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有潭池水
    ,!

    这小股真气,极弱。

    钟魁曾经因为好奇,拿各种材料试验过。

    按照现代科技的理解,任何物体都是由分子、原子和离子及更小粒子组成,各种粒子之间是有极小极小空间的,真气无形也有形,可以视作一种能量。将真气缓缓贯注入物体之中,物体承受力有大有小,但都趋向于从内部膨胀。

    钟魁将真气缓缓注入这块黑色奇石,虽然注入的极少,但他感觉得到这股真气如牛入泥海,再加大注入真气,仍然如此。

    难道这石头里面是中空的?从现代物理学上讲,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如果这样,拍卖行以及拥有它的前主人早就发现了。它的硬度极硬,钟魁能够轻松拍碎一块花岗石的力量,也拿它没有办法。

    钟魁下意识地将自己的神识投射到这块奇石之中,突然间,仿佛有股巨大的吸力将他的神识扯入进去。

    钟魁心神巨震,他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宁静的世界。

    不同于他与那黑衣女子交手时所处的冰雪幻境,这是一个绿色的世界。放眼望去,四周一片绿色,青青草原刚刚没过脚踝,不深不浅,十分平整。

    只是没有风,没有声音,连一个昆虫都没有的寂静世界。

    这个世界很小又似乎很大,钟魁只能看到跟前百十米的范围,而更远处似乎弥漫着白雾,而当你往前进时,白雾会随着你的移动而后退,并将你的身后遮挡住。总之你只能看到百十米的范围,甚至看不见天空。

    仍然是青青草原,仍然是寂寥一片。十分诡异。

    只有钟魁落脚处,是一个小小的水潭,不过两三丈的宽度,水面平静如镜,清澈见底,甚至连一条小鱼也没有。

    钟魁有些发蒙,这应该也是一个小世界,或者说是一个固化的小世界,只能是传说中的大能人为创造的。

    虽然自修行以来,钟魁的三观早就颠覆了,仍然对眼前的一切感到惊奇,一块小小的石头,为何能够容纳下这个奇妙的世界。

    这不科学啊。

    但这里什么也没有,除了无尽的青青草原,创造这个出来有什么用?

    难道用来打高尔夫?钟魁脑洞大开!

    正在感叹道法的神奇,蓦地,眼前那一汪水潭水面上忽然一阵波动,一波又一波涟漪向四周扩散。

    紧接着,水面开始抖动,然后剧烈沸腾起来。

    一股白练从潭底升起,如娇龙飞升,在半空中忽然化作一只巨大的拳头,向着仰头观看的钟魁扑了过来。

    钟魁毫不犹豫地挥拳迎了上去。

    在这个小世界里的,虽然只是自己的神识,但钟魁有着真实的知觉,他相信假如自己不抵抗或着躲闪,留在外面的本体会受到同样的伤害。

    拳头形成的罡风与那水珠凝成的拳头撞了上去。

    噗、噗,钟魁向后退了七八步。

    他心中震撼,差点吃了亏,那水凝成的拳头,犹如实质。俗话说水滴石穿,柔弱的水也拥有以柔克刚的力量,更不必说高速冲压的力量。

    钟魁在第一时间用真气笼罩着全身,犹如形成一个透明的保护罩,漫天的水珠四溅,却没有在他身上溅上一丁点水渍。

    钟魁还没稳住身形,也来不及感慨,水潭中又升起一股巨大的水柱,迅速凝成另一只拳头,再一次扑来。

    这一次来势更急、更猛。

    钟魁知道这一拳的厉害,运转乾坤步,堪堪躲过,那拳头轰在草地上,地面发出咚的一声巨响,出现了一个大坑。

    这一拳轰在地面,并没有溃散,反而掉转方向,又轰向钟魁。

    钟魁不退反进,体内的真气迅速地被调动起来,龙象伏魔功本能地运转,也不讲究什么招式,伴随着龙吟之声,全力以赴。

    龙象之威,无可匹敌!

    强大的反震力量,让钟魁觉得自己的挥拳的右臂,几乎要断折了,体内气血如翻江蹈海。

    这是无限接近钟魁最强大的一击。

    那水凝成的拳头在瞬间溃散。

    钟魁正待沾沾自喜,心中忽生警讯,眼角余光看去,只见潭水更加剧烈地沸腾着,水位在急剧地下降。

    一个庞大的身影出现在潭中央。

    钟魁倒吸了一口凉气,目瞪口呆,那是一个完全由水凝成的巨人,五官、四肢和躯体俱全,高度有两层楼那么高,屹立在潭中央。

    钟魁甚至觉得这水巨人在冲着自己冷笑。

    水巨人抬脚便跨上了堤岸,瞬间便攻到了跟前。硕大的拳头挥舞着,形成了一道拳影,居高临下,几乎封死了钟魁所有的退路。

    它唯一的弱点便是横向移动稍显笨拙,但它拥有巨长的胳膊和长腿,超长的攻击范围,挥拳的速度也极快,足以弥补身形上的不足。

    钟魁仗着灵巧的身法,在拳影与腿影之间,腾挪躲闪。

    他并不敢硬干,尽管这巨人只是潭水凝成的,但他相信只要挨上这一拳,不死也要重伤。

    人们常说,女儿是水做的,说的是女儿家似水柔情,那是文人墨客的浪漫写法。

    但此时此刻,这个水做的巨人,一点也不可爱,却是一心想要钟魁的小命。它并无智慧,修行大能创造出它,并赋予它一种本能的使命,恐怕就是摧毁任何闯入这个世界的生灵。

    狭路相逢勇者胜。

    钟魁此时此刻却疲于应付,那水巨人虽然一时奈何不了他,但也让他穷于应付。

    水巨人轰地一拳击在草地上,虽是水凝结而成的拳头,却堪比钛合金,空间内的大地似乎都晃动了一下,这一拳余力未减,在草地上梨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钟魁暗道侥幸,这一拳要是被击中了,自己不死也要重伤。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趁着水巨人这一拳用老,尚未来得及转身,钟魁毫不犹豫地转身便逃。

    然而他发现自己逃不了,他的神识被禁锢在这一方小世界,一种似有似无的屏障阻挡住,将神识与本体元神之间的联系切断,这让钟魁惶恐。

    急切之下,钟魁只好围着水潭绕着圈子。那水巨人虽然移动稍慢,也只是相对来说,可怕的是,它似乎永不知疲倦,追在钟魁身后。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如此下去,钟魁终究会被累死,若是一不小心成了天底下第一个被活活累死的修士,那就成了天下奇闻了。

    蓦地,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正是吕诚志道长,他在客厅里见钟魁一动不动,神不守舍,叫也叫不醒,如同活死人,连忙也发动神识试着进入了这个神秘空间。

    吕诚志显然也被眼前看的一切惊呆了。

    水巨人见来了新人,本能地掉头攻向吕道长,他真是招了一场无妄之灾。

    “道长,快跑!”

    钟魁大喝。

    巨拳已经轰向吕诚志,吕诚志的反应稍慢了些,即便他早有心理准备,他也会是逃无可逃,那一拳已经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瞬间杀到眼前。

    吕诚志幼时便开始学道,少年时代正式出家,虽然在修行上走了太多的冤枉路,但也算是厚积薄发,待他找到正确的路,这几年实力进步极快,因为基础太好。

    但实力上的差距实在太大,终是天堑,水巨人这一拳让他感到本能地产生恐惧,抗无所抗。

    关键时刻,钟魁拼尽全力杀到,人在半空中,挥起破军之拳,击向水巨人的后心。

    破军之拳,刚烈、暴虐,有敌无我,一去不回!

    伴随着这一拳,凭空出现一阵风雷之声,虽然一切只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但吕诚志清晰无误地听到了七道闷雷之声,每一声都似乎在他的心底响起,让他浑身如坠深渊,又恰似身处修罗战场,耳畔充斥着万千厮杀的呐喊声,生不出一丝反抗之意,不能自己。

    这应该是钟小友最强大最恐怖的一击吧?

    吕诚志心中震撼,明明是敌非友,他分明感受到一切肃杀和暴虐的情绪也笼罩着他。这是什么拳术,竟能影响别人的情绪!

    水巨人本能地产生危机感,硬生生地收回攻击吕诚志的那一拳,一边努力转身,一边毫不犹豫地将拳头往身后抡去。

    破军之拳击在水巨人的身上,直接将水巨人击出十米远,威力如斯!

    而同时水巨人的拳头余劲也扫中钟魁肋部,将他抽飞到三十米开外。

    哇,钟魁吐了一口鲜血。

    这大概是钟魁第一次在与外人动手时受到如此重伤,气血翻腾,肋部断了不止一根骨头,内腑受到了损害。

    啊、啊……

    钟魁强忍着伤痛,鱼跃而起,那水巨人也从地上爬了起来,看来它也受到了伤害。

    一大一小,相互对视着。

    钟魁忽然做出了一个令吕诚志想不到的事情。

    他踏罡步斗,作势攻拳,水巨人本能地挥拳迎击。就在双方拳风将要接触的一刹那,钟魁顺着向前突奔的余势,身形在半空中,扭转了三百六十度,巧妙地钻到了那水巨人的双膝之下。

    水巨人实在太过魁伟,它无法灵活地对付近在膝下的钟魁,只得一边胡乱踢腿,一边弯腰寻找钟魁的身影。

    而钟魁却是在他两腿之间,不停地变幻脚步,忽前忽后,忽左忽右,将乾坤步发挥到了极致,冷不丁地抽空给对手一拳或一腿。

    钟魁疯狂地攻击着对手,已经不知道出了多少拳,直到那水巨人左膝终于崩溃,半跪在地上。

    失去了一条腿的水巨人,被限制住了活动自由,仍然顽抗着。钟魁飞身而起,无风而御,升至水巨人的头顶,使出全部的气力,一拳狠狠地击向它的头颅。

    水巨人挨了这一拳,整个身躯晃了晃,然后茫然地看了钟魁一眼。钟魁甚至能读懂它的眼神,它臣服了!

    水巨人迅速地崩解,重新化作一道道清流,流淌进已经见底的潭中。

    水潭迅速恢复原状,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而那四周的浓雾,似乎比方才离的更远些,钟魁的可视范围似乎更大了些。

    不知什么时候,潭边赫然出现了一块碑石,上面写着四个字,古朴苍凉,就像是矗立在那里超过了千万年。

    “上面写着什么?”钟魁发现自己是个文盲,他知道那是四个古字,可他一个都猜不出来。

    “这是大篆,上面写着‘有潭池水’。”吕诚志道。

    “道长,你不是拿我寻开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