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凤凰山
    ,!

    这座突兀的大山,占地极广。

    准确地说,它由十几座山峰所组成的环型山脉,山峦起伏,如众星拱月般,其主峰矗立其中,直插云霄,气势磅礴。

    这座山脉,因为发现了一只传说中的凤凰的缘故,已经被抵达这里的修士们,约定俗成地命名为凤凰山脉。其主峰则被称为凤凰山。

    华夏名叫凤凰山的地方有很多,但这里才是名副其实。

    在四周较为平坦的森林衬托下,凤凰山突兀地呈现在那里,山峦间飘散着薄雾,如梦如幻。

    这是现今任何一张地图上都没有标识过的山脉,即便是测绘卫星也不曾发现它,仿佛是一夜之间从地底“长”了出来。

    钟魁怀疑,就像某些像脑洞大开的人所说的那样,宇宙由不同的位面组成,位面包括时间与空间,位面或许是交叉的,一个位面破裂,从而就会出现一些异状,从而看到以前所看不到的事物。

    也许这里本是上古时代的一处洞天福地,被上古神通之士用某种方法掩盖起来。这无法用已有的科学来解释。

    通往凤凰山的丛林中,有许多动物的死尸,起初都是小型动物为主,越是靠近凤凰山,越是能看到大型动物的尸体,都是内出血而死,某种能量让它们的内脏器官瞬间破裂,死于非命。

    凤凰山拥有某种“能量保护罩”,凡是接近它的生物,都会被无情地绞杀。

    但这种防御手段,似乎在快速地弱化和退却,因为钟魁已经看到许多小麻雀从他的头顶上毫发无伤地飞过,而它们的身后,有许多大型禽类如鹰隼,倒毙在朝拜的路上已经好几天了。

    钟魁等人所临时组成的团队,并不是第一批抵达这里的人。这里已经聚集了大量的修士,还有一些军人,雷云赫然在列。

    军人们握着自动步枪,紧张地盯着修士们,他们能够成功抵达这里,证明他们是华夏军队中最优秀那一部分人。

    他们的精神状态并不好,个个灰头土脸,这一路行来,历经艰险,连指挥官都失去了,直到雷云到来,才勉强恢复点士气。

    由于通讯的阻断,任何电子设备在这里都失效,军人们无法跟外界联系,军方的首脑们眼下还不知道这些军人还活着,所以才不得不求助到雷云的头上。

    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这些绝密情报被迅速地扩散开来,所以导致越来越多的修士抵达这里。

    驱狼逐虎之计,雷浩京这样说,他猜测眼下京城里各个势力恐怕已经吵成了一锅粥。或许直到他们真正了解这里发生什么,才会达成某种妥协。

    雷云眼下的处境有些尴尬,他为眼前的遗迹或神迹而内心震撼,但他又是一个对国家无比忠诚的人,就像儿歌中唱的那样,马路上捡到一分钱,要交给警察叔叔。

    可眼前蜂涌而来的修士,让他措手不及,他无法依靠实力和数量都有限的部下来封锁这里,也不能跟修士们展开对决。

    修士们也看雷云和他的部下不顺眼,这里有相当一些人认识雷云,还有一些虽没见过但也听说过雷云的名号,他们不敢有任何主动挑衅,雷云先辈们的积威仍在——谁敢保证国家机器不会秋后算账。

    这里也云集着大量的动物,它们对这里浓郁的灵气有着本能地向往,不停地如飞蛾扑火般往凤凰山飞去,然后被这里的能量击毙——唯一的作用是给修士们提供新鲜的食物。

    即便如此,仍然有一些动物,天赋异秉,并没有发出自杀式的进击,而是盘踞在附近,耐心地等待。这里成了动物的乐园,即便是天敌,相互之间也和谐相处。

    修士们也在耐心地等待,等待着凤凰山撤去防御的那一时刻。

    尽管雷浩京的易容本领不错,但雷云仍在第一时间发现了自己的父亲,见父亲不动声色,也就装作不认识,只是父亲身边的年轻人让他感到陌生,好半天才恍然大悟。

    这里每天都发生斗殴流血事件,没有任何人去阻止,雷云也无能无力。就连赵信扬这样背景雄厚的人物,也莫名其妙地被人挑战了好几场。

    赵信扬当然毫不客气地展现自己的实力,很快他的身边又聚集了几十号人物,跟他共进退。人人都预料到,一旦凤凰山的屏障消失,一场更加惨烈的厮杀再所难免,唯有抱团取暖才会有收获。

    柳青和秦若寒站在一边,看上去没有要加入任何一个团伙的意思。

    雷浩京走上前去,道:

    “柳家侄女,你跟秦侄孙女不如跟我们同进退如何?”

    “侄孙女?”柳青和秦若寒对视了一眼,心中诧异。

    “我姓雷,叫雷浩京。若寒侄女刚出生时,我还抱过呢,只可惜她刚出生不久就随她母亲出国,没想到一晃十多年,成了大姑娘了。”雷浩京道。

    “哼,藏着露尾,非是英雄所为。”柳青讽道。

    “呵呵,我是公门中人嘛,虽然已经退休了,希望柳师妹理解。”雷浩京尴尬一笑。

    秦若寒对雷浩京的名号知之甚详,她曾听自己母亲多次提起过,也知道他曾是自家祖父一手带出来的,与自己家族关系很不一般,虽然母亲言语中对他本人也有些不满,仍然恭敬地施礼道:

    “见过雷爷爷。”

    “好、好,等回到燕京,一定去我那坐客。”雷浩京是真的很高兴,“秦家后继有人了!”

    秦家的衰落,非人力所能及。那秦祖海一身高超的本领,其子秦士弟却无法修习,衰落是必然的,雷浩京也没办法。

    钟魁见雷浩京招手,连忙走了过去。只听雷浩京对柳、秦二人介绍道:

    “这是我干孙子!姓钟!”

    我什么时候成了你干孙子了,钟魁腹诽,却没有拆他台。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秦侄孙女是任申年五月初四出生的,我这干孙却是五月初五端午出生的,你正好比他大一天。”雷浩京扭头冲着钟魁道:

    “快叫秦师姐!”

    “见过秦师姐!”钟魁无奈说道。

    “见过钟师弟。”秦若寒点点头,神情寡淡。

    那柳青瞧瞧秦若寒,又瞅了一眼钟魁,颇为不满道:

    “雷前辈,我们还没答应跟你们共进退呢!”

    然而,不远处的空中,几只巨鹰发出啸声,振翅都往凤凰山扎去,紧接着地面上的野兽也都齐齐往凤凰山奔去。

    场面颇为壮观!

    “防御打开了!”修士们惊呼着,所有人争先恐后地往前奔去。

    雷浩京、钟魁、柳青和秦若寒等人也跟着向山中奔去,区新、汪龙、韩亢等人也紧紧跟上。

    如果说山外的灵气浓郁度为十,那么山脚下的灵气浓郁度为二十,越是往里进发,浓郁度更高。

    山中林木茂密,生长着许多叫不出名字的草木,在这隆冬季节,郁郁葱葱,宛如盛夏。人行在山中,却觉温暖舒适,恰似处于一个独立的小世界,并不受外界的影响。

    只是不知,这个小世界一旦被打破,会影响到外界,还是外界会影响到内部,暂时不知分晓。

    山中有无数古朴的小径,人群进入凤凰山,如泥沙入恒河,很快消失不见,三三两两,各自沿着自认为正确的路,向前进发。

    路边盛开着一丛红花,芬芳强烈,令人陶醉,刘少云好奇地采了一瓣花片放在嘴里咀嚼。

    众人停下脚步,回头望去,见他突然定住了身子,脸上赤红,鼻孔流血,表情因痛苦而有些扭曲,都大吃了一惊。

    “这红花怕是传说中的天材地宝,我们只是不识而已。”区新惊道,又冲刘少云道,“小子,赶紧就地坐下,平心静气,炼化这个宝贝。”

    刘少云乖乖地坐下,手拈法诀,运气炼化。

    众人见状都围着这片花丛,赞叹不已,那韩亢抢先吃下两片花片,区新呼喝不及,只见韩亢的鼻孔如喷泉般冒血,双眼上翻,眼看着就要被体内狂暴的能量所吞噬,将众人吓坏了。

    钟魁赶紧地走上前去,手按着韩亢的颅顶,以自己强大的真元,强行将他体内狂暴不知归途的能量压服。

    这股能量对于韩亢来说实在是太过浩瀚,他的实力比刘少云要强的多,自以为能够表现的比刘少云好,却不知单单两片花瓣所蕴含的能量,就远远超过他经脉和丹田所能承受的能量,让他走火入魔了。

    “不要分心,按照你平时的修炼方法,自然炼气。”

    钟魁先是将一部分能量引入自己体内,然后再帮韩亢压服剩下的能量,见韩亢的气息恢复了平稳,这才收回了自己的手。

    赵倩就聪明的多,她见前面两位前车之鉴,仅仅取下半片花瓣服下,只觉口中生津,一股温暖的能量迅速地向体内扩散,她不敢浪费,连忙席地炼化。

    按理说,他们如果一个人的话,这样做是十分危险的。这不是说天材地宝服用不当本身的危险,而是没有人护法。

    果然,一伙五人忽然冒了出来,这几个人钟魁并没有见过,看他们身上都沾着一些血迹,各自背着一个包袱,看来收获不少,恐怕也刚做过一些黑吃黑的买卖。

    这五人实力不弱,见钟魁等人,人数虽多,却是胜券在握的模样,领头的中年男子笑道:

    “识相的,赶紧滚,这里归我们兄弟!”

    这男子话音未落,秦若寒已经杀入其中,手中凤龠扬起,几道白光闪过,另四人已经倒下,只留下这中年男子目瞪口呆站在那里。

    秦若寒冷目盯着他,这男子如坠冰窖,转身便逃。她却没有追。

    区新走了过去,翻捡着那四人留下的包袱,见里面都是五颜六色的果实和花卉,喜道:

    “这个买卖不错!”

    他把这四个包袱,其中三个聚在一起,送到秦若寒面前:“秦姑娘,这些归你,剩下的充公可否?”

    秦若寒看了柳青一眼,见柳青微微摇头,遂接口道:“我们既然是团队,就全都归拢到一起吧,最后按功劳分配吧。”

    “敞亮!”区新伸出一根大拇指。

    众人围着身边这一丛红花,除了七只红花,剩下的却已经结成一个个指甲盖般大小的果实。

    众人一起动手,先将果实小心翼翼地取下收好,虽然果实还没有完全成熟,然后将所有红花一个不剩全都割下。

    如果不是因为条件有限,他们恐怕得想办法连花根也要移走。

    袁自立说等以后回家在自家院子里,改种这种红花,汪大老板则开玩笑说,他要投资开个农场,专门面向修士批发天材地宝,保证三年就成世界首富。

    另一边,赵倩、刘少云和韩亢相继结束炼化,各自欣喜不已,都说自己提升了不止一成的功力。那韩亢服食的最多,他本来实力已经在凝气境的门槛,这次直接晋入凝气境一重天的境界。

    “天材地宝虽好,但也不要贪食哦!”柳青在旁浇了一头冷水。

    “天材地宝,巧得天地自然造化,虽然有利于修行,但也只是辅助而已,修行最根本的还在于自身。如果依赖于外物,那就舍本逐末了。”雷浩京也道。

    众人听在耳里,能记在心里多少就不得而知了,因二人实力最强,只得唯唯而已。雷浩京与柳青对视了一眼,也不愿多劝。

    众人继续向前进发,又陆续发现了一些草木,这里天材地宝众多,以致于他们认为,凡是以前没见过的,就有可能是宝贝。

    可以想像,一旦这里的天材地宝被带出去,又会造就多少修士?

    最后他们都有些麻木了,不得不放弃一些,实在带不走太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