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凤鸣
    ,!

    一段急促的龠声响起,雷浩京钟魁等人急忙循声赶了过去。

    只见赵信扬、柳青、秦若寒、周正江、俞华等人正和一位老者对峙。

    赵信扬的脸色极为难看,他面对的这一位老者,面容枯槁,仿佛癌症晚期患者,但众人却是严阵以待,十分谨慎,直觉告诉他,如果单打独斗,他可能不是这位老者的对手。

    薛人怀站的位置很特别,站在对峙双方的侧面,脸色十分尴尬。

    “薛兄,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吗?”赵信扬瞥了一眼薛人怀。

    “赵兄弟,这个……”薛人怀认真地组织着语言。那老者却是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呵呵,大侄子,有什么就说什么呗。”

    “这是我的亲叔叔。”薛人怀道。

    众人都觉得很是诧异,薛人怀之父薛云,人的名树的影,大家都知道,但薛云之弟薛玉,从不在江湖中出现,江湖之人只知其名,未见其人。

    甚至有人认为,这薛玉并非修行之人。

    薛玉的出现,而且是以敌人的身份出现,令薛人怀很尴尬,事实上薛人怀只是在少年时曾见过这位亲叔叔一面,虽然这些年薛玉将自己弄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但一见面薛人怀就认出了他。

    “薛前辈,你这是要与我等为敌吗?”周正江道,他见对方实力雄厚,下意识地将自己一伙人看作一个团队。

    “呵呵,尔等就此止步,或可留得性命。这是我老人家的忠告。”薛玉道。

    “薛兄,这话未免有些托大了吧?”东华掌门俞华讥道,虽然觉得薛玉很难对付,但自己这边也不差。

    赵信扬的实力有目共睹,茅山周正江的实力不弱,那位昆仑柳青的实力恐怕还在赵信扬之上。再加上他还看不透真实实力的雷浩京,他认为就凭这些人已经可堪一战。

    钟魁打量了下薛玉,心中奇怪,那位被自己击伤的家伙,虽然蒙着面,但他敢确定绝不是薛玉本人,难道是另有其人?

    只听薛玉肆无忌惮地笑道:“那就试试看?”

    “二叔!”薛人怀上前叫道,却不料那薛玉随时一挥,薛人怀便如脱线风筝,撞在一颗山岩之上,当场口吐鲜血。

    薛人怀自身的实力不差,明眼人都看的很清楚,他根本就没有反抗,主动令自己受伤,以免自己陷入两难境界。

    “好小子,跟你爹一样,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阴险、毒辣,是薛家的种,看来你娘没有背着你爹偷人!”薛玉的脸色看不出是得意还是愤恨,恐怕后者的情绪更多一点。

    众人听了,面色都很古怪,看来薛玉跟他大哥薛云的关系并不融洽,言语恶毒,而且听起来薛玉对薛云的评价不高。

    薛人怀从地上爬起来,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惨然一笑:“二叔,何必在这个诚说这些,白白坠了我们薛家的声誉。”

    “哈哈,薛家?好大的名头!”薛玉昂然一笑,“为了长生,这些年我过着几乎是与世隔绝的生活,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哈哈,长生啊长生!”

    还是那老话题,修行的目的是什么?根本的还是为了活得更久一点。至于飞升成仙,那只能化作一个念想。

    柳青淡淡地说道:“薛兄未免太托大了,即便令兄在此,我等也可一战!”

    她的话没错,除非对方有碾压群雄的实力,否则根本就讨不了便宜。

    薛玉阴森笑了一笑,他的身后浓雾中忽然传出数十股恐怖的气息。紧接着,众人看到虎、豹、熊、狼四种凶兽出现在众人面前,足足有三十头之多,且各个体型剽悍,气势凶猛。

    这些凶兽伏在薛玉的身后,都乖的像只小猫,更像是一个个忠诚勇猛的士兵,等待着命令,看上去智商并不低。

    众人一片骚动和不安,这薛玉是如何办到的?人人都知道,面前这些凶兽远比先前他们遇到的狼群要难对付的多。

    钟魁却是恍然大悟,当初在洛河遇到的怪猴以及那头齐天大圣,恐怕也是这薛玉的杰作。钟魁想到的远不止这些。

    “这些年我远居荒山野岭,为的就是这些畜生,如何将一头只知道生存本能的野兽变成一名战士,就是我这多年的研究成果。哈哈,今天它们算是第一次公开亮相,你们有福了!”薛玉得意洋洋。

    “可是畜生就是畜生,你明明想要的并不是这个!”钟魁站在人群中出声道。

    “是谁?”薛玉的脸色剧变。只听钟魁继续说道:

    “你想要的是,得到某种药物,让修士可以服用,而且没有什么太大的隐患,以达到发挥人体潜能,促进日常修行,延年益寿的目的,甚至以人力巧夺自然造化,可以达到所谓的永生!”

    “你怎么知道?”薛玉的脸色又是一变。众人哗然。

    “听说薛氏在二十年前曾发掘一座古墓,居然发现了不死人。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前辈才得到某些启发或者一些秘法之类的,可惜如今看来,你也只能让蠢笨的野兽,变的更强大而已!我猜的没错吧?”钟魁继续说道,他的话引起众人的注意。

    “你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四十年的努力,到头来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呵呵,你已经失望透顶了吧?可怜,可怜,终日与野兽,或许还有死尸打交道,将自己弄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如何不可怜……”

    “够了!”薛玉的身子剧烈地颤抖着,脸上甚至浮现着慌乱的表情,他是一个疯狂的人,然而心中最痛苦的伤疤被人揭开,令他恼羞成怒,恨不得立刻将钟魁碎尸万断。

    一股疯狂的气势笼罩着众人,瞬间让人感受到其中的压力。

    然而,几声鼓掌,令这股压力瞬间一滞。一个灰衣人从浓雾中走了过来,他的个头偏矮,神奇地却是让人觉得很高大,给人一种临渊恃岳之慨。

    “小兄弟,分析的不错,八、九不离十!”灰衣人向钟魁投以赞赏的眼神,然而钟魁并没有退缩,回敬以好奇的眼神,绝没有一丝一毫的胆怯之意,这让灰衣人颇为意外。

    灰衣人的身后跟着一个中年男子,这男子佝偻着背,抚着胸口,嘴角还残存着一丝鲜血的印迹,显然受了不轻的伤,钟魁和雷浩京两人飞快地对视了眼。

    灰衣人跟这中年男子,明显是主仆的关系。灰衣人走到薛人怀的跟前,令薛人怀一时有些意外,只听灰衣人笑道:

    “知道你二叔为什么离家出走吗?”

    “我二叔是有志气之人,他做不了家主,便想自己闯出一片天地。”薛人怀道。

    “错,你二叔偷他嫂子!”灰衣人摇头道。

    “你……”薛玉的嫂子,不就是薛云之妻,也就是薛人怀的母亲吗?薛人怀满脸愤懑,既羞又怒,却知道灰衣人说的是事实。

    只是这等家族隐秘之事,这灰衣人是如何得知的?

    “哈哈,姚升,你真是狗改不吃屎,还是那副喜欢侦刺别人**的德行!”薛玉怒极反笑。

    原来这灰衣人名叫姚升,只是在场众人对这个名字都一无所知。但能跟薛家人掰手腕的,显然也不是寻常之人。

    “你不过是我们薛家养的一条狗而已,终归是养不熟,现在也混的人模人样了。”薛玉反讽,“想当年,我爹看你可怜,收养你,还传你功法,他老人家没想到居然养了一条恶狗!这些年,你像一条疯狗一样,到处追着我转,我拉的屎你都觉得是很好吃。”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姚升冷哼道,“你呢?还不是有家难回?跟畜生为伍,你终究是比不上你家大哥的g呵,你承不承认这一点?”

    两人加起来,一百多岁了,如同一对相爱相杀的冤家,居然互揭黑材料,令在场的“闲杂人等”目瞪口呆。

    这或许是件好事,有这位姚升在,起码能抵消薛玉给众人的压力,而剩下的猛兽,虽然也很难对付,但压力就没那么大了。这位神秘的灰衣人姚升或许正是看到了这一点。

    话不投机两句多,薛玉和姚升二人立刻动上了手,一时间飞沙走石,斗的天昏地暗。这两人的实力相当,甚至连武技路数都相类似,果然是相爱相杀。在钟魁看来,这两人的实力都与薛氏家主薛云相差不大,称得上是江湖一流高手。

    另一边,众修士已经与那些狂化的猛兽纠缠在了一起。而薛人怀则尴尬地站在一边,进退不得。

    众修士当中,柳青实力最强,赵信扬次之,接下来则是东华派俞华、周正江和秦若寒。至于雷浩京和钟魁,依然是隐藏着真实实力,二人有意保护着身边几个较弱的同伴。

    空气中弥漫着恶臭,那是猛兽的体臭,但很快修士当中出现了伤亡,空气中很快出现了血腥之气。

    秦若寒吹奏起凤龠,悠扬的旋律很快地笼罩着战场,然而这仅仅稍稍迟缓下这些狂化凶兽的攻击,于事无补。她索性放下凤龠,手中飞快地一扭机关,凤龠的一端便出现了一截锋利的剑尖,这居然也是兵器。

    钟魁的注意力至少有三分之一放在她的身上,见她上下翻飞,手中凤龠剑舞的密不透风,剑光凛洌,招招夺人心魄,狠、准、疾,又不失轻盈灵动。

    这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不为人所注意,他轻轻摇了摇头,显然他对秦若寒这套剑法有些看法。

    这些凶兽,比钟魁当初所遇到的那头齐天大圣要厉害的多。赵信扬的紫阳剑下,已经倒下几头巨虎,柳青等人也甘示弱,皆使出看家本领,与凶兽搏杀在一起。

    即便如此,也有七八名修士惨死在凶兽利齿之下。

    一头花斑豹倒在了秦若寒的剑下,沾了她一身兽血,然而未等她清理下脸上的血迹,身后恶风暴起,一头斑斓猛虎凌空扑下。

    钟魁一直注意着这里,他的身影如闪电般地穿过人兽纠缠的战场,瞬间杀到,拦在秦若寒和猛虎之间,他的手掌如天外而来,实实地印在那只扑下猛虎的头颅之上。

    自然之力,瞬间涌到掌中,传导而下。那只猛虎甚至都没发出声音,脑袋连同整只身子,疲软地倒下。

    意料中的兽血四溅没有出现,秦若寒慌乱中只看到那只猛虎的七窍流血,死的不能再死了。

    能如此干净利索干掉一只猛虎,秦若寒对钟魁的实力有些惊讶,但很快被其它猛兽吸引了注意。

    钟魁站在她的身侧,跟她配合着搏杀凶兽。秦若寒发现他总能在自己照顾不到的地方出现,恰当好处地挡住凶兽可能对她的伤害,而且他仅凭双手和步法,不用任何兵器,也是举重若轻,如同闲庭信步,游刃有余。

    “这是哪个门派的年轻高手?实力远在我之上,即便是公认年轻一代第一高手赵信扬,恐怕也不能与他相比,难得是他太过低调,此前不显山不水。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秦若寒不禁这些想。

    另一边,姚升与薛玉已经斗到了最关键时候,二人实力旗鼓相当,都受了伤。只见二人这时又对了一掌,劲力四溢,连离得最近的修士也被溢出的劲力推到一边。

    蓦地,一声清脆悦耳的鸣叫声忽然响起。

    这声音并不大,却有股奇异的力量充斥着天地,令万物动容。

    那些还活着的凶兽如同中了定身法,全都匍匐地上,身子颤抖如糠。

    众人也都惊讶地停了下来,不知什么时候,雾气已经散了。一轮红日悬在东方天边,一只体型巨大的禽类在天空中遨游。

    那只禽类,身着无彩霞衣,羽毛在朝阳中熠熠生辉,如同笼罩着彩虹,令人目眩神醉。

    “那是传说中的凤凰吗?”有人喃喃念叨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