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天师门高手
    疯和尚硬生生止住了自己拍出的这挟怒一掌。

    饶是如此,这一掌起码也有他全部实力的一半的力量。预想中的陌生酗没有被他拍成肉酱。

    癫道人眼睁睁地看着酗“不自量力”地跟疯和尚对了一掌,然后他便看到酗嘴角挂着奇怪的笑意,而疯和尚则惊呼着向山沟道边耸立的高塬峭壁撞了过去。

    疯和尚实力雄厚,但他全无心理准备,就好比有人开了一辆跑车,以时速两百公里的速度飚车,眼看就要撞到横穿马路的行人,躲闪不及撞了上去,原以为对方是弱鸡,却不料对方居然是一辆重型坦克。

    这一碰撞,疯和尚全无准备,极为难受,差点憋成内伤,整个肥胖身子如皮球被弹飞,埋在厚厚的积雪之中。

    癫道人目瞪口呆,旋即大怒:

    “小子,本道爷小瞧了你,看招!”

    这癫道人与疯和尚出身当然不同,相识之前原本并无交集,但他二人自年轻时起就被称为后起之秀,一时瑜亮,修行界也总拿他二人相提并论,品头论足。那时候他们二人正是年轻气盛意气风发之时,便总是针锋相对起来,遇到一次便争斗一次,非要比个高下,但总是半斤八两,谁也奈何不了谁。

    一来二去,这疯和尚和癫道人便是亦敌亦友惺惺相惜起来,他们平时并不在一起,一遇上相互之间仍然要争的不亦乐乎,却不代表他们容忍对方被外人羞辱。

    见钟魁方才扮猪吃虎,白费了自己的一番好心,还把疯和尚一掌打飞,癫道人怒由心起,不由分说攻向钟魁。

    钟魁很久没有跟人动过手,一时技痒,昨天在秦塬上,要不是柳青及时出现,他早就出手了,眼前的癫道人实力堪称一流,正是一个好对手。

    这一交手,癫道人立刻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手,只见钟魁施展一套很粗浅的伏虎拳,竟让他感觉如同遇到一只猛虎下山,逼的他喘不过气来。

    伏虎拳,习武的人几乎都会。但钟魁施展出来的伏虎拳,拳拳带着无穷劲意,刚中带柔,柔中带刚,有返朴归真之感,劲风刮的癫道人脸生疼,这还是钟魁收着点的效果,没有使用太多的真气。

    “疯和尚,快来搭把手,否则今天你我就要阴沟里翻船了。”癫道人头也不回地喊道。

    那疯和尚从雪堆里钻了出来,抹了抹脸上的雪花,看清了形势,大惊失色,也不顾了脸面,杀入战团。

    “来的好!”钟魁大笑。

    拳势随之一变,平地里忽然像是刮起了一股飓风,地上的冰雪被飓风刮起,将酣斗的三人包裹在一起。

    这冰天雪地里,疯和尚和癫道人似乎听到耳边传来闷雷声,其中又似乎夹杂着无数人的呐喊声,像是置身一处修罗战场。

    二人虽是在夹攻钟魁,但他们自己清楚,分明是自己脱身不得,仿佛被千军万马包围着,想将他们撕成碎片,让他们疲于应付。

    这种诡异的情景,让他们内心里莫明胆颤心惊,自成名时起,他们自信如今已经跻身一流高手之列,但却没想到二人联手,却落入如此被动窘境。

    疯和尚一身横肉,全部紧绷着,大冷天里豆大的汗珠子沁出皮肤,一身如水洗一般,而那癫道人却是越打脸色越白,呼吸急促,气息紊乱。

    这二人简直是度秒如年,纷纷使出全身解数,应付着钟魁如海一般的拳意。

    咚咚如闷雷之声不绝于耳,强大的拳劲击的冰雪四溅,露出底下厚实的土地。

    这是钟魁第二次使用破军之拳,竟是如此的顺利。三年前他第一次练习破军之拳,差点弄的自己走火入魔。这三年来的流浪和游历,让他的境界日益稳固,心境更是上了一层楼,再一次使用破军之拳,水到渠成,意到拳到。

    疯和尚和癫道人的抵抗越来越虚弱,当他们觉得自己经脉的真气即将枯竭之时,压力忽然骤减。

    瞅了这个喘口气的时机,疯和尚一把扯过自己脖子上挂着的巨大佛珠,飞快地取下一颗佛珠,向钟魁射去。

    不等结果,疯和尚身形闪动,脚踩一种奇特的步法,每一次转换方位连同变化的姿势,以极其隐蔽的方式将那串十八颗佛珠发射出去,在极短的时间内编织出一张天罗地网。

    同样是暗器功夫,这比钟魁曾经遇到过的快刀小杨的飞刀,高明的太多。

    十八颗念珠,谓之十八子,佛门有六根、六尘和六识之说,而是疯和尚这一绝技名叫金刚伏魔十八诛,乃是疯和尚最得意的杀招,平生极少动用,一旦动用,从没有让他失手过。

    这十八颗念珠并不是用菩提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