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试探
    道教作为华夏本土宗教,源远流长。

    它发端于春秋战国时的方仙神话,又将道家哲学宗教化,至东汉时,形成大量的宗教组织,如太平道、五斗米道等等,张道陵创立天师道,表明道教作为一个宗教组织的正式形成。

    但正一道宗派林立,虽然皆出于老庄,但后来渐失其本旨,各传各的,为方术,为符篆,为烧炼,为斋醮,其中不乏招摇撞骗妖言惑众的。

    金、元之际,王重阳自称师从钟汉离、吕洞宾,隐居太乙山,出山后创立全真派道教,招收马钰、谭处端、刘处玄、丘处机、王处一、郝大通、孙不二等七大弟子,后经过丘处机等人的努力,以及元朝统治者的扶持,全真派盖过江南的正一派,包容太一道、真大道和金丹南宗,提倡“三教合一”,从而一家独大。

    全真派全面而深刻的继承了传统道家思想以外,更将科仪、戒律、符箓、丹药等道家文化瑰宝重新整理,为后世的道教奠定了根基。这也是王重阳与东华帝君、钟离权、吕洞宾、刘海蟾合称“五祖”,在道教历史中占有重要地位的原因。

    全真派也讲究内丹修炼,主张性命双修,与金丹南宗区别在于,它是先修性,后修命。

    性,是指人内在的道,心性、思想、秉性、性格、精神等。命是指人外在的道,身体、生命、能量、命运、物质等。性命双修也就是指“神形兼修”、心身全面修炼。认为修心养性是道士修炼唯一正道,除情去欲,明性见道,使心地清静,才能返朴归真,最终证道成仙。

    全真派道教尊吕洞宾为“五祖”之一,吕洞宾也正是全真派道教的内丹修行之术的渊源之一。

    如今全真派的香火仍然旺盛,甚至成了道教的代表,燕京紫阳观还是华夏道教协会的所在地,世界闻名。

    吕道长,名诚志,中条山下,晋省芮城人。

    吕诚志道长虽然有道籍在身,他一身所学却大多来自家传,又极为低调,闲云野鹤,只有全真祖庭还有少部分人知道吕道长的存在。

    吕氏一门信奉道教,但是大多在家修行,并不出家。吕诚志年轻时立志修道,蓄发入道,有次遇到南方正一派的一位邪道,差点死于其手,逃亡之时碰巧被李沛所救,捡回一条命后,与李沛相见时欢,遂引为知己,成了好朋友。因为李沛因为学医钻研的原因,对道家方面的古籍看了不少,而古代道家先贤往往是医术名家。

    吕道长年前来西秦省,是为了拜谒太乙县邻县的重阳宫,那里是创立全真道教的王重阳的故乡,然后顺便来看看老朋友李沛。

    因为吕道长这几十年间,不是隐居名山大川,就是云游四方,他跟李沛数十年来只见过几次,但平时书信倒是一直不断,大多是他写李沛收,因为他经常换地方,每到一个新地方,他都会给李沛写封信。

    这次被李沛强留下来过年,因为李沛对他说,时光如流水,一去不返,再相见怕是阴阳两隔,吕道长见他言真意切,也不忍拒绝,只得答应,没想到却遇到了钟魁。

    吕道长的家学也因为各种原因,千年以来,散佚不少,饶是他天资聪慧,也只刚刚踏入凝气阶段。这一踏入,便将他与大多数修士区别开来,也让他能够感觉到钟魁气质上的不同凡响。

    只是时间有限,钟魁一家三口吃过午饭之后,便要返回太乙村。

    李沛带着儿子儿媳还有小孙子,一起将钟魁一家人送出去很远,钟魁故意走在最后面,他也看出吕道长似乎有话要对他说。

    “世人皆云,问道长生,不过是镜花水月,人生苦短,不过百年,为何不及时行乐?魁哥儿,你怎么看我们道家求长生的问题?”

    钟魁呵呵一笑:

    “道长爷爷,这我真不懂。《中庸》有云,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以我的理解则是,天命让我有这个‘真性’,我无法拒绝,他原本至真、至善、至美,如果直行而下,心性没被污染,那便是道。可实际上,人一生下来,就要受到家庭、社会和环境影响,会让人染上阴暗、自私、龌龊和极端等等负面的东西,所以要修正,这就是修道。”

    吕诚志微微一笑,不置可否,虽然钟魁答非所问,但听他引用中庸,并给出自己的解释,倒让他刮目相看。

    “你平时除了在学校的功课,也看古书?”吕诚志问。

    “正要向道长请教,我在学校的学习成绩还不错,平时空闲比较多。我近来对道家经典十分感兴趣,只是典籍如瀚海,不知从何处读起,道长不如给我开个书单?”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