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驭兽
    云豹的攻势极猛,势如千钧。

    钟魁微微一笑,只是稍稍一让,那云豹就扑了个空。云豹反身又是一扑,钟魁再让,如此反复,有时还乘机摸摸那云豹的尾巴,甚至还拔掉了它嘴角的几根长长的胡须,戏弄着大猫。

    如果还有别人在旁,一定会觉得这云豹一定是钟魁养的大宠物,被他弄的没脾气,只得发出低沉的哀鸣声。

    那道士早已停止了行功,见此场景不禁皱起眉头,从怀中取出一根袖珍竹笛,放在唇边,吹出一段极悠长的旋律。

    这旋律声音并不大,但可以传出很远,听上去道士是用了某种秘法,让声波加成。

    钟魁以前看电视动物世界节目,知道一些动物听觉范围比人类要宽的多,可以听到次声波和超声波,比如大象就可以通过次声波与很远的同类进行信息交流。

    但不要以为人类的听力差,这是进化的结果,因为除了正常声波之外,那些次声波和超声波,对人类来说是无益的噪音,自动过滤了对人类无用的信息。

    这道士用笛声控制兽类,是不是利用次声波的原理,钟魁不知道,这让他很好奇。

    那头顽强但拿钟魁毫无办法的云豹,听到这笛声转折,精神为之一振,原本暗黄的双瞳呈赤红色,发出低沉的咆哮声,发狂地再一次向钟魁扑去,仍然扑了个空,正好落在脚下的花岗岩上,锋利的双爪在坚硬的石头表面各自留下一道深深的抓痕,可见这力道十分巨大。

    道士发出的笛声又是一变,由悠长变成稍短促的音律之声,传出更远的地方。那头云豹仿佛吃了兴奋剂,不知疲倦地攻击着钟魁。

    钟魁见玩的差不多了,猛地站住了身子,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势向面前涌去,空气仿佛在剧烈振荡着,发出嗡嗡之声,似龙吟,又似象吼。

    龙象伏魔,天生威猛之功。

    如飞龙在天,群魔匍匐,莫敢不从。

    又如兽王登基,众兽臣服,无敢不应。

    那云豹似乎中了定身法,不敢异动,趴在地上,浑身发抖,像只小猫,发出呜呜的叫声。

    钟魁从它的眼中读出了深深的恐惧。

    正在这时,道士面色一变,他深知遇到了高手,唇边笛声变的急促起来,听那韵律,似乎是一首战歌,悠长而亢奋,号召四方勇士奔赴沙场。

    云豹这时似乎又恢复了点生气,只是仍然逡巡不前,对钟魁怀有深深的戒惧之心。

    紧接着,嗷、嗷,一声声狼嚎声在对面山腰响起。

    钟魁看到许多丛林狼族的身影在密林间晃动着,一时间群狼响应,嚎叫声在山谷间此起彼伏,一只只丛林之狼从各个地方往望月观奔来,它们的体型远比通常见到的要强壮。

    “果然是你!”钟魁冲着那道士质问道。

    “这位小道友,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为何要对付我?”年轻道士反问。

    “山下太乙村的牲畜被狼咬死几十头,是不是你干的?”钟魁问,“这也叫井水不犯河水?”

    道士面色一窘,道:“我只是警告一下他们,并没有伤人。”

    “警告?这么说,你是故意制造恐慌,不想让这景区开业?”钟魁问。

    “是又如何?这太乙山是我道家圣地,是天下人的太乙山,不是商人们的私家花园,也不是山下村民发家致富的工具,他们凭什么把这里圈起来卖门票!”道士高声争辩。

    他的神情未免有些色厉内荏,因为他刚才见到了钟魁将威势散发出来的惊人威力,让他有种臣服下拜的感觉。

    听了他的辩解,钟魁竟然无言以对,遇到了一位公知了。

    是啊,凭什么呢?钟魁的本意,当然是为了造福一方百姓,让父老乡亲发家致富。不过,事情总是相对的,对于外地民众来说,他们也有想来就来的自由,凭什么要他们买门票进来。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这是钟魁的理由。他也想将燕京旧皇宫当成自己后院,可办不到啊。

    “那咱们谈判如何?你想怎么解决?”钟魁问。

    尽管他知道对方似乎是在拖延时间,等待狼群的到来,不过他艺高人胆大,一点也不担心狼群的围攻。

    正如道士方才所言,他驱使着狼群咬死不少牲畜,但并没有伤及一位村民,还是有底限的,这是钟魁给他机会的原因之所在。

    “你若是能打败狼群,咱们再谈判。”道士坚持道,说话间,狼群已经赶到,看上去个个体型巨大剽悍,他有了依仗,神色为之一松。

    钟魁打量了一下,整整三十头狼将自己团团围住,跃跃欲试,只待那道士发出攻击的命令。

    山风吹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骚气味。

    一头狼并不可怕,相反,狼这种野兽对人类一向敬而远之,很少有主动攻击人类的行为。相反,大多数情况下,人类是狼的唯一天敌。

    但是狼是群居性的动物,当三十头狼聚焦在一起,就是一支纪律严明、训练有素、作风顽强的军队,而且每头狼参与攻击时,分工明确,团结协作,即便是百兽之王遇到了狼群,也要退避三舍。

    这群狼中,有一头体型最为巨大的头狼,毛色最为光亮,它少了一只耳朵,大概是在某次争霸赛中被对手咬掉。

    头狼离着包围圈稍远,蹲坐在道士身边一颗巨石上,看上去像是道士的亲密战友。

    头狼不停地用低沉的叫声与自己的部下交流,指挥着群狼调整队形,俨然是位狼氏统帅。

    那道士似乎会某种秘法,能通过笛声传达着指令,让头狼和群狼听命。

    钟魁毫无惧色,他好整以暇,倒想看看狼群是如何战斗的。

    狼群动了,有的正面向前进攻,有的迂回包抄,有的侧击骚扰,而有的则是虚张声势。

    群狼乱吼,獠牙雪亮,声势颇为惊人,胆小的人遇到此等情况,恐怕早就未战先怯了。

    钟魁毫无惧色,轻提一口真气,身子已经动了。

    只见他不退反进,杀入了狼群之中,脚步轻盈,身子敏捷地上下翻飞,或有手,或用脚,所到之处,狼群哀号,几个呼吸间,现场已经倒下了二十头巨狼。

    那头狼发出悲戚的吼声,居高临天,猛扑过来。

    钟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听到身后恶风声起,稍一错身,一脚踢向那头狼。这头狼颇为灵巧,身在半空中,仍然扭头咬向钟魁的脚面。

    然而这狼群首领却是不曾料到,钟魁这一脚力若千钧,势若雷霆,直接将它的利齿踢碎,余势不减,头狼叭的一声摔倒在地,抽搐而死,它整个脑袋都被踢碎了。

    剩下的十头狼见势不妙,不顾那道士笛声的命令,逃之夭夭,包括那头早就没了脾气的云豹。

    钟魁看也不看身后的狼尸,向那神奇道士走去。

    道士目瞪口呆,甚至忘了反应。

    “那么现在,我们可以谈判了吧?”钟魁笑着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