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传家宝
    已是隆冬季节。

    今年的冬天特别寒冷,还未到公历的元旦,就接连下了两场小雪,连小秦河河面上都结了厚厚的冰,淘气的孩子们直接踩在冰面上玩耍。

    钟魁身体状态还未恢复,那次强行练习破军之拳带给他的伤害远远超过他的想像。丹田内的真气时有时无,让他无可奈何,整个人仿佛大病了一场,成天无精打采。

    元旦那天学校破天荒地放了七天假。

    其实是因为这天气实在冷的紧,教室虽然已经用某位富商的慷慨捐款重修了一遍,原本破旧的门窗也得到修缮,不再四面露风,既便如此,教室里坐满了学生时,仍然冷的要命,钟魁班里的好几个同学冻的手耳生疮,甚至有家境贫寒的学生因为没有太保暖的冬衣而得了肺炎。

    听广播天气预报说,自元旦起将有更大股寒流南下,学校干脆给学生放了七天假,让学生回家自习,一返校就开始期末考试。

    钟魁提前进入小康社会,屋子里开着空调,他裹着棉大衣,仍然觉得冷。物极必反,他原本九阳血脉,充满能量,现在因为受内伤而成了一片死灰。

    他坐在书桌前,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院子里那株孤伶伶的银杏树,什么都在想,也什么都不在想。

    身体萎靡的状态让他感到忧虑,正如他那颗孤独的心。他本是个豁达乐观的人,想起来到这个世界所经历过的人和事,虽然也不过大半年的时间,但也称得上精彩。

    师兄虽然不在了,他仍觉得师兄在天堂看着他,鼓励他修行,将师门的遗志发扬光大。或许因为他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在他内心深处,他总不自觉地把自己与外界隔绝开来。

    想到此处,钟魁忽然自嘲地笑了,什么时候自己也变的多愁善感起来,那可不是钟魁。

    我不应该如此消沉下去,钟魁暗暗对自己说。

    前院张寡妇的大嗓门喊起来,紧接着这个被老崔滋润的越加水灵的妇人,引着一个中年男子进了后院。

    钟魁连忙起身,来到正房门口,迎了上去。

    “爹,你怎么来了?”钟魁赶紧帮钟父取下身上的担子。

    钟父肩头挑着一副担子,一头是一床新制的棉被,起码用了八斤的新棉花,盖上能把人压死,另一头挑着各种吃食,光是锅盔就有好几种,此外还有米、面、油、各种干果还有熏猪肉。

    “这天太冷了,你娘担心你,让我给你送来。村里不是往山外运货吗?司机把我捎来的,现在路修的好,来镇里或去城里都方便。”钟父搓了搓被冻的通红的脸颊。

    天阴沉沉的,北风呼呼地从昨夜就一直刮到了现在,看样子又要下雪了。

    钟魁连忙将钟父带到自己的卧室兼书房。一进了房间,钟父颇感惊讶:

    “这么暖和,哟,有空调?”

    “是前面的崔老板给装的,不用我花钱。”钟魁连忙解释道。钟父却道:

    “人家给装的,电费咱应该出。”

    说着,钟父便从口袋里掏了几张百元大钞,乐呵呵地道:

    “小魁,今年咱村里的农业公司挣大钱了。我和你娘平时在公司上班也各拿一份工资,你不要担心没钱花!”

    人要是有钱了,说话也有底气,钟守权目前就是这个状态。

    钟魁心说我还有八十万现金没处花,还在乎你挣的那点钱?心里这么想,钟魁却接过父亲的钞票收了起来,笑道:

    “谢谢爹,你放心,我绝不会乱花。你知道崔老板跟我是忘年交,你不用替他省钱。”

    钟父闻言,板着脸道:“这是什么话?人家愿意替你花钱,那也是人家的钱,咱不占那个便宜。”

    “是、是,咱不占那个便宜。”在这一点上,钟魁只得遵命,连忙转换话题,“爹,咱村农业公司今年挣了多少?”

    钟父伸出两根手指头,颇豪气地说道:“二十万块!这是截止去年最后一天的净收入!”

    “这么多啊!”钟魁很配合地说道,但说实话,这头一年能挣二十万块,也超出他的预计,因为当初入股时,有的果木才刚种下一两年,只有投入没有产出。

    “去年的分红,咱家能分多少?”钟魁问。

    “钟三爷说,去年是头一年,各项准备还不足,只称得上是万里长征第一步,考虑到明年大干一场,投入会比较大,大家伙就少分点。”钟父道,“只拿出十万块参与分红,总共一千股,咱家占了五十股,也就是说咱家可以分到五千块。”

    
共3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