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天行健
    ,!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这句被无数人引用或者当作座右铭的名言,讲的是天地亘古而存在,它的运行也自有其规律,都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浅显地理解,天地之力,或者说是天地之威,自然之力,是一切生物所无法抗拒的。人作为最高级的生物,在天地面前仍然是无比渺型卑微的。但君子虽位卑力弱,不应沉沦,反而更应当法天师地,奋起前进。

    修士更当如此,一位修士能感悟到天地之力,能将本体力量与天地沟通,进而借用部分天地之力而不可能是全部,已经可以证明他对修行的深度有了更高层次的体验。

    如果说钟魁自身拥有的龙象伏魔功,是一种“理论”上的学问,阐述的是修士感受天地灵气,兼述并利用人体内部奥秘,炼精化气的学问,是力量的基础,那这卷有关天地之力的功法,也只能归于“技术”的范畴,阐述的是手段,是如何去运用力量,是关于“技”的学问。

    对修士来说这当然也是一门至宝,艺多不压身嘛,只是钟魁现在还来不及去深刻领会,但他相信如果自己能够修成天地之力,那头猛玛象自己应该可以正面硬撼。

    除了自己来时的入口,庙内出现了一扇后门,透过后门,钟魁可以看到后面是个花园,但飘渺着轻烟,明明近在眼前,却似真似幻,看不真切,踏进一步便预示着另一场考验。

    此时他才注意到,后门旁边的半边内墙上则刻满着笔锋各异的字迹。

    这或许是所有曾来此试炼的人留下的,最早的留字,已经斑驳不清,看来这方空间也要受天地自然支配,走向腐朽。

    接下来的十几道竖写字迹,应该是不同人写的,大概都是类似于某某到此一游,但钟魁一个都不认识,因为都是大篆甚至是更早的金文。

    直到出现小篆,钟魁才勉强认出几个来,其中有自称江东项羽者。

    力拔山兮气盖世,原来楚霸王也是位修士,而且也曾到此一游,并留下苍劲有力的字迹。

    这也就解释了霸王的盖世武功和不可一世的作风,令人叹息。修行再高的修士,也需要优秀的朋友圈,否则也只能成为别人的垫脚石。

    再接下来的便好认了,因为用的是汉隶,以至后面的楷书、行书,只是留名者大多默默无名,只有少数曾在史书上留名。

    最后一个留名者,则是五代十国初期号称天下第一猛将的李存孝。只是李猛将的下场也够惨的。

    时间仿佛在这里戛然而止,宋及以后再也没有人来过。而在这之前,每个朝代都有一位甚至几位修士曾在此留言。

    这说明了什么?难道自李存孝以后,后来人就没突破过前两关,或者这块奇石自李存孝后就消失不见了?

    虽然听吕诚志说,自宋及以后修士越来越稀少,在修行境界上再也没法跟先贤相比,但宋代王文卿、林灵素及萨守坚等人传说中能呼风唤雨引动天雷,虽说有些夸张,但确实也算得上大修士,但除了他们之外居然也没有别的人曾得到过这块奇石,这就太罕见了。

    而到了明代,修士就更加稀少了,几乎是历朝最低点。即便按照是民间最夸张的传闻,明代那些所谓大修士的实力也比宋代修士差了一大截。

    所以有人认为是天地法则在唐末宋初就发生了重大变化,天地间原本充斥的灵气变的十分稀少,导致有宋一代还有大修士,但到了明代就不见大修士。

    这就产生了一个后果,修行弟子,修行越是艰难,越是修不成正果,越是对祖先传来的功法产生质疑,长此以往,再加上天灾**和战争,许多原本十分珍贵的功法被损坏甚至被遗失,就不太令人感到惊讶了。

    也许有人曾经得过这块奇石,要么不识宝物,要么就是无法进入这空间。

    这块奇石再次现世,或许冥冥之中自有真意,佛家讲因果循环,道家讲否极泰来,似乎也预示着天地灵气复苏。

    想到此处,钟魁举起赤血剑,在李存孝所留字迹之下,写上自己的名号:

    天师门钟魁向历代先贤致敬,丙子年腊月二十。

    留下自己的名号,钟魁略有得色,只是这字跟先贤相比,实在是憋屈,转身便回到现实世界。

    虽然这个神秘空间仍然有未探索的地方,一定还有其它宝贝,但打通关是需要时间的,而这种试炼其实也是十分危险的,别的不说,如果没有人守在自己真身旁护法,很容易为歹人所乘。

    回到现实世界,钟魁看了一眼别墅客厅角落里的座钟,真实世界的时间过去才一个小时,而奇石空间里差不多有三个小时。

    吕诚志盘膝坐在对面长沙发上假寐,听到钟魁发出的声响,连忙睁开眼睛,见钟魁安然无恙,这才放下心来。

    再看钟魁,总觉得有些异样,似乎修行境界又高深了不少,他自觉修行境界相对太低,现在更加看不透钟魁的真实境界水平。

    钟魁不知道的是,方才在他从空间返回之前,他的本体突然被万道霞光所包围,散发出一股滔天的威压,让吕诚志无辜遭了大罪。

    尽管吕诚志内心里也很好奇钟魁在小庙里究竟有什么奇遇,但他并没有追问。正如他自己常常所说的那样,万事随缘。

    “道长,你还好吧?”钟魁见吕诚志脸色不太好,以为他在空间里耗损太大,还没有恢复。

    “我没事。”吕诚志嘴角抽抽,摇摇头道,又道,“这是件宝物,钟小友请妥善保管好它。”

    “这是自然。道长以前听说过类似的宝贝?”钟魁口中应道。

    他心里却是在想,要是李玉儿公开来讨要这块奇石,自己究竟是还给她,还是不还,毕竟这是李玉儿花钱买来的,名不正,则言不顺。

    自己发现了这个秘密,老实说真是占了大便宜,如果继续探索,说不定会有更大的收获,这可不是钱财能买到的。

    “惭愧,贫道也只是从先人笔记中听说过一鳞半爪,本以为只是传说而已,却没想到这是真实存在的。古代先贤之手段,神鬼莫测啊!”吕诚志叹道,“须弥藏芥子,芥子纳须弥。”

    “什么意思?”钟魁不解。

    “这是佛门用语或者传说。‘须弥’是梵语,指的是古印度神话中的神山,也称‘曼陀罗’的便是,而‘芥子’,则指的是蔬菜的种子,形容极其微小。这句佛家传说,字面上的意思是说,须弥山上藏着芥子,而芥子可以容纳一座偌大的须弥山。这句颇有禅理,一大一小,暗喻佛法无边,无所不包,当然也可以从其它角度来阐释。”

    “道长,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这句佛家禅理,可以浅显地理解为,大世界中包含着小空间,小空间中容纳着大世界?我也曾读到有国外的学者,脑洞大开,说我们的宇宙,由时间和空间组成,这个世界其实存在许多平行宇宙。而我们道家亦云,古往今来曰宇,上下十方曰宙,也是时间与空间的概念。”

    “可以这么理解。不过,咱们有必要去探究这个吗?”

    钟魁为之一愣,哈哈大笑起来,只是心中却更加好奇,前世带来的习惯,任何不懂的事都想弄个明白,尤其是这种毁三观的事。

    不过,连吕诚志都不知道,钟魁更加不堪了。

    “道长,夜已经深了,你我都早点休息吧。”钟魁无法理解神秘空间制造的原理,索性不去管了。

    身为修士,已经不存在寻常意义上的睡觉,睡眠已经很少,并且质量很高,白天远比普通人更能保持旺盛的精力。

    任何事都过犹不及,钟魁每天在子夜修行之后,还会睡上几个小时。

    但今天夜里,钟魁还要认真地总结下今天在奇石空间里所得,毕竟几年来梦寐以求的突破终于实现了。

    突破凝气境,进入筑基境,钟魁的修行速度就是放到上古时代,与那时的天才相比,也毫不逊色。如果修行环境如上古时代灵气充足,兼有良师益友相互促进,钟魁的成就远不是如此。

    尤其是钟魁修行并不算太刻苦,他不像别人那样皓首穷经,晨钟暮鼓,作为时代大好青年,更讲究方法论,钟魁宁愿拿三年时间出去游历,反而更加契合道法自然的真谛。

    也更符合天行健君子自强的真理。

    当他在奇石空间里遇到挑战,一举突破旧有的瓶颈,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成为筑基境的修士,到底与以前有什么不同?

    人体内部为小周天系统,经络为小周天循环系统中真炁能量运行通道,是真炁能量的消耗以至肉身灭亡过程。凝气境是炼精化气,筑基境则是炼气化神,丹田内不断地增加真气的数量,同时更重要的是将真气炼化,滋养元神。

    真气在丹田内的形成了一个玄泊,犹如实质,远比以前蕴含着数以十倍计的力量,而经脉更加宽广和坚韧,既能承受更多真气的搬运,又能更加迅速地调动真气。

    元神更加强大,神识更加敏锐,现在钟魁能感受到百丈之外的任何风吹草动,这是一种只可意会而不可言说的感觉。

    后半夜都在修行之中度过。

    再睁开眼时,天已经大亮了。钟魁来到别墅楼顶巨大的花园阳台,感受着冬天初升旭日的温暖。

    赵雪正在跑步机上锻炼,紧身衣服勾勒出她美好的身段,阳光洒在她精致的脸上,衬托出她惊人的美丽。

    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