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坐井观天
    因为是周六,今天只有上午半天课,这意味着大家可以有一天半的休息时间,各找各妈。

    钟魁决定这个周末回家一趟。

    上周他去了省城倒卖文物,以前他也不是每周都要回去,但从来没有连续两周都不回家。这周要是再不回家,恐怕爹娘就要找来了。

    况且他已经不住校的事情,他担心爹娘早晚会知道,因为村里也有人在丁官中学读书,他需要尽快地圆满解决这件事。

    走出校门时,他看到张楠低着头跟在一对夫妻模样的人身后,这大概是她的父母。

    早上学生们还在说有戴面具的坏蛋闯进来,到了中午便都一口咬定女生宿舍闹鬼,说的活灵活现的,还有在争辩这是饿死鬼还是吊死鬼,其中又有部分学生说那是色鬼。

    包括部分教师在内,有人简单粗暴地认为张楠可能是精神上有问题,出现幻觉,根本就没什么坏人夜里偷偷潜进来。

    看她父母的衣着打扮,挺讲究的,不像是普通农民,可是看他们二人的表情,脸上写满愤怒。

    换谁做父母的,自己女儿在学校遇到这样的事情,偏偏得不到一个比较满意的说法,也会很愤怒。

    她的爹娘带着大包小包,连被褥都卷起带着,看上去张楠这是打算退学还是转学?

    张楠偶然转头,看到钟魁冲她笑了笑,然后挥了挥手就大踏步的离开,夏天的阳光洒在钟魁的身上,背影看上去十分潇洒。

    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校门,头也不回地跟着自己父母离开。

    只是此时此刻,在她的心头,钟魁的背影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大概这是她离校前最后看到的人,也是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引她发笑的人。

    一到村头,钟魁就发现村里的气氛有些不对,村里人注视自己的目光有些复杂。

    钟魁下意识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穿着,他今天回家特意穿回了自己原来的旧衣服,好在现在天已经热起来,他把身上的半袖衬衫掖在腰带下面,表面上看不出来。

    上次在省城买的衣服他可不敢穿回家,有时他会想,这算不算有钱的烦恼?

    钟三爷站在自己门口抽着烟,看着钟魁回来了,老远就嚷着道:

    “小魁回来了啊,咱们老钟家的秀材回来了。”

    “三爷,您有事?”钟魁问道,“上次大壮哥说的事?”

    “嗯,跳钟馗啊,那事再说吧。”钟三爷勉强笑了笑,“不着急,不着急。”

    “哦,那您忙着,我先回家,我还没吃饭呢。”钟魁摸不着头脑。钟三爷却冲着钟魁背影问道:

    “小魁,别忘了你姓什么?”

    “当然姓钟!”钟魁头也不回地答道。

    等到了家门口,钟魁远远地就看到一辆越野车停在自己家院门口,这可不是212,一看就是进口切诺基,还挂着西秦省军牌。

    一个剃着板寸的司机模样的人站在旁边一边抽着烟,一边喝斥着熊孩子别乱摸。不知哪家的熊孩子,趁他不注意,在车轮上撒了泡尿,宣示下到此一游。

    院门口挺热闹的,还有几个甚至端着饭碗站在那瞧着。

    “小魁回来了!”人群中有眼尖的,看到钟魁的身影,便喊了起来。

    什么情况,咱从来没有这么受人民群众欢迎过啊,钟魁腹诽。

    人群自动分开,像是欢迎大人物的出场。

    院门敞开着,钟魁穿过院子,直接来到正屋,立刻感受到几道目光射了过来。

    家里没有什么太像样的家具,八仙桌旁的长凳上坐一位中年男子,国字脸,又目炯炯有神,相貌堂堂,坐在那里如大马金刀,他的下手坐着一个女子,三十多岁的年纪,轻描淡妆,气质却是不凡。

    “爹、娘,家里来客人了?”钟魁清朗的声音让养父母回过神来。

    “小魁,回来啊。”钟守权应了一声,脸色有些难看,而李青站在旁边,双手绞在一起,神情紧张。

    “钟大哥,李大嫂,这就是小魁吧?长这么高个了?”那中年男子站起身来。

    钟守权道:“小魁,这是李叔叔和孙婶婶。”

    “李叔叔好,孙婶婶好!”钟魁乖巧地说道。

    “哦,你也好!”那姓孙的女子笑了笑,目光却带着审视的味道。

    “行,小魁啊,你陪李叔叔和孙婶婶聊聊,我和你妈赶紧做饭,这个时间早过了午饭时间,太失礼了。”

    李叔叔连忙起身,道:“大哥大嫂太客气了,随便弄点就行。”

    
共3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