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最后的传人
    古之炼气士讲究“气”。

    气不仅是天地间蕴藏的灵气或元气,也是通过修行,将之转化为自身经脉中的真气,它是物质的,形而下的,更是一种形而上和哲学上的概念。

    人来源于天地,所谓万物之灵,秉天地之灵气而生,故而天地之精神必是人之精神的源泉与实质。人身之气,也能转化为认识与行为。

    反过来,人的心性与行为又会影响人身之气的“存在方式”,因为天地之“气”与人体之“气”是能够相通的,而天地之气对人的影响是巨大的,是绝定性的。故而古人有“顺天者昌,逆天者亡”之说。

    人要想得到天之浩然之气,就必须要以自己的思想、精神、行为与天地之精神、行为相合,就是顺天。

    故所谓浩然之气,天地间最正大,也惟正直才能刚大,而能贯洞识微,合于道德与正义的气,是修养、修为、修行,和不断修正自己的心性与行为。

    吕氏这本侥幸传下来的秘笈,它总的精神原则便是如此。

    只是因为传承遭受到各种天灾**的磨难,一些记述遗失、错漏,后人想方设法去恢复它本来的面目,结果成了狗尾续貂或者牵强附会,让后学者迷茫。

    吕诚志天资聪慧,加上他本人的品性与这浩然之气的精神本质极为契合,因而他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这并非仅仅是侥幸。

    既有典常,苟非其人,道不虚行。或曰:苟非其人,焉得其法?

    钟魁一番解说,令吕诚志茅塞顿开,连连称赞钟魁天资过人。

    钟魁却根据自己的理解,将这秘笈几处明显谬误之处纠正过来,如神来之笔。他本身专习龙象伏魔功,也是一种至正至刚之绝学,与这浩然之气的精神气质极为相似,邪不压正是也,因而他修缮起来这本吕氏秘笈,也算是恰得其所。

    吕诚志一见大喜,饶有兴趣地与钟魁探讨起这本秘笈。他一把年纪,修行经验丰富,见多识广,博览各派经典,理论知识深厚,钟魁本身身负绝学,兼又从师兄那得到太多修行实际知识,涉猎极广,只是实践机会太少。

    二人相互教益,相得益彰,从秉烛时分一直讨论到了东方鱼白,各有极大所得,直到听到白晓天肚子咕咕叫。

    白晓天大窘,他从昨夜一直站在旁边听着,钟、吕二人并不避讳,因为他们二人都不是有门户之见的人,虽然听进他耳朵里的都是云里雾里的东西,但他知道这样的机会价值连城,恨不得多生了几颗脑袋,拼命死记硬背,囫囵吞枣般地硬往脑子里灌,只是他越听越是迷糊。

    神霄派属道教正一派的分支,虽然以符箓传承为主,主要修习五雷符,谓行此法可役鬼神,致雷雨,除害免灾。其理论基础是天人合一、天人感应与内外合一说。谓天与我同体,人之精神与天时、阴阳五行一脉相通,此感必彼应;而其基础又在于行法者平时的内修,行法者内修功行深厚,风云雷雨可随召而至。

    因此,神霄派道士也非常重视内丹修炼,以之作为行法的基础。

    只是很可惜,白晓天的师门已经沦落几乎失传的地步,他的师父梁鸣不过是无名小卒,一生潦倒,靠着给人算卦和操办白事谋生,更遑论白晓天本人。

    “嗯,我肚子也饿了。”钟魁摸着肚子,半开玩笑道,“吕道长,你这个主人不合格啊。”

    “钟道友说笑了,请随我去斋房。”吕诚志笑道,又对白晓天道,“白小友不如一起来。”

    “那叨扰了!”白晓天连忙屁颠屁颠地应道。

    三人去了斋房,因为天刚亮,管饮食的都厨才刚刚生火,三人看着厨子们忙前忙后,越发觉得肚子空空,饥肠辘辘。

    等早饭做好,三人就着咸菜和小米粥吃着白面馒头,这一顿吃的格外香甜,尤其是钟魁一个人就吃了七个大馒头,两大碗小米粥。

    “我还未成年哩!”钟魁的理由很强大。

    “钟道友乃非常人也!”吕诚志道,“不知贫道是否可以拜见尊师?”

    “家师仙逝已久。”钟魁道。

    吕诚志心里有些意外,暗道这少年也不过十三岁,他的恩师既然仙逝很久,那么少年这一身本事是跟谁学的,难道是所谓天师门中另有高人?

    吕诚志见钟魁不愿谈这个话题,便不再强求,只当这天师门是江湖中隐逸的门派,行事极为低调,否则以他的阅历不可能不知道一二。

    吃完早饭,钟魁便告别下山去了。

    旭日初升,朝霞满天,金色的阳光冲破东边的云彩,洒在钟魁年轻挺拔的身上,衬托出他充满朝气的背影多了一份飘逸的神采。

    晨间山腰多雾,钟魁行走其间,从山上看下去,恰似脚踩祥云,很有一种出尘的味道。

    吕诚志看着他离去的背景,注目良久,感叹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曾经自以为修行略有小成,却不料江湖隐逸之士才是真正的高人风范。

    自此以后,这位少年对自己及对中条吕氏的恩情,自己恐怕永远也还不清了。

    想到此处,吕诚志心里对修行油然而生出虔诚和敬畏之心,内心也变的更加谦逊,他对钟魁口中所提的那个天师门也更加好奇了,却不知道钟魁是孤家寡人一个,根本没有他想像中的高手如云的境况。

    白晓天一直呆呆地陪伴着吕诚志左右,吕诚志知道他的心思,想了想道:

    “神霄派曾经盛极一时,宋朝时其开创祖师王、林之辈皆是高人,其所创修行之法自有其可观之处。我现在虽然恶了紫阳观,但仍份属全真派,对神霄派的修行涉猎不多,但如果是内丹炼气修行方面,贫道倒也可以为你解惑。”

    “多谢道长!”白晓天连忙施了一礼,面上颇有为难之色,“不瞒道长,家师临逝前,曾传我一段秘法,老实说这些年来我一直在钻研,也一直妄想从诸多经典中寻找密钥,只可恨我还未找到门径。自昨夜以来,我就在想,这段秘法恐怕如同道长家传秘笈一样,颇多谬误之处,其中许多前后自相矛盾之处,令我困惑……”

    “你可是想让钟道友替你看看?如我这浩然之气一般?”吕诚志笑了。

    “正是如此,只是我与钟道友并无交情,甚至我初来太乙时,还曾恶了他一回。”白晓天羞愧地说道,“更重要的是,我怕先师所传秘法本就是……本就是……”

    白晓天的声音越来越低,吕诚志明白,他的真实意思是害怕这段秘法最后被证明一无是处,那就说明神霄派是真的断了传承,白晓天因而变的患得患失起来,他宁可给自己留点幻想。

    身为神霄派最后的传人,白晓天身上的压力巨大。就像一个肥皂泡,他害怕被人戳破。

    “世间修行之法,原本十万八千,至今已经大多已经失传,这固然多是因为天灾**,但更大的原因在于敝帚自珍和门户之见。有先贤曾言,世人盲修瞎炼,不达真谛,难明至理。丹经万卷,如入海数沙,永无实证。若宿有善缘,得遇真师,将天机妙用,逐一诀破,妙眼天开。如贫得宝,如病得药,如囚遇赦,如死再生,胜如万两黄金。黄金易尽,而妙法无穷。”

    说的此处,吕诚志感叹道:

    “想我吕氏何尝不是如此,敝帚自珍,倘若我不是有缘认识了钟道友,恐怕至死还要在真正修行之门外徘徊。你若真有担当,想撑起一个门派,那就锐意进取,抛掉那些伪装,不要假装自己是神霄派传人,死要面子,更不要盲修瞎炼,否则你真要成为神霄派最后的传人。”

    “最后的传人?”白晓天念叨着,眉头皱了起来。

    白晓天为人沉默寡言,心思有点重,爱钻牛角尖。

    钟魁跟吕诚志一样,从白晓天昨夜满怀敬畏地伺立在旁,就看出来他的心思,并不点破他的意图,因为观看别派的秘笈,本就是件很受忌讳的事情。

    倘若白晓天不主动提出,钟魁犯不着给自己找麻烦。

    丢下还在犹豫的白晓天,吕诚志返身往讲经阁行去,半空中飘来他引自抱朴子葛洪的话:

    “先师不敢以轻行授人,须人求之至勤者,犹当拣选至精者乃教之,况乎不好不求,求之不笃者,安可衔其沽以告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