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脱身
    雷云感觉自己就要死了。

    那双毛茸茸的巨掌甚至已经触到了他的后脑勺,忽然,他感觉到凶兽身子一阵颤抖,旋即那双巨掌仿佛停了下来,雷云趁机摆脱这死亡之抱。

    电光火石间,雷云抬头见到钟魁倒悬在半空中,一只手正按在凶兽颅顶之上。时间仿佛停止了,凶兽庞大的身躯颤抖着,在夜视仪下,七窍流出了液体。

    钟魁见一招得手,凌空跃了下来。

    嗷、嗷……

    那凶兽愤怒到了极点,钟魁这一招让它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它晃了晃脑袋,

    发出令人欲晕的吼声,向钟魁冲了过去。

    一拳击在墓墙上,击碎一片青石,整个墓墙也震动了起来。钟魁全力运起乾坤步,在墓室里,忽上忽下,速度却比雷云快了不止两倍,那凶兽一时奈何不了他。

    钟魁一边躲避,一边冷不丁地反击,嗖,一支飞刀准确地击中凶兽剩下的那只眼睛。这一次,那凶兽彻底丧失了视觉能力。

    可那凶兽越是受创,越是凶性大发,看不到目标,竟然发起狠来,猛烈地撞起墓墙,试图让墓室坍塌下来。钟魁趁机一掌拍在凶兽后心,那凶兽本能地挥舞着胳膊往后一抹,钟魁却是灵巧地躲过,又是实实地击了一掌击在它的肋下。

    凶兽庞大的身子又是一震,反应速度也慢了下来,张口喷出一股血雾。趁你病,要你命,钟魁连续地拍向了凶兽胸腹,在观战的雷云看来,这每一掌他都能清楚地看到,似乎极慢,但他又清楚地感受到,这每一掌都蕴含着某种让他感到恐惧的力量,因为他看到凶兽每挨上这一掌,身子便矮了一截,直到最后跪倒在地。

    庞大的身躯半埋在沙子之中,似乎忘了反击。钟魁凌空跃起,狠狠地向那低下的头颅拍下最后一掌。

    凶兽的脑袋耷拉了下来,一动不动,然后如一片烂肉般摊在地上。雷云上前看了看,见这凶兽的身体内部似乎寸断,仅靠着外表结实的皮毛裹着。

    “收工!”钟魁拍了拍身上的碎屑,重新捡起铁钎。

    “高手!”雷云心中震惊万分,却怎么也想不出,如今古武界何人会教出这样的年轻弟子。

    两座暗门仍然打开着,雷云捡起自动步枪,换上新弹夹,一马当先,走在前面。这个通道特别狭窄,看地势是往下开凿的,应该是迂回通往他们刚才所处墓室的正下方。

    雷云不得不半蹲着往前,仅仅走了三十余步,就看到一座敞开的门出现在自己面前,这里面空间颇大,而且点着数十盏油灯,四周墙壁镶着金子和珠玉,一片辉煌灿烂。

    雷云和钟魁二人取下夜视仪,看着满眼辉煌,惊呆了。

    而地面上则是杂乱地摆放着各种古器,以青铜器居多,像是被人特意摆放到两边,从中间清理出一道人行道。

    沿着这人行道走到尽头,前面有一个稍小房间,里面也点着油灯,但却没有任何一个宝贝,看上去却像一座简陋版的动物实验室。

    十几只普通猴子被关押在几只笼子里,见有人进来,正吱吱地叫着。而另一边的一个笼子里蜷缩着一个人,那人听到了动静,见突然来了两个陌生人,而且一个还穿着武警制服,立刻兴奋了起来:

    “亲人呐,可盼到你们来了!”

    “老崔,你不是去香江逍遥去了吗,原来是到这里度假来着!你真会享受啊!”钟魁调侃道。

    锦毛鼠蓬头垢面,胡子拉碴,瘦了好几圈,闻言惊喜至极道:

    “你是钟……”

    “闭嘴!”钟魁喝道,“不要乱说话,没看到我蒙着脸吗?”

    “是、是,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我就知道……呜呜……呜呜……”锦毛鼠居然放声大哭,“我发誓,我以后一定做个好人,呜呜……”

    钟魁笑了笑,就像撕开面条一样,直接用手将铁笼子上的钢条掰开,让锦毛鼠从里面爬了出来。

    “还有没有人?”雷云问道。

    锦毛鼠趴在地上,抱着钟魁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泪,一副劫后余生之态,道:“死了,都死了!”

    钟魁与雷云二人面面相觑,不太明白:

    “他们都死了,那你怎么被关在这里?”

    “我本来是去香江的,但我在省城机场遇到了我以前的一个朋友,盛情难却,就一起喝酒,然后那帮狗娘养的把我绑来这里。”锦毛鼠道。

    骂了一阵,又接着道:“据说他们发现了一座古墓,就是上面那座早就被清空的汉墓,重点不是这个。国外新发明一种新机器,可以用来探测地下的贵金属宝藏,他们得了一台,偶然在汉墓里探测了有宝藏的迹象,他们估计离那座空汉墓不远的地下,一定还有其他的墓相邻,然后他们就挖地道到了这上面,因为这是一座流沙墓,他们也感到棘手,正好遇到了我……”

    “然后你就来这了?”钟魁问道。

    “其实我本来是不愿意的,我现在可是香江富商,身份不一般。”锦毛鼠摇了摇道,“不过我酒醒后,我已经被他们绑了,上了贼船,我本来是准备金盆洗手的。”

    这话钟魁并不相信,狗改不了吃屎,不然也不会被人勾搭上。不过经此一劫,锦毛鼠怕是真要痛改前非了。

    “你在洛河的朋友说你找到他时,身边还有一个神秘人跟着,那人是谁?”钟魁问道。

    “那人是这伙盗墓贼的首领,其他人都是他找来的。我以前没见过,此人话不多,他自称只要挖到宝贝,愿意高价收购。我留了个心眼,借口要找朋友凑齐工具,乘机给我在洛河的朋友留了个字条,以防不测,幸亏我聪明!”

    “加上这个首领,不包括你,这个团伙总共多少人?”雷云插话道。

    锦毛鼠见雷云一身正气,威势十足,不敢隐瞒:

    “总共五个人!”

    “刚才我们只发现了四具尸首,这说明这位首领成功逃走了?”雷云疑惑道。

    “那人实在蹊跷,我们在上面发现那个假棺,他对那些小玩意并不感兴趣,反而一个劲地追问我,这是属于哪个朝代的。我十分肯定地告诉他,这应该是座汉墓,他看上去很是失望。”

    “此人很可疑。”雷云点点头。

    钟魁打量了这个小空间,见这里摆放着一张大工作台,旁边摆放着瓶瓶罐罐,里面装着不明液体。

    “那这个实验室的主人不在?”钟魁突然问。

    锦毛鼠脸色十分难看:“那是个疯子,我亲眼看到他拿猴子作实验,给那些猴子喝了他配制的东西,每天定量喂食,有的一两天就死了,活下来的就狂化了,十分凶悍,而且还听他话,就像有毒瘾似的。”

    “那你怎么活下来?”雷云也打量了一眼工作台,又问道。

    “我们本来是一起进来,先是查看了一下那假棺,然后准备对付流沙,那些狂化的猴子就出现了,他们全死了。我是被吓晕的,醒来就被发现关在这里。”锦毛鼠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疯子说,暂时留我一条命,是要拿我做实验,看看他的秘制神药到在人身上到底会有什么效果。”

    “他长什么样?”雷云问。

    “不知道,他总是戴着口罩,听着声音,岁数也快五十了吧。”锦毛鼠道,“刚才你进来前,他突然就离开了。”

    “他从哪跑了?”钟魁瞪了锦毛鼠一眼,这样重要的情况现在才说。

    锦毛鼠指了指工作台下。那里有一块长方形木板,掀起木板,里面是长长的甬道,呈直线向前延伸。

    雷云走在前面,钟魁拖着锦毛鼠走在后面。

    这条甬道很长,大约走了半个小时,他们走到了出口,这里距离金水村有三里之遥,是一口建在农田边上的机井,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警方警戒的范围。

    雷云立刻用通讯器命令道:

    “我是雷云,以金水村为中心,扩大警戒圈,搜查方圆十公里内所有可疑人物,马上!”

    那神秘的首领,还有那制造出怪兽的疯子,很显然不是一路人,他们各自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钟魁都不知道。

    雷云眉头紧锁,这次事件很显然在他职权处理的范围,却又是毫无头绪。

    “老雷,我们后会有期吧?”钟魁这时说道。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雷云问,“我们欠了你很大一份人情。”

    尽管他内心十分想知道钟魁姓甚名谁,尤其是出身和来历,但他知道凭自己一个人,是留不下钟魁的,索性装大方。

    “这个不行,我不想被人惦记。”钟魁笑道,“对了,那位被我弄晕的战士,我剥了他的军装,拿走他的武器,请你关照一下,不要处分他。”

    钟魁把绑在腿上的手枪还给雷云。

    “你留着吧,男人都喜欢枪。”雷云道。

    “不必了,我是守法公民!”钟魁摇了摇头。

    看着钟魁和锦毛鼠的背影,雷云感叹良久。

    虽然这神秘少年拒绝透露自己的来历,还蒙着脸,但他已经从锦毛鼠的口中知道这少年姓钟。

    而且雷云已经记下了锦毛鼠的长相,还知道锦毛鼠姓崔,曾是个盗墓老手,现在的身份则是香江富商,这些信息足够他查清锦毛鼠的身份,进而顺藤摸瓜,追查出这神秘少年的身份。

    另一边,钟魁提着锦毛鼠的腰带,一路狂奔,然后钻进了深山中,绕路回到洛河市。

    数日后,钟魁便在返回西秦省的火车上,看到报纸上登着一则简讯:

    豫省考古队在洛河市北邙山下金水村,发现一座大型西汉诸侯王墓,出土文物数千件,价值连城,其数量之多,其历史文化研究价值之高,为近二十年来罕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