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学校早就开学了,钟魁拖到正月十八才姗姗返校报到。

    全班师生对此,也见怪不怪了,有的同学还盼着他不来最好,因为这样考试就有竞争第一名的机会,比如班长同学。

    钟魁的生活似乎又恢复到了“正常”状态,白天上学,晚上修行,不紧不慢,有条不紊。

    熟悉他的人,发现他越来越沉静,如果仔细观察,有时会让人觉得他与周遭格格不入。别的少年总是毛毛糙糙,经常大喜大悲或一惊一乍的,他总是一笑了之,或者漠然视之。

    不了解他的人,会觉得他清高或高傲,不与同学打成一片。

    可谁叫他成绩总是全年级第一呢?

    这也罢了,让全班同学气馁的是,大家都是毕业班学生,一过完年就意味着中考越来越近了,都知道头悬梁锥刺骨,连刘老三都比以前用功的多——他怕拿不到毕业证,更不必说其他还有点追求的同学,也没见钟魁怎么刻苦用功,白天还经常想不来就不来上课,晚自习则根本就不来,老师们却连问都不问。

    好吧,尖子生总是受优待的。人比人,气死人。

    钟魁的生活看似闲适,不过刚刚过完正月,沈浩匆匆赶来学士巷汇报情况,老崔还在老家,沈浩只得找钟魁。

    景区建设已经完成大半,除了耗资巨大的天师庙预计还要到下半年才能完成,现在主要是对其余十一座道观进行最后的装修。

    沈浩不明白崔老板或者钟魁为什么把天师庙当成皇宫盖,现在已经花去了八百万,还许诺花钱上不封顶。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因为山上也有座三清庙,供奉的可是道教三大天尊,总投资也不过五十万——虽然现在的五十万很值钱。

    道观主体工程建好,当然也要装修,哪怕是最小一座山间小庙也要请来神像,不管是三大天尊,玉皇王母,还是诸星三官,甚至关公土地爷,也不管是铜铸石刻,还是泥塑彩绘,都是不小的工程量,你还没法直接采购,得提前从全国各地聘请工匠安排工程。

    另外添置宗教用具,还要增加必要的生活设施,这些本就是计划中的事情。

    但光有庙有神像还不行,不能没有道士。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庙不在大,有道则灵。

    沈浩去年就联系了西秦省道教协会,并且向全华夏多座著名的道观发出邀请,希望能招纳一些道士前来住持、挂单或者修行。

    正如白晓天所说,太乙山是道家圣地。此地历史上香火曾盛极一时,只是因为战火和地理偏僻的原因,唐末甚至曾经为群盗长期占据,宋朝时好不容易恢复点生气,又在金元之际付之一炬,后来虽然又重新恢复了点,但仍严重缺乏必要的修行条件,现在只有少数几座破旧道观还住着少的可怜的道士。

    新华夏以来,不是没有道士来此修行,比如白晓天和他的师父,也不是没有人不想恢复此地道家胜景,就因为两个字:没钱!

    沈浩发出邀请,本是一件双赢的事情,可事情的发展超出他的预料,因为他最近突然接到来自燕京紫阳观的通知,紫阳将派弟子前来接收新建所有道观,景区管理者不得私自委托他人管理,也不得不经道教总会同意,接收挂单或云游道士。

    紧接着,沈浩又接到自称是道协总会电话,说景区道观一切财产都归道协,且将来收入包括布施、供养、捐赠、劳资、营业收入都归道协,景区经营方未来不得干涉。

    尽管寺庙收入是国家税收的一处死角,沈浩本就没打算将这方面的收益纳入未来旅游公司的财务报表,可他仔细一斟酌,觉得这样的一个通知和一个电话,就将所有的东西拿走,是不是有点霸道?

    这让他心里觉得很不舒服,也觉得其中有猫腻。

    “你是担心将来,那些道士们会见钱眼开?乱收费,甚至骗钱,败坏景区名声?”钟魁果然一点即透。

    “现在这社会就是如此,大家都奔着钱去。我在旅游这个行业干了二十多年,什么样的庙观没有去过?那些清静之所,现在已经有许多变的不清静了,有的庙观越来越有钱,而有的庙观,仅仅能够勉强维持生存罢了。”沈浩道。

    钟魁点点头,他对此并非一无所知,前世他旅游时也去过不少庙观,请一柱香要花九九八,最便宜的也要一九九,就看你的心诚不诚!

    好吧,心越虔诚,你就得自动忽略荷包的厚度变化。

    神祗当面,你还好意思小气?

    如果想烧个头柱香,你怎么也得大出血一次,然后你才能独占鳌头!

    “这个道教总会是个什么样的机构?”钟魁问。

    “就是华夏道教的管理总会,是官方承认的宗教团体,该会对全华夏的道观和道士以及所有与道教有关的事务有进行管理和协调的权限。”沈浩道,“如果该会禁止天下道士前来修行,它是真有这样的权限。”

    “可我听说这个总会一直是全真教把持着,道教之中也不是铁板一块吧?”

    “你是说……”沈浩有些不明白。

    “道教总体上来说,分为全真教和正一教,前者人多势众,占据主导地位,后者相对弱势,虽然都是道家弟子,但他们还是有区别的。我又听说正一教教众和全真教尤其是紫阳观的道士们一直不睦。”

    “你是说,我们把目标转向正一教?”沈浩恍然,这个他还真不知道。

    “不过全真教势力颇大,自元朝时便一家独大,而正一教早就势微几百年了,它底下的门派又太杂,且良莠不齐,我估摸着正一教的弟子恐怕也不敢正面冒犯他们。咱先等等看。”

    钟魁忽然拍了一下自己脑袋:

    “对了,我想起一件事,过年时我有幸见过出身中条山的吕诚志道长,他是一位得道高人,也是我外公的好友,大概是因为这层关系,他已经答应前来住持天师庙,我想请他来当方丈,并且聘请他出任景区宗教事务的顾问,统领景区所有道观。过些天他应该会直接去太乙村,到时候你要好好接待下,一定要尊重,听听他的意思?”

    “吕道长?真是太好了!”沈浩听了,突然兴奋起来。

    钟魁颇感意外:“你也认识吕道长?”

    “我不过凡夫俗子,哪有机会认识他老人家?魁哥你不知道的,吕道长之名我是如雷贯耳,他是一位真正的高人,我听说过不少关于他的事迹传闻,有些传的简直是神迹。咱天师庙建的那么好,花了这么多钱,怎么能没有名师呢?吕道长道法高深,交游甚广,据说在道教之中威望极高,如果能请动他前来住持,咱这事就不那么头疼了。”沈浩道。

    “神迹,什么神迹?”钟魁很好奇。

    “有人说他今年已经有一百二十岁了。”沈浩说。

    “胡说八道,他还没我外公年纪大。”钟魁哑然失笑,又道,“不过他应该会些养气功夫,身体状况极好。”

    “我听说十年前,在省城曾发生过一起犯人越狱事件,十个犯人趁转移监狱的机会,集体逃跑,后来被逼到了一个院子里,手上还有两个人质。当警察强行冲入时,发现这十个逃犯都晕倒在地上,身上连一处外伤都没有,而人质安然无恙。后来据人质回忆说,是个老道救了他们,他曾经在重阳宫听过这个老道讲经,正是吕诚志道长。”沈浩说。

    沈浩看来对吕道长很崇拜:

    “这个还不算什么,吕道长似乎医术也很精湛,我曾在省内外不同的道观听说过吕道长只有一副药就治好疑难杂症的故事,那时候我刚参加工作,也不过二十来岁。只是吕道长从来不在一处道观挂单超过一年的时间,让许多达官贵人没办法找到他。大概也是因为如此,有人便说吕道长可能会道家长生之道。”

    “呵呵,沈总高见!”钟魁打着哈哈。

    “魁哥,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不知道当问不当问?”沈浩见钟魁心情不错,现在早就不把钟魁当作普通少年人看待,问的很小心。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当问不当问?”钟魁笑骂道。

    “咱天师庙花了这么多钱,我估摸着等下半年真正建成后恐怕要花一千多万,两千万也不令人意外,这可是大手笔啊,全国也没几家比得上的。可咱山上的讲经阁还有三清庙,一个四十万,一个五十万,这恐怕不妥吧。”沈浩问。

    “喧宾夺主?上下颠倒?”钟魁反问道。

    因为道教崇拜的神灵成千上万,如正一派崇奉四大天师,全真派崇奉五祖七真,另外还有各类山神、土地、城隍均位列其中,也包括关帝爷。然而最重要的是三清、四御和诸星辰之神。

    那三清庙,供奉的是道教三大天尊(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是最高神祇,这可不是一个区区钟天师可比的。

    级别决定待遇。你不能让国家元首跟乡长县长享受一样的礼遇。

    可在钟魁的心目中,钟天师当然是第一位的,什么三清四御五祖七真啊,全部靠边站啦。

    就好比一个人在外面闯荡发了财,回乡显摆一下,祭祖修坟,结果百分之百,肯定是他自己直系的祖坟修的最气派最豪华。

    钟魁觉得自己想的远了,可咱有钱就是这么任性,你来咬我啊?

    “沈总,我姓钟啊!”钟魁认真地说道。

    “……”沈浩突然醒悟过来,想起大部分太乙村的人都姓钟,自称是钟天师的后裔,给自家祖先修的庙宇,修的气派点豪华点,能有错吗?

    沈浩想的当然跟钟魁内心的真实想法不是一回事,不过钟魁也不想解释,这个理由也很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