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心跳
    短暂的肃静之后,狼群主动发动了攻击。

    当离的近了,人们才发现,这些狼的体型至少要比他们以前所见过的要大一倍以上,个个看上去像是小牛犊。阳光之下,每匹狼的皮毛泛着油光,发达健美的肌肉剧烈地抖动着。

    韩亢大喝一声,巨大的铁拳冲着迎面奔来的巨狼砸了过去,这一拳就是砸向一棵大树,自信也会将大树拦腰砸断。

    然而,面前的巨狼身在半空中,却是灵巧的避过了这一拳,那一双泛着红光的狼眼,让人心悸。

    韩亢神情略微惊讶,未等这匹巨狼落地,右脚已经飞起,直接将这匹巨狼踢到了半空中。这一脚不仅极为精妙,而且力量非凡,巨狼在半空中直接断了两截,内脏飞洒,狼血飞溅。

    未等他清理身上的狼血,只听耳后恶风骤起,另两只巨狼一左一右向他包抄过来,张开血口,向他咬去。

    韩亢庞大的身躯移动颇为灵活,一跃而起,躲开两狼刁钻的攻击。眨眼间他已经出了两拳,踢了四脚。

    这两匹巨狼各被击中,其中一匹明明已经死了,还咬着他的一截衣袖不放,另一匹甚至都肠子都流了出来,仍然不要命地向韩亢发起攻击。

    众人一时惊呆了。

    他们都是修士,说实话,他们原本并不太将狼群当回事,但眼前的一切说明,这并不是普通的野狼,而是狂化的野狼。

    时间并不允许众人发呆,因为漫山遍野,极目所到之处,都是奔涌而来的狼群,仿佛全世界的狼都集中到了这里来捕猎。

    所有人使出了看家的本事,毫无保留地投入到了杀戮。就连赵信扬和薛人怀二人也放弃了试图组织阵形的打算,因为巨狼实在太多了,人与狼混战在一起,而且狼的数量要远多于人。

    双方一接触,修士们就被冲散,并立刻处于下风。

    修士们只是临时组成的队伍,毫无纪律性可言,更不必说团队作战,往往沦为单打独斗,缺乏有效的配合。第六小队新加入的那五个先后死于狼吻之下,钟魁甚至都不知道他们姓甚名谁,是什么来历。

    钟魁和雷浩京二人背靠背,配合默契,他们两人都是高手,几个呼吸间四周已经倒下了十五头巨狼。

    钟魁甚至还有心情观察四周。

    区新这个年近百岁的老者,老当益壮,使的是一路棍法。那乌黑的拐杖在他里,守的密不透风,当者披靡。

    而赵倩这个女子,使的却是暗器,那暗器是一枚枚绣花针,针尖上似乎抹了毒素,见血封喉,中了毒针的巨狼动作会迅速迟缓下来,然后被跟她配合的袁自立用烟锅敲碎头颅。

    袁自立其貌不扬,一身打扮土的掉渣,身上的实力却是实打实的。一招一式,看上去平淡无奇,却绝无虚招。

    大腹便便的汪龙,身手极为灵活,如同一个人形版的陀螺在地上旋转着,看上去颇为滑稽。真看不出来,他使的却是小巧的功夫,擅长近身短打,拳力惊人。

    而刘少云最为狼狈,身上已经被巨狼咬了几口,虽然并不致命,但看上去颇为吓人。他的下盘很是稳固,但失之于灵活。

    “第六小队,都快过来!不要各自为战!”雷浩京冲着众人喊道。

    众人恍然,迅速地杀到近前,并结成一个圆阵。

    结成圆阵,情形立刻改观,因为巨狼无论从哪个方向攻来,至少要面对三个人的围攻,几个呼吸之间,又有七匹巨狼倒下。

    擒贼先擒王。

    群狼之中,有匹体型最大的狼,它的头顶有一撮白色的毛发,十分显眼。这匹巨狼游离于杀场之外,不时地发出嗷叫声,指挥着群狼,又不时突然杀入杀场,发出致命一击,死在它的狼吻之下的修士最多。

    这是匹狼王。

    雷浩京早就盯住了这匹狼王,而这匹狼王也早发现死在雷浩京这个人类手下的部下最多。

    雷浩京一边指挥着圆阵不停地移动着,一边不时地故意将自己的侧后方对着狼王。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后背,因为钟魁就在自己的身旁,二人配合默契。

    果然,那匹狼王成精了,佯装向另一个方向发动了偷袭,忽然折向另一边,疾如闪电,以令人惊诧的速度,奔到跟前,忽然急停,身子借势腾空跃起,足有三米多高。

    掀起了一股腥风,那狼王的獠牙特别巨大,钟魁甚至能看到它牙缝中的人类血肉。

    “小心!”钟魁疾呼。身旁的赵倩也大声娇喝。

    雷浩京早有准备,身子稍一矮,转身便是一拳出击。这一拳挟怒而出,夹杂着风雷之声。

    狼王庞大的身子在空中一滞,拳头正好砸在它的腮帮之上,巨大的力量在它的体内扩散,瞬间它两排尖利的牙齿飞了出来,一只眼珠子震飞。

    即便如此,这匹狼王还未立即死去,挣扎着站起来,却被圆阵中的众人迅速包围,立刻变成一堆烂肉。

    圆阵在迅速移动着,相互间的配合越来越无间,所到之处,当者披靡。而随着他们的移动,更多的修士加入,让这个圆阵变的更加稳固和坚不可摧。

    剩下的野狼失去了狼王的指挥,溃不成军。

    另一边,赵信扬和薛人怀也组成了一个圆阵,两个圆阵相互靠拢,如同两只巨大的石碾,驱赶并挤压着狼群,将剩下的巨狼一一杀死。

    令人惊悸的是,这些巨狼没有一匹临阵脱逃,仿佛忠贞的战士。

    山谷里血流成河,到处都是巨狼的尸首和残肢,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而人类修士,只剩下四十人,那些不幸的人,都是在双方最初交锋那一段混乱时战死的。

    如果配合充分,这些人也许不会死。

    赵信扬走了过来。

    “雷前辈,这次多亏了你的鼎力相助。”赵信扬许诺道,“你放心,事成之后,绝少不了你的奖励。”

    “哈哈,我们拼死拼活,不就是为了这个嘛。”雷浩京打着哈哈。

    “好说、好说!”赵信扬笑道,心里却是狐疑江湖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高手。

    薛人怀瞅了瞅雷浩京又瞅了瞅钟魁,道:

    “二位身手不凡,只是在下见识浅薄,不知二位是何门何派?”

    “江湖闲云野鹤罢了,不敢当薛兄弟相问。”雷浩京道。

    雷浩京易了容,并且有意改变了嗓音,刚才与群狼厮杀他也没有使出自己成名的拳法,故而并不担心暴露身份。只是他知道薛人怀多疑,暗暗提醒自己不要露出马脚。

    至于钟魁,雷浩京则一点也不担心,他完全是一个素人。

    掩埋了死者,众人重新上路。有的人或许还在悲伤,但自己约的炮,得自己打完。

    刘少云将自己的伤口处理了下,颇为悲惨,看了看走在自己前面的赵倩,前凸后翘,身材妖娆,却再也不敢往她身边凑,更不敢说荤笑话,他可不想挨一下她的毒针。

    汪龙自顾自地整理自己的行头,皮靴又被他擦的黑亮,见钟魁正在打量自己的脚,嘿嘿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一根雪茄,旁若无人地点了起来。袁自立凑过了,将自己的烟锅递了过来,憨笑道:

    “汪老板,借个火呗!”

    那烟锅上的狼血还没擦净。

    经过这一段厮杀,众人倒是真正确立了雷浩京的在小团队中的领导地位。

    又是一个夜晚。

    众人的宿营地防守的极为严密,除了各个位置放了一明一暗两个放哨的,还设置了不少陷阱,天知道今晚会不会有事发生。

    白天的狼群太过突兀,显然是有人类指挥。

    “几年前,南方鹏城有个动物园曾出现过动物集体出逃事件。”

    “听说那次动物集团大暴动,死了不少普通市民,政府虽然控制着媒体,但瞒不过有心人。”

    “诸位有听说过三年前洛河事件吗?据我所知,那一次是有人控制着灵长类动物进行某种试验。”

    “江湖传言,有人在秘密研发某种药物,据说这能够激发人体潜能。如果成功,能够超脱天地自然造化。这似乎跟传说中古代修士修炼用的丹药有同样的妙用……”

    钟魁听着众人议论,其中洛河那件事他是亲历者,至今对那头齐天大圣印象深刻,那齐天大圣的实力比今天白天的那匹狼王的实力高多了。

    不过,雷云曾对他说过,他怀疑薛氏有参与这件事。但现在薛人怀就在这里,今天杀的狼不比别人少,这事又变的复杂起来。

    夜深了,钟魁坐在一棵参天大树下,跟背景几乎融为一体。

    他身旁两米处的巨石背后是赵倩,轮到他们二人放哨。

    夜风呼啸,白天还是晴朗的天气,此时已经是乌云密布。风入密林,发出沙沙的响声。

    钟魁闭目假寐,方圆百米之内任何一点响动都无比深刻地印在他的神识之中。

    他忽然觉得身后赵倩的呼吸变的有些急促,甚至连她的心跳加速都能察觉到。

    巨石的背后传来一阵令人心动的娇吟声。这声音越来越大。

    “钟小弟,你能来帮帮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