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尸将
    ,!

    帮还是不帮,这是一个选择题。

    “不方便帮你。”钟魁头也不回。

    “为什么不方便?”

    “职责所在!”

    “没事的,我们还有两个小时时间。难道两个小时还不够你的吗?人家可承受不起!”娇媚充满诱惑的声音传来。

    真是人不可貌相,这柔糯的声音会让一个猛士患上软骨病。

    钟魁没有答话。

    赵倩见没有声音,主动走了出来,宽大的棉衣里面居然裸着,露出无限美好的身材,令任何一个男人血脉贲张。

    钟魁没想到,她居然如此大胆。

    眼前的景象忽然变了,赵倩似乎在翩翩起舞,身上的棉衣变成了白色的轻纱,虚无缥缈。

    好一双大长腿,修长健美,她的腰肢也很美,暗夜里她的皮肤也似披柔纱,蒙上一层神秘而又让人心动的色彩。

    她口中吟唱着古老的歌谣,似呢喃,似低语,似将听者带到了一个美幻绝伦的世外桃园。她原本就比较秀气的脸庞,变的更加秀色可餐,如梦如幻。

    钟魁欣赏着眼前的秀色,面庞十分平静,甚至还轻抚双掌,打着节奏。

    如果说他一点感觉都没有,那他一定是禽兽不如,或者说是三等残废。只不过,他功力远超她的想像,这无疑是班门弄斧。

    这是一套很奇妙的功法,平心而论,抛去那些极富**的动作,配合着吟唱,似乎暗合天地自然法则,构建一处梦幻秘境。

    传说中穷书生遇到了美貌的狐狸精,并与她**一番,产生惊天动地的爱情,或者被吸成了人干,大概就是如此吧。

    “嗯,虽然你也是修士,但也要防止感冒!”钟魁平静地说道。

    赵倩闻言,僵直在那里,几乎闪了她的细腰,她额头冒着浅浅的一层的汗珠,刚才一番动作,显然也极耗功力。

    震惊、愤怒和羞愧之情,在她脸上接连闪现着,她逃跑似地裹紧外套,躲到了她原本的位置。

    江湖中的门道太多,吸取男子的元阳,也是其中的一种。至少在钟魁的秘籍库中,就有好几种,任何一套都比今夜赵倩施展的要高明的多,尤其是其中的双修之法,更是妙不可言。

    赵倩的目的是什么?至多算是未遂,那一抹羞愧之情救了她的性命。钟魁并不想追究。

    “你……还在吗?”

    过了好久,赵倩怯怯地问道。今天真是丢死人了,原本以为对付一个毛头小子,一定是手到擒来,不料却被看了个底朝天。

    好半天都没有听到钟魁的答话,正当她准备伸头时,钟魁的声音忽然想起:

    “有情况,你先不要动。”

    这声音几乎就在耳边响起,她茫然四顾却看不到钟魁的身影。

    三百丈之外,钟魁站在一棵参天大树之上。夜色更加深沉,他的身子跟背影融为一体。

    树下,一个高大的黑影在快速移动者,那身影前跨一步至少有平常人的三倍有余,踩在地下的松针、落叶和枯枝之上,甚至都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诡异的是,这高大身影的肩上骑着一个人,看体型却是个侏儒。

    身影前进的方向是众人宿营的方向。

    钟魁悄悄地跟在身后,那侏儒似乎很警觉,每前进一段距离,就躲到一棵大树下,观察一下四周动静。

    离营地还有有一段距离的地方,黑影停了下来,那侏儒从怀中取出一个圆筒状的东西,拧开盖子往空中挥洒着什么。钟魁注意到,正好顺风,而且黑影站立的地方,地势颇高。风把一些特别的东西吹向营地。

    时间不大,地上厚厚的枯叶中传来轻轻的沙沙声音。

    紧接着,一只又一只老鼠从洞穴中爬了出来,往营地的方向奔去。再接着,连冬眠的蛇类,也从沉睡中醒来,往营地爬去。

    侏儒似乎很满意,驾驭着那高大的身影,悄悄地躲到大树下。

    营地里传来一片人声。

    “天呐,怎么这么多老鼠!”

    “蛇,大冬天的怎么会有蛇!”

    “小心,注意四周,不要自乱阵脚!”

    侏儒耐心地等待着,却不知道钟魁正在他的头顶上,这让钟魁感到很好笑。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钟魁忽然眉头一皱,见赵倩居然冒冒失失地走了过来,她虽然很小心,但是却忘了自己刚刚因大意而吃了亏。

    蓦地,一个高大的黑影扑了过了。赵倩一惊,疾速避让,身形在半空中旋转着,左手却是悄悄地一扬。

    三枚毒针飞速往那黑影奔去,在这暗夜里,极其难防。毒针射中那黑影胸膛,居然发出噗噗的细微声响,而那高大黑影似乎毫无影响,饶是赵倩身法极轻盈也被拳风扫中,娇呼着闪到了一边。

    “尸士!”赵倩惊呼。怪不得自己的毒针对对手一点也没有伤害。

    与此同时,营地方向忽然喊声大作,似乎正在交战,而且对手相当难缠,因而赵倩的惊呼声并没有起到报警的作用,也没有修士赶过来帮忙。

    赵倩仗以行走江湖的毒针没有用处,光靠手脚功夫,很快便落了下风。

    面前的怪物,看似比任何常人都要灵活,却毫无人类的情感。一身血肉如同铜浇铁铸,不知疼痛,这种以身换命的打法,让赵倩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赵倩渐渐地被逼到了一棵大树前面。

    侏儒将自己掩盖在厚厚的落叶之下,像毒蛇一般猛然冲了出来。赵倩听到身后的劲风之声,心中大惊,却是迟了。

    这侏儒击中她背上大穴,令她真气接济不上,趁此时又被他接连封住了另外几处大穴,没有半个小时,她是无法冲开穴位。

    “啧啧,原来还是位大美女,这手感真好啊。”侏儒凑近她的脸,乘机上下其手,他浓烈的口臭味几乎令她当场晕倒。

    “你不害怕?”侏儒忽然问。

    赵倩忽然冲他妩媚一笑,侏儒面色大变。

    侏儒抬头望去,一只手掌从天而降,那手掌并不宽大,甚至有些秀气。侏儒为自己还有心思观察这只手掌而感到震惊。

    他很自信,相信自己的尸士能够解决头顶上的对手。

    与此同时,那尸士动了。尸士本身实力就极强大,且与饲养他的主人心意相通,飞快地轰出一拳。

    钟魁头下脚上,身在半空中,分出另一只手掌,迎向那一拳。这一拳一掌相击,甚至都没有发出一点声响,那尸士如同撞上了一辆大马力卡车,高大的躯体倒飞了回去。

    钟魁的另一只手轻轻地按在侏儒的肩上,侏儒感觉自己绝对可以活动,但他此时却是手脚冰凉,如坠冰窖,没有反抗的勇气。

    那倒飞出去的尸士,飞快地爬了起来,如炮弹一般又攻了过来。

    空气似乎被这一拳风排空,发出刺耳的啸音,赵倩惊呼了起来。

    钟魁轻咦了一声,抬起另一掌,毫不在意地又与尸士又对了一招。这一次尸士没有倒飞,而是站定了,然后身形忽然一晃,先是一臂粉碎,紧接着胸腔四分五裂,然后双腿断折,最后成了一堆破烂。

    尸士粉身碎骨,只见侏儒身子也是一震,嘴角也七窍流血,眼角却是诡异地一笑。

    钟魁神色一变,千钧一发之际,他拉起赵倩,施展乾坤步,如离弦之箭,躲到了大树的后面。

    侏儒的身体从内部爆炸,各种器官夹杂着血肉四溅,只见沾染到的地方,发出滋滋的声音,空气中发出刺鼻的气味。他的身体内应该全是剧毒。

    “真是歹毒啊!临死也想拉个垫背的!”钟魁倒吸了一口凉气。

    钟魁将张倩的穴位解开,往营地赶去。

    张倩暗恼,虽然有心想结交这个自己看走了眼的高手,但见钟魁没有一点想搭理她的意思,只好闷着头跟在他身后。

    营地里拼斗正酣。

    赵信扬和薛人怀二人的脚下,已经倒下了七八具怪物。以他二人为箭头,众修士攻守有度,尽管他们也倒下几位同伴。

    钟魁飞快地打量了一下现场,见场中仍有三十具怪物,跟众修士斗的旗鼓相当。

    蓦地,一声凄洌的声音响起。

    “还我儿来!”

    一个黑影自天而降,那人身材也是侏儒的模样,面目可憎,却带有一股凌厉的气势。

    “洪老怪?”薛人怀神色有些迟疑。

    “是谁杀了我儿?”那老怪厉声呼喝着。众人一时发愣,只有钟魁和赵倩暗想到,刚才在营地外围干掉的侏儒恐怕就是他的儿子。

    “有谁看见另一个矮子?”修士当中有人讥笑。

    洪老怪身后忽然出现了一群黑衣人,却不是侏儒,个个身材中等,仿佛人为挑出来似的,数了数,连同洪老怪刚好十八人。

    “洪氏十八子?”有人惊呼。这里人人都知道,洪氏有十八兄弟,唯有老大是个侏儒。

    只见洪老怪右臂一挥,所有尸士再次发起攻击,而他的十七个弟弟,则不下场,站在身后,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口中吟唱着。那些尸士仿佛吃了大力丸,攻势更猛。

    “杀!”赵信扬怒极。

    紫阳推手发挥到了极致,这紫阳观观澜先生的成名绝技,在赵信扬手里似乎有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态势,看似动作极慢,却是以慢打快,并且威力惊人。

    那些面对他的尸士,经不起他的防守反击,几个呼吸间,三具实力堪比凝气境修士的尸士被他一一击碎。

    他不愧号称当今年轻一代最杰出的修士,仅靠一己之力,让大家士气大振。

    “杀矮子!”众人大呼。

    洪老怪见势不妙,双手交叉,口中吟唱着,只见营地的正中间地面上一阵剧烈地晃动,从地下伸出一只巨大的手掌,抓住一个不幸修士的脚。

    那修士惊惧之下,用手中的刀猛烈地挥砍,却如同砸在铁锭上,发出金属相击的清脆声。

    “尸将!”薛人怀大惊失色。

    地底下的怪物,猛然站了起来,身形高达两米有三,头如巨鼓,身如石碾,双脚垛地,地面都要晃上一晃。

    那不幸的修士被它抓住了两只脚,双手一扯,竟活生生地撕成两半,血肉横飞。

    众人都惊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