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有座小庙
    ,!

    吕道长当然不是拿钟魁寻开心。

    这块古碑上确实写着“有潭池水”四个苍劲大字,或许那位创造这个奇妙空间的古之大贤,是个逗逼。

    弥漫四周的白雾似乎又扩散了不少,可视范围增加了至少十倍,在虚无缥缈之中,对面隐约露出一角飞檐。

    钟魁忽然有种前世打通关游戏的感觉。

    钟魁和吕诚志二人向那建筑物行去,走近了,只见这建筑由主体由青砖砌成,上面屋檐飞挑,盖着黑色的瓦当,瓦当上雕刻着朱雀、玄武等等神兽形象,看上去十分古朴。

    这是一座庙观的形制,占地不大,比常见的土地庙大不了多少,只有一个入口,因年代久远而显得有些破败的大门门楣上直接雕刻两个大字。

    不认识,钟魁看向吕诚志。

    “小庙!”吕诚志的嘴角抽抽。

    这座庙观的名字就叫“小庙”,这个名字起的好,或许它的主人不是因为逗逼,而是因为太懒。

    吕诚志试着推了推紧闭的门户,当他的手刚接触到门板,一股强大的反弹之力,直接将吕诚志震飞,他甚至都没有反抗的机会。

    “道长,你要不要紧?”钟魁连忙把他扶起。

    吕诚志稳了稳心神,内视了一下经脉内腑,又检查自己的体表,奇道:“好强大的力量,好奇怪的力量,我却没有受伤。”

    钟魁见此,屏气凝神,全力戒备,试着去触摸那扇门,令他意外的是,他的手刚接触到那扇门,门户自动洞开。

    从外面往里看,里面却是黑洞洞的。

    钟魁一脚踏入,回头对吕诚志道:

    “道长,咱们一起进去瞧瞧?”

    吕诚志宣诵一声无量寿佛,却摇摇头道:“钟小友,这是你的机缘,老道无缘消受,请自便。”

    他的意思很明显,这一方空间,本是钟魁机缘凑巧得到,那水巨人也是一项考验,是钟魁战而胜之,这座小庙才悄然出现的,这也是机缘。

    如果挑战水巨人失败,他们一定会被这一方空间扔出去,根本就见不到这座小庙。

    吕诚志道心通透坚定,或许他的实力并不算顶尖,但绝对属于真正大德之士,钟魁的机缘,羡慕归羡慕,吕诚志并无丝毫贪念。

    而刚才被反震出去,这就已经表面了这方空间主人的态度,所以吕诚志不为所动。说着,吕诚志转身便回到现实世界,自动为钟魁护法。

    钟魁双脚刚踏进门内,两扇门板在他身后自动关闭,发出砰的一声巨响,让钟魁不由得心惊肉跳。

    蓦地,仿佛进入了一片虚空之中,四周尽是黑暗,连地面都似乎都消失了,明明进来时,身后不到二十公分的距离就是庙观之门,钟魁试着后退十几步,却碰不到任何东西,但仍然有脚踏实地的真实感觉。

    钟魁掏出一枚硬币,向上抛起。钟魁可以看到那硬币,在虚空中翻滚,并划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上升至最高点,然后落下。

    他甚至准确地察觉到,硬币在落到与自己脚底平行的位置,发出叮的一声清脆的响声,然后被反弹起来,再落地,并滚动了一段距离,当它最后平躺不动的一刹那间,立刻消失了。

    在这里,空间似乎无限大,而人的眼睛只能看到活物,或者活动的物体。

    正当钟魁茫然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一个庞大的野兽在不远处正对着自己亮着雪白獠牙。

    看上去像是一头体型巨大的猛玛象,华夏远古时代比较温暖,这种史前动物只有遥远的北方寒冷地带才有。

    我得有把趁手的兵器。于是,钟魁手中便有一把赤血剑。

    这里一切都无比真实,本质上是幻境,他心中想到了赤血剑,手中便有赤血剑。

    就像是玩游戏打怪升级,只有战胜这里一关,他才能想着下一关,或者脱身离开这里。

    猛玛象瞪着一双巨眼,向着钟魁冲刺,如同真实的一样,巨大的力量令地表都在震动,它带着一股腥臊气味,瞬间便冲到了眼前。

    犹如一只大鸟,钟魁原地跃起,手中赤血剑发出一匹赤红剑芒划向巨象的厚背。

    当初师兄代师传艺时,虽然传给他几套量身定制的剑法,也只是一带而过,不仅因为在师门看来,剑招是死的,也因为师兄传艺的时间不多。

    师兄讲的最多的却是最基础技巧,譬如刺、点、搅、劈、格、带、提、截等等,还有自己对所谓剑意的理解——在当时的钟魁听来,所谓剑意的概念就如同天书一般难以理解。

    但在这巨型猛玛象面前,一切剑法和技巧都是白搭。钟魁除了斩落了一撮兽毛之外,赤血剑只在巨象的后背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要知道这赤血剑本身就锋利无比,更不要说它曾经伴随先师钟馗斩妖除魔,本身就带着大修士的意志,精气神所蕴养,非寻常宝剑可比。

    扑了个空,巨象迅速地掉转头来,一对巨大的象牙向钟魁刺去。钟魁一侧身,让过巨象庞大的身躯,并反手一剑,击在象牙之上,饶是他早有心里准备,也被反震之力,震的几乎将剑脱手。

    光算力气,钟魁很自信,身为几乎要踏进筑基界的修士,奥运举重冠军十个加起来也比不上他一个人,但他绝不会选择跟这史前巨兽硬拼。

    这巨象,力量极大,也极为敏捷,关键是它一身兽皮,似是铜浇铁筑,连赤血剑都奈何不了它。

    弱点,一定会有弱点。

    钟魁甚至数次仗着更灵活的身法,成功绕到了巨象的身后,试图一剑刺穿它的菊花,奈何巨象的尾巴挡着,不仅坚硬,而且灵活有力,让他无计可施。

    时间不能久拖,这巨象仿佛不知疲倦,钟魁可不想累死,然后被巨象踩成肉泥。

    虽然这里也不过是幻境,钟魁相信自己要是在这里死了,外面的真身恐怕也会少大半条命,弄的不好,后半生就在轮椅上过了。

    或许当初那位大能创造这方空间存在的目的,便是让门人弟子进来试练,试练也是有代价的。

    哞、哞……

    巨象见面前的人类实在太狡猾,兽性大发,仰起脖子,发出一阵吼声,震的钟魁双耳欲聋。

    钟魁似乎被震晕了,那巨象向他再次冲来时,居然忘了躲闪,就在巨象巨大的獠牙几乎要刺到他的时候,钟魁动了。

    钟魁突然蹲了下去,巨大的獠牙从他的头顶上方穿过,奔势极快,眼看它的前腿就要踢到了钟魁,如果被踢中,肯定是一个无经可怕的下场。

    电光火石之间,钟魁左手撑着地面,他的身子俯躺几乎紧贴着地面,与巨象的奔势逆向。头部和腰部以上部分,以不可思议地角度躲过向撞过来的巨象右腿,旋即腰部以下则蛇行一般,又躲过巨旬的另一支腿。

    同时,他姿态又变成了仰面朝上,右手的赤血剑,狠狠地往上一捅,没入直至剑锷,并且横向一带,他的身子就变成了吊在了巨象腹部的姿态,以避免被巨象的后两只巨腿踩成肉饼。

    这是一次冒险,速度与技巧缺一不可,更重要的是勇气。腥臊的血液就如同拧开了水龙头,浇的钟魁满身都是。

    但钟魁只成功了一半,巨象颇有灵性地往地上卧去,妄图将钟魁压成肉饼,钟魁飞快地闪躲着,连赤血剑都无法蓉,仍插在巨象肚子上。

    此时,巨象就要站起来,趁你病要你命,钟魁运足力气,瞬间便击出了五拳,却如同击在一座肉山之上。

    巨象猛的一摆头颅,巨长的獠牙并没有让钟魁有所畏惧。

    拼了。

    灵巧地躲过巨象致使的一击,钟魁又是一拳击向了巨象的腹部外侧,这一拳似乎有些不同,巨象的身子竟然一震,重新趴下。

    钟魁愕然,他不相信这是因为巨象受了剑伤而承受不住自己的拳头。时间容不得他思索,拳头雨点般地砸向巨象。

    渐渐地,钟魁忽然若有所悟,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觉得自己拥有更强大的力量,就连脚下的大地似乎都成了他力量的源泉。

    巨象似乎站不起来了,甚至连摆摆头用獠牙反刺钟魁的力量都失去了,巨象全身骨架寸断,成了一座真正的肉山,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强烈的兽血气味。

    钟魁握着双拳,闭目内观。

    丹田里气海如同一口正在煮开水的铁锅,沸沸扬扬,溢出的庞大真气正冲向自己的十二正经、奇经八脉,洗刷着原本就比较宽广的经脉。

    一阵阵痛入么骨髓的刺痛之后,钟魁感到自己全身每一寸肌肤和每一个毛孔,都透着舒坦。

    他仍然不敢睁开眼睛,仿佛害怕一睁开双眼,这种难以用语言去描述的感觉会离他而去。

    不知过了多久,当钟魁再次内观丹田,只见那气海已经止住沸腾,真气液化,成了一片真正的海,蕴含着无穷的力量。

    终于突破了。

    睁开双目,眼前的黑暗消失了,连同地上的猛玛象尸首,仍是那座小庙。

    只见厅中央立着一张古朴的香案,上面摆放着一卷玉制书简。当钟魁的神识刚触到那书简,一股奇异的信息涌入他的识海,那是一段文字,似是一篇上古功法。

    尽管他并不认识这些古字,甚至这些文字比大篆还要古老,但偏偏他能懂得上面的意思:

    天地之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