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天师门
    老秦面馆,钟魁与雷云二人相对而坐。

    已经是十二月,傍晚太阳落山后气温骤降,今天又是阴雨天,格外的阴冷,只能摆下五六张饭桌的面馆里面却是热气腾腾。

    看着滋溜吃着臊子面的钟魁,雷云一时无语。

    “吃啊,不爱吃?这里的面食可是咱丁官镇的一绝。”钟魁问。

    “你几天没吃饭了?”雷云问。

    钟魁已经在开始吃第三碗了。

    “我还未成年,正在发育长身体,大叔!”钟魁道,把“大叔”两个字咬的很重。

    话说老秦面馆他有好些天没有来了,老秦的手艺还是那个地道的味道。因为老崔雇了个做饭的女人,解决一天三餐,钟魁当然白吃白占,这里就来的少了。

    那女人是学士巷对面街上开着一家卖烟酒小店的张寡妇,这张寡妇颇有姿色,三十七八岁还挺水灵的,也做的一手好面,在钟魁看来,老崔是准备勾搭人家张寡妇。

    不过,老崔目前还没有得手。至于老崔是不是认真的,那就不知道了。钟魁甚至想,那张寡妇是不是欲擒故纵,明知道老崔对自己有意思,每天还勤快地过来张罗着一日三餐,每天还变着花样,把老崔喂的胖了一圈,连打扫房屋和洗衣服也都包了。

    雷云拿起筷子,开动起来吃着面,他吃面很有大将风度,大开大阖,仿佛在于敌人战斗。

    “想知道我是怎么找到你的吗?”雷云问。

    “老崔?”钟魁问,反正被雷云这个家伙找到了,他也不藏着掖着,大方地承认。

    “锦毛鼠这个人在业内很有名气,一查一个准,没想到他现在成了香江大老板,看来是挣到钱了。然后我顺藤摸瓜,就找到了你。”雷云顿了顿,“我很好奇,你们是如何认识的,而且看来你们关系很不一般。”

    “很偶然认识的,大叔,我觉得我很有必要再重复一遍,我是个守法公民。”钟魁道。

    雷云摇了摇手中的筷子,笑道:

    “别误会,我不是想调查你,纯粹是很好奇。”

    “崔大老板来我们村投资,带领我的父老乡亲脱贫致富,所以我们就认识了,而且我们比较投缘,这就么一回事。”钟魁道。

    “呵呵。”雷云一笑,笑的很贱,让钟魁有给他脸上一拳的冲动。

    “爱信不信,随你。”钟魁耍无赖,“你找到这里,就为说这些?”

    “我来就是想当面确认一下,让你知道我知道你是谁。能告诉我你的师承来历吗?”雷云道。

    “这也是你的工作范围?”钟魁反问。

    “一切危害国家安全的重大事件,当然是很棘手的那些,都由我们来处理。也包括维护与古武界的关系。”雷云言简意赅。

    “我这一门现在只有我一人。”见雷云有些意外和不太相信的表情,钟魁又道,“我这一门并没有所谓的名号,斩妖除魔便是我师门的职责所在,你可以称我的师门叫做‘天师门’。”

    “钟天师的天师?”雷云问,他调查过太乙村村民大多姓钟,自称是钟馗的后裔。

    钟魁点点头:“我刚刚取的名,我自封为掌门,呵呵。这个名号绝了!”

    雷云刚吃了一口面,闻言差点让面条从鼻孔喷出来。

    “这个问题先放一边。”雷云是亲眼见识过钟魁的身手,眼前这位嘻嘻哈哈的少年,绝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懒散,将来一定会成为古武界的大人物,“我刚才说过,维护与古武界的关系,也是我们的一项重要职责。”

    “嗯,修行之人犯了罪,你们也要将他绳之以法吗?”钟魁问。

    雷云点点头,道:“理论是这样的,任何人犯了法,都要接受法律的制裁。但古武界有些不同……”

    “是有些不同,只有自身实力强大,还有靠山,将人煮熟了切片吃掉,也是可以滴!”

    雷云尴尬地说道:“你知道快刀小杨下落?”

    “他死在自己赖以成名的刀下,这不是很好吗?”

    钟魁的回答,尽管没有明说,但雷云认为这是某种暗示。

    雷云解释道:“这些年我们一直没有放弃通缉小杨,只是他一直躲着,没有公开露面,又极擅反追踪,虽然明知道沪海金氏在庇护着他,但我们也没有办法。”

    “古武界是怎么回事?他们什么时候也沦为了豪门的走狗?”钟魁问,“大叔,能否跟我讲一讲,我很好奇。”

    雷云瞬间懂了,原来自己面对

    
共3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