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老夫聊发少年狂
    钟魁将吕道长扶了起来。

    他不过是个少年人,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五官端正,面容清秀,扔到人群之中,也只是比路人甲稍好点的角色。

    稍稍注意到他外貌的人,也只是觉得钟魁比较耐看而已。只有特别注意观察他的人,才会觉得这少年有种特别的气质。

    人们不知道钟魁是什么时候冒了出来,并且站在了吕诚志的身后。

    就是注意到,也只是将他当作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被体制化的教育系统,教育着要做一个见义勇为乐于助人的好少年——在那些已经在社会上“混”过多年的人看来,官方教育都是蒙蔽人的,尤其是少年学生因为单纯,所以最好蒙蔽。却不知,这些“社会人”已经丧失了最初的纯真,成了名利的奴仆。

    钟魁早就发现了白晓天,对他的表现有些不满,不过他并不指望白晓天能够主动站出来,并且力挽狂澜,将赵信扬一行人赶下山去。

    当然,钟魁也只是有些不满而已,白晓天也只会些小手段而已,让他跟赵信扬斗,也只会是自取其辱。况且,以紫阳观在道教内部的地位和影响力,白晓天就是俯首听命也不会令人奇怪。

    钟魁投过来的目光,让白晓天有些羞愧。

    白晓天起初单纯地认为,吕道长会将不速之客劝下山去,因为吕道长毕竟辈份和道门地位极高,未料双方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那赵信扬一行人真是欺人太甚。

    当吕道长处下风时,白晓天不止一次地想暗施偷袭,不过以他那些小手段,根本就上不了台面,正犹豫间,吕道长就被击飞,然后他就看到了钟魁,仿佛就看到了主心骨。

    然而钟魁还想做个普通的少年,并不想出手。

    “你们是什么人,这么多人怎么欺负一个老人家,还讲不讲理了?”钟魁完全是一个毛头小子的表现。

    “哪里来的愣头青,滚开,一边玩去。”有人当场斥责。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报警了,我家就住山下,信不信我找我爹过来?”钟魁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截树枝当作武器。

    众人见他一副色厉内荏的表现,都哄然大笑起来,没人将他当一回事。

    钟魁一手握着树枝,一手托着吕诚志的后背。

    吕诚志只觉得一股温暖的气流从自己背部侵入,然后聚积在自己肋下伤处,伤处的断骨暂时无法修复,但火辣辣疼感已经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片清凉。

    那一股气流越来越壮大,返身冲向自己的四体五脏,以至全身上下每一处经脉,身体的经脉各处,本能地开始反抗,然后自己的经脉深处似乎多出一些别的东西。

    吕诚志猛然醒悟,他的心头狂喜,气感,那绝对是他曾经梦寐以求的结果。恰似养珠人在一个河蚌中植入异物,河蚌机体受到刺激,本能分沁出物质将异物包裹,结果形成了珍珠。

    他原本就摸到了气感的门槛,一直卡在那里动弹不得,就差那临门一脚,而钟魁就是那个递上临门一脚的人。

    就在今天,一切似乎水道渠成。内心深处的心魔,忽然消失地干干净净,留下的便是一片晴空昭月。

    “不要多想,按照你自家法门,意想存真,不要抗拒,顺其自然。”钟魁小声地说道。

    吕道长连忙照办,他经脉中微弱的真气按照他平时修行的路行运行。

    紧接着,钟魁输入的那一道真气竟然跟着一起运转,浑然一体,帮助他冲撞一切阻挡的难关险阻,令经脉畅通无阻,最后一大一弱两股真气不分彼此,融合在一起,甚至能为吕道长所用,同时钟魁也截断了自身跟吕道长体内真气的联系,让吕道长自己体会。

    再接着,吕道长觉得自己身上的每个毛孔都舒张着,就像一个久困于地下密室之人,某天忽然得到大自由,入眼处天高云淡,天地间辽阔无垠,己身如处一个郁郁葱葱鸟语花香的世界。

    他的每一个毛孔,每一寸肌肤都在大口大口地,贪婪、自由地呼吸着大自然中的元气,如一个在沙漠中旅行就要渴死的人,忽然遇到一口清爽甘甜的泉眼。

    元气快速地涌入体内,一部分滋润着他已经衰败的身体,令机体充满活力。如果有足够的时间,他的机体将如枯木逢春,比以往都要年轻富有活力。而涌入经脉中的大部份元气,很快被炼化成真气。

    吕诚志初入此道,内心兴奋莫名,正当他几欲亢奋而起时,耳边传来钟魁的声音:

    “内观之道,静神定心。乱想不起,邪妄不侵。固身及物,闭目思寻。表里虚寂,神道微深。外藏万境,内察一心。了然明静,静乱俱息。念念相系,深根宁极。湛然常住,杳冥难测。忧患永消,是非莫识……”

    熟诵道家经典的吕诚志知道,这是他常读过的《太上老君内观经》中的一段,再一次听到这段经文,一边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另一边又万分羞愧,这一次他竟喜形于色,乱了方寸,他连忙抱守元一,沉下心来,稳定一下境界。

    赵信扬见吕诚志盘膝坐在地上,一言不发,以为他是耍赖,大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意思,不耐烦地说道:

    “吕老道,赵某并没有趁人之危,趁你受伤,痛下杀手。我只是点到为止,你也不必如此作态。同时道门之人,我紫阳观的敕令,你到底接是不接?”

    赵信扬实力强大,他吃定了吕诚志,这一番话也不过是故作姿态而已,有官方代表邱处长在,还有几名闻讯赶来的景区保安,他也不好将事情做的太绝。

    钟魁故意捣乱兼拖延时间,隔着老远大声说道:

    “这位大哥,你真是很不礼貌,吕道长一把年纪了,你爹没教过你如何尊老吗?”

    赵信扬还没说话,他的手下都怒了,作势便要上前动手。钟魁却是从兜里掏出一把弹弓,迅速朝冲在前面那道士射了一把,正中那道士鼻梁,那道士吃痛,停下来下意识地用手往鼻子上一抹,再看手上全是血。

    钟魁却没有停下来,接连往人群中射来,他的射速极快,射的精准,这些道士接连中招,纷纷大怒,追着钟魁满场跑。

    钟魁身子极为灵活,实际上上用上了轻功,只是这些道士们并不识货,只当钟魁是孙悟空投胎的,气的道士们哇哇大叫,一时都忘了吕诚志。

    这时吕诚志已经调息完毕,他站了起来,方才那疲惫苍老之态尽去,面色健康红润,目光湛然有神,整个人的气质似乎有了很大不同。

    赵信扬愣了愣,却没有多想,只当吕诚志习有一种秘法,可以迅速恢复精力。

    “无量福,比试还未结束,赵道友何必言胜?”吕诚志昂然笑道。

    此刻的吕诚志,世界在他的眼里,又是另一番景象,他从未如今天这样,感觉到体内蕴藏着的巨大的力量

    赵信扬被彻底激怒了:“不见黄河不死心,吕老道,赵某这次就成全你!”

    当下,赵信扬向前跨了一步,这一步看似轻轻一步,却是横跨极远,瞬间便到了吕诚志跟前,一拳带着啸音击向吕诚声,听这声势极为吓人。

    “来的好!”

    老夫聊发少年狂,吕诚志不退反进,迎着这一拳,以拳对拳,狠狠地砸了过去。

    人群忽然一时失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