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警告
    夜晚,钟魁在外面吃过晚饭,一个人沿着小秦河溜达。

    已是仲春季节,西秦省的四季并不分明,春秋两季太过短暂,这个季节夜晚的风仍让人感受到其中的寒意。

    但毕竟是仲春,不像隆冬时那样让人缩手缩脚。

    丁官镇这个小镇,仍然延续着极慢的生活节奏,如同河岸边停泊的小船,正随着夜风在河面上来回摇摆,让人想到了江南。

    钟魁穿着白球鞋和一条黑色的运动裤,上身的羽绒服敞着,露出里面的一件稍厚点的棉衬衣,不惧寒冷。

    他双手插在裤子口袋,走走停停,十分闲适地看着小秦河两边的夜色。

    一轮弯月悬在夜空中,星光点点。

    河边古朴的建筑在夜色中静穆,高高的檐角上,眼神好的可以看清那石雕的凶兽形象,张牙舞爪,不怒自威。

    三五盏桔红色的灯光从两岸窗户中透出,让夜色增添了点暖意,即便偶尔传来的某户人家的吵骂声也让钟魁觉得有趣。

    今夜,他的心情真是不错。

    他沿着小秦河一直向北,漫无目的地行走着。小秦河边偶尔才能看到夜归的行人,只有在镇里商业最繁荣的那几条街道上夜摊,才让人意识到经济大潮已经到来。

    但钟魁知道,这种恬静的日子将来会随着经济大潮而消失,变的弥足珍贵。

    人就是矛盾的动物,一方面追求经济发展带来的便利和物质享受,另一方面又拒绝由此带来的喧嚣和焦躁。

    丁官镇不大,越往北走,河堤越窄,不一会儿便走出了镇子很远,两边人烟稀少。

    钟魁忽然停了下来,他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一个男子。这个男子一直跟在钟魁的身后,从镇中心一直跟到这里。

    这个男子已是人到中年,四十岁不到的样子,他并不没有掩饰自己的形迹,见钟魁停下来看着他,便走上前来。

    “你叫钟魁?”中年男子问。

    虽然二世为人,心理年龄也绝非少年人,钟魁遇到中年男子,基于礼貌,一般也会不得不叫声叔叔。

    “我是钟魁!你是谁?”钟魁并没有否认。面前这个中年男子的语气和眼神很有侵略性,这让钟魁很不爽。

    此人不是路人甲,显然有备而来。

    “太乙村的?”来人没有回答钟魁的问题,而是继续发问。

    “华夏的。”对方的态度令钟魁很不爽。

    钟魁的反应也让对方一愣,中年男子微微一笑,看钟魁就像在看一只蚂蚁:

    “呵呵,脾气不小啊。我叫丁义,我的堂妹是你父亲的夫人,你的生父!”

    这位名叫丁义的中年男子将“生父”一词咬的很重。

    钟魁恍然,晒笑道:

    “对不起,我的父亲姓钟,我想你恐怕找错人了!”

    “我不会弄错的,李国梁和他老婆找过你,因此我手上有你的照片。”丁义摇头笑道,“我们可以谈一谈。”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钟魁立刻拒绝。

    丁义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仿佛在说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我想你可能知道一些关于李家的事情,李家老爷子在政坛有相当的影响力,而我们丁家也不差,有人有非份之想,这是绝对不能被允许的……”

    “停、停!”钟魁连忙打断,“这位丁叔叔,不管李家还是丁家,你们豪门里的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跟我无关,爱谁谁!”

    丁义闻言一愣,恰似一拳打到了棉花堆里:“你知道我为何而来?”

    “无非是家族有形无形的资产,政治上、经济上、人脉上,谁来主导,谁将继承,谁将受益,为了家族延续又要重点栽培谁?除此之外,你找我还会有什么事?”钟魁道,“不会来找我借钱吧?我可以借你几个钢板。”

    “李国梁跟你说的?”丁义满脸诧异。

    “他没跟我提过,但你这么一副很吊的样子,仿佛全世界都要巴结你,恭维你,我用脚趾头,也能猜得到。那香江和湾岛小说里面不都是这么写的吗?”

    丁义脸色变的很难看,不过他自认为大人不计小人过,压住心头的怒火,仍装出一副很有风度的样子,道:

    “你很聪明,那咱们就长话短说。”

    “我听着呢。”钟魁道。

    “前两次李国梁邀请你赴京,你没有答应,这我很欣赏,人都要守好本份,因为人生来就不是平等的,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就

    
共3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