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疯僧癫道
    冬天太阳落下的早,气温也随之下降的很快。

    厨房灶膛里柴火发出噼吧声响,一口小铁锅正在熬着小米粥,发出很好闻的粥香,屋子里暖意洋洋。

    柳青坐在小饭桌旁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钟魁。

    钟魁正努力和一碗面疙瘩做斗争,对柳青审视的目光浑不在意。方才柳青进来时,故意发出点声响,佯作向钟魁背后攻了一掌,钟魁根本不为所动,装作不知,柳青这才认为钟魁是个普通人。

    “酗子,你是哪里人?”柳青问。

    “柳阿姨,我家在中条山下,离这远着呢。”钟魁操着一口地道的晋省口音。

    “确实挺远的,你这是出来走亲戚,还是来打工?”柳青问。

    “当然是打工哩,我家人口多,兄弟姐妹好几个,连口粮都不够吃,所以我就出来打工,一来养活自己,二来挣点钱,让我弟弟妹妹们有钱上学读书。”

    “那为啥不去城里打工,在城里可以多挣点钱。”柳青问。

    “柳阿姨,我不认识几个字,人又太笨,老是办错事,挣的钱还不如犯错赔的多。有一次我在汾城一家饭馆做小工,第一天上班,一不小心将客人的衣服弄脏,客人非要我赔,说他那一件西服值五千块,天呐,一件衣服就值那么多?这是讹我吧,把我卖了也不值这么多钱,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饭馆是干不成了,我就到一家澡堂做搓澡工,这是个力气活很适合我,钱挣的也多。不过我也没干两天就被老板赶走了,说我力气太大,把客人当搓衣板,搓伤了。

    所以我不敢去城里,我赔不起啊。咱庄稼人,就只能在乡下混,春天给人放羊,夏天帮人盖房子盘大炕,秋天给人收粮食,冬天嘛,猫冬,就没啥活干,我好歹挣了点钱,就准备回老家准备过年,没想到走到这里,被这大雪给挡住了。”

    钟魁人畜无害地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

    嗞溜将一碗面疙瘩吃了个底朝天,钟魁冲着柳青笑着道:

    “柳阿姨,你快吃啊,凉了就不好吃了。”

    “呵呵,真是个纯朴的酗子啊。”柳青被逗笑了,根本不知道自己被钟魁忽悠住了。

    钟魁起身揭开锅盖,道:“小米粥熬好了,我给道长端去。”

    “好,有劳小哥了。”柳青点点头道,气质很是优雅。

    钟魁端着小米粥,往秦仙姑的寝室走去,门虚掩着,里面燃着炭火,并不觉得冷。

    那位名叫秦若寒的姑娘不知道去哪了,不在跟前照顾。

    “道长、道长,喝点小米粥吧?”钟魁轻声唤道。

    秦仙姑躺在炕上,仍昏迷不醒,脸色苍白,气息虚弱。钟魁碰了碰她的胳膊,借机发出一股真气,直入其内里经脉,查看伤势。

    她的经脉受到重创,应该受到了柳青这样的高手救治过,所以现在她虽然昏迷,醒来也是早晚的事,只要在炕上多躺个一两个月,便可康复,如果想恢复功力,恐怕还要更久。

    “你在干什么?”

    钟魁听到脚步声,自院子的另一边由远及近,脚步声的主人虽然刻意地敛息,仍然逃不过他敏锐的直觉,一个年轻好听的女声在质问着他,只是这声音有些清冷。

    钟魁若无其事地回过头来,见秦若寒站在门口,仍然戴着她的那幅大口罩,正冷冷地看着他,室内的温度都仿佛下降了许多。

    “刚熬了点小米粥,我给道长送点过来。”钟魁说道。

    “出去!”秦若寒像是护崽的小母牛。

    钟魁摸了摸鼻子,讪讪一笑,只得依言退了出去,倘若他是敌人,秦仙姑恐怕已经死了无数次,由不得秦若寒紧张。

    钟魁离开了秦仙姑的寝室,很快秦仙姑房里传来秦若寒和柳青的对话的声音,柳青似乎在替钟魁说好话,时断时续,钟魁离得远,并不能听的太清楚,后来传来秦若寒大声的誓言:

    “我秦氏的誉名,必将再次兴起,十年不行,那就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我发誓!”

    秦若寒坚定的誓言,好似金玉环佩,让钟魁印象深刻。

    这是女王范儿!

    一夜相安无事,钟魁觉得自己住在这里有些尴尬,第二天一大早便去辞行,见秦仙姑还在昏迷当中,只是脸上气色稍好。

    “柳阿姨,我要回家了,如果秦道长醒来,麻烦您代我向她表示感谢,感谢她让我在这里躲过大雪。”

    柳青对钟魁的观感极好,笑着道:

    “酗子,早点回家吧,快过年了,好好孝顺你爹娘。儿行千里母担忧,不要让家人牵挂。”

    告别了柳青,钟魁很快下了秦塬,只是心中仍记挂着秦塬上的人物。

    大地仍覆盖着冰雪,今年的冬天特别寒冷,白天最高温度也刚刚超过零度,加上这里地处偏僻,行人稀少,雪化的更慢。

    钟魁在山下小村子里问清了路,抬起脚来便往县城方向进发。转过两道深沟,远远地就见路边站着两个人,靠的近了,才见是一僧一道。

    那僧人又矮又胖,胸前挂着一串佛珠,每颗几乎有乒乓球般大。大冷的天,胖和尚光着脑袋,竟然在啃着鸡腿,那鸡腿还冒着热气,天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难道这胖和尚习有一种秘法,可以将食物加热,可这样干,纯粹是闲着蛋疼。

    而那道人身材和胖和尚正好相反,又高又瘦,仿佛一不留神便会被西北风吹到太平洋。他正捧着一颗葫芦喝酒,那酒葫芦像是个无底洞,总是喝不完,道人越喝脸色越白。

    这一对出家人,真是太古怪了,光天化日之下,喝酒吃肉。钟魁却觉得十分诡异,因为这一僧一道相向而立,一边饮酒吃肉,一边怒视着对方,并不像是一路人。

    见钟魁站着不动,脸上挂着戏谑的笑意,胖和尚忽然转过头道:

    “小子,看什么看?很好笑吗!”

    “当然好笑!今日一见,可以让我笑一整年。”钟魁道。

    “你认识我们吗?”胖和尚问。

    “疯和尚,癫道人,闻名已久!”钟魁道。

    “呵呵,你也知道我们?”轮到那癫道人惊讶,颇为自恋道,“在这鬼地方,连个人影都见不着一个,居然还有个小子知道我的英名,看来我真是大人物,英名远播啊。”

    “你顶多算是个会点庄稼把式的痴道士罢了,算个什么人物?人家酗子是因为见着了我老人家,才顺便想起你这个无名之辈的。”疯和尚道。

    “给你几分颜色你就开染坊了,来、来,咱俩比划比划?”癫道人怒道,说着手中酒葫芦便射出一道酒箭,直奔疯和尚面门。

    “来的好!”疯和尚不怒反喜,让过这道酒箭,肥胖的身材却极为灵活,让人看了觉得很是滑稽,容易想到武大郎。

    这一僧一道便战到一起,两人看似对对方极为熟稔,一招一式虽然都直奔对方要害,下手毫不留情,但总是差了那么一点,各自奈何不了对方。

    两人使的都是拳法,都颇为精妙,只不过疯和尚的拳法看似刚猛,实则饱含佛家禅意,那癫道人的拳法看似轻柔绵软,却又给人一种道家以柔克刚之感。

    钟魁曾听师兄专门讲过对天下武技总的看法,大道万千,武技同样是百花齐放,各出机杼,但练到极致处,便是道。

    道是本质,无论是功法还是武技,虽各有渊源,但最终都是异曲同工,归结于道。

    不归于道,便处下乘。脱泥于下乘,便升华于道。

    师兄的话,虽说有些令人难以理解,至少还不是钟魁目前所能够完全体会得到,按钟魁这个现代人的看法,“道”便是哲学上的根本提炼。

    任何修行,终究要归于一处,这便是“道”。

    眼前这一僧一道,实力高超,或许是因为他们相互之间实在太熟悉了,更使出看家本身,斗的难解难分,却又伤不了对方分毫,很快两人都是大汗淋漓,都直呼痛快。

    “癫老弟,你这功夫没长进啊。听说你最近看上了一个寡妇,难怪啊,力气都花在床上了。”

    疯和尚不知什么时候手中又多了块鸡腿,咬的满嘴油乎乎。

    “疯兄,你也没长进啊,还是这三脚猫的功夫。对了,你最近每晚还在偷看人家小媳妇洗澡吗?不是我说你,咱是修士,时间要多花在正事上。”癫道人喝了一口酒,以牙还牙。

    “牛鼻子,胡说八道,我和尚除了不忌荤腥,何曾做过这样的丑事,你找死啊!”疯和尚气的脸色发青。

    “秃驴,谁叫你乱说话,道爷不过是爱喝几口酒,有你这么埋汰人的吗,反正我就是活腻了,想找死,你能咋滴?”

    “你骂谁是秃驴。”

    “谁答应,谁就是秃驴。”

    钟魁看的目瞪口呆,差点笑死。

    “哈哈哈……”

    一僧一道止住了对骂,同时瞪着钟魁骂道:

    “小子,你找揍是不是?”

    “不、不,我就是过路的,你们继续、继续,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钟魁差点笑背过气来。

    疯和尚怒急,向着钟魁拍了一掌,他毕竟是得道高人,这一掌拍了出去便立即后悔,因为普通人是万万躲不过这挟怒一掌,必是化为玉碎。他虽在外人看来真不像一个出家人,但不伤及无辜,是他修行起码应该有的底线。

    “疯兄,使不得!”那癫道人站在一边,阻拦不及,不由得惊呼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