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讲经阁
    春天的脚步越来越近了,人们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单薄。

    三月下旬,吹面已是不寒杨柳风。

    太乙山下,景区还未正式开放,但已经出现了少量慕名而来的游客,前期的宣传已经显示了效果,他们现在可以半价进入景区。

    通往丁官镇的班车已经开始运行,因为客运量还不大,白天上下午各发两班,看未来游客增长情况,酌情增加班次,尤其是周末的时候。就整个华夏来说,深处内陆地区的旅游经济才刚刚起步,潜力巨大。

    景区门口的饭店、商铺陆续开始营业,村民们各显神通,丢下锄头,试着做起了生意。

    头脑灵活的胆子大点的,比如钟大壮,他的土菜馆早在去年冬天就开始装修,本钱大部分是借的,共五十万。他哪里有这么多钱,是钟魁出面“担保”,找老崔借的,其实是钟魁自己的钱——他去年卖金锭的钱,几乎没动过。

    要不是钟魁的鼓动,钟大壮可不敢借这么多钱,算是破釜沉舟的意思,他原本只是打算开家小馆子,自已既当老板又当厨师,让自己爹娘当服务员、采购员和打杂。钟魁帮助他,也是希望借此,在村里树立一个样板。

    钟大壮这个样板是见过世面的,听了钟魁一番鼓动和策划,参考这些年他在省城餐饮界的所见所闻,他请来专业人士来设计,将馆子装潢很有农家特色。

    说是土菜馆,其实分上下两层,光就餐面积加上几个大小不一的包厢,就有两百多个平方,雇了八个年轻男女服务员,另外高薪聘请来一个大堂经理,都是钟大壮以前在省城学厨时认识的,虽然人力成本比省城还要高,但可以节省不少培训和磨合时间,算得上比较专业。

    经营的菜式是本地农家菜,当然也经过一些必要的改良,卖相不错,价钱也算公道。开业那天,钟大壮下了血本,排了三轮流水席,请全村人男女老少都去吃了一回,都夸滋味不错。

    所以,钟大壮的土菜馆生意从一开始就极好,不多的游客几乎全在他家吃饭,每天爆满。因为游客即便想去别家,也找不着地方吃饭。

    这让村里人看的眼红不已,各种各样的店铺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各种菜馆面馆开了好几家,其中又以老李家的土酒卖的最红火,来这的游客,大多都会带一两瓶回去,所以供不应求,他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全来帮忙。

    这一天,中午吃饭的高峰期已过,钟大壮终于可以喘口气。他坐在一楼大厅的一角,琢磨着是否把自己在省城的几位学厨师傅给雇来,现在景区还没正式开业,他估摸着将来靠自己一个主厨是绝对忙不过来,挣钱要趁早,他还惦记着欠的那五十万巨款。

    这时,门外开过来几辆小轿车,下来了几个道士和一个世俗打扮的人。

    那为首的年轻道士,身穿金黄色法衣,长袖飘飘,用各色彩线绣着各种道教吉祥图案,如郁罗萧台、日月星辰、八卦、宝塔、龙凤、仙鹤、麒麟,只有高功道士才能穿此等道袍,他手持拂尘,头戴莲花冠,被几个道士簇拥着,看上去派头十足。

    这一行七人,饥肠辘辘,见前面一座钟氏土菜馆,看上去整洁而又富有农家野趣,便径直进了钟氏土菜馆,直上二楼,吩咐快上斋菜。

    为首的年轻道士,名赵信扬,年纪不到三十,气度倒是不小,操着一口京城口音,自称乃是燕京紫阳观“信”字辈大弟子。

    陪同的除了同样来自紫阳观的道士,还有一个是西秦省宗教局的一位处长,名叫邱政,此邱处长并非道士,而是国家干部,负责本省内与道教有关的行政事务。

    对于赵信扬一行人来些的目的,邱处长是心知肚明,他们是想来接管这里新建或重新修缮一新的道观。

    原本按照相关规定,这些道观也应该是由政府会同道教协会安排。燕京紫阳观据说能量不小,身为天下第一道观,其掌教方丈兼任着道教总会会长,在道教内影响极大,而且信众之中也有不少大人物。

    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出现,这里面也牵扯到利益,尤其是现在市场经济的大潮到来的时候。邱处长也听说过不少关于紫阳观的负面传闻。

    谁说出家人都是与世无争?别的不说,凭什么道教总会的会长一直由全真教出身的人把持?

    据说吕诚志道长在年初召集了一些道士入住了景区新建道观,拒绝了紫阳观派人接收的命令,所以才有了赵信扬这一趟太乙之行。

    吕诚志道长,邱处长也是闻名已久,在宗教界也是很有影响力的。所以邱处长对自己的角色看的很开,不闻不问,你们内部解决。

    坐在二楼包厢的大圆桌,透过明亮的窗户,可以看到景区大门内正在建设的天师庙,还有苍翠的远山。

    远远看去,那天师庙地势较高,前殿、中殿、后殿,以及附属殿阁,随着地势层层升高,规模十分惊人,现在已经初具雏形,如果等到全部建设好,那将会一派恢弘的气势。

    赵信扬贪婪的目光,一闪而过。如果自己能够控制这座天师庙,光是法物流通,一年怕是也要捞到几十万,更不必说信徒功德捐款,只要手段高明,这里绝对会富得流油。

    他心里早有计较,那吕诚志道长辈份比他高一辈,虽然他从未见过吕诚志本人,但他知道,这个道长跟自家也是一脉,且跟自己师父是同辈,绝非普通高功大德道士可比。

    心中有所依仗,盘算着少不了要使一些必要手段,他虽然还算年轻,但身为紫阳观大弟子,这样的事情,他曾经做过不少次了。

    赵信扬一行人一出现,沈浩就得到了消息,他没有出面,而是悄悄派人通知在景区最高峰讲经阁暂住的吕诚志道长。

    讲经阁,位于太乙山主峰楼观台的南面高岗。传说昔年函谷关令尹喜在此结草为楼,以观天象。

    某日,尹喜见紫气东来,预感将有真人从此经过。尹喜便守侯函谷关。后来果然老子西游入秦,尹喜便迎请老子于草楼观,老子在此著《道德经》五千言,并在楼南高岗筑台授经,故名讲经阁。

    吕道长来到太乙山已经一个多月了。他接受钟魁的邀请,来此主持道教事业,起初是一半是看在钟魁外公的面子上,一半是因为传扬道法的需要,他也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太乙山作为道教圣地的再次兴盛。

    但自从钟魁向他展现出修行实力之后,吕道长被深深地震撼。作为吕氏传人,他们祖上一直坚持修行,族中子弟出家的倒是不多,明朝中叶以后,吕氏就没有出现过有大修为者,直到几百年后吕诚志的降生。

    家族世代相传的功法,早已经残缺,吕诚志硬是凭借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勉强炼精化气,他已经摸到了炼出真气的门槛。虽然自信在古武界,自己的实力不弱,心中未免有些意冷,传说中的大境界离自己还很遥远,直到遇到了那位名叫钟魁的少年人。

    有志不在年高,修行也是如此。所谓闻道有先后,吕诚志并不觉得向一位少年请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吕诚志怀疑钟魁的身后存在一个神秘的门派,这个门派的传承可以一直没有断绝,所以钟魁尽管只有十多岁却拥有强大的实力。

    他向自己的老朋友旁敲侧击,结果却一无所得,所以一过完年,他就匆忙来到太乙山,急切地想跟钟魁见面。

    他当然也没有忘掉对钟魁的承诺,广发英雄帖,通过自己的老朋友,邀请三山五岳的道家弟子前来太乙山修道问仙,因为有旅游公司提供的雄厚资金支持,目前已经到位了不少道门子弟。

    新落成的讲经阁,是在原址上修复而来,这里除了少数石质遗迹得以保存,大多是刚刚根据历史记载而新建的,比如附近的老子墓、上善池、吕祖洞、炼丹炉,这是难免的事情。

    清风徐徐,古木参天。吕道长盘膝坐在一块大青石上修行。

    事实上,他多年以前曾经来过此处,结庐修行,那时候正是军阀混战外敌入侵正烈的时候,全天下要寻一处安静之处而不可得。

    身为道门弟子,看到这道家圣地再一次恢复生机,古井不波的心里难免出现涟漪,他当然不希望因为几个蛀虫而令这里沾染上一丝污垢。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一声悠远的念经声,在山谷间长久地回荡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