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截胡
    夜晚,钟魁正在后院跟随师兄修行。

    他们没有点灯,暗夜里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视线。锦毛鼠偷偷地站在前后院子的过道上,好奇地往后院里窥视,也只能看到两个身影,不停地在飞舞着,有时能听到几句云里雾里的话。

    钟魁师兄弟俩也不避开他,因为夏天的蚊子一会就将锦毛鼠赶走。

    关于龙象伏魔功,令狐易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钟魁的,这一功法,他原本只担当着引路人的角色。

    而令狐易本人所专研的功法,也是一门高深的功法,早被他变成文字和录影带保存了起来,交待钟魁以后要么自学,要么务必找到合适的人传习下去。

    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令狐易变的越来越沉静,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在交待后事,唯恐漏掉什么,这让钟魁的情绪也跟着消沉。

    钟魁很珍惜和师兄相处的最后时光,学校已经开始补课,他仍然没有去报到,甚至让锦毛鼠给自己请假。

    锦毛鼠当然跟自己没有一毛钱亲戚关系,但人家是省、县、镇三级领导重点关照的投资商,他随便说一个理由,头头们亲自到学校打招呼,校长都不敢反对,老班也只能默认,只是不时的让李小东送几张试卷过来。

    初二下学期期末全县统考,钟魁总分名列全县第一,放了一个大卫星。这打破了全县多少年以来形成的县一中在各个年级考试中,总是包揽前三名的惯例,为此县一中还特意派人到丁官镇中学来打听钟魁的情况,并许诺如果将来钟魁报考县一中高中部的话,可以免掉学费云云。

    好的消息不仅是如此,上次的全县初中作文竞赛,钟魁的作文也获得了二等奖。据李小东转达的意思,老班认为作文评阅,主要由县里几所中学的教师组成,他们搞暗箱操作,钟魁原本应该获一等奖的。

    老班的打抱不平,钟魁怀疑大部是因为嫉妒和各种不服,但优秀的学生总是会受到优待的,所以钟魁要请假,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其实为了升学率,初二已经将初中阶段绝大部分课程提前学完了,丁官镇初级中学的初三只增加一门化学课,其他都是反复地复习,反复的题海战术。以钟魁目前的成绩,明年参加中考,一定会轻松考上县一中。

    夏天越来越热,就连院子里的大树也晒的无精打采。

    锦毛鼠装了好几台空调,当然他也不会忘了钟魁,给钟魁屋里也装上。空调目前还属于高级家电,镇上装空调的人家屈指可数。

    不过很显然,锦毛鼠考虑不周,没有预先考虑到本地电力供应的情况,太乙县原本电力供应就不好,除了线路老化的原因外,最重要的原因是供给不足,经常毫无预告地停电,夏天用电高峰期更是如此,所以家家都备有蜡烛和煤油灯。

    正因为如此,自从装了空调,锦毛鼠发现自己的火气直线上升,还不如买电风扇呢。

    修路的意向书上个月末就签订了,余思远来的突然没以前那么勤快了。锦毛鼠看这情形,没有冒然打款,但余思远也不来催,这个情况就太令人感到奇怪了,虽然镇上的工作人员每天还来学士巷报个到,仍然十分殷勤。

    “没明白?肯定有人来截胡了!”

    钟魁吃了一口西瓜,那西瓜用个竹篮捆好,直接吊进前院老井里凉着,吃起来那叫一个爽不可言。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看上了咱们的生意?不可能吧,据我所知,在我来之前,从来没有投资商来过。谁会来这穷地方,连个电都供不上!”锦毛鼠道。

    “你不是来了吗?”钟魁道。

    锦毛鼠讪笑:“我算什么生意人?倒腾古董,我倒是在行,不说吹的,在我手里绝不会出现看走了眼的情况,我要去博物馆当个顾问什么的,绰绰有余!”

    自从搭上了钟魁这条船,锦毛鼠对正事还是比较上心的,他的大哥大在这小地方成了摆设,当砖头使还差不多,每次跟香江联系,只能到镇邮局打电话,让他留在香江皮包公司的秘书,快速办好了设立离岸公司手续。

    离岸公司注册地在百慕大,钟魁占了百分之九十的股份,剩下的百分之十归崔永成,即锦毛鼠的大名。

    该公司全资拥有香江永成发展有限公司,钟魁目前还没法派遣一个心腹去监督账目,他也暂时用不上,因为他一分钱都没出,账目上的三千万港币全是锦毛鼠出的,这已经是他的全部家当。

    这倒让他对锦毛鼠有些刮目相看,这个嗜钱如命的人,也能有如此魄力。

    “不要着急,这几天应该有些眉目了。咱也不用去打听,那样显得咱太心急。”钟魁道。

    锦毛鼠也不说话,也抄起大块西瓜,专心地对付,真甜。正吃着,只听余思远在外面喊道:

    “崔先生在吗?”

    余思远笑容可掬地进来,手里还提着几个香瓜和两个大西瓜,很是吃力。他发现钟魁和锦毛鼠两人都用一种很挑剔的目光看着他,没有人要接他手中水果的意思,余思远有些尴尬地说道:

    “不好意思,崔先生,这些天公务缠身,没能来拜访您,请您不要在意。”

    “咱也不是什么香江大老板,就是有几个臭钱而已,不敢劳您大驾。”锦毛鼠没好气地说道。

    “崔先生谦虚了,对任何商人,我们丁官镇都是热烈欢迎的。这不,前些天又有投资商来我们这里考察,所以慢待了崔先生。这其实更说明了崔先生慧眼有加,眼光独到,第一个发现咱们丁官镇具有极大的投资潜力。”余思远这话说的很有水平,既点明了原因,又捧了锦毛鼠一把,还暗示货比三家,政府占着某种优势。

    “说吧,是谁来截胡,如果真是位大老板,咱也不是不能让贤的。”锦毛鼠撇撇嘴道,颇有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味道。

    “金氏,沪海的金氏集团。”余思远道,见锦毛鼠一脸震惊的模样,颇有些得意,“此外,来自冀北的薛氏集团,也派人前来考察,所以我最近就忙这些,真不是我有心慢待崔先生啊。”

    那金氏自不必说,金学文在此地失踪,清道夫小杨追查到这里,也在这里失踪,其实都死翘翘了,锦毛鼠知道那八成是冲着自己来的。

    至于薛氏,则是冀北的一个古武世家,并不以财富和商业出名,锦毛鼠并没有听说过,只当也是一个大投资商。但钟魁知道,那是因为薛人杰也在太乙县失踪的。

    水越来越浑了。

    这并非钟魁希望看到的,天下之大,难道就不能让我安安静静地做个富二代?

    “货比三家,也不是太令人奇怪。我很好奇,金氏和薛氏,他们出什么价?”钟魁问道。

    “这还在谈,慢慢来嘛。”余思远打着哈哈。钟魁却从他的眼神中察觉到一些失望,心中一动。

    “金氏是什么来头?”钟魁故意问。

    “金氏的商业总部设在沪海市,据我了解的,金氏是一个古老的家族,历经千年而血脉不断,这是当今华夏尤其少见。新华夏建立之前,金氏为避战乱出走海外,八十年代又重回沪海,这些年在商业上颇有建树,涉及地产、船运和对外贸易。国内第一家股份制银行,沪海银行,就是由金家牵头成立的。”

    这些钟魁已经从锦毛鼠口中知道了部分,因为锦毛鼠也不是专门从事商业,对这些了解的并不多。目前国内的私人公司,因为发展的时间还不太长,实力并不是那么强,稍强的也只是刚刚脱离原始积累。像金氏这样的集团,因为早年在海外发展,回到国内发展,反而显的经济实力强大。

    “从你介绍的来看,他们金家也不是专门做旅游的,又为何对我们这里感兴趣?”钟魁又问道。

    “据他们的代表说,为了拓展集团的业务,搞多元化发展。”余思远道,“来的都是客,咱总不能把人赶走吧?”

    这果然在钟魁意料之中,当着锦毛鼠的面,余思远也不愿意承认金氏的投资意向看上去并没有那么坚定。

    如果能够选择,余思远当然希望越多的投资商来这里越好,哪怕是每位投资商只投资一个小项目,这也比只有一个大投资商要好的多。

    关键是,余思远害怕最后鸡没偷着,反蚀了把米,把锦毛鼠给得罪了,到时候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就不好了。

    钟魁又问道:

    “那薛氏呢?”

    “薛氏在冀北,我以前并没有听说过。据冀北省传来的资料,薛氏在当地也颇有实力,不过他们的主业是中药材。”

    “他们是来投资种植中药材的?这跟老崔的项目不冲突啊。”

    “嗯,总之今天我来,一是来通报下崔先生关于金、薛两家来考察的事情,二是来邀请参加明天中午在县委招待所举办的午宴,希望崔先生能赏光。”余光远道。

    “金家和薛家也去?”锦毛鼠问道。

    “是的,大家都因为来咱们丁官镇投资的,相请不如偶遇,我们县领导决定举办这次宴请,到时省里的大领导也要来,这也体现了省委对广大投资商的重视。”余思远说到这里,春风满面,不管投资最后成不成,他的名字最近已经多次出现在省里头头们的案桌上,他以前在县里的同僚都很羡慕他。

    锦毛鼠跟钟魁飞快地交换了一下眼神,点头道:

    “荣幸之至!明天中午我自己开车去!”

    钟魁送余思远出去,见巷口除了锦毛鼠的那辆皇冠,还停着一辆桑塔纳,虽然只有七成新。

    “哟,换新坐驾了?”钟魁调侃道。

    “这是工作需要!”余思远解释d县里给我调配的,原来的破吉普上交了。县委郭书记说了,如果这次投资能够落实,砸锅卖铁,也要给我配辆新的。”

    “那我祝你早日实现目标!”钟魁道。余思远发动了车,伸头问道:

    “你要出门吗,我送你去?”

    “不用,我走着去,闲着也是闲着。”钟魁摆摆手。

    看着桑塔纳远去,钟魁心说这位年轻的余副镇长还真有上进心,一身干劲,连司机都不用。

    沿着古朴的街道,钟魁慢慢地往前走着,大热天里行人极少。

    前面一道靓丽的倩影吸引了钟魁的注意,一个少女穿着牛仔五分裤,露出青葱般的长腿,戴着太阳帽,亭亭玉立,正站在一家民居前,不顾头顶上的烈日,用那一看就是专业的照相机,对着墙头的石雕猛拍。

    她年纪不大,跟钟魁年纪相仿,长的很漂亮,发育的很好。尤其是她专注的样子,令人印象深刻。

    仿佛是察觉到有人在看她,少女回头,有些娇横地瞪了钟魁一眼。钟魁故意,如歪国人那样,夸张地耸耸肩撇撇嘴,然后头一扬,便径直走开了。

    少女立刻就读懂了钟魁的意思:

    爷只是看到一个城里来的小丫头,感到好奇而多看了一眼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