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白手套
    锦毛鼠回到县委招待所时,天刚蒙蒙亮。

    那位值班的女服务员见他一身褴褛的模样,腿上还缠着布条,上面染红了,十分凄惨,吓的脸色发白。锦毛鼠却主动说道:

    “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呢?”

    女服务员愣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暗道这位香江大老板不仅有钱,还是个好人,就差以身相许了。

    摆脱这位暗送秋波的年轻女服务员,回到房间,锦毛鼠先是点燃一根雪茄,镇定一下心神,又洗了个凉水澡,这才恢复点精神。

    回想昨夜发生的事情,真是凶险,但峰回路转,总算活着回来,看来自己运气不错,下次回香江,一定要去买**彩。

    不过想起钟魁后来对他说的一番话,锦毛鼠不禁有些愁眉苦脸。金学文当初联系到自己,约自己到西秦省,显然提前留下了一些线索,让他背后的金家找上了自己。

    那金家是沪海大族,官商两界的执牛耳者。现在看来,那还只是表象,至少拥有一定的古武势力,金家想弄死自己,易如反掌。

    只是金家到目前为止,还不清楚金学文为什么要联系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跟金学文的失踪牵扯有多深。

    想到金家的庞大势力,随便派出的一位清道夫快刀小杨,是如此的十恶不赦和心狠手辣,锦毛鼠就不寒而栗,暗道自己的小命实在不值得金家如此大费周折。

    他很怕死,混了半辈子不就是图个安逸吗,命都没了,还安逸个啥?

    小杨死了,这就断了锦毛鼠跟金家媾和的可能,让金家将自己从一般嫌疑人升格为重点嫌疑人。

    现在,他指望着钟魁能够保护他,甚至解决一切后患。

    钟魁在家里又住了几天,白天陪爹娘做些农活,接受忆苦思甜的再教育,晚上则偷偷溜出去和师兄修行。

    某天中午,钟魁不得不返回镇上学士巷,因为他还是一位即将升入初三的学生,还要参加暑假学校安排的补课——如今可没有哪个砖家叫兽呼吁要禁止学校补课。

    等他到了租住的宅子门口,他发现门敞开着,赫然发现锦毛鼠正在前院里乘凉。正是夏天最热的时候,知了在院中大树上有气无力地嘶叫着,锦毛鼠躺在竹椅上睡着了,还流了一脸的哈喇子。

    听到动静,锦毛鼠倏地惊醒,见是钟魁,抹了抹嘴角,连忙讨好似地说道:

    “啊呀,钟老弟回来了,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我好开车去接你啊。”

    “别说这些没用的,在太乙村我到哪去找电话?”钟魁没好气地说道,看了看前院,收拾的挺好,他搬进来时,只收拾了后院,前院并没有怎么动。

    “我准备在这养老了,所以我把这座宅子买下了。”锦毛鼠道,见钟魁变脸,连忙讨好道,“当然是以我名义买下来的,不多,也就五万块。就当送给钟兄弟的见面礼了!”

    这几天锦毛鼠哪都没去,就围着这座凶宅转。

    县委和镇里的头头们,察颜观色,心说这样实在是太好了,人家香江崔老板想在这里定居,那这投资就有九成九的指望了。

    不用锦毛鼠费心,头头们连忙给宅子主人,也就是钟魁同学王倩的老爹做工作,劝说老王将宅子卖给香江老板,却不知道人家老王表面上勉为其难,背后一边数着钱,一边偷着乐,就是新盖一座宅子,也用不了五万块,何况是一座凶宅,老王家早就想脱手了。

    所以这座宅子就成了锦毛鼠的私有财产,他把司机打发走了,自己就搬了进来,当然也用不着他自己动手打扫,余思远安排几个镇政府的小年轻来充当清洁工,完了如果没有得到好评,这几个小年轻只能回家修地球了。

    为了留住投资,官员们都拼了,连亲自给外商洗脚的事都有人干的出来。

    “好吧,我跟你提前打个招呼,未经允许,后院你不要进来。否则发生点意

    外,就不要怪我哦。”钟魁说道。

    锦毛鼠当然不会反对,因为他能猜得到钟魁这么说的原因,估计那位师兄也

    会住在这里。他巴不得这样,有这样的高手在,不用说金家,鑫家来也不怕。

    不过锦毛鼠住进来的唯一坏处,这个原本冷冷清清的巷子,立刻便的喧嚣起来。半天之内,市、县、镇三级领导车水马龙般来拜访,就连邻县的官员,也如同闻到鱼腥味,纷纷跑来畅谈合作,顺便试探一下挖墙角的可能性。

    锦毛鼠确实在香港注册过公司,不过那只是皮包公司,没有实质性的业务,官员们只要认真地去

    
共3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