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高人
    “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

    “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以其无私,故能成其私。”

    钟魁拿起一本《道德经》,随手翻了一翻,看了一眼仍惴惴不安的白晓天:

    “白道友,你怎么看这一段?”

    “这是出自《道德经》第七章,意思是,天长之所以能长生而且永久,是因为天地顺应自然而生存,而不是单纯为自己而生,所以能长生。圣人谦虚退让于别人后面,反而能居前列;把自己生死置之度外,反而能保全自身。正是由于他不自私,所以反而能保全自己。”

    白晓天很显然对道家典籍下过苦功夫,张口就来。钟魁笑道:

    “那你自己可有所得?”

    “就是说人要谦虚礼让,非是无争,而是无争之争,非是无私,而是无私之私,非是无为,而是无为之为。谦虚、守中,顺应自然,保持虚静,正是吾辈修道之人应有之操守。”白晓天道。

    钟魁撇了撇嘴,道:“白道友说的很好。我以为,这句话说的是一个‘善’字,佛家讲慈悲为怀,儒家也说人之初性本善,我们道家修行,也讲善行为先,要多行善事功德。不是两腿一盘,眼睛一闭,将自己封闭起来修行,什么事也不管了,其实那样最大的**便是长生,不管天下苍生,何其自私是也?”

    白晓天知道他借题发挥,说的是自己纵容野兽袭击牲畜之事。虽然心里仍然并不认同,嘴上却说:

    “我保证不会再驭兽下山,咬死的牛羊,我赔还不行吗?”

    “可你有钱吗?”钟魁笑了。

    “这……”白晓天大窘,要不是他是古铜色的肤色,保准红的像猴屁股。

    “这样吧,我也不追究你责任,也不会赶你走,这里便是你的清修之所吧。山下旅游公司立下悬赏,凡打死一只狼,可获一千元钱奖金,这里有二十只狼尸,你拿去换两万块,然后捐出去一半给村里,剩下一半你就留着吧,你也别跟人说是你驱使野兽干的。”

    “无功不受禄!”钟魁没想到白晓天还是个不吃嗟来之食的。

    “法财侣地,这四样,你有什么?”钟魁觉得自己好心没好报,他也是一片苦心,为这个肯吃苦又摸不着门道的道士着急。

    “先师曾传下口诀,只是我不太聪明,否则……”白晓天争辩道。

    钟魁激道:

    “好吧,就算你师门道法精深高明,可你毕竟还没修成,如果你继续在这清修,我瞧你从山下带上来的干粮,也撑不过半个月吧?除非你可以辟谷了,你能辟谷吗?所以,财力还是极重要的。”

    “那行,我将来还你钱!”白晓天道。

    “没问题,将来这旅游搞起来,你也可在这摆个摊子,算算卦测个八字什么的,一年挣个一万块也是小意思。”钟魁循循善诱,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何对这个道士如此热心。

    钟魁忽然发现这个白晓天还真是一根筋,一心问道,对阿堵物毫无兴趣,在白晓天眼里,金钱美女恐怕都是粪土。

    不过在钟魁看来,这白晓天恐怕也是瞎炼,他那个三十六代掌教的师父恐怕也只是半桶水。看他驭兽的本领太过神奇,还不如改行当个走村串巷的耍猴艺人。

    不过这话不能说出来,那太毒蛇了。

    钟魁对白晓天很感兴趣,他正要打听他这些旁门左道的本事,是出自师门,还是自学成材的,望月观外响起了人声。

    正是余思远等人,见钟魁跟一个道士站在破院里,余思远、钟三爷等人一愣,又见院子里到处都是狼的尸首,都是一脸震惊之色。

    “这是怎么回事?伤人了吗?”余思远急忙问。

    “领导,是这位白道长出的手。不知怎么回事,狼都跑到这来了,幸亏白道长是位高人,收拾狼群不在话下,这可是咱村的大恩人呐。”钟魁连忙解释道。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纷纷向白晓天投以崇拜的目光,甭管你信不信,这些狼尸是作不了假,摸摸还带着体温,显然刚死不久。

    同来的人当中有几个是镇派出所的警察,甚至想拜白晓天为师,跟他学一招半式。

    白晓天被捧上了神坛,又不敢当着钟魁面否认,只得说道:

    “贫道只是机缘凑巧,赶上了这群畜生作恶,略施小惩,愿天下苍生和平安康。”

    得,恐怖份子摇身一变,成了和平大使。

    钟三爷倒是斥起钟魁来:“你小子不在家呆着,到山里瞎逛什么,万一要是被狼群遇到了,那可咋办?”

    “三爷,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您老就放心吧。”钟魁笑着道,“哦对了,旅游公司不是悬赏了吗?人家白道长高风亮节,要给村里捐款一半哩,您老到时候给主持一下,给白道长送个锦旗什么的。”

    “赶紧的,给我回去,这事不用你操心。”钟三爷黑着脸,转身却对着白晓天笑容可掬,“道长,您有这心就够了,我看这道观很破了,住不得人。不如就用你捐的钱,给修一下,不够的钱,我做主了,咱村里出了。”

    “三爷您,敞亮!”钟魁嘻皮笑脸地恭维道。

    白晓天心里暗道,这钟道友真是扮猪吃虎,狼群遇到他,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人常说大隐隐于市,钟道友就是个大隐,被普通人骂,也不生气,这个气度让人钦佩。也幸亏自己行事有底线,还没有纵兽伤人,否则也一定像这狼尸一样,挺尸了。

    一下子干掉了二十头狼,众人也料定狼患应该成为历史了。

    搬走了心头的一块大石头,余思远心情不错,指挥着众人将狼尸抬下山,不过,因为数量太多,众人也只抬了七八只,剩下的安排村里人明天过来搬运。

    狼肉没人感兴趣,狼皮倒是好皮料,尤其是这二十头狼看上去像是被内家功法震死,皮毛丝毫无损。

    这反倒又让白晓天坐实了“高人”的名头,名声不胫而走,此后慕名而来的武术爱好者,络绎不绝,倒让白晓天不胜其烦,享受到成为名人的烦恼。

    身为神霄派的唯一传人,白晓天曾修习养气的功法,也会一些防身手段,对付普通人足够了。

    不过有钟魁的例子在,白晓天从此不敢在人面前敢称高人,而越发谦虚。

    众人笑着准备下山,钟魁尽管对白晓天及他的师门很感兴趣,很想跟白晓天探讨一番,也只得跟着下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