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尸兵
    灵岩镇聚集了形形色色的人物。

    这里原本就是一个物资的集散地,收山货的商人,跑运输的货车司机,还有闻讯赶来的本地无关人士,当然最神秘的要属那些修士。

    警察和军人加强了戒备,中午突然开始查身份证,凡是外地人一律驱走,即便如此,在镇外的密林中仍然躲藏着不少修士,有的人大摇大摆地离开又悄悄地潜回,他们显然不愿公开跟政府对抗,只等着夜幕的降临。

    雷浩京显然知道的要比旁人多。

    “雷老,咱开诚布公,事态好像有些严重。”密林中,钟魁道。神秘事件本应该全方位封锁,但政府方面好像做的不够彻底。

    “其实最早来这里的,是军方。”雷浩京道。

    “军方?”钟魁道。

    “是的,军方本来是例行公事,利用直升飞机进行测绘作业,突然在原始森林的深处遇到状况,两架隶属于军方的直升飞机在坠毁前,传回了一段画面。”雷浩京道,“军方起初企图掩盖真相,他们准备自己处理。”

    “看来你们也不是一条心啊。”钟魁调侃道。

    “嗯,是我无能,辜负了秦盟主的希望,搁二十年前这种事根本就不可能发生,那时候军方只有配合的份。”雷浩京叹道,“但军方付出了上百条精英战士的代价,这些官兵死的不太值,那里有强电磁干扰,或者别的我们无法预知的危险,飞机一接近那里就会坠毁,而徒步前往,又总是石沉大海,音讯皆无,军方一筹莫展,只得求救于我们九处。”

    “那这些修士是怎么回事?”钟魁道,“难道是故意泄漏消息,让他们去闯地雷阵?”

    雷浩京点头默认,许久才道:

    “这个世界真是变了,那个姓俞的说的没错,将来会迎来一个修行的盛世。有人提出,政府应该改变国策,在发展现代科技的同时,重拾传统修行的力量。至少,长生是人类的终极目标之一。”

    “所以,你们想诱使修士们前往,攻破那神秘所在,而你们准备做一回黄雀?”

    “修行资源掌握在国家的手中,总比服务于一小撮人要好的多。”雷浩京道。雷浩京私下里找到钟魁,显然也有自己的私心在,他似乎不太信任军方。

    钟魁对此嗤之以鼻,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冬夜天黑的早,林区本来气温就比同纬度人口密集的平原要低,晚上八点钟的时候,气温骤降,差不多降到了零下十度。唯一庆幸的是,今年冬天一直比较干旱,没有降雪。

    钟魁和雷浩京二人钻入密林中,向着既定方向进发。

    一路上遇到不少军警巡逻,都被他们二人巧妙地避过,他们甚至遇到三三两两的修士,相互之间虽然不发一言,但大家都井水不犯河水,各自赶路。

    子夜时分,离核心区域还远的很,但越靠近核心区域,所有人都感受到某种莫名的吸引力。

    饶是实力雄厚,雷浩京也已经气喘吁吁了,反观钟魁完全是闲庭信步,轻松至极。

    “歇一晚吧,明天天亮再赶路。”雷浩京道,他用手电看了一眼地图,“根据情报,再往前就很危险了,我们养精蓄锐,明天天亮再走。”

    两人找了个避风的地方,生火休息,顺便吃点东西。

    夜色深沉,寒风在密林中呼呼地刮着,间或传来野兽的嚎叫声,鬼哭一般。火光摇曳着,照亮了钟魁那张变幻过的普通的脸,同样年轻。

    两人根本就没带帐篷,雷浩京坐在对面就着火堆闭目养神,钟魁则是在看书,十分投入。

    “什么书?”雷浩京忽然问。

    “高考全真模拟试题集!”钟魁头也不抬。

    雷浩京一愣,没有说话,他的表情像是在看一件十分可笑的事。

    “你真打算靠真本事考大学?”雷浩京忍不住问,“我的承诺有效,国内任何一所大学,随你挑!”

    “好吧!”钟魁轻轻一笑,随手就将手中的书本扔到火堆里。

    “我还以为你准备装模作样推让一番,这么干脆?”雷浩京愕然。

    “其实我全都背下来了。”钟魁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没办法,我太聪明了,但我要低调点,要不然万一考了个状元什么的,引人瞩目,太麻烦。”

    雷浩京索性闭上了眼,不再搭理他。

    蓦地,咚、咚,一声声沉重的脚步声传来。

    时间不大,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过来,这个身影走路的姿态十分机械,犹如提线木偶一般,但每一步的步幅极大。

    待走了近了,见这人面色惨白,双眼突出,应该是死去不久。

    僵尸!

    “湘西洪家?”雷浩京惊道,“洪家余孽仍然还有人活着?”

    黑暗中,有人轻咦了一声,进而发出惨兮兮的笑声,如一只公鸡被捏住了脖子般阴森:

    “哈哈,如今还有人记得我们洪家。我们远离江湖太久了,今夜我们洪家就要重出江湖了。”

    “湘西洪家,以驱赶鬼尸闻名,号称‘尸兵’,手段极其阴毒,专门选取体质适合之人,生前饲以七七四十九种秘药,养成金刚不坏之身,尸兵炼成之时,便是那人精神上死亡之时,只是生理上仍然保有一丝生机。秦盟主在世时,曾经亲手斩除洪家,没想到洪家还是有漏网之鱼。”雷浩京低声对钟魁解释道。

    那阴森的声音再次响起:“老头,你是何人,居然知道这些秘闻,看来是留你不得了。”

    说话间,那具高大的尸兵向雷浩京欺了过来,其进攻的速度极快,掀起一股腐臭的气息,令人作呕。

    雷浩京闪身躲过,一掌击向尸兵身侧,却如击中一座铁山,那尸兵只是身形晃了晃,抡起拳头击向雷浩京,雷浩京身形闪动,这一拳正击向身后的松树上,直接将那碗口粗的松树击成两截,威力如斯!

    雷云的身手,钟魁见过,称得上是当世高手,但跟他的父亲雷浩京比,还是差了一截。如果雷云的实力是六,那么雷浩京的实力就是八。

    奈何,雷浩京腾挪闪避,依靠灵活的身法,连续击中尸兵十余掌,那尸兵毫发无损,永不疲倦,永不伤痛地追着他打。

    见尸兵似乎掌握了节奏,黑暗中那阴森声音的主人走了过来,有恃无恐。

    钟魁打量那人的长相,火光映照之下那人一身黑衣,脸色灰暗,一对三角眼,阴鸷狠毒,看着场中争斗的双方,闪着嗜血的光芒。

    察觉到钟魁不善的眼神,黑衣人觉得自己被严重冒犯了:

    “小子,跪地求饶吧!”

    “为什么?我们好像河水不犯井水吧,阁下为何无故攻击我们?”钟魁问道。

    “天显神物,凡是敢染指的,都得死!”黑衣人道。

    “你就一个人,这尸兵也就一具,而这片原始森林中,有太多的同道之人,你能杀的完吗?”

    “呵呵!”黑衣人阴森一笑,漏出两排惨白的牙齿,“当然不止……”

    黑衣人立刻止住了话头,道:“你在套我的话?”

    钟魁点了点头,甚至对黑衣人轻轻一笑,就像在大街上对着路人甲轻轻一笑。

    那一边,雷浩京大喝一声道:

    “钟小子,不要废话了,动手吧。”

    黑衣人蓦然一惊,强行扭过头来,见钟魁的手掌已经拍了下来,明明很慢,他居然生不出逃避的意识,原来这个人畜无害的被他理所当然地忽略了的年轻人,才是最可怕的对手,然后他便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而另一边,雷浩京用眼角余光瞅见钟魁得手,也终于动了真格,一掌将那尸兵击成数段,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

    看了一眼已经报废的尸兵,雷浩京才抹了抹额头的微汗:

    “我才刚活动下筋骨。”

    黑衣人悠悠地醒来,耳边传来钟魁的声音:

    “说吧,你们洪家一伙有多少人?目的是什么?”

    钟魁瞧他脸色,伸手在他身上一戳,一股真气在他身上横冲直撞,不一会儿,黑衣人的额头便出现大颗的汗珠,显然十分痛苦,脸色变的雪白。

    钟魁见他仍然坚忍着,再一次伸手,在他的肩头拍了一下。黑衣人痛苦地蜷缩着,身体内如千蚁万虫在噬咬着,双手都插进了坚硬的地面之下,嘴里发出混乱的惨叫声。

    当年师兄虽然主要传授他的是龙象伏魔功、乾坤步以及个人修行体会,但仍然给他留下了一个修行宝库,包括这些惩罚穷凶极恶之辈的小手段。

    黑衣人屈服了,在他看来钟魁人畜无害的笑脸,无异于恶魔:

    “我们洪家精英都出动了,我们的任务就是尽可能地斩杀所有靠近核心区域的修士。据我所知,我们洪家只负责在最外层。”

    “另有人指使着你们洪家?是谁?”雷浩京抓住关键点,连忙追问。

    “这我不知道,我们家是我大哥作主,只有他知道,对方答应事成之后,可以将尸兵秘籍归还我们洪家。”黑衣人道,“尸兵秘籍本是自上古传下来的,只是后来我们洪家失去了后面部分,所以几百年来功法不全。那人只是展示了一下部分后续内容,由不得我们洪家不给他卖命。”

    “原来如此!”雷浩京道。

    “我劝你们趁早放了我,赶紧逃命去。要是遇到我家族的高手,你们休想这么容易获胜。我这尸兵不过是初具雏形而已!”黑衣人语带威胁,未免有些色厉内荏。

    真是活腻了,钟魁再次出手,黑衣人瞬间变成了一滩烂泥。

    “他说的没错,我们确实要小心了。据我所知,洪家的秘技,尸兵不过是最低等级的傀儡,更高一级的叫尸士,甚至尸将,尸将的实力差不多快要比得上凝气境高阶修士的。”雷浩京道,心中在思索那神秘的幕后之手到底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