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凤龠
    ,!

    天色已经大亮。

    昨夜下半夜气温骤降,原始森林里千树万树都挂上一层冰霜。四野里,一片雪白,寂静无声。

    一只长着一身金黄色漂亮皮毛的狐狸,从草窝里钻了出来,在厚厚的枯叶中寻找着食物,发出窸窸窣窣的细微声音。它时不时地抬起头来,警惕地观察着四周动静。

    在它的不远处,秦若寒端坐在一个天然的大树洞下修行。她已经在那里坐了一夜,此时她已经取下自己的口罩,吹奏着美妙的旋律。

    这旋律太过优美,舒缓而富有灵性,连那只狐狸似乎也被吸引,一动不动地趴在草丛中欣赏着。

    众修士也被这笛声吸引,默默地站在不远处欣赏,他们不仅惊叹于笛声的醉人旋律,更是被秦若寒的美貌而惊叹。

    眉如远黛,目如银月,瑶鼻脂唇,面若桃花,无一处不是美到了恰当好处。只不过她的神情太过清冷,也有股英气,如带刺的玫瑰,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处,令人不敢亲近。

    她一头乌黑的秀发,此刻被她挽起,用一只很普通的发夹夹住,露出一段细腻白皙的脖颈。

    “这笛声真好听……呃……呃……”

    韩亢刚吃下一肚子食物,一边抚着肚皮,一边很惬意地连打了几个响嗝,破坏了所有人的好心情。

    众人纷纷向他投以不善的目光。韩亢也知道自己犯了众怒,摸了摸后脑勺,十分尴尬。

    钟魁笑道:“嗯,这凤龠不错!”

    秦若寒的笛声嘎然而止,她重新戴上自己的口罩,将冲锋衣的拉链拉起,几乎遮住了自己的半张脸,她将手中的乐器收回自己的口袋里,走到钟魁的身边,道:

    “你怎么知道这叫凤龠?”

    她的声音很好听,含着一丝不容质疑或拒绝的意味,这跟钟魁印象中的温柔女人搭不上界。印象中赵雪和李玉儿都是绝色,前者温柔可亲,如邻家姐姐,后者清纯而不失妩媚,刻意撒娇的话,也是小鸟依人,但眼前的这个女人,或者说少女,却是女王。

    在男人的心理想象中,漂亮的女人,尤其是女神级别的,也应当是温柔可人的,因为这样才能诠释什么叫完美。

    或许在这个跟钟魁年纪相若的女人心目中,男人也只是生物的一种。

    “噢,听一个长辈说的。”钟魁摸了摸鼻子答道。他的目光直视对方那一对明眸,既不退怯,也不热切,好像在说,我知不知道,关你什么事?

    秦若寒瞥了他一眼,如骄傲的女王的一般扭头便走,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但她不认为自己有必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她的气耻大,在场驻足的修士纷纷下意识地让出一条道。

    “你们在说什么?”韩亢很是好奇,“什么‘月’啊,‘凤’啊的?”

    赵信扬饶有兴趣地看着秦若寒的背影,心底里仿佛有一根弦被拨动了,冲着韩亢讽道:

    “不学无术!”

    韩亢也不以为意,笑道:“我不知道才问嘛!”

    一道寒光闪过,将韩亢吓了一跳,他庞大的身躯躲闪的动作也极为敏捷,堪堪躲过。

    只见赵信扬已经抽出紫阳剑,刷刷已经挥出了十七剑。

    十七剑不过须臾之间,足见他剑法的高明。地上被剑气犁出一个巨大的“龠”字。

    这是一个笔画很多的冷僻字,在场的九成以上的人都不认识。

    “这个字读‘月’,是一种古乐器名。也就是今天所谓笛与箫之类乐器的鼻祖,可无论是笛还是箫,不是横吹,就是竖吹,诸位看这位秦师妹手中的龠,却是斜吹。”赵信扬道。

    “这有什么门道吗?”有人问道。

    “豫省博物馆,有一件镇馆之宝,就是骨龠,据说有八千年历史。据考证,这是用巨禽的翅骨制成的,应是鹤类的翅骨,上有三孔,有人现场用这鹤龠演奏古乐,可以演奏完整的七声音阶。而我观秦师妹的骨龠,上有九孔,估计音域更加完美。”赵信扬道。

    “赵师兄真是博学啊。”拍马屁的人很多,不过一般人还真没有这一番见识。

    “钟师弟,对这件乐器有所耳闻?”赵信扬面有得色,问钟魁,“你说那是‘凤龠’,难道说那是用凤的翅骨制作的不成?”

    “不可能吧,世上真有凤的存在?”有人惊呼道。

    “呵呵,我只是听长辈提起过,是与不是,只能问秦家人喽。或许我们今天听到的传说故事,在上古时代其实是以某种形式存在的,时间久了,便成了传说吧。”钟魁打着哈哈,“譬如古代华夏北方,温暖湿润,猛玛象、犀牛之类的猛兽,到处都是。”

    他看了一眼雷浩京,见雷浩京微微摇摇头,显然也是不知道秦家有这样一件宝物。

    赵信扬没有追问下去,点点头,问薛人怀:“薛兄以为如何?”

    “凤,或者龙之类的神兽,上古时代或许有吧?”薛人怀也不敢确认,“有人认为在上古时代,地球上曾经有段文明,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断绝了。也有外国学者认为,他们是来自外星球,他们或许是类似人类的生灵,是地球的主宰,被我们人类所神话。之所有存在这些假说,或许就是因为这世上有太多未解之谜吧。正如我们现在就要去探索的遗迹,不正是说明了这一点?”

    众人听了,纷纷点头,不明觉厉。

    众人收拾了一番,再一次踏上了前进的方向。

    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路上,赵信扬充分表现出他的君子风度,对秦若寒嘘寒问暖,可女王殿下却对他不冷不热,让他讨了个没趣。

    一条巨大的沼泽拦在面前,因为地底有数股温泉冒出,这一片沼泽隆冬季节也没有冻住,水面上飘散着热气,乍一看,诗情画意。

    众修士停下了脚步。

    沼泽的边缘,有大量的子弹壳,沼泽里还浮显着属于士兵的头盔、背具、通讯器材等物,显然军队的精英即使不是全部也是大部在此陨命。

    除此之外,有一座用树木和枯枝搭建的简易浮桥,通向远方,那里大雾迷漫,什么也看不到。

    军方的精英是第一时间抵达这里的,那时候发现异象的消息应该还没有被扩散,他们没有遇到来自诸如洪氏十八子的追杀,但在这里他们止步了。

    雷浩京不为人所注意地查看了下雷云留下的暗号,冲钟魁点点头。

    茅山周正江自告奋勇,踏上了浮桥,其他人则全神戒备,观察着桥下水面。

    沼泽里深浅不一,蒸腾的雾气中,水草茂盛,其间也有星星点点如小岛的所在。浮桥正是利用这些小岛,通向远方。

    周正江艺高人胆大,身为茅山传人,他的功力深厚,如果不是赵信扬和薛人杰掺了一脚,他就成了带头大哥。

    他不知道那所谓的遗迹到底有什么,如果他是带头大哥,他当然可以独取最大的一份,但现在不成了,以紫阳观和薛氏的权势,他不敢去挑战,只好表现地好一些,获取属于自己的那一份。

    水面上有一截烂木头随波逐流,等到周正江蓦然警觉时,那截烂木头已经脱离了水面,变成一张长满獠牙的大嘴。

    巨鳄!

    周正江应变的极快,脚下轻轻一点,身形已经向前窜出一丈,让那巨鳄扑了个空,掀起一阵巨浪。他身形还未停稳,落脚处又一头巨鳄正张开血盆大口等在那里。

    电光火时之间,周正江毫不慌张,一只脚居然点在那头巨鳄的丑陋的脑袋上,跃上了一座小岛。

    有惊无险,岸上的修士们齐声喝彩。

    这就是士兵们无法通过的原因了,这里的鳄鱼体形巨大,十分凶悍,巨鳄那铠甲似的外表,很难被子弹洞穿。恐怕没有任何一本生物教科书上,曾经记载这一个品种。

    众人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轻松地通过这片广阔的沼泽,离目标更近了,众人不由得放下紧绷的神经。

    前方是一团迷雾,众人走着走着,不知不觉中失去了相互联系。雷浩京忽然道:

    “有情况!”

    钟魁瞧了瞧身边,身边只有属于自己这一小队的人,区新、袁自立、汪龙、韩亢、刘少云和赵倩,人员十分齐整。而四周大雾迷漫,众人走了很久都看不到任何其他人。

    就连一向大大咧咧的韩亢,此时也一声不吭。

    蓦地,一声惨叫声在左前方响起。众人齐齐赶了过去,见一名其他小队的修士倒在血泊中,身首异处,身边并没有其他人。

    又是接连几声惨叫,雷浩京等人赶了过去,发现都是同来的修士惨死当场。他们看上去都是落单之后,被人一一击杀。

    “不要落单了!”雷浩京道。众人一一点头。

    正说话间,钟魁动了。众人抬头看去,见迷雾中突然伸出一只手掌,往赵倩的后背按去。

    显然赵倩是这一队人中最弱的一位。

    这一掌挥洒的极为写意,却蕴含着巨大的不容抵抗的力量,赵倩一瞬间便感受到了她与对方实力之间巨大的差距。

    我命休矣!

    然而,这一掌却没有落到她的后背上。钟魁接下了这一掌,迷雾中,那人仿佛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发出一声闷哼,借着反震之力,倒退而走。

    过一招得手,钟魁不敢追去,怕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看清了那人吗?”雷浩京问。

    “没有,不那人应该受了重伤。”钟魁指了指脚下,地上有一滩血,显然是方才那神秘偷袭者所留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