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凶宅
    今天一到教室,钟魁就看到李小东趴在桌子上睡觉,口水都流了出来。

    这是半个小时的早自习课,在第一节正课之前。

    一般没有老师坐堂,但班主任们是不可能让学生放任自流的,赵洪时不时地会突然出现在窗户外面。甭管你大声背单词,朗读课文,还是抓紧时间抄同学作业,睡觉是绝对不被允许的。

    李小东虽然成绩不行,还是武侠小说的忠实粉丝,但他从不迟到,不早退,晚上在宿舍也不做夜猫子,准时睡觉,睡眠一向充足,今天这个情况让钟魁感到有些意外。

    钟魁推了推同桌,李小东抬起头来,睁着两只熊猫眼:

    “钟魁,别吵,让我再睡啊,困死我了。”

    “李小东同学,难道你昨晚做贼了吗?一大早还在这睡。”钟魁问道。

    钟魁因为修行的缘故,每天也只能睡个四个小时,虽然中午午睡,但他正在长身体时候,一天两天这样可以,但长期这样就受不了。

    师兄令狐易生怕一身所学得不到继承,恨不得一夜之间就将自己所有绝学灌到钟魁脑子里。这也是钟魁极力要买摄像机的原因之一。

    李小东睡眼惺松,道:

    “你搬出去了,倒是赶巧了。我们男生昨晚都没睡好。”

    钟魁这才注意到,班里的许多男生都趴在桌子上睡觉,而且这些男生都是住校生。

    “发生什么事了?”钟魁好奇。

    “别提了,昨晚女生宿舍那出了事,张楠知道吧,初三一班的,她半夜大喊大叫,说是有人摸她,嗯……摸那里。”李小东表情很是精彩,“她也没看到是谁,反正这事挺严重的,所以半夜所有男生都被弄醒,挨个被训问。”

    “这怎么查?”钟魁诧异。那名叫张楠的女生,钟魁也认识,是一位很漂亮的女生,因为发育的早,曲线很是引人注目,由不得钟魁不注意。

    女生宿舍和男生宿舍是隔开的,各有一个大院,院有铁将军把守,女生宿舍里还特别安排一位大婶守夜。

    坏蛋没有被认出来,更没有被抓现行,学校只好大海捞针,幻想着找出点蛛丝马迹出来。

    首先被怀疑的当然是同住校的男生。

    大家都是十多岁的少年人,正是嗜睡的年纪,这深更半夜的,都睡的死死的,被人绑了扔河里,恐怕都不知道,谁清楚同宿舍的同学有没有半夜悄悄地起床?

    钟魁以前也遇到过,每到周末有返校的学生,因为其他原因半夜回宿舍,在外面叫破了嗓子也没法把里面的人叫醒开门。

    昨晚这一折腾,所有住校的男生都没睡好,都顶着一对熊猫眼。校方一无所得,甚至怀疑那位女生是不是在做恶梦。

    这与钟魁无关,他问李小东道:

    “小东,你知不知道镇上有没有哪家对外租房?”

    “做买卖还是住人?”李小东问。他平时不显山不显水,对外交际倒是不错,甭管上初三的还是初一,甚至复读班的,没有他不熟的。

    “是我要租房,自住。”钟魁道。李小东讶道:

    “你不是搬到你亲戚家住吗?”

    钟魁觉得自己的脸上发热,又一次当着自己好朋友面撒谎:“嗯,我觉得不太方便,一个人住自由自在。”

    李小东挺大度地笑道:“这事包我身上,你要租什么样的房子?一个人住?”

    “一个人住,离学校近不近无所谓,也不要房子拾掇的有多好,只要能住人就行。但有两条,一是要安静,二是独门独户的院子。价钱嘛,也好商量。当然条件越高越好,咱不差钱。”钟魁翻了翻口袋,露出三张百元大钞的一角。

    “哟,大款啊。”

    李小东两眼放光。

    住校生家庭经济情况好的,一个月也一百来块生活费而已,有的贫困生甚至自带干粮,就着咸菜啃锅盔,能省则省。

    李小东家庭经济情况属于中等偏上,他老爹跑运输挣钱,经常在外面跑,怕自己孩子不学好,所以在经济上管的严,他老爹算的好好的,给的钱仅仅够花,想干点别的,那是想都别想。

    “这事办好了,每天中午我请你吃一碗牛肉面,油泼面、哨子面也行,我包了,连续一个月。”钟魁用这种方式弥补下被自己欺骗的好朋友。

    “请一个星期就行了。”李小东虽然面露喜色,嘴上却道,“咱是好朋友,这点事就包在我身上,太客气就见外了。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