的背景明显区分开来。

    同时传回来的,还有几张关于同一只猛禽的照片。

    这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也直接证实了此前的猜测。

    “立即命令空降军紧急出动,两个小时之内做好空投准备!”李望山当即作出指令,“我预计四个小时后,空投部队会完成空投,并在凤凰山完全集结。我命令军队逮捕所有人,若有反抗,格杀勿论!同时,就近从鄂省、西秦释豫省调集部队包括武装警察部队,以二十万人为额,在外围建立包围圈,不要放过任何一个人!”

    “首长,这恐怕有些过激了?况且调集这么多的部队,恐怕还需要常委会讨论决定。”有人小声地提出异议。

    “我不知道那里到底发现了什么宝贝,这都属于国家。宝贝放在国家手中,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李望山斩钉截铁说道,他特别深意地看了那人一眼,“先执行命令吧。我会给燕京打个电话,在你们准备好之前,会得到常委会的正式命令!”

    “是!”

    李望山离开了近一个小时,才回到指挥中心。

    他是如何给燕京的大人物打电话的,是如何据理力争或讨价还价的,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总之正式命令还是很快传达了下来,国家最强大的暴力机器立刻快速地运转起来。

    有注意到李望山脸色的人,会发现他此时脸上浮现着憔悴的神情,大概是这一番扯皮耗费了他不少精力,如同打了一场艰苦的战役。

    五百公里外的凤凰山,晚霞满天。

    观剑的人越来越少,就连秦若寒也不得不放弃,钟魁瞧她神情,似乎很有心得。

    更多的人全都上了主峰,这里既然曾是一块洞天福地,那就有上古先贤居住的寝室。

    令人失望的是,山上的木质建筑大多已经朽败,成了兽类的天堂,这里的野兽都充满灵性,甚至还有一些人们叫不出名字的种类。

    众人没能找到一片带字的物件。只有一些石质的建筑材料上,才会有一些古朴的花纹。

    在峰顶,人们发现了一块巨大的石碑,上面刻着的字已经模糊不堪——如果那也是一种史前文字的话,即便是清晰可见,天底下也没人能够认识。

    正当修士们感到失望之时,一声悦耳的鸣叫声从西边传来,那只凤凰又回来了,伴着西方满天的晚霞,晚霞洒在它原本就无比灿烂绚丽的羽毛上,更是光彩夺目。

    有凤来仪!

    凤凰绕着峰顶巨碑,飞翔几匝,然后向远方飞去,最后消失在苍翠的大山深处。

    修士们目不转睛地望着它离去的背影,还未回过神来,只见天空中飞来数十架飞机,然后无数朵乳白色的花朵在空中盛开。

    “不好,军队来了!”有人惊呼着。

    这一波空降士兵还未落地,另一波运输机又飞了过来,更多的士兵被空投下来。

    修士们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一哄而散,纷纷收拾起鼓鼓的行囊,各自奔逃。一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并不可怕,但一支全副武装的军队就令人生畏了。

    也不是所有人都选择原路奔逃,有些人则是向着凤凰飞去的方向追去,比如秦若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