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我要和你做朋友
    送走了钟大壮,钟魁和李小东二人去了学士巷。

    传说中的凶宅,位于学士巷最面的位置,这里因为在明代曾经出了一位大学士而得名。

    钟魁怀疑是不是后人往自己脸上贴金,因为从来就没有人明确地说出那位明代大学生姓甚名谁。

    八百里秦川的汉中地区,它的建筑风格自然不像江南那么精巧柔美,自有它古朴恢宏的气度,恰如这里的黄天厚土。

    丁官镇这个小镇,大体上仍然保留着两百年前的建筑格局,少数建筑甚至可以追溯到明初。它只是太破败了,而没有活力。

    这里建筑不讲究颜色的多变和材料的贵重,多数民居屋面为小式瓦作,屋檐加飞橼,多用雕砖或镂空瓦片来装饰。

    王倩站在巷口等着,她的身边站着一位中年男子,应该是她的父亲。

    “这是王叔叔吧,我是王倩的同学,我叫钟魁,魁梧的魁。”钟魁很有礼貌地打着招呼。

    “王叔叔好,我叫李小东,也是同班同学。”李小东挺乖巧地说道。

    王父指着钟魁讶道:“钟馗?”

    很显然他想差了,钟魁也没有进一步解释的**。

    钟天师本来就是神仙人物,在关中更是如此,别的地方贴门神贴的是秦琼、尉迟,太乙县贴的都是钟馗。

    王父心里却想,这宅子闹鬼,卖不出也租不出去,来了一个捉鬼的,或许不一样呢。

    “钟同学,既然我家二丫说你要租这宅子,反正这宅子也是闲,你要是觉得满意就租给你。”王父边说边将钟魁、李小东往里领。

    “二丫?”李小东偷笑,见王倩红着脸瞪了他一眼,连忙转过脸去。

    这座宅子,有个厚重的桃木门,桃木上雕着钟馗的神像,铁面虬髯,两扇门左右各雕着一个,似有神气。门前原本是一对石狮,头颅早就不翼而飞,看上去很有些年头。

    门上则有一个石雕的门楼,雕功复杂,颇为古朴精美。门楼和门中间则有一块木刻,上面写着“耕读第”三个字,表明这宅院最初主人的身份。

    关中民居通常是四合院、三合院,大户人家往往是两进、三进规模。钟魁要看的这个院子,看上去原本应该是跟后面的房子同属一家的,是个三进院,看上去极为气派,只是两进院后面的部分,现在属于别人家。

    据王父说,这宅子恐怕有一百年五十年以上的历史,他家祖上曾经阔过。

    一进门,前院的对面是厅房,两旁是厢房,厅房与厢房之间有个小过道,后面才是正房。

    关中夏天炎热,所以厢房往院中收缩,在院中形成较大的阴凉区,可以防暑。而四合院窗户没有对外开,一律对着院内开,铺着小瓦片的屋脊高耸,院子狭窄,很有私密性。

    这里没有江南古民宅的精巧,但无论前院、厢房、厅房、后院、上房都有很多石雕,大多刻着脊兽,造型古朴粗犷。

    这座宅子看上去有些阴森,一些木制檐梁结构落满了尘埃,清扫一下,还是能够住人的,只是有必要增加一些生活用具,比如床和炊具。

    钟魁心想,不要说二十年后,就是十年后这样的房子也值不少钱,如果稍加修葺,那就是一座好宅院。

    只可惜这样的老房子,在关中其它地方已经被拆的差不多了,丁官镇因为太偏僻和贫穷,反而保存了很多。

    “王叔,这宅子我租了,你看行不?”钟魁看了一番,很是满意。

    “你要租的话,我也不收你多少钱,每月三十就行,电费自理,水吗,院里有口井,干净卫生,可以吃的,你每月把钱给我家王倩就行。唯有一点,茅庐是旱厕,你要么是花钱找人清理,要么是自己动手。”王父道,“不过,咱丑话说前头,出了事我可不管。这座宅子以前出过事,我也不瞒你,也瞒不住。要不是卖不出去,我早卖了。”

    “没问题,这宅子我租了。”钟魁见他说的坦诚,也痛快地说道。

    “那成!”王父满脸喜色。

    谈妥了这事,钟魁和李小东还有王倩三人一起往学校走。李小东瞧了一眼跟在身后的王倩一眼,悄声说道:

    “钟魁,你不再考虑考虑?那座宅子我瞧着阴森森的,好吓人。我觉得王倩她爹没安好心,想让你当试验品。”

    “有狐狸精出没,专挑童男吸取阳气?”钟魁故意说道。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李小东道。

    “呵呵,我不怕,你要是愿意,可以搬来跟我住,咱们可以自己做饭。”钟魁笑道。

    李小东连忙摇头:“我可不敢!”

    快走到老秦面馆时,李小东停了下来,指着前面的一位女生背影,对着钟魁挤眉弄眼。

    那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孩,梳着一条乌黑的大辫子,直接拖到了臀部,挺翘臀部随着那对惊人的大长腿,左右摆动,如春天的杨柳,婀娜多姿。

    正是那位半夜尖叫,说有人潜入女生宿舍摸她,名叫张楠的初三女生。

    “那个坏蛋抓住了吗?”钟魁问。

    “抓个屁,她还好意思到处宣扬。”回答的却是赶上来的王倩,也许是女生天生好妒,尤其是对张楠这样的漂亮女孩。

    “王倩同学,她没得罪过你吧?”钟魁回头问道,“有坏人在做坏事,没有当场抓住就算了,总不能让自己吃哑巴亏吧。”

    “就她那狐媚样,主动凑上来,我还不搭理她哩,她又不是我同学。”王倩扬着头,颇为不屑。

    “这是嫉妒。”李小东小声点评。王倩耳尖,火冒三丈:

    “李小东,你在说什么呢!”

    “我是说我嫉妒那个坏蛋,行吧?”李小东很光棍地说道。

    这话其实说出来了许多坏小子的心声。

    “一丘之貉!”王倩瞪了他一眼,脸上绯红,加快脚步,走到了前头。

    张楠很漂亮,她知道自己很漂亮,这让她从小到大,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

    这个焦点曾经让年幼的她很是臭美,但随着年纪的增大,身体的发育越来越明显,比同龄人发育的早,发育的好,她很不适应这种来自异性的目光,她总认为别人的目光是邪恶的。

    那天晚上,有人潜入宿舍摸她,这让她感到很恐惧。结果折腾了一夜,校方没有找到一点线索,反而让她成了全校的风云人物,到哪都受人指指点点。

    有时候她想,那夜是不是真的是她出现了幻觉?

    张楠正想着心事,忽然发现前面被人拦住了。刘老三正一副二师兄的模样,“深沉”地望着张楠。

    “你干什么?”张楠有些惊慌,绕着刘老三走,刘老三却又故意挡着。

    “张楠,咱交个朋友。”刘老三很直白地说道,目光肆无忌惮地在对方身上上下移动。

    这是什么情况?不远处的钟魁和李小东,面面相觑。

    张楠上初三,今年才十四岁,刘老三上初二,一向并没有交集,但作为全校最漂亮的女孩,张楠想让别人不注意都不行。

    刘老三年纪实际比上初三的张楠要大,都十六了,荷尔蒙的力量让他春心萌动,所以他看上了张楠。

    “让开!”张楠气的脸色绯红,看上去却更加娇艳,这种情况她是第一次遇到,有些惊慌失措。

    若是换个别的男生,要么是扔下一封情书就跑,要么恐怕知难而退,或者在美人面前,含蓄点,用借个书什么的接近她。

    但刘老三可不管,他是个浑人,并且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

    两个人在街上,一个躲,一个拦,相持不下。张楠急的快要哭了,刘老三却很得意。

    “刘老三,行了,回学校去。追女孩,不是你这样追的。”钟魁走到了两人跟前。

    “钟魁,这不关你事。”刘老三见是钟魁,下意识地做出防御姿态。

    钟魁只是平静地看着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刘老三和他对视了十秒,终究抵挡不住,夹着尾巴跑了。

    “这家伙你要小心点,你上次让他出了丑,今天又坏了他的事,他一定会找回场子。”李小东道,“他在学校里其实还算老实,听说他在外面混的很开。”

    “小屁孩!”钟魁道。

    “什么?”李小东没听清楚。

    张楠在一边迅速打量了一眼钟魁,低着头擦肩而过,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

    “谢谢!”

    王倩看着张楠的背影,道:“果然是这样,招蜂惹蝶。”

    这个词用的很好,体现了一位学习委员的水平。钟魁和李小东二人相视一眼,都明白对方此时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