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螳螂与黄雀
    锦毛鼠真的被吓住了。

    快刀小杨那张还算英俊的脸,在他看来,无异于是魔鬼的脸。锦毛鼠年轻时也是个狠角色,也曾仗着血气方刚,与人争勇斗狠过,但他从来没有想到,世间还有快刀小杨这样十恶不赦的魔鬼。

    偏偏这个魔鬼谈论一件自己曾经做过的十分可怕的事情,恰如拉家常一般写意。

    小杨走上前来,居高临下:

    “现在我再问一个问题,金学文找你真正的目的?”

    “他……他……找我……就是为了蓝县那座古墓!”锦毛鼠在关键时刻还没有丧失理智,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不把真相告诉对方,对方还有可能将自己与金学文的失踪撇清关系。

    相反,如果自己把钟魁供出来,即便小杨放过自己,钟魁也不会放过自己,更何况还有那位最恐怖的存在。

    “看来你不老实啊。”小杨发出了笑声,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把柳叶小刀,往锦毛鼠身上随意的一挥。

    锦毛鼠上半身的t恤被割成了一道道布条,却没有伤害他肌肤分毫,可见小杨的刀法着实了得。

    这也吓的锦毛鼠半死。

    “你不能这样啊,我说的都是实话啊,呜呜……”锦毛鼠居然哭了,一半是被吓的,另一半则是后悔,后悔不该离开香江。

    小杨手掌一翻,一刀扎在锦毛鼠的大腿上,锦毛鼠的哭声立刻停止了,抱着腿在地上翻滚着,痛的只剩下呜咽。

    “说实话,金学文在哪?”小杨接着问道。

    “我不知道啊!”锦毛鼠仍然坚持着底线,他在赌,赌钟魁就在旁边,他不相信自己即便说了实话,小杨还会放过自己。

    他的回答不能让小杨满意,也不可能把钟魁同时也得罪了,两害取其轻,他把宝押在钟魁那一边。

    小杨的耐心受到了挑战,他感觉到了这是一种嘲弄,正要来个更狠点的,蓦然,一个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像是有人踩断了一根枯根。

    小杨转过身来,微躬着身子,全神戒备。

    他恶贯满盈,早就应该被枪毙,但有大人物设法保住了他的性命,给他金钱和美人,所以他心甘情愿为那位大人物卖命,专门替恩主做一些脏活,这一个行当有个专门的名词,叫做清道夫。

    身为职业清道夫,双手沾满别人的鲜血,出生入死,对危险有着敏锐的直觉。

    来人的身材偏瘦,并不高大,这倒出乎小杨意外,待看清来人的脸,小杨莫明觉得有些荒谬。

    正是钟魁,一个少年人而已。

    “你在找金先生?”钟魁扬声问道。

    “对,你认识?”小杨紧盯着钟魁,并不因为面对一个少年而掉以轻心,因为此时此刻,一个少年人出现在此处,实在太不合情理。

    淹死的都是会水的,任何粗心大意都可能是致命的。

    “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钟魁反问。

    小杨愣了愣:“钟馗庙?”

    “是啊,这里钟馗庙。你应当知道,钟天师是斩妖除魔的神仙,像你这样的人渣深更半夜来此,不就是自投罗网吗?”钟魁答道。

    “小家伙,你是找死吗?”小杨看了看脚下的锦毛鼠,踢了他一脚问道,“锦毛鼠,你是在等他?”

    “呜呜……”锦毛鼠既怕又痛,只知道痛哭。钟魁说道:

    “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也是无辜者,你不必为难他。”

    “是啊,是啊,我是无辜的,杨先生,你们俩先谈谈,你要是赢了,我就告诉你真相。”锦毛鼠听了钟魁的话,连忙附和道。言下之义是,谁更厉害,我就听谁的。

    小杨有些气急败坏,恶狠狠地说道:“滚一边去,待会再收拾你!”

    锦毛鼠如蒙大赦,拖着伤腿站到了旁边,他甚至都不敢乘机逃走。

    小杨和钟魁二人相对而立,中间隔着十来米的样子。小杨空着的两手,挺随意地放在胯部的两侧,全身肌肉则处于紧绷状态,只是不知道以他赖以成名的刀技,将如何出刀。

    钟魁看似随意站在那里,但全身经脉的能量处于最活跃的状态,随时应变。他的听力远好于常人,方才锦毛鼠与小杨的对话,他听的一清二楚,知道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既然绰号叫快刀,那必然是以刀技出名,不是大刀,而是飞刀。

    夜风忽然变大了,风入松林,发出阵阵呜咽的声响,那只烦人的乌鸦仿佛是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哇哇鸹叫着,振翅飞入了更深的林子里。

    就在那只乌鸦发出叫声,振动翅膀将飞未飞时,小杨动了。

    他的身形也看不见大的动作,只是右臂动了动,他的手十分灵活,自腰间一抹,一把柳叶形的飞刀就握在了右手中,再振手腕,那把飞刀就刺破空气,直奔钟魁的胸膛而去,如同子弹一般有力而迅速。

    飞刀的速度极快,月光下几乎看不见,普通人的眼晴是无法捕捉到飞刀的飞行轨迹,即便能够看到,刀已经刺入身体。

    钟魁的反应似乎稍慢了一些,他双脚牢牢地站在那里,只是上半身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向一边扭去,恰当好处地躲过这一刀。

    飞刀擦身而过,余力不减,继续飞行了一段距离,落在地上的一颗石头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小杨略有些惊讶,也只是一瞬间,就在他发出第一把飞刀刚刚与钟魁擦身而过时,他原地旋转着身子,身子将转未转,当你以为他会用右手发出第二把刀时,他极隐晦地动了动左手,三把飞刀已经破空而出,呈“品”字形向钟魁飞去。

    这三把飞刀,上面一把飞向钟魁面门,下面两把飞刀,一左一右攻向钟魁左右两肋,看似要将钟魁盯的死死的。

    钟魁双脚仍然牢牢地钉在那里,他的身子几乎在小杨第二次发出飞刀时,就有了动作,膝盖以上部分,几乎与地面平行,同样轻松躲过这三把飞刀。就像是原野中的长的高高的野草,突然被狂风吹倒,伏在地上一般。因为根部深扎在大地之下,即便狂风不止,野草伏而不倒。

    小杨的脸色变了,动作并没有因此而变慢或变形。

    他原地腾空跃起起码有三米之高,身子在空中轻盈的如同一只陀螺快速旋转着,无论是面向还是背向钟魁,他双手不停地快速地向钟魁挥舞着。

    噗、噗,就连锦毛鼠也发现了小杨过人的刀技,如果不是飞刀在月光下折射着点点寒光,以不同的角度,不同的速度,射向钟魁,锦毛鼠的眼晴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锦毛鼠的眼睛更不可能察觉到,小杨发出的飞刀中,有的甚至可以改变飞行轨迹,以弧形的轨道,迂回至钟魁的侧方,发起致命的攻击。

    正是快刀小杨的绝技,十八飞刀锁金龙。顾名思义,就是一头金龙,也会被这十八把飞刀牢牢地锁住。

    一切看似都在绝对掌控之下,小杨对自己这手绝技十分自信,死在他这手十八飞刀锁金龙之下的成名高手很多。有些高手的绝对实力甚至远在他之上,但这飞刀算得上是个无解,就好比一个学生偏科的厉害,总分有可能很一般,但其中的一门总是满分,谁也无法超过他。

    钟魁的双脚终于动了,他踩着一个奇异的步伐,在刀光幻影中穿梭,身形不断地变化。令人奇怪的是,他的身影偏偏让人觉得很慢,却又让人觉得他的动作极快,甚至以为看到的都是幻影,这道幻影又给人一种很是潇洒的感觉。

    钟魁的心头也很惊讶,他第一时间就看到小杨发出了飞刀,十八把飞刀,分为三波袭来。

    第一波罩住他全身上下,第二波封死了他的左侧,就三波则封死了右侧,看似无解。

    即便已经熟练掌握了乾坤步,目力、听力和反应速度远超普通修行者,钟魁仍然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可以轻松地避开第一波飞刀,身子向左侧闪挪,而第二波又袭来,本以为又可以堪堪躲过第二波,第三波明明离的还远,偏偏其中的一把以诡异的弧形轨迹射向他的喉咙。

    小杨的表情变的很快,他对自己的绝技很是自信,他可以预期到对面这个颇为扎手的少年倒下,将成为自己的刀下又一条亡魂。他不相信一个少年,即便是打从娘胎里出来就开始修行,还能躲过自己这招绝技。

    但是他亲自看到钟魁躲过了他发射出去的十八把飞刀,尤其是那最诡异的射向钟魁喉间的那一把。

    小杨深吸了一口气,趁着钟魁身形未稳,他将全身的精气神都放在了最后一击。

    这最后一击,也是快刀小杨最强的一击。

    几乎是眨眼间,暗藏身袖中、怀中、腰间甚至腿上的三十六把飞刀,如漫天飞雪般,笼罩在钟魁的前后上下左右,封住他所能想到的钟魁可能会有的腾挪空间。

    月夜之下,三十六把飞刀发出刺目的光芒,那是死亡的气息,这个夏夜里,野地里似乎连温度都降到了冰点。

    锦毛鼠目不转睛地看着,身体也随之颤抖着。他看到钟魁的身影也随之跳跃着,遇到避无可避的飞刀,硬是用手去接或者用脚去踢。

    看到钟魁用手去接,小杨面色一喜。

    蓦的,他的瞳孔猛地一缩,因为一道闪亮从对面迎面奔来,暗夜中恰如一道闪电,这种速度是他身为飞刀高手,一直梦寐以求的绝对速度。

    小杨捂着喉咙,跪倒在地,脸上挂着恐惧和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死在自己的刀下,一个飞刀高手从来没有想过的死法。他至死也没能搞明白,钟魁是如何躲过那致命的一刀,又是如何发出杀死自己的这一拥有可怕速度的一刀。

    在死去的一刹那,小杨忽然有些明悟。所谓大工不巧,没有高明的或者多余的技巧,或许只要拥有绝对的速度,一滴水也可以杀人。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闭上眼睛的一刹那,小杨看到头顶上的那棵大银杏树伸出来的树梢之上,赫然站着一个人。

    那人背着双手,仿佛就生在树上,与那轻柔的树梢联结在一起,成为大树的一部分,甚至随着夜风左右摇摆。

    这是传说中的轻功吧?我遇到的是何等绝世高手的子弟?或许我死的不冤吧?

    钟魁走上前来,看着小杨倒在地上。钟馗的脖上也有一道微不可见的伤痕,那诡异的一刀就差那么一点,身上也有几处被飞刀割伤,现在才感到后怕,后背冒出一些冷汗。

    锦毛鼠呆立在一旁,眼前的这一切其实发生的极快,却让他感觉到其中的惊心动魄。

    “他……死了……吧?”锦毛鼠仍然不敢靠前。

    钟魁没有回答他,自顾自的在小杨尸体上翻找着,一叠钞票,一把钥匙,还有一本薄薄的小册子,借着月光,上面写着“锁龙刀”三个字。

    这算是补偿吧,钟魁心里这么想。

    “要是换个人,你早死了至少十次!”头顶上的声音响起。正是令狐易。

    钟魁点点头道:“是,师兄。此人拥有的刀法十分出色,但在他的手中,也只是属于武者的刀技,如果换成一个练气士使出来,我连躲闪的机会恐怕都不太会有。”

    锦毛鼠原本见小杨死掉,悬着的心刚放下,蓦然听到钟魁师兄弟之间的对话,吓的跳了起来,寻着声音抬头,见令狐易就站在头顶之上,月光下一袭白衣,如同一张白纸随风飘动。

    更令他感到惊惧的是令狐易的那张特别的脸。

    “鬼……”

    见令狐易将目光投过来,锦毛鼠硬生生地将自己想要喊出来的声音,连忙强行将惊叫声咽了回去,憋的很难受,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

    令狐易轻飘飘地落下,虚手一挥,仿佛有强大的吸力,将小杨的尸体抓起,回头道:

    “我去处理下,你们处理你们之间的事情。”

    说完,令狐易的身子再一次腾空而起,也不见他的动作,在锦毛鼠看来,如同在空中漫步,眨眼间消失不见。

    锦毛鼠咽了一大口口水,直愣愣看着令狐易消失的背影,几乎要跪了,喃喃道:

    “高……高……真是……大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