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凤凰
    ,!

    凤凰者,传说中的百鸟之王。

    《山海经》中有记载,“丹穴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鸡,五彩而文。名曰凤凰,首文曰德,翼文曰义,背文曰礼,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

    起初在传说中,雄为凤,雌为凰,到了后来,凤凰就变成了雌性的形象,在龙成为帝王的象征之后,凤凰也就成了后妃的象征,代表美丽、吉祥、善良、宁静、有德和自然。

    在华夏人的眼中,凤凰即便是神兽,也仅仅只停留在传说之中,一般认为这是一种被神话的禽类形象,人们赋予它太多的美好想象,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一种巨禽。

    然而在数十年前殷墟出土的一件甲骨文中,却明确记载某个商王曾命臣下捕鸟,而且一次就活捉了五只凤。

    上古,凤同风,先人认为风是因为巨大的鸟类扇动翅膀而引起的,从而加以膜拜。所以凤凰又代表着风之神。

    或许后人怀疑,商王得到的只是五只锦鸡而已,或者是一种大鸵鸟——现有的考古已经频繁证明上古时代温暖湿润的华夏生活着大量的大鸵鸟。

    但今天众目睽睽之下,一只美丽骄傲的凤凰落在一颗巨大的青石之上,事实就在眼前,容不得众人不信。

    它抬胸阔步,气宇轩昂,旁若无人地舒展着健美而修长的翅膀,晃动着凤冠,灵动的凤目,居高临下审视着眼前的人类。

    一股来自亘古的气息,迎面扑了过来,雍容、华贵而又威严。

    众人屏佐吸,就连姚升和薛玉二人也肃立在前,大气也不敢出,如同被施了定身法,甚至有人因为太过激动而跪倒在地,三叩九拜,口中喃喃有辞。

    钟魁听觉敏锐,他捕捉到了身边的雷浩京的衣兜里发出喀嚓的细微声响,那是一台特制的微型照相机快门声。

    他甚至能看到雷浩京的脑门上冒着一层细汗,这个老家伙表面上不动声色,内心里此时恐怕也是兴奋的要命。因为不管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今天或许预示着一个新纪元的开始。

    凤凰忽然动了,它抬起矫健的大长腿,向人群中走去,步态倨傲,无视其它人或恭敬或惊喜或疑惑或惊惧或贪婪的复杂眼神,来到了秦若寒的面前。

    秦若寒手中握着凤龠,不知所措。

    柳青则紧绷着身体,紧张着守护在一旁。

    凤凰伸着脑袋,往秦若寒手中凑去,那对拟人化的凤目眼神中,似乎充满着疑问。

    钟魁曾一口叫破秦若寒手中这支乐器的名称,秦若寒也曾反问他为什么会知道它叫凤龠,这实际上也证实了钟魁说的没错,这就是凤龠。

    顾名思义,这就是一支用上古凤凰的翅骨制成的凤龠。这确实是一件至宝。

    显然,这支凤龠历经数个千年甚至万年之后,仍然带着某种让这只凤凰感到熟悉的气息,从而引起了它的注意。

    秦若寒感觉自己已经快要窒息了,宽大的冲锋衣也掩饰不了她胸口剧烈地起伏,张开樱口,贪婪地呼吸空气。

    她想后退,但迈不开脚步。她想呐喊,喉咙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空气似乎被抽空了,她的的确确感受到了这只凤凰给她的强大压力,让她连思考都差不多忘记了。

    钟魁内心的震惊,不亚于在场的任何人,但他经历了穿越,见识师兄神鬼莫测的本领,师兄也曾跟他聊起上古、中古以至近古一些在他看来匪夷所思的逸闻,他本人不久前也曾在偶然得到的神秘空间里探索过上古先贤的遗迹,这些完全背离所谓科学的事情,早就一次次刷新了他的三观。

    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不会发生?

    悄悄地握住秦若寒冰凉颤抖的手,一股强大的真元以最快捷最稳妥地方式输入她的体内,迅速抚平了她内心之中的慌乱和无措,给了她一点慰藉。

    这位同龄人的经脉似乎也与常人不同,钟魁自己的至刚至强至阳的真气,在她的体内如鱼得水,和她原本的真气交融在一起,契合的十分完美。但钟魁没有心思去体会这一点。

    凤凰歪着头打量着钟魁,凤目中的怀疑好奇之色更盛了。钟魁下意识地对视那对颇具威严又兼有无穷魅惑之力的凤目,立刻本能地抗拒着。

    体内的九阳血脉随之翻腾着,他的脸色赤红,极力压抑着几乎瞬间就要崩溃的经脉。

    龙象伏魔功自动运转着,抵挡着这股莫名的侵蚀和压迫。他已经步入筑基之境,天生九阳血脉,加上龙象伏魔功这大工若拙的功法,还有刚刚摸到门径的自然之力,勉强抵挡住了。

    然而体内各脉和穴位,如同被人用钢刷惨无人道地刷过一遍,痛苦无比。又像被烈火炙烤过,体内经脉欲断。

    凤既是风之神鸟,又是太阳神鸟,火之神。

    凤者,鹑火之禽,阳之精也。

    这片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属于古代荆楚文化的范围。而楚人认为自己是祝融的后代,祝融被称作火神。冥冥之中,这里出现一只凤凰,看来自有天意和历史渊源。

    钟魁的九阳血脉极其稀少,这种血脉并非父子一脉相传,可以看作是某种返祖现象,只是在少数家族中流传,而且十代人也不一定会出现一个。不同姓氏的人,拥有同样的血脉,可以被认为,他们的血缘可以追溯到同一位先祖。

    此时,钟魁还未意识到正是因为自己的血脉,才承受到如此巨大的压力。九阳血脉,天生具有火的属性。

    钟魁相信这只好奇害死人的凤凰根本就没有尽力。就在他痛苦万分之时,这股强大的压力忽然消失了。他甚至感觉,经脉中的真元更加精炼而纯粹。

    凤凰点了点头,或许这只是钟魁的错觉,它冲着天空鸣叫几声,振动巨大的双翼,掀起一股强劲的气流,往东南方向飞去。

    众人呆呆地望着凤凰消失的方向,良久,才有人恍然大悟般地喊道:

    “快追!”

    瞬间,人人争先恐后地往东南方追去,哪怕脚下有座金山,也没有人会看一眼。

    姚升瞪了薛玉一眼,恶狠狠地跺着脚,道:

    “薛老倌,咱们的账,以后再算。”

    言毕,姚升也拔足而去。

    薛玉无视姚升的警告,喃喃说道:“三清在上,历代祖师在上,苍天终不负吾等蝼蚁!”

    “能放开我吗?”

    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钟魁这才意识到方才还握着秦若寒的手,连忙松开。

    “不好意思!”钟魁摸了摸鼻子,尴尬道。

    “多谢!”秦若寒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心中疑窦重重,跟着柳青追向远方。

    现场只剩下雷浩京和钟魁二人,当然还有薛玉抛下的那几头凶兽。

    这些凶兽刚刚才从凤凰的威压之中解脱出来,眼神中似乎恢复了一些神智,薛玉强给他们的桎梏被打开,懵懂地瞧了瞧四周,本能往东南方向望去。

    远方,浓雾早已散去,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突兀地出现在眼前。望山跑死马,那座大山离这里至少也有三十里之遥。

    这里灵气很足,起码是钟魁以前在太乙山感受到的浓郁度十倍以上。实际上所有人都感觉到,随之他们踏进这片原始森林,越是靠近这座大山,灵气浓郁度越是高。

    古之所谓洞天福地,莫过如此吧?

    这些被薛玉收报兽类,自然也是兽中的佼佼者,智商比同类要高的多,他们恢复了神智,本能地也冲着那座大山奔去。

    “小姑娘的手摸着很软吧?”雷浩京打趣道。

    钟魁白了他一眼,并没有因为他的打趣而有任何害羞的表情:

    “当然,手感很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