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我是钟馗
    告别了谭氏祖孙二人,钟魁往学校走。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他在校门口的早点摊填饱肚子,吃了两大笼肉包子,三个茶叶蛋,还喝了一碗小米粥,然后在摊主发愣的目光注视下,随着上学的学生人群走向校门。

    一进校门口,钟魁就发现校园里的气氛有点不对劲。以往这时候学生们都会直接进教室,准备早读,很少有人还在外面闲逛。

    但今天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交头接耳,时不时地往操场方向观望。

    钟魁看到李小东正在往那个方向探头探脑,连忙喊住了他。

    “钟魁,出事了,出大事了。”李小东唯恐天下不乱。

    “出啥事了?”钟魁想到了不久前发生的事。

    “昨晚女生宿舍那边又出事了,天快亮时张楠在宿舍里突然大喊大叫,说是见着鬼了。你说好不好笑,马上都二十一世纪了,还这么迷信。”李小东道。

    钟魁望操场边看去,见张楠正蹲在树下,抱着双腿,将头埋在膝盖中,一动不动,偶尔抬起头来,看上去也是精神恍惚状态。

    她身边站着几个女生,还有两个本校的女教师,其中一个女教师蹲在她旁边,仿佛在安慰她。

    有几个初三的也在看热闹,其中一个人对身边的人说:

    “我刚才听家是镇上的同学说,女生宿舍那个位置,以前就是一个乱坟岗。咱们丁官镇以前当然没有现在这么大,民居主要范围都在小秦河东边那块,河西边相当于郊区,旧社会街上要是遇到有饿死和得疫病死的流浪者,都用一张破草席一卷,全抬到这里埋了。所以我说,闹鬼也是有可能的。”

    “而且张楠遇到的可能是个色鬼!”有人猥琐地附和道。

    一群坏小子们挤在一起幸灾乐祸地怪笑着。

    这两次都是除了张楠本人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目击者,虽然“家丑”不可外扬,但校方这次也报了警。上次就不了了之,这次恐怕也是如此。

    这让校方有些为难,领导们不敢说这是张楠精神上出了问题,更不想让全校住校女生人心惶惶。

    有几个老师见围观的学生太不象话,跑了过来喝斥几声,这才将围观的学生全部赶回教室。

    钟魁想了想,迈步向张楠那边走去。

    这是钟魁第一次认真打量这个女孩,张楠真是个美人胚子,或许真应了那句话,穷山出美人,可不是后世那些人造美女。

    只是这个小美人眼下正梨花带雨,目光呆滞,仿佛失了魂魄,双肩一耸一耸的。

    那谭燕夜里潜入,为了掩饰真实面容,自作聪明地特意带着面具。她却未想到,在黎明之前的暗淡光线中,这面具跟鬼脸差不多,正常的人此时睡的正香,被人打扰后,在将醒未醒和恍惚之中忽然看到这鬼脸,都会被吓住。

    “这位同学,你是哪个班的,还不去上早读课去?”年纪大的女教师道。她没教过钟魁,钟魁只知道她王,是张楠的班主任。

    “王老师,我听说张楠同学出了事,我想来安慰安慰她?”钟魁道。

    “安慰?”王老师脸上就差画个大写的问号,像护崽的母牛,充满戒备。

    钟魁知道这位女老师一定想差了,是啊,他钟魁又不是人家张楠的同班同学,又不是小学同学或者同村什么的,凭什么你来安慰啊,说,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嗯,是这样的,王老师,以前张楠同学曾经帮助过我。有一次我没来得及换饭票,王老师你知道的,咱学校只在每周一换一次饭票,没饭票就买不着饭,而张楠同学主动借我饭票,我以前根本就不认识她,她也不认识我。所以嘛,我很感激,现在她遇到了点麻烦,我应该主动来安慰她,帮她渡过难关,咱校长不也在开学大会上说吗,同学之间要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嘛,老师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钟魁找了个冠冕堂皇的正大理由,把校长都搬出来了。

    王老师点了点头,脸上也很为难道:

    “张楠同学受了点刺激,谁的话也听不进去。你试试吧。”

    钟魁挨着张楠坐了下来,将双腿在草地上伸展开来,道:

    “张楠同学,你还记得我吗?”

    张楠没有反应。

    “哦,你大概忘了我。我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钟魁,魁梧的魁,一般人以为我是钟馗,钟馗你知道吧?嗯,就是那个捉鬼专业户。”钟魁像是拉家常,无视站在旁边的王老师有要暴动的趋势,继续道,“钟馗是怎么死的你知道吗?他其实是被鬼吓死的。”

    张楠似乎停止了抽泣,钟魁继续说道:“你可能要问,钟馗他不是捉鬼的吗?怎么可能会被鬼吓死的?子不是曰嘛,子不语乱力怪神,你看人家孔圣人都不敢随便说,何况我们普通人。可钟馗知道啊,这世上只有装神弄鬼的假冒伪劣,没有货真价实的鬼,所以他才敢捉啊,要不然有多远他跑多远,你说是不是?”

    “话说有一天,有个媒婆千里迢迢地跑来找钟馗,说有位大家闺秀仰慕他,要嫁给他,除非海枯石烂。钟馗心想,我长这么丑,还有人肯嫁给我,还说海枯石烂,还大家闺秀,他当然很是激动。于是,钟馗准备了丰厚的彩礼,准备去迎娶那位姑娘。”钟魁说到这,故意顿了顿,不要说张楠,就连旁边的王老师也在等待着下文。

    “古代嫁姑娘,当然要盖红盖头,洞房花烛夜,钟馗一掀红盖头,突然大叫一声,妈呀,这么丑,吓死我了!于是钟馗被丑鬼吓死了!”

    “噗哧!”张楠忽然被逗笑了,王老师更是笑的弯了腰。

    “张楠同学,你看人吓人,才真叫吓人,这世上并不存在鬼。难道你认为自己很丑,今天凌晨时那鬼被你吓跑的?你不说话,那就代表我说对了。”钟魁道,他可不敢把今天自己杜撰的故事说给师兄听。

    “你才是丑鬼呢!”张楠当然不会承认这一点,瞪了他一眼,恢复了不少神采。

    那王老师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这样也行?她在旁安慰了张楠几句,终于让张楠提起了不少精神,拖着她去了校长办公室。

    “你刚才说了些什么?我看见张楠居然笑了,我眼晴没看花吧?”李小东远远地瞧着,见张楠被老师带走,这才走上前来。

    “没什么,我只是讲了个小故事。”钟魁颇有事了拂衣去的味道,暗道这事应该让谭家付出点代价。

    早读课,班里的学生也没有心思看书,纷纷议论着张楠的事情。

    钟魁甚至恶意地想,这帮少男少女们是不是因为这个突发事件而兴奋起来,把这个事件看做是这枯燥单调的初中学习生活中点缀?

    “钟魁你怎么看?”李小东问道。

    “什么怎么看?”钟魁回了一句。

    “你们村不是都姓钟吗?钟馗啊,捉鬼你们老钟家是专业户啊。”李小东调侃道。

    “捉鬼嘛,我也不是不行。”钟魁笑道,“咱不就是钟馗嘛,你刚才不也是这样叫我吗?”

    “切!”李小东满脸鄙夷,“说你胖你就喘起来。”

    坐在南边窗户旁的同学忽然大声地朗读起课文来,钟魁不用回头,也知道老班一定就站在窗户外向教室内窥探,也拿起一本书装模作样起来。

    果然,老班在窗外窥探了一会,就捧着一堆作文本走上了讲台。

    “同学们,请安静,利用这节早读课,我简单说几句。”老班清了清嗓子。

    老班说要简单说几句,那就意味着会没完没了,充分利用完这满满一节早读课。

    就如体制内的领导在开会时做的总结发言一样,绝不会是简明扼要地说几句,永远是意犹未尽。

    钟魁前世刚大学毕业时,还是个不多话的理工男,后来主持的团队会议多了,常常发言时,不由自主地从开拓国际市场讲到公司卫生间的卫生问题。

    “上次说的关于全县初中作文竞赛一事,昨天大家都将作文交了上来,我用昨天一晚上的时间仔细批阅了一下。大家都很认真,从中我也看到了大家的进步,这是值得表扬的。”老班顿了顿,接着道,“这次竞赛的目的,我不用重复了,上到县教育局,下到我们学校,大家都很重视,机会也很难得,这也是检验我们的教学成果嘛。总之,机会已经给到大家,学校也只能从优中选优。就我们初二一班来说,我从中选出三篇优秀作文,代表我们初二一班参加本校内的评比。”

    “这三位同学是……”老班仿佛是故意吊人胃口,见底下学生都正襟危坐,很是满意,“王倩、宋跃华和………”

    老班的目光往钟魁投来,果然老班道:

    “还有钟魁同学,这三名同学的作文我认为最为优秀。但本着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利用这节早读课,让各位同学一同来品评一下,这次没选上的不用气馁,大家相互学习,以后还有机会。”

    钟魁明显感觉到仅一个过道之隔的陈刚,长舒了一口气,身体松垮了下来,看来他是很失望。

    不过也不奇怪,陈刚写的那篇《我的班主任》,虽然文采不错,将老班刻画的很细致入微,但这样的拍马文章,老班怎好意思把它拿出来给别的老师看。

    王倩写的作文题目叫《幸福的生活》,另一位名叫宋跃华的同学,写的***天畅想》,题材都是散文,文字都很优美,显然平时文笔就很不错。

    散文这种文体最能体现出一个人的文笔和文学素养。

    殊路同归,这两位同学文章的最后着眼点,都是生活是美好的,我们要珍惜大好时光,好好学习,为建设更加美好的生活而努力。

    三观不错。

    老班亲自将王倩和宋跃华的作文大声朗读出来,还一一加以品评,不时地摇头晃脑,很是入戏,当然他也毫不客气地陷指出其中的不足,发回修改一下,再交上来参加校内品比。

    “下面,我们来一起欣赏钟魁同学的作文。”老班又看了钟魁一眼,“钟魁同学的作文,题目很新颖,题目叫《一封来自未来的信》,主题明确,文字优美流畅,不乏奇思妙想,让人叹为观止,并且最重要的是,这篇作文立意深刻隽永,令人耳目一新,读来回味无穷,又令人深思。我认为可以直接拿到县里参加评比。”

    作文还没有读,老班就用一番高度评价令底下的学生一片喧哗声。

    “钟魁同学,你自己来朗读。”老班站在台上发话。

    凭什么轮到我了,就让我自己读。钟魁腹诽,还是乖乖地走上讲台。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在递过作文本的一刹那,老班读懂了钟魁的心声,不着痕迹地瞪了钟魁一眼。

    钟魁还没变声,声音清脆干净,用他那远比这里所有人都标准的普通话,朗读了自己的大作。

    这篇作文其实就描述了未来以计算机和通信技术为代表技术革命给日常生活带来的巨变,在这个时代,尤其是落后的农村,真是太高大上和神奇了。

    在这个时代,计算机已经出现,大哥大也有了,钟魁描述的未来世界,并不会让人觉得是科幻。

    但仅仅是描述互联网和掌上通讯的世界,并不会让文章显的格调太高。

    钟魁还指出了工业和科技发展带来的一系列后果,未来网络和先进通讯的发展,让人与人之间虽然相隔万里,却近在咫尺。

    他引申了印度老泰的诗《最远的距离》,科技进步代表不了亲情,心与心的距离也许是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所以我们要常回家看看,珍惜现在,尤其是第一代独生子女就要长大成人的时候。

    同时,人们刻意追求经济发展,而忽视对自然的保护,滥砍滥伐,随意开采资源,令大地母亲千疮百孔,或许未来世界上最后一滴水将是我们悔恨的眼泪。

    所以,从现在做起,从小做起,我们要做大自然的守护者,让人与自然和谐、可持续地发展。

    将作文本还给老班,钟魁特意看了老班一眼,那意思仿佛在说,我可以下去了吧。

    老班撇了撇嘴,心道这孩子越来越让人感到意外,挥了挥手将钟魁赶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