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破军
    从老秦面馆出来时,已经是晚上九点。

    “雷叔,洛河那伙盗墓贼的神秘雇主有线索吗?”钟魁问。

    “没有。”雷云摇了摇头,“这个家伙太过神秘,我们毫无头绪。他似乎是专为薛氏的实验室去的。”

    “你是说,他是对提升个人实力的实验方法很感兴趣?”钟魁反应了过来。

    雷云在心里面赞赏着,眼前的少年绝不是普通少年,除了拥有一身极为可观的实力,而且智商极高。他跟钟魁谈话,有种就像跟一位成年人在谈话的感觉。

    或许这世上真有天才少年吧。

    “应该是如此,薛氏那科学怪人应该是其家主薛云的胞弟薛玉,此人相貌如何,我们一无所知。早在新华夏成立之前,薛玉就出国留学,我们甚至查不出他曾留学哪国,在哪所外国大学就读,只能查出他曾在欧洲数国都出现过。薛玉应该是找到了某种方法,能够让动物在力量、速度和抗击打方面成倍提升实力。从那些狂化的猴子来看,他已经取得了不错的进展。雇佣那些盗墓贼的神秘雇主,恐怕就是为了这个方法去的。”雷云道。

    “雷叔,你今晚提到的那位古代修士之所以复活过来,是否也跟这个方法有关?进而我们可以推论一下,那神秘雇主其实是想得到让一个死去多时遗体却被很好保存下来的人复活的方法。”

    雷云闻言,不禁停下了脚步,赞赏地看了钟魁一眼:“小魁,你的猜测也很有道理,这倒是我没想到的。”

    今天天气特别阴冷,街上行人稀少,两人站在小秦河的大堤上说着话。钟魁忽然问道:

    “雷叔,你今天为什么跟我说这么多?这些好像跟我没有一分钱关系。”

    “呵,因为你都称我雷叔了啊。”雷云笑了笑,“不知怎么回事,我一见你,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如果你跟我一般年纪,我跟你来个桃园结义算了。”

    “现在拜也行啊,我吃点亏,叫你一声大哥。”钟魁开玩笑道。

    “滚!”雷云佯怒道。

    “雷叔,你是不是想让我以后加入你们的组织啊?现在提前进行感情投资啊?”钟魁问。

    “没有的事!”雷云被钟魁说中了心中所想,略显尴尬,嘴上却不承认,“我们是一个强有力的战斗团队,我们不需要未成年。”

    钟魁就等着这句话,雷云话音刚落,他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二十米开外。钟魁回头冲着雷云招手,笑道:

    “雷叔,谢谢你今天跟我科普了这么多。咱们还是后悔无期的好!你看我现在多逍遥自在,千金难买乐逍遥啊。”

    “臭小子!”雷云不禁有些失望,钟魁有些懒散的性格让他感觉很受伤。

    不过他今天亲自确认了钟魁的身份,庙还在,就不怕和尚跑了,况且他能感觉到,钟魁对自己很有好感。想当初在洛河那古墓中,他和钟魁联手与怪物搏斗,相互间配合默契,如同曾相处了二十年一般。

    另外,钟魁的暗示,让雷云知道快刀小杨死了,终于拔出了他和同僚心中的一根刺,也算是不虚此行。

    钟魁回到了学士巷。

    他的内心并不是他表面上那样轻松,今晚从雷云处得来的各种信息,令他心潮澎湃。

    这个世界太复杂,师兄能一次次龟眠,并能一次次地苏醒过来,延续着千年的生命,别的修士如果也掌握类似的法门,也应该可以做到。

    这或许是师兄常常告诫自己要韬光养晦,要记得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原因之一,他害怕自己还未真正成长起来,就遇到可怕的对手而夭折。

    那位复活却又与秦盟主同归于尽的古代修士即是明证。

    尽管这位修士跟师兄的情况可能不同,从雷云提供的信息看,此人不知道因为何种原因,神智不清,并且实力大打折扣,但终究还是复活了。

    薛氏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那神秘雇主的目的又是什么?尤其是那位复活修士,显然跟自己师兄是同时代的人,并且跟师兄曾经是仇敌。这不能不叫钟魁感到万分震惊。

    钟魁无从得知这些情况,他有预感,自己将来的日子不会像现在这么太逍遥。

    不管他主观上愿不愿意,也不管他相不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他来到这个陌生而又复杂的世界,远比他师兄延绵千年生命更加诡异。

    接过了先师的赤血剑,接受了先师的传承,钟魁便在心中种下了一棵道心,那就是除妖伏魔匡扶正义之心。他或许可以游戏人间,可以玩世不恭,但这颗道心却是无法改变。

    想到此处,他的内心有些激昂,这是以前不曾有过的。他两世为人,还有什么比穿越时空更加让他感到惊讶的?正是因为如此,今天的情绪令钟魁感到奇怪。

    路过前院时,他停下了脚步,因为听到了老崔的屋里传来一阵又一阵压抑的喘息声。

    声音很小,似怨似嗔,似乎做贼心虚,害怕被人听到,但瞒不过钟魁那高绝的听觉。

    老崔终于达成所愿。

    钟魁甚至能想像得到,这一对旷男怨女,犹如**,此时正波翻浪滚的热烈情景。

    自从师兄将他领入修行的圣殿之门,他体内的九阳血脉已经觉醒,又正处于青春年少的年纪,阳气极盛,听到那似怨似嗔的喘息声,加上今晚内心受到冲击的激昂,一切叠加在一起,令钟魁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情绪。

    丹田内可观的气海在翻腾,经脉内的力量突然到处乱窜,大有失控的态势。

    寒冷的冬夜,他赤着上身,一遍又一遍地打着拳。

    这一门拳术是师兄自己独创的,并非钟师所授,名曰破军。

    破军,在星相术中乃北斗第七星,乃紫薇帝座的殿前大将,在斗数中是耗星,有孤注一掷的勇气和魄力,不计后果。正如古代军中,大敌当前,那些披坚执锐,竞相奋勇向前,冲锋陷阵的敢死之士,方能被称为“破军”之士。

    师兄所创的这一拳术,乃是他在唐末观看两军狭路相逢生死相搏时,偶然所悟。

    此拳刚烈、嗜杀、狂暴,从不防守,有敌无我,将自身危亡置之度外,甚至大有与敌同归于尽的大无畏之念。

    师兄虽然创立此拳,然而他对此拳并不喜欢,认为它戾气过重,施展此拳之人,如果不能控制住自我心境,会受到这戾气反噬,乱了道心,甚至会走火入魔,伤损经脉。

    修行之士,个人实力境界固然可以分为凝气、筑基、炼神以至大乘,实力上去了,但还需精神境界与之相适应,可以称之为“心境”或“心性”。套用当今社会的专门用语,前者属物质文明,后者属精神文明,没有后者,前者则会失控而变的面目可憎。

    后者却决非师长传授而得,乃是个人在修行中的切身感悟,纯属精神意识方面的锻炼,它并不随着修士实力的增长而增长。

    有人天生迂腐闭塞,有人生来英豪无比,也有人蓦然回首,因而人生顿悟,这就是同样实力境界的人交手,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的原因之所在。

    今晚,钟魁的情绪一直处于亢奋之中,他极需要宣泄。

    自上次在洛河与那“齐天大圣”生死相搏之后,钟魁的修行一直处于停滞状态,这让他很是苦恼。昔日那种一日千里的成就感,一去不复返。这种苦恼又反过来让他感到压抑,体内仿佛蕴藏着一座火山,得不到宣泄。

    一拳又一拳,拳风之中隐隐有雷声响动,这响声极细微,却是真实存在的。今天白天就是个阴雨天,时下时断,此时雨忽然大了,伴随着猎猎寒风,令这个冬夜尤其寒冷。

    钟魁浑身却冒着汗,他的皮肤白里透红,经脉中的真气剧烈地运动着,如火焰在燃烧,炙烤着他经脉,烧灼着他的心智,迷失着他那颗还很稚嫩的道心,促使着钟魁不断地挥拳、挥拳、再挥拳,忘我地发泄着力量。

    雨点越来越大,而他的拳风越来越快越来越密,将雨水击成雨雾。雨雾包裹着钟魁,密不透风,然后如漩涡一般随着钟魁身形变幻,而快速地旋转着。

    越旋越快,最后竟然发出一声巨大的雷暴之声,漩涡暴裂开来,化作无数个雨箭向四下里飞溅,在院墙上留下一道道伤痕。

    随着这雷暴之声,钟魁口中喷出一口鲜血,他耗尽了所有的力量,丹田里空空如也,如若不是他道心中还保留着一丝空明和理智,此时他已经暴烈身亡。

    钟魁瘫倒在地,脸色苍白,任凭冷雨打在他的身上,虚弱无比。歇了好一会儿,他才勉强站起来回到屋里。

    果然是破军之拳,实在太霸道了。钟魁修行的时间还是太短了,他有些高估了自己,还不足以掌握这门拳法对道心的伤害。

    洗了个热水澡,钟魁沉下心来打坐了两个小时,丹田内又重新聚积了一些真气,只是离他以前的状态还很有一段距离。

    这次练功对自己的经脉以至道心产生了一些伤害,恐怕还需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此时,钟魁不免有些后怕,看来自己的道心还不够强大,离所谓圆满还遥遥无期,他目前还不足以驾御破军之拳带来的负面影响。幸亏自己方才还保留着一丝清明,否则后果难以预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