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盗墓者的下场
    紧急时刻,旁边的战友抡起枪托,猛地砸了过去。

    那生物被砸飞到一边,又迅速弹跳起来,仍扑向最近的一位战士,关键时刻,雷云身形一动,一拳砸了过去,正中那生物头部。

    这一拳势大力沉,那生物头部四分五裂,各种液体四溅,一股血腥味弥漫开来,令人作呕。再看那位被咬着的战士,已经没了气息,他被咬中了喉咙。

    没有时间容许雷云感叹,他连忙命道:

    “全体退入房子,火力掩护!”

    不明生物见同伴死在当场,便都疯狂起来,嘶叫着冲了下来。官兵用自动步枪编织起一道严密的弹幕,勉强退入身后的房子里。

    农户的窗户比较结实,不是后世那种比较流行的全玻璃的塑钢窗,而是此时比较常见的条形钢筋窗户。官兵将班用机枪架设起来,严阵以待,刚才那一番扫射,只打死了两只,看来这生物不仅极为灵活,仿佛智商有些高,也知道躲闪。

    黑暗中有人问:

    “首长,要不要呼叫支援?”

    “再等等,如果让外围人冲进来,伤亡会比较大。”雷云说道,“这些生物危害性比较大,又很灵活机动,善于躲藏,大队人马冒然进来,黑暗中反而不便。”

    “雷队,这生物像是变异的猴子。”有便衣问道,“这跟我们前年在鹏城处理过的一次事件,有些相似,有人在做某种试验?”

    “或许是吧。”雷云道,“不管如何,我们必须消灭这些不明生物,现在看来近年来出现的不明生物事件,具有某种关联性,看似有人在掌控着一切,进行某种我们意想不到的阴谋。如果能够追查到幕后真相,一定要追根溯源,严惩凶手。”

    村庄里,钟魁小心翼翼地走着,他全身肌肉紧绷,随时应会着可能发生的不测。他敢保证,既便是面对师兄的攻击,也不曾这样认真过。

    他听到了惨叫声,也听到密集的枪声。不过,他没有立即赶到枪战发生的地点,而是在村子里走了一圈,发现了几具人类的尸体,都被吃的干净,饶是钟魁现在算是见多识广了,也不禁有些胆寒。

    钟魁顺手拿起农户家的一根铁钎,握了握,感觉挺称手的,向着枪战发生的地方走了过去。

    他的脚步轻盈,似慢实快。

    不明生物的智商有些高,它们见从正面无法攻击,便跳到了屋顶,掀掉瓦片,里面的人不得不紧靠着墙角,用交叉火力往上反击。

    一只怪物中了枪从屋顶上掉了下来,正当人们不注意以为它已经死亡时,它突然暴起,袭向身前的一位战士,那战士被咬住了握枪的右臂,硬撑着不吭一声,用左手拔出了一把匕首,猛地刺向那怪物脑袋。

    怪物却是灵活地躲过刺来的匕首,又反身咬向这位战士的喉咙,这一咬如闪电般的速度,令战士躲无可躲,紧抱着怪物倒下。

    身边赶来一位便衣。这便衣颇为年轻,但身手不凡,一脚踢向怪物腹部,直接将这怪物踢成了两截,但那战士却是抽搐着,血流不止,旁边的战友不用吩咐,连忙施救。

    这一出令形势大变,屋顶上的怪物纷纷跳下,屋内的人有些措手不及,乱作一团,伤亡立刻直线上升。

    忽然,屋子外面出现一声又一声嘶哑的叫声,这是怪物们发出的惨叫声。闯进屋内的怪物见势不妙,连忙全部逃了出去。

    有些惊慌的雷云戴着夜视仪,透过窗户往外面望去,见院子里一个不算高大的身影正在与一群怪物搏斗,那个身影虽然穿着武警制服,但蒙着脸,身形在院子中忽上忽下,忽前忽后,出手快、准、狠,每一次腾挪都会一只怪物身首异处。

    这群怪物的数量在迅速地减少,余下的几只见势不妙,居然选择逃跑。那个身影紧追不舍,一个闪身便跃出了院子,速度竟然不比那怪物慢。

    “留下两个人照顾伤员,其余人全速跟我追!”雷云顾不得感叹那个蒙面人的身手极高,当即下令,自己则抢先追去。

    那道不算高大的身影正是钟魁。他本以为那些怪物十分强大,但一交手他就明白,这些怪物只是出于本能地撕咬,除了极其灵活外,并不具备强大高超的身手,这让他信心很足。

    钟魁紧追不舍,眼看着几只怪物消失在村东头的那座巨大土堆下,就是那座被盗过许多次的汉墓。

    因为这座后来被政府清理过,所以留下了一座洞口的门,这本就是汉墓本来就有的门。钟魁打着手电,正要进去,发现雷云追了过来,看他身手,也是一位武者,而且感觉实力比钟魁认识的谭北川还要高,尤其是他应该也会一种轻功,否则不会这么快追上来。

    “你是谁?”雷云开口道。

    “让你的人不要过来。”钟魁道。

    “为什么?”雷云问道,“你跟这事有没有牵连。”

    雷云很感激钟魁的突然到来,至少帮了他大忙,否则这次行动会死很多人,这表面对方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但他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

    不过,凭身手,雷云不认为自己能够比得过对方,另外对方也背着自动步枪,腿上还绑着一把手枪,不好用强,因为他不敢保证对方出枪的速度会弱于自己。

    “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我保证我本人跟这事没有一分钱的关系。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下面一定有更可怕的事情。”钟魁道。

    雷云想了想,道:“好吧,你最好证明你不是坏人,否则我一定会将你绳之以法。”

    “那好吧!”钟魁笑了笑,“首长,让你的人送来一副夜视仪。”

    雷云瞪了钟魁一眼,用通讯器命令自己的手下:“所有人原地待命,另外送一副夜视仪过来。”

    一名便衣很快过来,并送上了一副夜视仪,见上司身边站着一个人,并不惊讶,因为刚才已经见过了钟魁的出手。

    戴上高科技的玩意,果然好多了,钟魁甚至还有暇请教雷云如何使用。

    一边摆弄夜视仪,钟魁一边解释,甚至调侃自己:

    “我不是坏人,你听我声音也应该听出来,我正处于变声期,还未成年。”

    “犯罪也不在年高。”雷云冷冷地说道。

    “呵呵,有你这样充满正义的官员守护着我们,我们这样普通的公民应该感到很安心。”钟魁笑道,“我其实是来找人的,如果找到了人,我把他带走,顺便帮你解决一些事情,然后咱们两清。你继续你的守护职责,我继续我的青春岁月,皆大欢喜。”

    “你是某个世家的?”雷云突然问。

    “你不要多想,我爹娘都是普通农民。”钟魁道。

    两人说着话,就像坐在办公室里喝茶聊天,但两双目光都在四处打量环境,巨大墓室分前后室,后室更大,地上有乱七八糟的杂物,甚至有进来的牲畜留下的粪便。

    头顶上的盗洞很多,如果不是这样的一个阴沉的夜晚,甚至可以看到外面的星空,墓室的下部也有许多盗洞,雷云蹲下来仔细打量着每一个洞,指着某个洞口说道:

    “这里有擦痕,应该钻到了这里面。”

    钟魁道:“你打头,我在后面。”

    “为什么要听你的。”雷云道。

    “我没有害你之心,这是已经刚刚证明了的事情,刚才如果不是我出手,你的手下会多死几个,他们活着更有价值,至少比普通人要更有价值。而你未必没有向我展示下所谓的正义之心,我不放心我的后背。所以,请你理解!”钟魁道。

    雷云沉默了一会,没有说话,当先钻了进去,洞口低矮,他左手握着手枪,将子弹上膛,另一只手则握着匕首,半蹲着往里面走。

    前半段通道石壁看上去已经很有历史了,但越往后面越能发现一些新开凿的线索,雷云还发现了一只雪茄,那雪茄烟上面贴着的商标还没有撕开。

    钟魁眼前一亮,这是锦毛鼠喜欢抽的一款,是锦毛鼠在香江买的,并不是很大牌,内地还没有卖的。

    继续往前走,一段新开凿的通道出现在面前,地上的泥土还没有清理,摸上去感到湿润,仔细查看,可以看到有动物的足印出在上面,应该跟在村庄出现的那群似猴怪物留下的。

    忽然峰回路转,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地势往下一降,钟魁和雷云发现面现一个新的大空间,似乎来到另外一座大墓,如果这是一座未被发现的大墓也说不定。

    几具尸体倒在地上,都被吃的只剩下骷髅,身上残留着一些皮肉,已经腐烂,发出难闻的气味。看来死亡时间并不太久。

    尸体身上的衣服被撕成碎条,唯有脚上穿的靴子还完好无缺。

    仔细查看那靴子,都是著名的国外户外品牌,这些品牌目前在国内专卖店还比较少,价钱自然不菲,不像后来那样普及,现在只有那些专门从事户外工作的人才会去买。

    “他们应该是盗墓贼。”钟魁道。

    “你怎么就确认他们是盗墓贼?”雷云疑惑道,尽管他内心也是这么认为的,因为除了盗墓的谁会进来?而且是掘出一个通道进来。

    “因为我要找的人曾经也是干这一行的。”钟魁实话实说,“不过我认为如果他这次能活下来,一定会洗心革面,下决心做个好人。我努力让他做个好人!”

    “盗墓贼的下场,并不一定好,这几具尸骨就是明证。”雷云保持着一贯冷面的说话风格。

    “这话很有道理,我同意。不过我还真见过有的盗墓贼活的挺风光。”钟魁想到了金学文,要不是金学文碰到了自己的师兄,恐怕如今还活的比绝大多数人还要风光。

    钟魁又想到了曾经在省城古玩待遇到的古玩店老板,那位钱老板估计八成以上,也曾干过这一行。甚至许多经常出现在大众面前的所谓收藏家,有的人以前也曾干过这一行,至少也没那么清白,跟盗墓贼们有过交易。

    面前虽然只是骷髅,但从体形上看,钟魁目测,他们生前身高应该都在1米7以上,而锦毛鼠崔永成只有1米65的身高,枉为一个鲁东人。

    “注意,我们背靠背!”钟魁突然警觉地说道。

    一股危险的气息袭来,雷云的反应差点,但也很快感觉到了。

    “我觉得枪不太好使,在这密闭空间,枪声会回响,影响我们的判断。你不如用拳头,你好像达到了暗劲的境界?”钟魁又道。

    “勉强够看。”雷云与钟魁后背靠着后背,“你擅使什么?”

    “我什么都会点,不过我有铁钎在手。你放心,我虽然才刚入门,但至少能保证你后背的安全。”钟魁答道。

    雷云心中一动,他莫明感到钟魁话中带着一种信任,沉声说道:

    “我也保证你的后背安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