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春梦
    昨晚,钟魁折腾到后半夜才睡去。

    他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化作一条金色巨龙,遨游九天,飘飘然来到一座金碧辉煌的天上宫殿。

    宫殿里繁花似锦,鼓乐声声,美人莺歌燕舞,罗衫半解,纷纷投怀送抱。

    拥抱着那具柔软香喷喷的身体,听着那呢喃细语,朦胧中,再看美人那张脸,赫然是赵雪那张精致的脸,还有她成熟高耸的胸部。

    正当钟魁诧异之时,怀里忽然又变成了张楠,她的臀部拥有惊人的弧线,后来张楠消失不见了,又奇怪地变成了谭燕。

    最后变的模糊看不清,不知是哪位陌生的美人。

    胡天黑地的。

    最后钟魁醒了,因为裤衩里湿了一大片。

    这种奇异的梦,让钟魁哭笑不得,赶紧地冲到院子里,将自己脱的光光的,提了一桶井水从头上浇下,消灭犯罪证据。

    盛夏已经到了,清凉的井水让他觉得浑身舒爽。

    看着自己的身体比一个月前更加壮实,不再是以前那排骨般的身材,身上长了不少肉,显的很匀称,当然最满意的还有胯下的老二,它终于有自己的想法了。

    钟魁颇自恋地一边洗刷着身体,一边哼着小曲:

    咱老百姓呀……今儿个真呀……真高兴!

    厨房里锅碗瓢盆一应俱全,钟魁精心做了一锅牛肉面,再煎几个鸡蛋,给自己好好补一补。

    然后一边吃着,一边用小煤炉烧开水,等水烧开了,他直接将炉子提到院子的那棵大银杏树下面,封上炉子,只露一点缝隙,将水温着。

    再搬来一张躺椅和一应茶具,准备好他上次去省城专门给师兄买来的最好的茶叶,将茶泡好。

    这是为师兄准备的。

    师兄每日进食极少,对饮茶倒是嗜好,不可一日无茶。唐人饮茶,茶叶是那种蒸青过的团茶,泡茶时掰下一块,还加上姜、葱和盐,那味道谁喝谁知道。来到这个时代,师兄也入乡随俗,与时俱进,对现代炒青茶叶以及简洁的泡茶法,也很感兴趣。

    见令狐易走到院中坐下,钟魁这才拿起书包上学去,做个不迟到不早退的好学生。

    到了教室坐下,正好早读课的铃声响起,不早一分,不迟一分,钟魁就在那里。

    这个学期就要结束了,学校不再上新课,用整整两周时间,全面转入紧张的复习阶段。

    因为正式通知下来,这个学期的期末考试是全县统考,监考老师也都是别的学校老师,相互打乱,杜绝抄袭现象,以检验各个学校的教学水平。

    暑假要开教学总结会的,任何一位校长也不想在会上丢脸。

    这样一来,各个学校的压力巨大,下面老师们的压力大了,而学生们更是叫苦不迭。

    初三学生自不必说,他们面临的是中考,本就是统一考试的,而且提前考完。而初一初二学生,每天还得在校经历题海战术的考验,音乐课、体育课之类的,时间早就被各科老师抢着占用,连早读课都被取消了。

    这个数学老师刚点评完一份试卷,另一个英语老师就站在门口等着,手捧着刚刚用的油印试卷,给学生加餐。

    不管如何,钟魁每次小测验都是第一个做完,第一个交卷,然后他的试卷被老师当成标准答案,供其他学生传阅。

    毫无压力。

    这下不得了了,老师们都在说,这个学期全县统考咱丁官镇初级中学是不是要放个大卫星了。

    当然要将语文排除在外。老班每次都想着法子扣钟魁分,他怕钟魁骄傲,可谓是用心良苦啊。

    也只有语文考试能理直气壮地扣到钟魁分,因为这一门课的主观性考题多,有些分可扣可不扣。

    作文更不用说话了,错一个字扣你一分,标点符号不对,扣你一分,字写的稍微潦草点,扣你两分,你还没处说理去。

    老班还语重心长地说:

    “钟魁啊,老师是为你好,你现在不认真,将来考试会吃大亏的!”

    一周下来,钟魁也学乖了,每逢语文考试,他就像在练柳体字字帖那样,一个字一个字地写,反复检查,最后在老班的白眼中,压着铃声最后一个交卷。

    钟魁敢发毒誓,他两辈子考试也没这么认真过。

    即便如此,钟魁每次总成绩也让陈刚、王倩这两位“好”学生望洋兴叹,远远高出一大截。

    最后一次摸底考试,数学、英语、物理、地理、生物五门课,钟魁都是满分。

    那位年轻的英语老师是县师范刚毕业的,水平有限,尤其是口音,一张口就是满口谷子味。这不能怪他,人家小青年为了搞好教学,还是很拼的。

    自从有次钟魁当场将新版新概念英语第一册上的范文,从头至尾背了一遍,从内容到发音,无一不是精确和适当的,小青年就特别服钟魁,不说别的,光这词汇量就远超中学阶段的学生英文水平,小青年有不懂的甚至当面请教钟魁,碎了一地眼镜片。

    历史和政治,钟魁分别考了九十九分和九十八,扣的分纯属老师故意扣的。

    至于语文,老班这次没找到太多理由扣,看着满卷如刀切般的方块字,只得给了钟魁九十六的第一高分。

    综合一下,所有科目加在一起,钟魁只被扣了七分。如果一次这样,大家都会觉得钟魁是超水平发挥,但如果前几次也都这样,大家都服了。

    甭管钟魁的成绩多么多么的好,他还得老老实实地来上学,老老实实地来考试。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简单重复着,让钟魁觉得自己被身边的事和人同化掉,变成了跟他们一样。

    这期间,钟三爷来找过钟魁几次,反而让钟魁觉得这是枯燥中二生活中难得的调剂,要不然他觉得自己要闷死。

    这位老爷子现在一身干劲,自从偶然听说余副镇长跟钟魁私交不错,就赖上了钟魁,要不是老班终于忍无可忍,他恐怕直接给钟魁请假了。

    至于不久前他突发奇想,所谓的跳钟馗大戏,暂时被搁置了。他不提,钟魁也不问,保不准,他哪天又想起来了。

    太乙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终于成立了,连公司章程还是钟魁拟的,钟三爷拿着手写的章程去办手续的时候,人家工商所的还问这是哪请来的高人写的,亲任总经理的钟三爷很得意,连看门的都发一张名片。

    有了公司这个大旗,第一件事,村里先抢先注册了几个重要的商标,还好,他们村是最先发现螃蟹的,这几个商标以前没有被注册过。

    不过,这个农业公司目前还是空架子,争取今年内完成资产的清点和流转,以及明细股权分配,牵涉到入股的每户的投入与权益情况,这暂时跟钟魁无关,由着钟三爷去跟三姑九婆扯皮去。

    钟守权也陪钟三爷来过一趟,还特意到学士巷看看,当然不会让他见到师兄。见钟魁将宅子打量的井井有条,一个人生活自理能力完全没有问题,放心不少,打消了让母亲来陪儿子住几天的念头。

    钟守权任新公司的财务经理,他说除了把家里的二十亩果林拿出来入股,还准备另外拿出一万块钱现金入股,这让全村人都感到惊讶,能一次性拿出这么多现金,并愿意投入到前途未卜的新公司中去,着实不多。村里除了答应入股的,其他的都在观望。

    村里经济状况最好的钟三爷,几个儿女都有正经工作,吃商品粮,老伴去世的早,自己身体又很好,没什么大的花销,也只能拿出五千块钱入股。

    这还是钟守权刻意保守的结果,怕招人眼红。不过他有这魄力,钟魁倒是很开心,离做个愉快的富二代的远期目标又近了一步。

    略去这个农业开发公司不表,期末考试如期举行。

    果然是全县统考,所有中学老师被打散组编,分到各个中学去,每个考场一律两名不同学校的老师监考。

    考试前所有课桌被倒过来,抽屉朝外,凡是有字的书本和纸片都被上缴,有不服从考试纪律的,全被押出考场,就连走廊上也还安排几个火眼金睛的老师来回巡视。

    如临大敌。

    考试一连考了三天,恰逢这几天气温很高,又闷热的很,教室里如同火笼子一般,一场考试下来,汗流浃背。

    当考完所有科目,老班宣布放假后,学生们都忍不锥呼起来,然而老班下一句让所有人开心不起来:

    “由于就要上初三了,这是你们最关键的一年。经学校研究决定,这个暑假我们只放假十天,十天后全部到校补课,不准请假,直到九月一号。”

    “我要死了!”李小东哀嚎着。

    那天钟魁是在老班吃的晚饭,因为赵雪回来了,她正式毕业并成为省报社的记者,成为光荣的宣传阵线的工作者。

    一个多月没见,赵雪又漂亮了几分,似乎也成熟了不少,仍然是那么的清纯和光彩照人。

    钟魁内心中尴尬极了,老实说他对赵雪真没有什么带色的想法,完全是纯洁的欣赏而已。

    然而那天夜里他又湿了一回。

    这可咋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