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吾当妻之
    “原来是昆仑派的高手!”

    众修士恍然,只因这昆仑派的大名,及昆仑派高手无为子前辈的名号,众人都是如雷贯耳,令一般修行者有高山仰止的感觉。

    加上该派又鲜有弟子在外行走,十分神秘,所以众人对柳青的出现,既是好奇,又是万分感激她今夜的出手。

    众人注意到,站在柳青身旁的年轻姑娘,她穿着冲锋衣,脚踩登山靴,背着一个巨大的背包,完全是一身现代户外打扮。

    尤其是篝火映衬之下,那副大口罩之上是一双眸子,如夏月,似秋水,隐隐让人生出不可亵渎之心,而更吸引人的则是她手中握着的一根笛子。

    就是这根笛子,今夜让人大开眼界,也让众人齐齐受了恩惠。古之修士,摘花飞叶皆可为杀人利器,又云世间百态,天地仰俯,处处皆有道家真学,而修行又无时无刻无处不在,所以能够以笛音影响修士的道心,甚至杀人,那就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只可惜,有太多的古之绝学没有流传下来。想来那昆仑乃是名门大派,底蕴深厚,定不是那些寻常小门小派所能比拟的。

    那笛子长度远比普通演奏用的要长的多,足有一米,暗夜及火光映衬下,通体呈青玉色,却又似玉非玉,发着淡淡柔和的夜光。

    看到有许多人在注意自己手中的笛子,少女将笛子两头一拧,竟像钓鱼竿一样收成了比成年人手掌稍大的一截,很方便地塞到冲锋衣口袋中。

    柳青没有向大家介绍秦若寒的意思,有想套近乎的人打听,她只是简单地说这是她外甥女,姓秦。

    薛人怀自然是知道柳青和秦家跟自己薛家的恩怨,虽以自家薛氏在修行世界和世俗政权之中的威势,也不怕任何人,但昆仑派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不能轻易结下死仇,所以他自觉地不上前去触霉头。

    至于赵信扬邀请柳、秦二人一起去探秘,他自然也不会反对,毕竟今晚她们已经展示了能力,谁敢保证前面不会碰上更厉害的对手?只是若此行真有所斩获,恐怕也要给昆仑派分一杯羹。

    赵信扬,天之骄子,又出身号称天下第一大派的紫阳观,虽然为人有些倨傲,眼高于顶,但他倨傲的本钱相当雄厚。

    不要说来自师门的功法、绝技、人脉和资源,他本人也是多才多艺的,棋琴书画,无所不擅,其尤精音律,现在紫阳观斋醮科仪、日常功课所用道乐韵腔,名叫《全真正韵考》,据说是赵信扬二十岁时候在前贤成果的基础上修订而成的,洋洋洒洒十余万字,号称集古今之大成。

    如果具体到某一种乐器,赵信扬最喜欢的是古筝,他可不是玩票,也不是附庸风雅,而是真的喜欢——这是位被修行耽误了的音乐家。

    据说赵信扬幼时顽劣,不爱枯燥的修行,观澜先生极宠他,当然拿他没办法。有一次,观澜先生带他去访客,路过一处民宅,赵信扬听到人家正在弹奏音乐,一时入了迷,从此喜欢上了音律。

    观澜先生便骗他说,紫阳观有一部绝世古乐,相传是重阳祖师所创,就藏在道家经典之中,至今无人能够找出来。

    那时候赵信扬还是小正太,信以为真,从此以后就开始钻研道家经典,成为年轻一代杰出的修行者。

    这个故事,恐怕有渲染和扬名的意思在里面,但也说明赵信扬打小就天资过人,在许多方面都很有天份,修行自然也包括在其中。

    所以,赵信扬一见到秦若寒,便心生好感,因为大家都是玩音乐的,爱屋及乌,只不过他将音乐当作爱好,当作枯燥修行的调剂,而后者则是将音乐看作修行的一部份,这让他忽然觉得修行真是一辈子的事,学无止境啊。

    与赵信扬悟出一条真理不同,钟魁却只是惊讶而已。

    “你认识她们俩?”雷浩京悄悄地问。

    “见过一面,只是她们把我当成路人甲而已。”钟魁道。

    那日在秦氏塬,薛云以一对二不落下风,充分展现出一位枭雄的本色,给钟魁留下很深的印象。这件事,除了钟魁这个外人,别人都不知道,薛云、秦仙姑及柳青包括秦若寒几个也不会故意去宣传,所以雷浩京并不知道,他见钟魁没有继续细说的意思,直接问道:

    “是敌是友?或是中立?”

    “可以引以为援!”钟魁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回答,在他眼里,薛氏是大反派,站在反派对面的,那都属于可以团结的对象。

    “昆仑派啊,连他们也重出江湖了。”说话的是老寿星区新,今夜的大战,区新虽然没有受伤,但累的够呛,他毕竟年事已高,血气已衰

    
共3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