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七星八卦阵
    ,!

    这尸将着实厉害。

    其本身实力堪比凝气境高阶修士,又是刀枪不入,毫无人类情感,不知生死,也不知疼痛,其真实实力几乎可以真追一位筑基境的大修士,一旦让它近了身,众人几乎难以抵挡。

    几个呼吸间,尸将已经手撕了五名修士,肢体横飞,现场一片惨叫。

    在场诸人,除了保存实力的钟魁和雷浩京之外,以赵信扬和薛人杰二人的实力最强。不论在赵、薛二人的心目中,所有修士是伙伴也好,工具也好,他们二人此时只得返身,使出全身解数,与那强大的尸将纠缠,顾不得其它,如果今夜都无法撑过,何论其它?

    见其他修士正与其它尸士攻杀,一时并不太落下风,只是场面很是吃力,又陆续有几个实力较弱的,倒在地上,薛人杰面色焦急,突然回头喊道:

    “雷前辈,擒贼先擒王,洪氏十八子才是遥控这些怪物的关键所在,请你率第六小队杀之!”

    雷浩京正有此意,当下不再保持低调,振臂一挥,第六小队钟魁、区新、袁自立、韩亢、汪龙、赵倩和刘少云,跟着他便往洪氏十八子杀了过去。

    那洪氏十八子,早有防备,瞬间便摆出了一个严密的阵型,将他们的洪老大护在当中。

    这十八子虽然都是活生生的人类,但赵倩的毒针对他们也一无用处,看来他们制造的怪物都百毒不侵,自身恐怕也是如此。

    他们摆出的阵法,十分古老,变幻复杂,令人眼花缭乱,但很实用,总是能够及时补救必救之处,并且还可以防守反击。

    就如同一个巨大的刺猬,投鼠忌器,一个不慎却遭反噬。也幸亏钟魁的暗中策应,才令第六小队没有吃大亏。

    钟魁等人能看得出来,被围在当中受保护的洪老大不必说,他的那十七位弟弟,单个人的实力其实很一般,可怕的是他们能做到十七人如一人,心意相通,臂如使指,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如今年代,连修行都成了媳的事情,更不说“阵法”这种古老的战斗形式。这也是钟魁等人第一次见到阵法这种玄奥的东西。

    第六小队以雷浩京为首,眼下也只能做到给洪氏十八子以巨大压力,令他们无法全身心地遥控尸士。

    另一边,赵信扬和薛人杰二人,一前一后,夹攻尸将。二人都毫无保留地各施绝学,虽然一时找不到尸将的弱点,但也有力地牵制着尸将,令它无法去祸害别人。

    宿营地的杀场,双方一时僵持不下。

    蓦地,一声似有似无的笛音响起,似远在天边,又近在身边。尸将的动作似乎迟缓了一下,赵信扬抓住时机,飞身一掌击在那尸将腹部。

    这沉重一击,也只令尸将后退了两步,它的肉身如铜浇铁铸,强悍无比。

    那笛音又近了几步,变得清晰起来,笛音空灵,不带人间一丝烟火,虚无飘渺,却陡然间又苍凉古朴,似带一种动人心魄的魔力,与灵魂直接交流,让闻者不禁被它吸引了一部分注意力。

    随着笛音越来越大,尸将的动作越来越迟缓,似乎受到了笛音极大的影响。

    赵信扬的右手,突然往腰中一摸,紧接着一道雪亮的光芒一闪而过,那尸将的一只手臂消失了,空气中飘散着一股腥臭的气味。

    原来赵信扬的腰带上暗藏着一柄软剑,好剑看上去不是凡物,连尸将这样的肉身堪比金属的怪物都能砍下一段肢体来。

    只有薛人怀知道,这是紫阳观内镇观之宝之一,“紫阳剑”,据说传是春秋时大剑师干将、莫邪所铸。

    干将为夫,莫邪为妻,干将“采五山之铁精,**之金英”,以铸铁剑,然而却三月不成。

    莫邪“断发剪爪,投于炉中,使童男童女三百人鼓橐装炭,金铁乃濡,遂以成剑”。

    制成的两柄剑分别被称为“干将”、“莫邪”。

    然而不同于史书所载,干将、莫邪其实还铸了一把软剑,这把剑后来为全真七子的师父,北五祖之一的王重阳真人所得,取名为“紫阳剑”。

    薛人怀心底里,有些疑心赵信扬刚才出工不出力,要是早点请出紫阳剑,以这把宝器的威力加成作用,或许就不会这么被动。

    他却不知,这紫阳剑历经千年,曾为不同主人所拥有,剑身上早有了不同程度的损点七八处,是用一次少一次,轻易不出。

    紫阳观主观澜先生却怀疑,这把剑并非所谓的干将莫邪所造,历史可能更久远,依现代科学的发达,即便很清楚它的元素成份,仍然无法仿造,只能是古代修士所铸,否则无法解释它的威力。

    见尸将受此巨创,洪老大突然口喷鲜血,尸将就好比他的分身,分身受创,本体也必然受到连累。

    洪老大突然拔出一根银针,往自己天灵盖上百会穴上插去,立刻须发皆张,面若金紫,一股狂暴的气势四溢。

    这是一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残酷战法,拼命压榨自身的潜力,对自身伤害极大,洪老大也是拼了。

    不管能不能获胜,他都将受到反噬,三个月之内无法恢复,如果遇上仇家,连一个孝也能要了他的性命。

    那尸将与他本体相同,一改原本有些迟钝的动作,变的敏捷起来,气力和威势仿佛又比最盛时增长了三成。

    赵信扬一时不慎,被尸将一拳扫到了肋侧,飞到了三丈开外,只觉喉口一甜,吐了一口血。

    “孽畜,敢尔!”

    薛人怀见状大怒,身形一变,幻化成一段残影,如鲲鹏展翅,一连九变,虚虚实实,既虚且实,不顾一切从尸将身后双拳击出。

    那尸将却连头也不回,全凭本能,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用脚后跟反踢了一脚,将薛人怀直接撞飞。

    “咦,鲲鹏九变?薛家人?”杀场之外有女子的声音响起,这声音不大,但足以令当场的众人听到,听上去这声音的主人很年轻。

    笛声一断,尸将又变的更加生龙活虎。

    赵信扬与薛人怀二人本来还可以跟这怪物相持,眼下就只能节节败退,十分狼狈。如果面对是一个正常的修士,他们即使实力不济,也不会如此被动,因为他们面对的是非人类,那种毫无感情的冰冷和嗜血,让他们不敢硬碰。

    “道友,请助我等一臂之力!”薛人怀朝着黑暗处喊道。

    说实话,无论是赵信扬,还是薛人怀,如果想一走了之,凭二人的实力,绝对可以办到。但这情势并没有到了他们必须选择这一步,尽管在场的修士当中,也有个别人选择了溜之大吉,早就上了赵信扬和薛人杰的黑名单。

    略微停顿了一下,黑暗中的笛音再一次响起。

    这一次笛音一改空灵高远的风格,变的高亢而激烈起来。如果说前者是一种写意,那后者便更如战檄,它的韵律,似乎能够穿透人类的身体,进入到经脉之中,让血脉与真气一起兴奋起来,极大地鼓舞了修士们的战意。

    它又拥有某种辟邪去魔的作用,严重影响到了洪氏十八子的吟唱,变的心慌意乱,而他们制造的怪物们的动作也明显迟滞起来。

    形势为之一变。

    赵信扬手持紫阳剑,使了一套三十六路紫阳剑法,剑光逼人,战意腾腾,在薛人怀的配合下,两人杀的尸将节节败退。

    洪老大双目欲裂,满脸悲愤,咬牙又拔出一根银针,直插自己脑后风池二穴。受此刺激,那尸将才堪堪抵挡住赵、薛二人暴风雨般的攻击。

    另一边,以雷浩京为首的第六小队,对洪氏十八子组成的阵法束手无策。

    钟魁一边策应着己方团员,一边冷静观察,见对方这阵法似乎暗合七星八卦布置,每每对方轮换之际,虽有空隙,也只是一瞬间便消失。

    只是他对此一窍不通,因他他修行日浅,还未涉及到这个方面,以前只是听师兄偶尔说起过,所以他看不出个理所然来,致使他空有一身本领,莫之奈何。

    蓦地,一声清丽的声音响起,让钟魁听着耳熟:

    “此为七星八卦阵,乾、坤、坎、震、离、兑、巽,各有一人把守,独留同艮位让人进出。此阵要点为前七个位置,防守之人实力相当,声息相通,心心相印,纵横合击,彼此呼应,因此,力道的发挥超出了七个人连合总力之上。”

    钟魁闻言再看对方阵法,果然那七个位置一目了然,只是对方个体实力较弱,且实力有高有低,所以为了平均,每个位置安排了两人甚至三人。

    弱点到底在哪里?

    “此阵的弱点在于艮位,对方轮转之时,必然要通过艮位轮转,只要破坏其先后进入艮位的次序,此阵必破!”那清丽的声音再次响起。

    再看洪氏十八字的阵法的轮转,见对方轮转颇为精熟,一般是三个呼吸间,轮转一次,其间的破绽稍转即逝。

    钟魁眼前一亮,瞅准时机,猛吸一口真气,直奔那艮位而去,在对方轮换的间不容发之际,强行占住了那艮位。

    洪氏众人一时进退失度,忙中出错,乱了大阵。

    破军!

    在一瞬间,钟魁动了。

    深厚的拳力一发而不可收,有去无回,在乾坤精妙的轻身步法的配合下,破军之拳如入无人之境,蛮横无我,当者披靡。

    雷浩京等人见状,纷纷冲入阵中,立刻将七星八卦阵搅的稀巴烂。混战之中,钟魁丢下洪氏众人,如大鹏一般,长身跃起,以泰山压顶之势,一掌向洪老大脑袋劈去。

    洪老大正全身心遥控尸将,见众弟纷纷倒地,心也乱了,见钟魁一掌劈来,下意识地出掌反击。

    双掌相击,飞沙走石。

    洪老大虽然以一身邪术而闻名,但自身的修为也不错,对自己奋力这一掌也极为自信,却不料他大错特错,身心如坠冰窖。

    七窍流血,体内的内脏都在钟魁这一掌之下,瞬间崩碎,以一对一,竟无还手之力。

    “原来你……才是……最强的……”洪老大满嘴鲜血,嘟哝着倒下,旁人却听不清楚他最后在说什么。

    其实也是钟魁对敌经验太少,如果他早发现此阵弱点,以他强横无匹的实力,以力破之,完全可以轻松制敌。

    失去了洪老大和他弟弟们遥控,尸将和剩余的尸士怪物们实力暴跌,完全是凭本能在作战。那尸将在失去了另一只手臂之后,双腿也受了重视,移动不便,被赵信扬一剑砍倒在地,众人一哄而上,各施手段,将尸将碎成万段。

    形势大定!

    黑暗中,走出两位女子,一位是中年女子,另一位则戴着一幅大口罩,明显是一位青春少女。

    正是昆仑柳青和秦若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