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巍巍昆仑
    那少女穿着颇为时髦。

    她身量挺高,脚踩着一双漂亮的长筒驼色绒面平底长靴,款式国内少见,下身穿着件稍紧身的牛仔裤,突出了她的那一双笔直的大长腿,上身穿着一件短款黄色的羽绒服,却不显臃肿,亭亭玉立,像一朵郁金香。

    少女头上戴着一顶针织的帽子,大概是因为天气冷的紧,虽然是大晴天,高塬上的西北风刮在脸上仍会让人感到生疼,在寒风里站久了对皮肤不好,所以她戴着一副大口罩。

    露在外面的眉目如画,尤其是那双眼睛清亮,似会说话,让人生出几分遐思,恨不得想拉下她的口罩,一睹庐山真面目。

    少女站的位置很远,跟“路人甲”钟魁站在一边,她看向秦仙姑的眼神让钟魁明白,她其实很担心秦仙姑的伤势,只是眼下的局面还很紧张,还轮不到她表达心中所想。

    不用说,跟少女同来的中年妇人才是受薛云关注的重点人物。

    这中年妇人,看上去四十来岁的年纪,中等个头,穿着一身墨绿色呢大衣,姿色在中等之上,而气质更佳,竟给人一种雍容华贵之态。

    “阁下是谁?”薛云神情很是疑惑,对方很陌生,但很显然来人非友似敌,直觉告诉自己,这个中年妇人并不简单。

    “昆仑柳青!”中年妇人平静地答道。

    薛云的神情明显一愣:

    “原来是昆仑派的柳师妹,不知你与无为子前辈如何称呼?”

    “那是家师!”柳青答道。

    “呵呵,原来是无为子前辈的高徒啊。”薛云干笑了几声,“听说贵派自无为子前辈荣登掌门之位后,门下数十年来未曾踏入中原,更从未涉足中原各派各家纠葛,你今天要打破惯例吗?”

    薛云所说的不错,昆仑山号称华夏第一神山,它曾无数次出现在浩如烟渺的史籍之中,而昆仑一派向来也是名门大派,但关于昆仑派的洞府到底在什么地方,如今并没有外人知晓,甚至在修士眼中的昆仑山,也不一定是当今图书馆地图册上的普通人眼中的昆仑山。

    昆仑派近世更为神秘,世人唯有明确知晓的是,在秦祖海被公认为天下第一高手之前,昆仑派的掌门无为子就已经退隐了,而且秦祖海生前对这“天下第一高手”的名头敬谢不敏,甚至自称是无为子门下走狗。

    所以,有人猜测秦祖海年轻时曾见过无为子,并且败于其下,甚至有人还猜测秦祖海在修行上曾受过无为子的指教,恐怕有师徒之谊。

    如今看到这位自称是昆仑派柳青的中年妇人站在自己面前,摆出一副要与秦仙姑联手的态势,薛云暗道所谓传言恐怕不是空穴来风。

    虽不知昆仑派到底虚实,但昆仑的名头实在太大了,由不得薛云不重视,即便他真有能力击败这二人的联手,他也要想到得罪昆仑派的后果。人的名,树的影。

    昆仑派难道真要重出江湖了吗?

    趁这功夫,那随行的少女趁机扑到秦仙姑身前,将她扶起,十分关切地问道:

    “姑婆,你伤的重不重?”

    “若寒,姑婆只是受了点伤而已,我这把老骨头还没那么容易散掉,我还要看到你嫁人、生子!”秦仙姑勉强一笑,她伸手将少女若寒眼角的泪花抹去,“记住,你姓秦,你是秦若寒,是秦家的骨血,你那废物爸爸我是指望不了,将来你要撑起秦家的门面!”

    钟魁在一边听着,暗道这位名叫秦若寒的姑娘,大概就是修行界前盟主秦祖海的唯一孙女。

    “是的,姑婆。我这次回国就不准备走了,秦家失去的,我一定要夺回来!”秦若寒的的话很简短,虽是女儿身,但听她语气很果断很坚定。

    “我家有女初长成,若寒,你且到一边观战,我和你师父联手,定叫这老匹夫吃不了兜着走。”秦仙姑道。

    柳青、秦仙姑二人和薛云呈鼎足之势站在雪地里。

    秦塬上,风仍在呼呼地刮着,虽已是正午时分,此时此刻后后气氛却很紧张。薛云内心中并不紧张,作为一位野心家,他很想知道昆仑派的高徒实力究竟如何,因为这个门派实在太神秘了,江湖中几乎没有修士跟昆仑派有交集,名气却大的很。

    是名不副实呢,还是名副其实?

    今日就要见个真章。

    薛云表面上仍然风淡云轻,内心严阵以待,而柳青面沉似水,浑身散出一股不怒自威的威势。

    然而,最先发动仍是秦仙姑,她年轻时就个头高于顶的女人,极为自负,堂兄秦祖海死后,她的性情变的更加偏执,更何况面对的是自己的仇人,有传言当年秦祖海之死,恐怕也与薛氏脱不了干系。

    秦仙姑虽自称没有修炼过家传九转天元功,但习有家传另一套炼气之法,秦家家传功法有好几门,虽都比不上传男不传女的九转天元功,而且都是适用于女儿家修行,威力也大打折扣,但这几门炼气之法也颇为精妙。

    只是秦仙姑性子好强,与炼气功法相配套的武技则是走刚猛的路子,所以她一上来便是全力一击。

    一股强大的劲气直冲薛云胸膛,薛云面色一懔,并不敢全力抵挡,他虽然自信,但不知身后的柳青虚实,不敢将后背让给对方,只得使出七成的功力,借着这一击的余势,闪到另一边。

    秦仙姑的功势连绵不绝,她气恼薛云的无礼和自负,展开一波又一波的功势。西北风呼啸着,劲气四溢的拳风,将高塬上的积雪击的四处飞溅,如漫天的雪雨。

    只是她毕竟有伤在身,而且实力并不如对方,连击无法奏效后,气势便是一滞。那柳青冷眼观看,见势轻喝一声,杀入战团。

    秦仙姑气喘吁吁,见柳青攻向薛云,借机得以喘息,一边控制一下早就紊乱的气血,一边寻找着机会。

    不知柳青修炼的是何功法,也不知她这一掌到底如何,与秦仙姑相比,明明看到她的掌影在动,但这攻势竟然悄然无声。

    薛云十分心思,早就将一大半放在柳青身上,余光瞅见柳青自左侧攻来,心头大骇,却也不甘示弱,迎着这一掌拍去。

    两掌相击,薛云只感觉到对方一掌绵软无力,正自诧异,感到自己掌心又传来一股大力,然后又是一波更大的力气传导而来,就在两人手掌相击将分未分的刹那间,这股力量居然有七波,一波强似一波。

    薛云感到喉间发甜,暗道自己还是太大意了。

    昆仑柳青这一掌,最后一波力量虽然极大,但并不会让他感到太大压力,只是他没想到柳青这掌法太过精妙,居然能这样施展力量,让力量分波次攻击,薛云防了第一波,没想到会有第二波,甚至有七波之多,大意之下,薛云吃了一个不小的暗亏。

    正在暗自懊恼之时,那柳青的身子如影随形,她施展一门精妙的轻功,在普通人的肉眼看来,她的身子扯出一道残影,一时之间竟压制住薛云。

    好一个薛云,集中注意力再一次又击退了柳青的攻击,等他渐渐熟悉了柳青的战斗方式,二人一时间僵持着,在场面上看,他甚至占了上风。

    秦仙姑见势,也加入战团,与柳青合力攻击薛云。

    薛云立刻感到吃力,毕竟以一敌二,无法持久,他不耐这个僵持的局面,仰天长啸,身上的金光大盛。

    这鲲鹏九变,真是一门威力奇大的掌法,再加上薛氏的精妙轻功,秦仙姑与柳青二人都挨了几掌,只是她们二人都是功力深厚之人,竟是越战越勇。

    柳青脚踢雪原,漫天的雪花被劲气裹携着向薛云脸上扑去,薛云本能地挥臂阻挡,却不料秦仙如从右侧偷袭,一掌击向薛云右肋,这一掌击实了,甚至都能听到肋骨断折的声响。

    薛云大怒,强忍着巨痛,一掌将秦仙如击飞。

    哇,秦仙姑身子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吐出一大口鲜血。那薛云虽然得手,怎奈柳青杀到了近前,一掌击向薛云的后背,这一掌势大力沉,薛云全无防备,薛云的身子直接飞到高塬之下。

    观战的少女秦若寒扑上前去,娇呼:“姑婆,你怎么样?”

    秦仙姑躺在秦若寒的怀里,惨然一笑:“若寒,我累了,想睡一会儿。”

    昏死过去。

    柳青这时奔到悬崖边上,举目向下眺望,见薛云并没有轻易的摔死,只听薛云那枭雄般的豪迈之声自底下传来:

    “哈哈,巍巍昆仑,也不过如此。今日之恨,薛某改日再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