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角斗士
    薛人杰庞大的身躯,高高的跃起。

    普通人难以想像这样的体重可以跃的那么高,身形又是如此的灵活。原来电视里放的体育节目太小儿科了。

    他的拳头从半空中,一轰而下,带着强大的罡风,如果普通人站在旁边,定会被这恐怖的气息所震撼,速度极快,根本就超出正常人大脑和身体的反应速度。

    令狐易没有动,他平静地看着那拳头从高处落下,仿佛与自己无关。那拳头没有沿着直线落下,而是遵循着某种路线,巧妙地将力量成倍地增加,眼看就要触到他的胸口。

    薛人杰差点以为自己就要得手了,甚至一度暗喜,他对自己的拳头很自信,铁拳之下,即便是铁板也要被打穿,何况凡胎肉身。

    为了练成铁拳,他自幼吃过很多苦,早已经将这外家功夫修练到了巅峰之境,没有谁能随随便便修成一身本事。

    忽然感受到自己的拳头没法往前再进一丝一毫,令狐易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搭在他的拳头上,他是一只苍白瘦削的手。

    然后,薛人杰便感觉到那种无助的感觉又回来了,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全部力气瞬间一泄千里。

    再然后,薛人杰的身躯就飞了起来,正好飞到了钟魁的身边。

    薛人杰在令狐易出现的一刹那,就想到了逃跑。在他这三十多年的修行生涯中,他也曾遇到过强大的对手,也曾落败过,也曾未战先怯,但未战欲逃却是平生第一次。

    他没有逃,因为他不敢。这不是自尊不自尊的问题,而是面对绝对实力的绝望。

    在拳头被对方握住的一刹那,薛人杰甚至想到自己会遇到什么样的死法,一如那些曾经惨死在自己拳头下的武者。

    但是他没有死,这个神秘的绝顶高手似乎并没有让他立刻血溅当场的打算。

    薛人杰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这个希望却是要争取的,光凭自己一个人,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逃走的。

    目标便是钟魁,薛人杰迅速地爬起身来,伸手抓向钟魁。他想拿钟魁当作肉盾或者人质,这应该是自己唯一的指望。

    而钟魁在师兄将薛人杰抛向自己这边的一刹那,就明白了师兄的意图。师兄这是把自己当作一个古代角斗士,扔进一个关着猛虎的笼子里,让自己和一只猛虎厮杀。

    这只猛虎已经濒临绝望,绝望的老虎更加凶残,远比平时更加拼命。

    所以,钟魁没有任何迟疑,脚踩乾坤步,让薛人杰扑了个空。薛人杰庞大的身躯极其灵活,见钟魁反应如此快速,略微惊讶之余,手脚并不慢,猱身向前,铁拳轰向钟魁。

    钟魁有意试试这拳头的份量,以掌迎击这一拳。

    手掌传来强大的力量,尽管在接触的一刹那,力量已经被卸去了不少,仍令钟魁暗暗叫苦,他的身子往后直飞,直接撞在了院墙上。

    倘若不是早有提防,钟魁的手臂会当场折断,即使如此,后背重重撞在院墙上,一块稍突起的混凝土也硌的他后背生疼。

    薛人杰不敢转身,因为背对着令狐易,他生怕令狐易再出手,在钟魁还没有撞到院墙前,就急忙继续攻向钟魁。

    一交手钟魁就处于下风,薛人杰得势不饶人,拳头雨点般轰下,钟魁只得靠着院墙躲闪,一拳又一拳击中了院墙,将砖石击的横飞。

    那薛人杰就像人形推土机,摧毁着铁拳所能接触到的一切。

    隔壁的人家,被这轰隆隆的声响惊动了,慌忙地起床,开门查看,见自己家与隔壁的院墙倒下了一大段,有两个人正在生死相搏,声势极为吓人。

    女主人正要发出惊恐的尖叫声,她的丈夫反应倒是不满,连忙捂住她的嘴,硬是将她拖进屋内,然后将门死死地锁上。

    钟魁一边躲闪,一边快速地思索着对策。

    师兄早讲过,与高手过招,有人讲究一个“快”字,正如武侠小说中所述,唯快不破,这很容易理解。更快就意味着能及时抓住对方的漏洞,更快也意味着自己的破绽容易掩饰过去。

    也有人反而讲究一个“慢”字,似慢实快,以柔克刚,借力使力,化解对方攻势,打乱对方的阵脚,从而击败对手,典型的便是太极拳。

    也有人讲究“势”字,孙子兵法上也有相关的理论高屋建瓴同,用现代物理学上的动能与势能的转换可以解释,更通俗地讲,就好比一个站在高屋上举着一块大石头往下砸,大家都会感到害怕,而如果这颗大石头只在放在地上,谁会感到害怕呢?

    薛人杰或许并不知道这个大道理,但长久的修行和丰富的对战经验,让他朴素地懂得所谓得势不饶人的道理。

    这个策略一旦一方占据了主动,实力便可超水平发挥,以势压人,而另一方往往空有一身本事,实力发挥不出六成,往往被动挨打。

    如何去化解呢?

    被人压着打的感觉十分不好,钟魁神思飞动,硬撑着用胳膊接了几拳,双臂欲折,他猱身向前,仿佛钻到了人高马大的薛人杰怀中。

    薛人杰的铁拳一时没有了目标,只得改向前击拳为向下敲。钟魁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冷不丁地给他小腹一拳。

    这一拳动用了钟魁最强的一击,虽然修行日浅,但他修行的可是龙象伏魔功,乃是一门顶尖的功法,他曾经试过,他最强大的一击可以生生地击断一棵碗口粗的松树,而他仅仅修行一个月而已。

    这一拳击到了实处,薛人杰身形为之一滞,任他铁骨铜胆,这一拳也极不好受。更何况这一拳早已经到了明劲巅峰的阶段,这是当今古武界追求的几大境界中的第一个。

    明劲是指将身体肌肉和骨胳的力量发挥到极致的表现,薛人杰是其中的代表人物,每一拳都有千斤的力量,他甚至已经开始触到了暗劲的境界。

    明劲并不有持久,而且会随着武者气血的衰退而衰退,而暗劲则是更高一屋,此一境界可以调动全身的力量,将全部精血化作能量,练到极致,与人生死相搏而元气一毫不泄。

    如今古武界能练至暗劲的人,并不多,无一不是宗师级的人物。这些人物都有来自古代炼气的传承,这也是薛人杰千方百计想夺取谭氏功法的原因之一。

    至于更高明的化劲,目前的古武界并没有人炼成。

    趁这功夫,钟魁终于逃脱薛人杰编织的拳网,运用乾坤步,又充分利用身材相对矮小的优势,居然窜到了薛人杰的身后。

    薛人杰反应也不慢,在他身子将转未转之间,钟魁一脚踢向他的下盘,他发现薛人杰腿上的功夫并不好,相对于他的拳头,有些笨拙。

    仗着高明的身法,钟魁围着薛人杰转着圈,不停地攻击他下盘,每一次击中他的膝盖和小腿,都会让他感受到一阵酸麻。

    但钟魁有苦自己知,那薛人杰怕是铜铁做的,一身皮肉强悍无比,怕是练到了外家功夫的极致,每一次踢中对方,钟魁反而感受到自己脚上传来的痛感。

    所谓明劲、暗劲,还有更高的化劲,是当今古武界的评价实力的标准,钟魁并没有听说过。

    他跟随师兄学艺,遵循的是古代炼气士评价实力的标准,由低到高,分别经过凝气、筑基、炼神几个阶段,最终达到大乘。

    以炼气为本质的修行,并不妨碍古代炼气士们对自身体质上的修炼,只不过他们一般分为易筋、易骨和易髓,追求的是体质的纯粹和超脱凡俗,而壮大肉身的力量不过是顺带的。

    因为古代炼气士最早修行的目的,是为了追求长生,都要成仙了,身体怎么还能如此肮脏?

    百药汤和配套的活血之法,让钟魁的体质过了易筋阶段,他每一寸肌肤都有相当的韧性和纯净,只是跟薛人杰这种外家横练的专来户比,在抗击打方面还很有差距。

    薛人杰没有练过养气的功法,钟魁却是天天在练,换句话说,钟魁因为修行日浅,并不能把积蓄在体内丹田的真气能量充分地发挥出来。

    两人在院中激烈地争斗,看的谭燕心神摇荡。

    薛人杰虽然相对谭百川来说晚了整整一辈,但名气极大,二十年前还很年轻,那时候便成了五十大高手,可见其人修行的天份极高。

    却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年却能与薛人杰你来我往酣斗不止,要是被圈内人知道,一定会跌碎一地眼镜片。

    相对于轻身之法,谭燕觉得那少年拳脚上的功夫并不是太复杂,看上去同样是古代散手,不讲究套路,头、指、掌、拳、肘、肩、膝、腿、胯、臂,任何一个部位都可以作为攻击的武器,而攻击的目标也都是对方要害。

    这些她自幼修行便已明白,只是达到眼前少年如此灵活运用的程度,还差的很远。

    她却不知,令狐易根本就没有教过钟魁什么套路。

    因为令狐易始终认为武技本身并不重要,而是运用之法,也就是钟魁平时在修炼龙象伏魔功和乾坤步之外,所练的散手。

    等钟魁对身体运用技巧达到令他满意的程度,令狐易自然会倾其所学,传授他一些高明的武技。

    谭燕一边观察,一边在思索着自己如果是钟魁,应该如何应敌,神思不免有些发散,忽听一声痛叫,将她惊醒过来。

    院内斗场似乎发生了决定性的变化,钟魁的身子如脱线的风筝一样,横飞了出去。

    半空中,一片血雾从钟魁口中喷涌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