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秦塬 秦氏庙
    阴暗的天空下,大地一片昏黄。

    偶尔有几棵顽强的矮松扎根在壁立的山塬上,在这冬季满眼的土黄色之中点缀一些绿意。

    这里是吕梁山外,晋省一个毫不起眼的偏僻山沟沟里的一个小村落。

    村子很小,只有一条因乡间公路贯穿而自然形成的街道,全村不过二十来户。因为这条乡间公路,是方圆几十里范围内唯一的一条公路,而且这里设有一个汽车站点,以方便附近的村民去往更远的地方,这个村子也因此显得比别的村子富裕一些。

    这一日北风呼呼的刮着,天昏地暗地刮了一个白天,带来了刺骨的寒意和沙尘。还没到下午四点的时候,苍穹就完全黑了下来,很快飘起了雪花。

    一辆破旧中巴车,在村中央停了下来,几个等车的客人一边跺着脚一边说笑着往车上挤,司机回头看了一眼,关了车门便轰隆隆地跑了。这鬼天气,搁以前,司机一般会再等等二三十分钟,以便多拉几个客人。

    一个年轻酗,从南边匆匆地走来,他向中巴车车屁股招了招手,见司机没有停下,也只是摇了摇头,也并不着急,站在原地打量着这个山沟里的村落。

    酗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中上等个头,不胖不瘦,身材极匀称,他满面尘色,头发被北风吹的有些凌乱,如果你不仔细看,很难对他留下太深的印象。

    他身上的棉袄有些旧了,甚至有一两处露出了里面的棉花,腰上随便用一条布绳扎着,脚上踩着的一双高帮解放鞋也很旧了,看不出它原本的颜色。在这穷乡僻壤里,这副打扮并不太令人奇怪。

    酗正是钟魁。

    时光如流水,他已经虚岁17,自从几年前以全县总分第一的成绩考入县一中,他就申请保留学籍,然后便云游四方。

    搞定太乙县一中的校长不难,难的是搞定自己的爹娘,钟魁颇费了些力气才让爹娘同意,他打的是去港岛接受更好教育的旗号,实际上他只是在港岛的某所中学注册时露了个面而已。

    修行难,难于上青天。

    境界停留在凝气境大圆满的状态已经好几年,很难如以前修行那样顺利,每进一步都很困难,但钟魁坚信他只需要一个契机而已。

    于是,他开始四处流浪,行走在城市与乡村之中,倘佯在森林、高山、大漠和幽谷间,做过宾馆门童,当过餐饮服务员,给人看过菜园子,也给牧羊人照管过牛羊,他观察世事,品味人生百态,虽然境界仍然没有突破,但也让他的心境更加开阔,虽然在炼气方面停滞不前,至少在武技方面他早非昔日吴下阿蒙。

    离家日子久了,钟魁计算着时日,准备返回太乙,重新开始他的另一种生活。

    事实上这里也是他师兄的家乡,尽管过了千百年,这里的地形地貌仍没有太多变化,但师兄当年的故乡早就找不到了,钟魁只能根据当地县志,估摸着找了个地方,遵照师兄的遗愿,将师兄的部分骨灰洒在那里,郑重地磕了几个头。

    虽然草草,但师兄若地下有知,恐怕也不会怪他。

    村里车站前,有唯一的一家小卖部。钟魁操着颇为地道的乡音,跟店家套近乎,店家告诉他,这是最后一班车,瞧这雪下的越来越大,山谷间道路难行,极其危险,估计只能等雪化的差不多时,才会有班车去最近的县城。当然也可以步行前往,那样的话,就是不考虑入夜时降雪难行或者迷路的可能,恐怕也要走到后半夜。

    不过,对面山塬上的庙可以借宿。店家好心地告诉钟魁。

    钟魁并不在乎能不能走,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现在过的日子,就是那种想走就走,想睡就睡,随心所欲的日子。

    他早已超脱金钱和物欲的桎梏,除非他追求穷奢极欲,否则他并不担心钱的问题。有人说,个人财务自由才是一切自由的基础,这个结论还是相当有道理的。

    而体现在修行心境上,对实力的追求,甚至有关长生的奥秘,反过来又让钟魁对物质方面看的极淡。

    抬头看了看天,雪下的更大了,满天的飞絮之中,钟魁看到对面山塬上有一片暗色的建筑物,那便是店家口中所称的秦氏庙,其实是一座道观。

    晋省多黄土高坡,因千百年来雨水冲刷,形成千沟万壑,一座座土山陡峭难上,而土山之巅却常常较为平坦,形成一个台地,往往是极好的耕地,而且面积不小,但因为浇水困难,通常只能种植耐旱作物,这种地形便叫“塬”。

    当地有许地方以“塬”为名。

    对面的塬叫做秦塬

    
共3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