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强大的理由
    老班家的饭菜很丰盛,当然是为了感谢钟魁前天的见义勇为。

    不过,钟魁的好胃口更是让他们夫妻二人惊讶。

    “这孩子,真受苦了。”老班的老婆徐师母想差了,以为钟魁一直过着有上顿没下顿杨白劳的日子,虽然钟魁的吃相并不难看,但吃的速度很快,还不耽误说话。

    钟魁没有客气,该吃就吃,还夸徐师母手艺好,顺带着也夸赵雪聪明能干,将来一定是位大记者,夸的徐师母眉开眼笑。

    老班在旁边坐着,有些纳闷,他印象中的钟魁是个闷葫芦啊,事实上现在大多数农村孩子在别人家做客都这样,何况在老师家。这孩子现在怎么这么开朗,嘴巴也甜。不过这样也好,总比被人叫书呆子强。

    作为读书人知识分子,老班也很反感两种称呼,一是臭老九,二是书呆子。

    “钟魁啊,我们家小雪那天回来,一直夸你呢,说你有勇有谋,以后一定是个男子汉。你以后常来家吃饭啊,也不多你一双筷子。”徐师母热情地说道。

    徐师母为人和善,待人热忱,要是不知道钟魁的年纪,还以为她看上了钟魁,把他列为女婿后选人呢。

    “徐师母,这可使不得。你看我这么个吃法,金山银山也得吃没喽,听说咱学校老师们的工资每个月只发一半?”钟魁开玩笑道。

    公办教师的工资走地方财政,这年月哪里都穷,更不必说丁官镇这个穷镇子。

    “一半?这发的还是去年底欠的工资!”徐师母说起这个,一顿子怨言,“就这还不算,我们俩个人的工资,都是三分之二是钞票,另三分之一是国库券,摊派的,要国库券有什么用,我全都折价卖了,亏就亏了。”

    其实国库券的发行很有些年头了,因为不同试点发行国库券的地方有差价,越是穷的地方,国库券越是便宜,有的地方银行手头也缺少现金,买的多还给打折,这其实是违背国家发行国库券初衷的。奈何地方缺钱啊,摊派弄的怨声载道,现在人家都主动买了,还能不给打折?

    有胆大的看到其中的利益,乘火车在不同试点城市之间跑,专门做异地买卖,买低卖高,最先吃螃蟹的都发了大财。

    但对普通民众来说,金融意识淡泊,看不到这里面蕴藏着金矿,手头本来就很拮据,对摊派更是怨声载道。这或许就是当他们老了的时候,天还没亮就在银行门口排队买国债的原因之一吧。

    “我们中学教师还算不错,那些下面的民办教师更惨,本来工资就少的可怜,还长年拖欠,让人家怎么过?口号倒喊的响亮,再穷不能穷教育,还有什么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全他妈放屁!”老班也暴了粗口,他忽然想起自己的学生就坐在面前,端起水杯不好意思地掩饰了一下。

    “老师说的对,都是穷字闹的。不过,只要政府财政有钱,就不会拖欠教师工资了,咱老镇长不也是每月主动只领一半工资嘛,能以身作则,就算是好干部了。”钟魁道,他忽然想起了余思远,“听说上头要下来一位新副镇长,主抓经济,或许咱们丁官镇会跟以前大不一样哩。这也符合当前的形势,干部要年轻化知识化。”

    “你听谁说的?”老班问d县里的余副主任,赵姐跟你说过吧?我说的就是他。”钟魁见老班点了点头,接着道,“那天晚上,我住余副主任家,他爹是省里的大干部,我听来的。”

    “省委组织部长?”老班对这话只信了五分,“有上头的关系又怎样?关键是能不能发展经济,脱贫致富。杨镇长还是老革命呢!”

    “这个老革命现在也只是镇长而已,这说明他的格局就这么大了。当前重要的是要有新思路新方法,不换脑袋那就换位置,不如放手让年轻人往前冲,老革命在后面押阵,老中青结合,妥妥的稳当。”钟魁道。

    “嗯?有道理。”老班点点头,又回过神来,“但这话可不能出去乱讲,老镇长在咱丁官镇人民群众极有威望。嗯,谁教你这个?”

    “老师,这是我胡思乱想的,你不要介意。你就是给老镇长打小报告,我也不会承认的。”钟魁笑道。

    “你这小子,老师我是那爱打小报告的人?”老班笑骂道。

    他忽然觉得心头有些异样,钟魁方才那一段话,可不是一般人能想出来的,再看钟魁那年轻的脸庞,他觉得很荒谬。

    在老班家吃了晚饭,钟魁借口要温习功课,离开了老班家。一个小时后,他已经到了师兄隐居之所。

    令狐易将钟魁带到了悬崖之巅,钟魁感到情况有些不妙。

    “跳下去!尽你一切所能,安全抵达谷底。”令狐易下了命令。

    “师兄,我的轻功只是刚入门,我会摔死的。”钟魁站在悬崖边,今夜风大,站在边上感觉自己像是风筝,一不留神就被刮上天,令人心惊胆颤。

    令狐易只是看着他。

    “那好吧。”钟魁虽然害怕,但他对师兄比对自己有信心,他慢慢地向崖边摸着,令狐易却冷不丁地踢出一脚,将钟魁踢了下去。

    “师兄,不带你这样的!”钟魁空中大叫。

    身子急速地下沉,山风呼呼地刮着,钟魁在空中慌乱地手舞足蹈。饶是如此,钟魁借着悬崖上伸出的一根树枝,稍稍减缓下降的速度,默运神功,勉强施展着乾坤步。

    月光下,他的目力极好,脚尖不停地在悬崖伸出的怪石上借力,卸去大半下降的力,虽然不免跌跌撞撞,但也好歹对自身有了一定的控制力。

    即便师兄时不时地施以援手,第一次跳崖,钟魁也摔的鼻青脸肿。师兄说,摔的多了,就熟能生巧。

    去他x的巧。

    这只不过是个开始而已,令狐易这个人形电梯,再一次将他带上悬崖之巅,又把他扔了下去。到了第五次时,钟魁摆了摆手道:

    “师兄,咱自己跳还不行吗?你这样干,师父他老人家知道吗?”

    “师父也是这样教我的。”令狐易道。

    “好吧,算我没说。”钟魁没好气道。

    折腾了大半夜,钟魁总算是熬了过来。这时他才发觉自己浑身疲惫酸软,四肢仿佛已经不属于了自己,身上青一块紫一块。

    令狐易却是粗暴地将他扔到了一个巨大的药桶里。

    药汤蒸腾着热气,钟魁怀疑自己会不会被泡熟了,成了水煮大活人,不,水煮童子鸡。

    药力在热力的作用下,浸入钟魁的皮肤,起初只是热的有点麻木,然后是刺痛,如十万根针尖一样扎在自己的肌肤之中,让人欲死欲仙。

    每当钟魁忍不住想站起来,缓解一下身体由外而内的不适感,令狐易冷冰冰地搂头就是一棒,将钟魁重新按在药汤里。

    明知道师兄是绝对不会害自己,钟魁仍然觉得自己宁可去跳崖,也不泡这药澡。

    “你以为修行,就是每天修炼一个时辰龙象伏魔功?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还差的远呢!”令狐易如是说。

    “师兄,你这药汤,用的是什么啊,这么难闻,差点熏死我。”钟魁抱怨道。

    “此方名曰‘百药汤’,实际上是应该由一百三十五种草药熬制而成,虽然一些药草稀有而没能收集全,我用的都是在这大山里找得到草药,总共一百零九种,勉强够用。”令狐易道,“修行的根本以己身为鼎炉,炼精化气,如果这个鼎炉不够坚固,它是承受不住强大的气海。此汤不仅对凡人可以修复身体肌肤损伤,美嫩肌肤,祛病消灾,对我们修士更可以做到洗筋易髓,去芜存精之功效。以后你可以自己照着方子去配制。”

    “师兄,咱恩师也是医家圣手?”钟魁好奇地问道。

    “其实这‘百药汤’方子是药王孙思邈孙前辈所创,孙前辈与恩师交好,故而将此方赠予恩师。”令狐易道。

    真是好东西啊,钟魁甚至想到将来开家养生馆,以此为卖点,什么名媛富婆,高官巨商,还不眼巴巴地送钱来?正走神着,令狐易搂头又是一棒,喝道:

    “别愣着,还不运功消化药力?”

    钟魁只得收敛精神,默运龙象伏魔功。这药汤还真有神效,也许是心理暗示,钟魁感觉今夜的功课进展极佳。

    等钟魁收功完毕,从药桶里的药汤还是热的。钟魁站了起来,神清气爽,只是觉得身上被泡的发红的肌肤有些紧巴巴的感觉。

    令狐易又举起了大棒,往钟魁身上招呼。钟魁连忙躲闪,令狐易也不用全力,专攻其必守之处,用的力道并不大,但也不会让人好受,钟魁叫道:

    “师兄,这又是为啥?难道这也是师父教你的?”

    “你猜的没错,师父也是这样教我的。我这也是为你好,一是锻炼你的抗击打能力,不怕挨揍,方能揍别人。二是要锻炼你的轻功身法,想不挨打,那就集中注意力,乾坤步我是这样教你的?比乌龟爬行还要慢,再快点!三是帮你活血祛於,以免药力郁结,反而阻塞经脉。”

    令狐易一边解释,一边挥舞着大棒。钟魁像只猴子,四处乱躲:

    “师兄,你的理由好强大!哎呀,我肋骨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