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道心永恒
    大雪连续下了两天一夜才消停了。

    新闻上说,这是西秦省二十年来下的最大的一场雪,不仅造成老旧危房倒塌,交通受阻,供水供电中断,南部和西部山区通讯中断,目前已经造成了不少人员死伤,也给工农业生产带来了巨大的损失,政府正在积极开展灾后抚恤和重建工作云云。

    这跟钟魁都无关,元旦放假这几天,他都躲在屋里修行,丹田内的新变化让他惊喜万分,这表明他的实力境界已经达到了凝气境五重天的水平。

    只是这修行的速度让他感到莫明惊诧。真气凝结成液,其代表的意义与以前相比,犹如云泥之别,那分明是无限接近筑基界的修士才能办到,而自己的实力绝对还处在凝气境阶段,怎么也会出现这种情况?

    丹田里的那由真气凝结而所的水泊,虽然还很小,却蕴含着更加磅礴的能量。

    这几天钟魁废寝忘食地修行,他发现真气液化的现象并没有继续,真气总数量却以稳定地速度增长。

    境界的提升,仍是只可意会而不可言说的感觉。

    钟魁琢磨了好几天,得出一个结论,自己的修行境界这次虽然有了明显提升,却与绝对实力或者全部潜力不相适应,甚至有些拖后腿,如果与敌生死对决,仍然不能完全发挥自己的全部实力。

    钟魁总算明白师兄所说的那些古代修士学艺到了一定阶段,要外出游历的原因。不经历风雨,不见彩虹。想当初他和薛人杰生死相搏,才激发了潜力,学会对自身力量的使用。

    修行之路的终点是什么,就像是在爬山,山巅已经近在咫尺了,但就是无法抵达。

    何谓彼岸,驾一叶扁舟,在茫茫大海中孤独前行,或许遇到一个巨大的漩涡,被它吞噬掉。幸运点的,却是随波逐流,飘向另一个彼岸。

    自古修行者,那些年少绝才惊艳之辈,成功者鲜矣,常常止步于某一境界,如仲永般,最后了了。

    借用佛家所云,明心见性,顿悟成佛。有人在修行之路上,艰难前行,突然在某一天,他顿悟了,直抵人心,抓住了修行的本质。

    钟魁不知道自己会在修行之路上走多远,但他知道这将永无止境。

    佛家的心性是什么?修士所求的道心又是什么,这两个本质是同一个问题。钟魁并没有弄明白,按照他的理解,那就是如那句西方格言,一千个人眼里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用东方贤者的话说,智者乐水,仁者乐山。

    这或许是因为每位修士道心的不同。它是每位修士对修行的理解,甚至是对人对世界的根本看法,是形而上者谓之道的东西,是永恒的东西。至于具体的功法,对经脉的利用,对实力的运用技巧,那是形而下者谓之器的东西,并非永恒。

    钟魁自以为曾读过不少哲学方面的书,也喜欢思考,对古之贤人所言每日三省吾身,很是认同。

    然而西方也有格言,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他却也知道自己的理解离真义大道还差的很远。

    用师兄曾说过的话说,这是从初入门径,并向前跨进了几步,已经站在堂皇的圣殿门内,只是距离那宝座还远着呢。

    但不管如何,钟魁已经不是修行世界的门外汉,他早已经登堂入室,发现了修行世界的宝藏,而且他对道心本原已经有了相当深入的思考。

    七天假期结束,丁官镇中学立刻开始了期末考试。钟魁不得不按部就班,乖乖地当个好学生。

    等所有科目考试结束,又过了几天领取了成绩单后,时间也快到了农历新年。

    钟魁当然仍拿了个全年级第一,这让一班同学羡慕嫉妒恨。

    因为在同学的眼里,钟魁不仅经常请假,而且平时连晚自习也不上,除了上课时听讲认真,根本就不是那种学习刻苦争分夺秒的毕业班学生。

    返乡的路仍然覆盖着冰雪,这条路虽然已经修好了一段日子,但人气还没有起来,除了平时零星去太乙村拉货的卡车,还有属于太乙山风景区的车辆偶尔驶过。

    为了因应明年的太乙山旅游景区开放,班车还要等到明年开春才正式开通,那时候才会热闹起来。

    所以大雪过后半个月,这条山间公路仍然积着冰雪,越是往山里走,积雪越是深厚,虽然也有人畜和少量的车辆踩压过,但雪层越是被踩的密实,越是又硬又滑,如同镜子一般,人走在上面,一不小心就会摔个口啃泥。

    钟魁背着一件挺时髦的黑色双肩包,只带了几件换洗的衣物,还带了各自给爹娘的新年礼物,轻松地踏上返乡之路。

    
共3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